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不与民争利 无为而治之

  祖师?!

  杨雨寒虽觉惊讶,但还是决定将错就错,强作镇定地说了句:“嗯……起来吧。”

  直把那荀幽弄得十分无语:“呃……小女指的并不是这位上神,小女指的是风神祖师。”

  杨雨寒瞧了风神一眼,诧异道:“风神?她怎么成你祖师了?”

  荀幽依旧没有抬头:“回上神,柳掌门的风术便是师从风神祖师,所以我等自应称风神为祖师大人。”

  “啊?”杨雨寒吃惊地问向风神,“是你教的她风术啊,那念神后的风术也是你教的吗?”

  风神回了回头,淡淡地应了一声:“汪。”

  杨雨寒见状,不由得惊笑道:“好家伙……”言至此间,他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这世间唯一两个独修风术的门派,除了待月台就是那回风庭,既然两位神后都已出走,而待月台又是柳神后建立的,那回风庭的首领……会不会就是念奴娇、念神后……

  荀幽忽将他的思绪打断:“敢问两位上神尊姓大名?”

  杨雨寒忙收了收神,佯作威然地说道:“鄙人杨雨寒,这是千乘楚家的大小姐楚红绡。”

  荀幽虽未听过这两人名号,但看到他俩既能让风神顺服,想必是什么世外高人,而她出于礼貌,又不好刨根问底,于是便只好就方才的情况澄清道:“嗯。只因风神祖师已销声匿迹了近两千年,而我们待月台的弟子又多是些苦命之人,对许多事情都知之甚少,所以才没有将祖师认出,还望祖师和两位上神不要见怪。”也算是人凭犬贵吧,荀幽说完,旋即向门徒高声道:“还不快快见过祖师和两位上神。”

  众女子一听,随之便纷纷拜倒于半空:“见过祖师大人,见过两位上神!”呼声响彻山峦。

  杨雨寒见此阵仗,也就不敢再厚颜无耻了,只等到风神“汪”了一声,荀幽才和门徒一同站起了身来,一边随手推出了两掌清风、将衣发轻轻理顺,一边毕恭毕敬地问道:“不知上神到此……有何贵干?”

  纵然这几日杨雨寒见了不少美女,且又有绝世佳人在一旁作陪,但此时再见其容,竟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才摆了摆架势道:“我们此次前来,乃是为了找柳神后。”

  荀幽说:“老掌门并不在此,上神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告诉小女,再待老掌门回来之后,由小女转告给她老人家。”

  杨雨寒并未接茬,只是想了想说道:“嗯……那柳神后上一次回来是什么时候?”

  荀幽恭敬地解释道:“老掌门是五年前离开的,从那以后就一直没再回来。”

  果然还是五年,此时他甚至又想到,苍天五子的消息有没有可能是由她散布出去的……毕竟她有这么多门徒去替她打探消息,且又有足够的动机去吸引苍天神君。

  一念至此,杨雨寒遂蓦地疑问道:“那她为什么要离开?”

  荀幽却仅是笑着说道:“此乃本门机密,没办法禀知上神。”

  “唔。”杨雨寒点了点头,“那你能带我们去她的住处看一看么?”

  荀幽痛快地颔了颔首:“可以,诸位请随我来吧。”说完,她便转身向山上走去。而其身侧的五尾赤豹则充满敌意地朝风神呲了呲獠牙,然后才阴黠地回过了头,跟上了那名女子。

  “狰,休得无礼。”荀幽脚步未停,只侧首训斥了赤豹一声。赤豹却颇为不服,又冷冷地瞥了风神一眼。

  哎,真是初生的豹子不怕狗,还敢朝我家风神呲牙咧嘴。呵呵。

  杨雨寒一边想,一边东张西望着,一边随荀幽走过了那条冗长的台阶,望见了山里的一块巨大高台。

  那方圆百米的高台上,背建着一座大殿,大殿的左侧是一间同样素雅的偏殿,右侧是一栋简单的钟楼,其间的空地上植了几棵开满红花的石榴树,围绕着一处圆形的水塘和水塘中月亮状的白色石台。而在那宫殿的正对面,则是一陡峭的绝壁,右侧奔流下一道窄窄的瀑布,一路流过水塘又从高台的四周溢落向谷底,经风一吹,各自消散作一片片柔软的水雾。

  “前面就是老掌门的住处了。”荀幽说着,便盈盈一点莲足,带着狰兽、御风朝高台飞去。

  风神旋即衔尾跟上,先是在台边绕了半圈,进而才依次落至于水塘的另一端。

  “等一下。”杨雨寒瞧着那绝壁,蓦地拍了拍风神示意她停下脚步,只因那绝壁上镌刻的一首长词留住了他,那首柳如烟偶尔会唱起的长词:

  一点雨,半分愁,不为伤离为思忧;

  弦凝小露破微尘,弹平沙落雁,明辨是否。

  凉楼外,起涟漪,澒洞江河风吹皱;

  奈何无船度长空,提蹒跚赤足,踏遍春秋。

  若天有九,吾坐十重,绾青丝,铺银河,采星石,缀伊眸;

  笑望美人诜诜泪,只手揩去,害得美人羞。

  高山嶙峋,满是枯木,执汝手,坐寸白,观千景,听落雪;

  默闻寒水涓涓流,十指相扣,叹此生不够!

  ……

  “这首诗……”杨雨寒抱着红绡,颔首至她的耳边,小声地对她说道,“我曾在连晓雾的记忆里听柳神后唱过。”

  “嗯。”红绡低低地应下,依旧震慑于风神之威,拘谨地不敢多言。

  杨雨寒好奇地瞧着她,刚想要开口询问,却又听荀幽说道:“诸位,这边请。”

  他抬头向左望去,瞧出那荀幽不愿就此多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催动着风神继续向前,沿着水塘的左侧,俄顷就来到了大殿门口。

  “这便是老掌门的住所。”荀幽侧身朝他们说道,“诸位也瞧见了,这里并无他人。”

  杨雨寒一边翻身下犬,一边从那栋钟楼之上将目光收回,然后在门口看了一阵,发现那殿内确实没什么动静:“唔,那、那间偏殿呢?”

  荀幽从容道:“那是小女的住所,上神如果不信,也可以过去看看。”

  杨雨寒略带尴尬地说:“不用,柳神后也没必要躲着我们。”

  荀幽礼貌地笑了笑:“您到底所为何事啊?”

  杨雨寒回道:“鄙人找她,乃是为了打听苍天神君的下落。”

  荀幽一听,立刻就僵住了笑容,随之冷冷地问了句:“你找他做什么?!”

  杨雨寒看她表情,这才发觉神君在这里不太受待见,所以就赶忙解释说:“鄙人找他,乃是为了讨要一个说法。”

  荀幽又奇道:“上神此话怎讲?”

  于是杨雨寒便佯作凶狠:“哼!若不是他留下个苍天五子、害得这四国大战了一场,我大哥也不会死,我就是想问问他,既然他当年自诩是为了天下苍生而统一的全国、建立了华夏,那这次‘逐神之战’他为什么不出面制止?!难不成……只有当年的子民才是他的子民?!现在的子民他就不管不顾了?!”这话虽是他“逢场作戏”,但着实也说出了他的心声。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苍天神君到底想做什么?甚至还拐得四神都不知所踪。难道他还想无为而治?来一个……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第七十五章 不与民争利 无为而治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