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万般皆下品 惟有读书高

  此时那来者见始终破不开“莫思量”,遂当即舍弃了飞刺,转而用起了标枪,饶是那红绸坚韧无比,竟也被生生戳出了一道枪头形状的凹痕,险些触碰到二人。

  虽然这暗器瞬间就被其弹了回去,但依旧把狐女吓得不轻,于是杨雨寒连忙将红绡拽向了“莫思量”的正中央,紧紧地把她护在了怀中。

  “红绡。”杨雨寒一边观察着红绸之上、间或显现的凸痕,一边低低地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红绡急问道:“那怎么办?!”

  杨雨寒左思右想,却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办法。一是风神不在,而对方已到了“化气为兽”的境界,他们俩无论是修为还是速度,都没法与其相提并论;二是此人所用的乃是暗器,就算他能让“莫思量”飞过去将其反裹,期间也不敢保证他们俩能从此人的猛烈攻势下安然脱逃;三是如果就这样死守下去,哪怕此人束手无策,也得提防着他还有同伴前来支援,夜长本就梦多,何况现在的情况还是我明敌暗。

  一念至此,他只好咬了咬牙,掏出了遗物窟说道:“你到这里待着,我出去看看!”说完便欲动手,却被红绡一把拉住了胳膊:“不行!此人的修为应该在天仙一级,而且对我们下得都是死手!你出去就是送死!”

  杨雨寒闻言,不禁在心中苦笑数声,脸上却摆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你放心,我自有对策,只要你把‘莫思量’留下就好。”然后就挣开了她的双手,将红绡催进了锦囊之中。

  “唔……”

  他匆匆将锦囊的拉绳系紧,接着便好好收回在怀里,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推开了红绸的右侧、大踏步迈了出去。

  “哧!”

  又一柄标枪自南侧电掣般飞至,又被那急速赶在他面前的红绸全力阻拦了下来。

  杨雨寒先是本能地向旁一躲,进而又稳了稳心神、透过红绸仔细地打量那人——是一名体态佝偻的七尺汉子,蒙面遮身的黑色衣物皆如液体般缓缓地晃动着,仅露出半张毫无血色的脸和十只骨瘦嶙峋的手指,目光阴鸷地盯着雨寒。

  雨寒见那人并无援兵,而且看样子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攻破“莫思量”,遂不禁胆气倍增,一边傲然挺立,一边瞧着他缄默不言。

  “噗。”

  伴随着又一声轻脆的声响,黑衣人猝然掷出了一柄五刃莲花镖刀,并立刻消失在了一片向内塌陷的黑雾中,而当他重新现身之时,竟已绕到了杨雨寒的东南方,于他的目光死角处、以更为强悍的力道再次抖手打出了另一柄五刃镖刀。

  “嗖——”

  第一柄镖刀猛地射来,却意外地射偏向左,紧贴着“莫思量”的外壁朝前方飞了过去。

  可就在杨雨寒放松警惕之际,第二柄镖刀便倏忽赶至,十分精准地别在了第一柄镖刀的刀刃上,即听得“叮”的一声,两柄镖刀的刀刃就尽数相互撞散,以雷霆之势、从十个不同的角度一齐刺向了雨寒!

  但还是被骤然涨大的红绸一一抵挡了下来。

  “呵呵。”须臾的惊愕之后,杨雨寒不由得讥笑数声,又在那红绸撤下后、望见了依旧瞧不出表情的蒙面男子,顿时又僵住了笑容。

  二人就这样伫立在一片微微曳动的、高可过膝的野草内,隔着十丈、沉寂着对峙了良久。

  “呲——”

  那人忽有所动,慢慢从后腰拔出了一长一短两柄子母弯刀,两刀刀身相错,铮音也随之愈来愈响。

  “嗷呜!!!”

  双刀横定的瞬间,其刀身亦同时浮起了一阵诡异的玄气,玄气汇集向前,俄顷便化作了一大一小两只、之前所见的牛身狗怪,一边怒吼着,一边凶恶地瞪着雨寒。

  “排琴。(兄弟。)”蓦地,只一眨眼的功夫,竟有一身着灰色劲装的青年男子突然出现在黑衣人的面前,朝着他讪笑道,“你喂了这么多暗青子,还没清了点子?”(你射了这么多暗器,还没杀了他?)

  杨雨寒瞧得一愣,此人的速度之快,与风神也不遑多让。

  黑衣人隐忍了一会儿才道:“点子不扎手,壳儿扎手。”(人不厉害,宝物厉害。)

  男子听了,旋即好奇地瞧了瞧雨寒,进而又回望向黑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总瓢把子中意你,才让我来碰盘,你可莫负了他的心意,赶紧把投名状递上来。”(呵呵,老大中意你,才让我来找你,你可莫负了他的心意,赶紧将这人杀了。)

  黑衣人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地颔了颔首——若是换了平时,他可以再去找其他人作投名状,但如今这番情景,倘若连眼前的这个废物都杀不了,日后就算是上了山,也绝得不到寨主的重用,甚至还有可能沦为大家的笑柄,永远抬不起头来。

  而杨雨寒听了这二人所言,则不禁喜出望外,一是因为他们用的竟是异界也曾流传过的江湖黑话,也叫唇典、切口,只要用切口回应就会被他们当成是同道中人,也就理应会网开一面;二是他听出两人对自己并无仇恨,只是想随便找个人杀了入伙,所以就有了放过自己的可能,于是他忙冲着两人高声道:“并肩子,灭青子吧。”(朋友,收了兵刃吧。)

  男子闻言,随之惊讶地望了过来,又于一瞬间站到了雨寒面前,微笑着抱拳说道:“呦,攒儿亮!老海道个万儿!”(呦,同行!来者报上姓名!)

  杨雨寒这时才瞧清此人模样,虽然长相颇为普通,个头也算不高,但他的身材却比自己要精壮一些,并且皮肤也十分粗糙,一看就知道此人经常在外、饱受着风吹日晒。而如今被他冷不丁地凑将过来,杨雨寒也不禁吃了一惊,进而匆匆地抱起拳道:“犀角灵万。”(姓杨。)

  男子遂挺起腰板,大方地回应道:“顺水万,排琴递个门槛儿。”(我姓刘,兄弟是哪门哪派?)

  杨雨寒望着这一张硬朗的脸,一边将回风庭的令牌掏出,一边浅笑着说道:“回风庭,你我乃一条合字,并肩子踩宽着点儿。”(回风庭,你我既都是江湖中人,还望朋友能手下留情。)

  男子迅速地瞥了一眼令牌,然后放下了双手道:“呵呵呵……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却落了一墙的粉。他把你当成了空子,才想要清了挂注。”(呵呵呵……真是不小心冲撞了自己人,这一切都是误会。他把你当成了普通人,才想要杀了你入伙。)

  “嗯,无妨。”杨雨寒重重地颔首,然后又问向他道,“上排琴哪路发财?”(哥哥在何处落草?)

  男子笑答:“羊丘山、流星寨。”

  杨雨寒又颔了颔首,作一副恍然之状:“哦。久仰久仰。”

  男子久在江湖,一下子就看出雨寒这么说仅仅是出于礼貌、应该还是个新人,但他也没有继续纠结于这个话题,只是反问了一句:“你这是要溜哪路?”(这是要去哪里?)

  杨雨寒回答说:“莱州府。”

  男子微微地点了点头,顿了一会儿才道:“刚才那尖抖呢?”(刚才那姑娘呢?)

  杨雨寒之前听蒙面人讲话,猜出他说的“壳儿”应该是指的法宝或者是兵器,于是便现学现卖道:“已经拢在这壳儿里了。”(已经收在这宝物里了。)言下之意,就是红绡只是他随身携带的妖兽罢了。

  男子顿了顿道:“唔。那要不要去山里坐坐?”

  杨雨寒婉拒说:“多谢多谢,只不过在下有要事在身,急着赶路,下次有机会吧。”

  “……”男子犹疑着颔首道,“好吧,那我就不留你了。”

  “多谢。”杨雨寒知道自己了解的黑话有限,尤其是这里有很多名词异界就压根没出现过,所以他也没多问,只是再次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男子抱拳回应,旋即便消失了身影,那一位蒙面黑衣人也随之默默将狗怪收回在双刀,衔尾朝东侧的那座大山飞去。

第七十八章 万般皆下品 惟有读书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