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相见不相识 笑问何处来

  “吴……承……恩……”

  杨雨寒听楚福沉吟,便以为他知道些什么,于是连忙追问:“你知道他?”

  楚福却说了句:“不知道。”

  杨雨寒颇为无语:“好吧。”他顿了顿又道,“如今想来……其实在我们那里、也有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记载、或者是基于这个世界的一些杜撰,只不过我们都把那些故事当成了神话传说,包括赤尻马猴无支祁被大禹封印的事情……楚福大哥,你知不知道此事的详情?”

  楚福说:“嗯。此猴出于淮河,乃是淮河自身的水灵凝结而成,性本憨厚,颇受黄河之神、那时还尚被称之为‘铁头龙王’的玄武所喜爱。他被铁头龙王收为了义子,后来还娶了龙王的爱女倪妘为妻,诞有三子,生活的还算幸福。

  可惜好景不长,鲧(gǔn)为了获取更多的威望,以便日后去争夺部落联盟的共主之位,所以他先是故意散步谣言,丑化了许多不听自己摆布的妖怪,并且还趁其不备、对他们进行偷袭,以此来挑起事端。而那些死伤的妖怪之中,就有铁头龙王的夫人,也就是无支祁的养母。

  因为无支祁从小就无父无母,所以他特别珍惜来自养父母的关爱,是一个十分孝顺的孩子,甚至在当地都传为了美谈。所以在养母死后,悲愤交加的他便开始招兵买马、进行反击。不过这也正中了鲧的下怀。

  这一次,鲧终于可以借降服妖魔、治理洪水之名,‘光明正大’地与其开战,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毕竟他当初太过贪心,得罪的不只是无支祁一家。而且与此同时,鲧的阴谋也终于传到了尧的耳朵里。

  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后,尧便把鲧流放至了羽山,又派祝融暗中杀死了他。并且在接下来,刚刚继位的舜又将鲧的孩子、也就是大禹,派出去接替其父之前的职位,继续降服妖魔、治理洪水。其目的就是想借众妖之手,拔掉自己的这颗眼中钉。

  呵呵,世事总是无常。

  谁都不会料到,鲧在当初定下的计策,最后反而帮到了自己的孩子——大禹竟率领着诸神……在经过长达十三年的努力后,终于平复了众妖,其中就包括了河灵无支祁。他身上缠绕的铁索、和鼻子上悬挂的铜铃,都是大禹在将其镇压在淮阴龟山之时,用来封印他的阵器。

  而大禹也通过此战声威大震,逼迫的帝舜不得不禅位。”

  杨雨寒听完,既感觉十分过瘾,又感觉无支祁值得同情——无论是换了谁,只要是一个血气男儿,都不会对鲧善罢甘休:“唔……怪不得在大禹来到淮河之时,无支祁的反应会那么强烈。原来是遇到了仇人之子,分外眼红。”

  楚福回应道:“嗯。他也是不容易。”他顿了顿又道,“哎,其实你们人类经常会这么做,通过将我们妖魔化来获取某种利益。曾经最无耻的一次,几乎将世上的妖怪屠戮殆尽。当然,那里边不包括公子你。”

  杨雨寒惊愕地问:“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

  片刻的沉寂之后,楚福才终于开口说道:“哎……公子有所不知。最少在两千年以前,我们妖怪并不能像如今这样获得土地。我们为了生存,就只能四处经商,以此来维持生计。

  那时候华夏还未统一,各个国家之间经常会发生交战,导致各国的国库都十分空虚。而我们通过经商赚取的钱财较多,所以很多国家都会从我们妖怪手里借钱,并且越借越多,多到他们已经都不愿再还了,于是他们便开始丑化我们,说我们吃人,并开始屠杀我们。

  不过最终在苍天神君统一了各国之后,便彻底禁止了这一无耻行径。我们也才能更好地生活下去。”

  这不跟犹太人所经历的差不多么?

  哎……历史总是在一次次地重演,因为问题的根本总是有关人性。无论是异界还是这里。

  就像黑格尔说过的那样: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哎。”杨雨寒叹息着说,“其实在异界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哎……我也十分同情你们的遭遇。”

  楚福道:“多谢。”

  ……

  他们缄默了良久,延着两条并行河流的上空持续飞行。

  “楚福大哥。”杨雨寒打破了寂静,“无支祁是怎么从龟山出来的?”

  楚福回应道:“鄙人也不知道,只听说他是三年前才重现于世的,听说他曾回淮河的龙宫看过一眼,然后就离开了那里,一路辗转,又遇到了很斯文、牟春月和郑不才等人,最终在胶莱河建立了水神宫,从此定居了下来。”

  虽然他说的简短,但随着他的讲述,杨雨寒似乎看到了那位白首青身的巨猿,在面对那座他曾生活过多年的龙宫时,眼中所流露的落寞、愤怒、还有伤感——那里或许还住着其他的妖怪,但他自己的家人恐怕已死了数千年。或许还曾有过一只小妖走到过他的近前,笑问着客从何处来。

  “哎。”杨雨寒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又继续问道,“那其他几位是什么来历?如果楚福大哥不嫌弃的话,我也想听一听。”

  楚福遂道了声“无妨”,进而又开始说道:“鄙人便先从‘啖河妖’很斯文说起吧。

  在九十多年前,他本是都邑城、下营镇的一个普通男子,人很好,只是十分贪食,而且脑子有些愚笨,但他的父母却一心想让他当个文人、光耀门楣,所以就给他取名叫韩斯文,从不让他干活,又将他早早送入了庠序,可是学了快三十年,一本书除了书名什么也没学会。呵呵,所以当地的人……给他取了‘很斯文’这个外号来羞笑他,不过他也觉察不出,便乐得接受了这个称呼。

  ……

  只可惜此人命短,有一天,他为了救一个少年,在那胶莱河里、被一条刚刚修炼玄法的足鱼给吃了,他的魂魄也偶然锁在了那条足鱼的体内,甚至在许多年以后反占了它的意识,获得了足鱼的身体。而由于他性格的关系,就算成了妖怪,他也从来没伤害普通百姓,并且经常被村民欺负,只是伤不到他而已。

  再后来,他便遇到了赤尻马猴无支祁,加入了水神宫,这就是他的来历。”

  杨雨寒想了想说:“楚福大哥,你们不需要学习就能够修炼玄法么?”

  楚福说:“其实能否修炼玄法和最终能达到的修为只是看有没有这个天赋,后天的学习只能加速这个过程,并不会有太多改变。”

  “嗯,我懂了。”杨雨寒点点头说,“那牟春月呢?”

  楚福回道:“公子稍微一等,我先下去喝一口水。”然后便向下飞去。

  杨雨寒闻言,不禁赧笑了数声:“不好意思啊楚福大哥,我问的有点多。”

  楚福则说:“没事,只是飞得久了,所以才有些口渴。”

第六十六章 相见不相识 笑问何处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