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庄生难晓梦 是幻还是真

  一座裂开的山,景色依旧狼藉,那些人还在,只是多了一女一兽。

  女的二十岁上下,五官标致,英气逼人,一条细长的马尾梳在脑后,背负箭囊,着一件金底黑纹的短甲,执一把金底黑纹的长弓,目光凌厉,姿态飒爽。身边的奇兽亦威亦武,体似巨豹,首如硕犬,顶生双角,毛色灰白,唯独两条细眉泛有青光,仿佛触须般探出老远,一边又随风飘荡。

  杨雨寒一行方一落定,便听那游山和声说道:“诸位久等了。方才是‘行尸走肉’两位名捕受丛府尹之命,特来探望我家三大王,有关方才的情形,在下只说是山中来了一头凶兽,现已被我等齐力赶跑,便让他们走了。”

  “嗯。”杨雨寒点了点头,却又不知道怎么接话,于是就只好将话锋一转、望向了那位女子,“这位想必就是贵寨的二当家……‘千里箭’唐姑娘吧。”

  “是。”游山颔首应着,然后便看向了唐蕊道,“蕊儿,还不见过杨公子和楚大小姐。”

  瞧着她一脸的冷漠,杨雨寒本以为她会怪罪自己,可不料那唐蕊竟一正身、朝他俩抱了抱拳道:“小女唐蕊,见过杨公子,见过楚大小姐。”虽未露笑,却也语音温和。

  果然是一位聪明人。

  杨雨寒抱拳回礼,又听那女子继续说道:“杨公子,不知您的爱犬是何方神圣?”

  “蕊儿,休得无礼。”游山虽是这样说,但他其实也想知道此事的答案,于是又佯作赔礼道,“呵呵,还望杨公子见谅。”

  杨雨寒浅笑说:“无妨。”接着他就朝风神看了过去,“不过她可不是我的爱犬,她叫风声慢,乃是息妹(我自己的妹妹),与那传说中的风神同属一族,是世间少有的偏楼神兽。”

  众人听了,尽皆面露惊讶,包括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风神。

  唐蕊则似有所悟,缓缓地点了点头:“怪不得……那我们输得不冤。”

  游山觉得她此言有些不妥,遂忙纠正她道:“咱们本就输得不冤,莫要问什么英雄出处,是咱们技不如人。”

  唐蕊缄默着颔了颔首,表情依旧平淡,也不知是听没听进心里。

  游山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她,然后就转过了头来,又对着雨寒和风神笑了笑道:“呵呵呵……原来您二位乃是兄妹,失礼失礼……”

  “失礼失礼、有什么好失礼的?!”蔡秀香终还是按捺不住,突然打断了他、语气豪放地大喊道,“大王你就是出自名门礼数太多,咱们可是山贼!哪来那么多客气?!”

  游山微怒,旋即瞪了她一眼,却不想蔡秀香不但豪无怯意,甚至还提高了音调道:“你瞪什么眼?!就那么点小眼再瞪也是白搭。”直把那游山说得转怒为笑,朝着她无奈道:“你啊你。”

  “哎。”游山轻轻摇了摇头,又瞧向雨寒说,“杨公子见笑了。窦神医那边一会儿就好,您再稍等片刻。”

  杨雨寒笑答:“呵呵,有劳了。”

  “唔……”游山顿了顿道,“在下尚有一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杨雨寒笑答:“但讲无妨。”

  游山道:“嗯,在下只是想不明白,公子您既是回风庭人,为何却从不使用风术?”

  杨雨寒苦笑说:“呵呵,这皆因在下做错了事,堂主怹用风术封了我的玄灵。”

  “哦。原来如此……”游山恍然道,“可是你们回风庭做事一向隐秘,为何单单您却如此张扬呢?”

  杨雨寒又笑了笑,然后讳莫如深地说:“在下是一个例外。”

  游山见雨寒不愿说明,自己也就不好再继续深究,于是就点了点头,转望向窦神医道:“窦老,兄弟们这边您先放一放吧。”

  窦神医抬头想了一会儿,也觉得这样拖下去不太合适,毕竟已收了人家那么重的礼,而且此时也没什么急症需要自己,所以他便放下了手头的“患者”,转身朝雨寒走了过来:“来,趴下吧,先把衣服脱了。”

  杨雨寒听得一愣:“在、在这么?”

  窦神医本就有意羞辱他一番,遂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道:“怎么了?你在我这里不过是一堆骨肉,谁还能稀罕看你?!”

  “姑爷。”还不等杨雨寒面露难色,楚荣便已走上了前来,又对着红绡作待命状,“大小姐。”

  红绡随即会意,于是就看了看雨寒说:“相公。”

  “嗯?”杨雨寒挑眉疑问,又听她继续说道:“让楚福和楚荣给你做一个屏障吧,我和风神在外边守着。”

  杨雨寒点了点头:“好。”

  “且慢。”游山见窦神医这样做颇感不妥,遂连忙劝阻道,“窦老,您还是带杨公子去寻个僻静处吧。”

  可不想那老头却犯起了倔驴脾气:“哪还有什么僻静处?不都被他们给荡平了么?”

  游山微顿,方欲再劝他一劝,杨雨寒又忽然接过了话来:“无妨,便听窦老的吧。”尽管他有些难为情,但他更怕的是惹恼了窦神医,耽误了自己伤势。

  “好。”窦神医颔了颔首,进而从怀中掏出来一颗杏仁,“来,躺下吧,再把这东西吃了。”

  雨寒瞧了瞧左右,楚福和楚荣随之用金术化出来一座简易石屋,石屋四四方方,既将他与窦神医围在了其中,又留有一定的余地,感觉并不局促。

  而与此同时,风神也赶忙在石屋四周附上一层风壁,一是为了防尘,一是为了防止这一众山贼突然发难、图谋不轨。

  石屋内的雨寒则吃下杏仁,然后又褪去长袍、赤身趴在了铺开的莫思量上,朝神医说了句:“有劳了。”

  “嗯。”窦神医点了点头,竟丝毫没想要动手的意思,“等着吧。”

  “唔……”杨雨寒虽然不解,却也不敢多言,只好又寻了个话头道,“窦老,您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说着说着,他忽然就觉得很困、眼皮已抬不起来,语速也不由得渐渐放缓,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呃……

  又是一个怪梦。

  时间依旧是夜里。

  他正身处于济南市槐荫区、恒大雅苑与南侧写字楼之间、一方狭长的草坪旁。

  周遭无人,有淡淡的月光,有安静伫立的小树,有略带腥气的青草香。

  “呼。咳咳咳……”

  他吐了口烟,又短促地咳嗽了数声,透过快速弥散的烟尘,看了看汽车的后备箱,看了看后备箱里……那具跟他长相一模一样的赤裸死尸,和他身侧胡乱堆放的一套破旧衣裤,平静地将烟蒂扔在了地上,没有碾,是炫赫门。

  “嘭。”

  他关好后备箱后,又回身从草坪中捡起了一块手机,将那块屏幕上满是裂痕的手机放进了口袋。接着便上了车,开着这一辆白色的长城轿车,跟随着记忆向家中驶去。

  

第八十八章 庄生难晓梦 是幻还是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