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急中又生智 干戈化玉帛

  “哎!”杨雨寒有心去掌握话题,于是重重地叹了一声。

  果然,无支祁见此情形,不由得十分好奇:“怎么了?”

  杨雨寒一边将那枚木质令牌掏出,一边愁眉苦脸地说:“奈何我已经加入了回风庭,您看看,我虽对大王您十分仰慕,但着实是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呐!”

  无支祁闻言微愕,顿了了片刻才继续说道:“唔……此事确实难办。”

  杨雨寒仔细端量了这猿猴一会儿,看出他对回风庭的名头有些忌惮,遂连忙趁热打铁,接着上边的话题道:“在下前天去了趟莱州湾,原定的就是今天回去复命,还望大王能放我们一马,也省得首领和堂主担心。”

  无支祁有些犹豫,杨雨寒又抢先道:“而且大王请放心,在下出去以后,一定会以重金相谢。这样子……您就多了我们回风庭和淄州楚家两路作为朋友,以后再想赚钱,岂不是容易许多。”

  无支祁似乎是有些动心,可还没等他回应,一直在怪群之间冷眼旁观的一位中年男子上得了前来,声音的大小恰到好处:“大王,回风庭的人皆以风术见长,而此人用的则是水术。”他虽已年岁不小,但却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甲字脸,短须,头戴白色儒巾,着了身白色直裾深衣,手拿羽扇微擎于胸前,不仅在气质上跟周围的精怪相比尤显突兀,也是其中少数的几个人形之一。

  想必是这帮土匪的军师。

  无支祁闻言,这才恍然大悟,旋即就对着杨雨寒怒目道:“你这厮敢骗老子?!”

  杨雨寒强作淡定地笑了笑:“您误会了。在下只是初出茅庐,因为犯了点小错,被我们堂主一气之下封住了风灵,并答应等我回去便给我解开。”

  无支祁将信将疑道:“你讲得可是实情?”

  杨雨寒随之放开了红绡的手,走到了法阵边缘:“千真万确,大王一验便知。”

  无支祁遂将那法阵打开了一个缺口,又在他走出后重新闭合了起来:“老三,你懂风术,过来给他验验。”

  他方一开口,便早有一头戴乌木长簪,身穿阔领白衣,体型匀称、面容姣好,但却满身披附着黄色鳞片的青年女子、迫不及待地翩落在了近处,又婀娜多姿地走了过来:“来,伸出手来,奴家来给你验验。”

  杨雨寒旋即抬手,可是那女子却没有直接搭脉,反而将他的右手拿住,仔细地摩挲了起来:“这细皮嫩肉的,啧啧,真好。你是不知道啊……这水神宫里除了老匹夫就是些粗糙汉子,这几年啊,可把小奴家给憋坏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呢……也别回那劳什子回风庭了,以后就跟着我吧,你这娘子呢……就给我们老大做个压寨夫人,你看可行?”

  红绡见状,赶忙怒斥了一句:“你给我放开!”

  而无支祁也已经看不下去,随之没好气地骂道:“你个骚娘们儿,能不能有点儿正事?!”

  “哈哈哈哈……”那十丈巨怪蓦地仰天大笑,却又在瞥见女子的冷眼后戛然而止,进而尴尬地抹了抹两双大手,并将他的三个脑袋分别扭向了旁侧。

  然后,那女子又冷冷瞧向了无支祁:“你个死狌狌(意音皆同猩猩),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娘说话哪容得你来插嘴。”

  无支祁却未动怒,只说道:“你也太他奶奶的骚了,都抓了十几……”

  “叮!”

  他还没有说完,那女子就猛地打出了一根细针,直冲着他的猴嘴而去。无支祁陡抬左手,用他臂上的锁链轻松抵挡了下来,登发出一声金鸣!

  女子阴阴地说道:“你要是再敢多嘴,就休怪老娘跟你拼命。”

  无支祁颇为无奈地抱起双手,接着郁闷地说道:“你他奶奶的就是个疯娘们儿……”

  女子白了他一眼,旋即又意味深长地眺了眺红绡:“小娘子,你这就吃醋了?”一直到此时,她也未松开雨寒的手。

  杨雨寒眼看着红绡即将发作,五条狐尾都已然全部展开,于是忙将那女子的右手搭至在自己手腕,对着那女子说道:“好了好了,您就莫要逗她了,先来验一验在下的玄灵吧。”

  女子见犯了众怒,所以就悻悻探了探他的玄灵,发现果然是如他所言,遂又放开了他的手,冷淡地说了句:“他的风灵的确被封住了,而且封他风灵的那个人修为很高,就算在待月台也当属前十。”

  无支祁听了,随之望了望那位手执羽扇的中年男子:“不才,你看此事该怎么处理?”

  男子颔首应道:“鄙人以为……大王虽身负神功,天下无敌,但若是回风庭和楚家同时发难,宫中的其他弟兄恐怕难以招架。大王从来都视弟兄们如同手足,莫不如为了他们,先将这几位放了,想必这几位……也一定不会忘了您的恩情。”

  杨雨寒陪笑道:“这是自然。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莫不如就此交个朋友,以后有什么需要小弟的尽管开口,小弟说不定也会有什么事情麻烦诸位。”

  无支祁缓缓地点了点头:“嗯——那就这么定了,以后咱们就都是兄弟了。你叫啥名?”

  杨雨寒急忙抱拳,微笑着说道:“小弟杨雨寒。”说完又看向法阵之中的二人,“这是我家娘子楚红绡,这位是她的管家楚福。”

  “嗯。”无支祁又点了点头,接着又分别介绍了一番雨寒身边的青年女子、那个十丈巨怪和那位儒雅中年:“你身边的这是我们家三大王,‘金鳞女’牟春月,这是我们家二大王,‘啖河妖’很斯文,这位我们的军师‘小诸葛’郑不才。”

  杨雨寒遂强忍着笑,挨个地抱拳示好,继而又好奇地问了句:“大王,郑军师的‘诸葛’之名是因何而得?小弟打小没出过回风庭,很是孤陋寡闻。”

  无支祁瞧了瞧郑不才道:“不才,我从来都懒得记这些东西,你来给这位小兄弟说一说。”

第六十三章 急中又生智 干戈化玉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