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不知愁滋味 赋词强说愁

  “呵呵呵……”楚书古笑着看向雨寒,“那是我家三管家,也是我们俩的贴身侍从。楚福是四管家,平日里主要是保护绡儿。大管家名叫楚达,是个大胖子,负责打理府中事务。二管家名叫楚荣,虽然年轻,但也是十分精明,负责衔接府外的关系。一会儿用膳的时候我会喊来见你。”

  杨雨寒点头应下,又听他继续说道,“以后咱们就都是一家人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吩咐他们去做。等到哪天想成亲了,就来告诉我和你岳母,我们再去选一个良辰吉日,你看行不行?”

  杨雨寒迟疑了片刻,才缄默着颔了颔首。

  楚书古虽知道他的心思,但也没有去刻意引导,只是将话题一转道:“贤婿,你下一步作何打算?”

  杨雨寒略带落寞地回答说:“晚辈想去寻找回风庭的那位杀手,然后顺便打探一下水神宫的目的。”

  “唔……”楚书古边想边瞧向红绡,“闺女,你怎么想?”

  红绡手挽着雨寒说:“我要跟他一起。”

  杨雨寒连忙阻拦道:“那可不行,你先呆在这里吧,我等忙完了就回来找你。”

  红绡方欲开口,楚书古又附和着说道:“闺女,这一次你就别去了。毕竟回风庭诡秘的很,你去了他们肯定不会露面。”

  红绡撅起了小嘴:“你们的意思我就是个累赘呗。”

  二人忙矢口否认,慌张的样子直把那萧清影逗得是暗笑不已。

  红绡也还算懂事,沉吟了半晌后便轻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不过你可得早些回来。”

  杨雨寒点点头说:“那是一定。”

  “呵呵呵……”楚书古连笑数声,顿了顿又蓦地询问,“怎么样?你们都饿了吧?咱们用膳去吧?”

  杨雨寒颔了颔首,然后就带着红绡,随他走出大殿,进而又拐过了殿前的巨大宅院,来到了一处景色优美的花园之中。

  四人于一方四角攒顶的石亭内落了座,热气腾腾的饭菜已刚刚摆好。而除了楚贵以外,另外的三名管家尽在旁侧垂手而立,其后是四名丫鬟,又有八名家丁在外围鼓动着阵阵微风,皆是一袭白衣。

  “以后这便是你们的姑爷了。”楚书古环视着众人说道,“如果他有什么吩咐,你们一定要尽力去办。”

  “遵命。”众人恭敬地应下。接着,楚书古就正过了身子,将面前的酒杯举起:“咱们爷俩先干一杯?”

  杨雨寒勉笑道:“实在抱歉,晚辈不会饮酒。”

  “哦。”楚书古微笑着说,“也好……”

  萧清影也连忙宽慰他道:“不会最好,喝酒误事,来吃点肉吧。”

  杨雨寒点了点头,遂先给红绡夹了几块里脊,然后才自己动起了筷子。但由于他一直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里,如今乍一被大家众星捧月般地看着,还真有些束手束脚,不太自在。

  楚书古吃了几口,又侧首说了一句:“楚荣,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说出来听听。”

  那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管家旋即躬身说道:“回老爷。有两件事。第一件,是一位来自英格兰国的魔法师,在环球飞行的过程中,途经至江城(即武汉)落脚休息,却不料吃饭时,用来骑行的扫帚被人给偷走了,至今还困在江城、寻找着窃贼的消息。”

  杨雨寒吃了一惊,看来还真不止是中国,其他国家的人们也都选择了类似玄学的东西。不过红绡和她的父母似乎已对此颇为熟悉,只是觉得这件事特别有趣,不由得笑逐颜开,就连周围的丫鬟家丁都一个个忍俊不禁。

  楚荣待众人笑罢,然后才接着说起了第二件事:“第二件,是一宗命案,发生在清水县(即济南长清区,异界以齐长城和清水命名,由于这里没有长城,所以单取清水为县名)。一个妇人为了给两个孩子省钱,勒死了自己瘫痪多年的丈夫,然后又去了县衙投案自首。我在得知此事后,已派人送去钱财,安置好了那两个孩子。”

  楚书古顿了顿道:“唔……楚达,一会儿你给他补上。”

  那位面部整洁、看起来得有三百斤的大胖子忙应了声“遵命”,而楚荣则匆匆回答道:“老爷,我只领一半就好。”他的言外之意,便是自己本欲帮助那两个孩子,但同时也给了主人施善的空余。

  “也好。”楚书古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就继续吃了起来——因为不能暴露雨寒的身份,所以也没在宴席间与他多聊,仅是寻常地交谈了几句。此处暂且不表。

  吃罢了饭。

  四人遂又回到了那处偏殿。

  刚一坐下,楚书古便开口向雨寒问道:“贤婿,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么?”

  杨雨寒颔了颔首:“嗯。晚辈的确有几个问题想向您请教。”

  楚书古浅笑道:“但讲无妨。”

  杨雨寒想了想说:“晚辈想知道……当年在嬴异人走后,那四位圣君留在现世的族人怎么样了?”

  楚书古不愿惹他难过,于是就简短地回答道:“死了很多人,侥幸活下来的也大多隐姓埋名了。”

  “嗯……”杨雨寒点了点头,“之前听楚贵说……要送府中的白涟回去,您这有多少条白潋啊?”

  楚书古思索了片刻:“一共有十七条,济南府周边的白潋几乎都被我收进了千乘湖,就是府前的那片长湖。”

  杨雨寒惊奇道:“您收了这么多?”

  楚书古略带黯然地正回了目光,紧接着轻叹一声道:“哎……白潋一族……与我族同属兽类,只因其长得太美,太过招人喜欢,导致许多达官贵人都想养一条用来观赏,而一些经营‘异兽园’的贾(gǔ)人(在固定地点做买卖的人)也会去购买并驯化它们,为的是吸引来更多的顾客,观看它们的表演。

  不过可笑的是,还不如那一些不被关注的族群,大家的喜爱并没有保护白潋,反而使那些商人变本加厉地贩卖它们,也直接导致了对它们的大量猎捕,其中最主要的猎捕者就是是连一族。

  ……

  我能做的也不多,只是想尽力地帮助它们,所以便高价收回了那些愿意被出手的白潋,却又因担心它们再次被抓住,只好让它们生活在千乘湖中。”

  杨雨寒肃然地说:“晚辈先替千、连两位姑娘谢谢您了。”

  “哎~这没什么。”楚书古摆了摆手,“我们同属兽类,本就应互相帮助。”

  杨雨寒点了点头:“但还是得感谢您,毕竟有那么多人都选择了袖手旁观,甚至是助纣为虐。”

  楚书古淡淡地说:“万事自有安排,一切皆由天定。大部分人都没有能力去解救它们,所以也谈不上善恶,而我则只是恰巧有这个能力罢了。”

  杨雨寒缄默着颔首。

  的确,人们在拥有选择权的时候才谈得上善恶,否则所有的事情都将是被迫或者是本能。

  ……

  荒诞。

  他忽然想起了“荒诞”这两个字。

  因为他想到了电影《海豚湾》。

  一帮动物保护人士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了日本太地町,在那里记录下了渔民每年捕杀海豚的经过。

  其实很难说清这件事谁对谁错。人们的喜爱导致了海豚被大肆猎捕。那些拍摄者在保护海豚的同时,是否想以此来当作电影的卖点;而他们的这一行为,又是否会断了那些渔民的生计。到底是人重要,还是动物重要?

  那些渔民到底是被迫还是能自由选择?

  哎,人呐……

第七十章 不知愁滋味 赋词强说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