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无处觅回路 以望作乡归

  “好了红绡。”杨雨寒倏忽肃然道,“你先老实坐会儿,我有事情要问声慢。”

  红绡先是奇怪了瞧了瞧他,然后才悻悻然应了,安静地坐在一旁。杨雨寒遂又向风声慢问道:“妹子,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嗯。”风声慢略带犹豫地点了点头,已大概猜到了他会问些什么,“不过……过去的事情你就莫再问了。我不想提。从今往后……这世上再无风神,只有你的妹子——风声慢。”她的语速很缓,有些落寞,也有些决绝。

  杨雨寒愣了一愣,一方面,既因她如此抵触过去而感到诧异,另一方面,又为她愿意亲近自己而感到高兴:“唔,好,那你能告诉我……咱们在去往盾岛、遭遇偷袭时,你去哪儿了么?”

  风声慢答:“我当时只顾着去追那只西建兽了,并没有察觉到水中还有旁人。”

  杨雨寒奇道:“什么是西建兽?”

  风声慢解释说:“西建兽出自庐山,鹰头狐耳,鹿身龙爪,奔跑速度极快,而且能隐匿身形,属于这怪力兽中……极为罕见的一种。”她不紧不慢地顿了顿道,“我曾在万国时期与一只名为匿神的西建兽有过数次交锋,记得他乃是谷宸的坐骑,打架的能力实属不济,逃跑的功夫却是一流。”

  红绡惊讶道:“风上神,您说的谷宸……可是庐山结怨谷的匡阜仙翁么?”

  “嗯。正是此人。”风声慢淡淡地应了,又向着红绡说道,“姐姐,你莫要再喊什么上神了,叫我妹妹就好。”

  红绡粲然一笑,随即抓住了她的手说:“好,听你的。”

  “唔。”杨雨寒重新接过了话茬,“那后来发生了什么?”

  风声慢正首答道:“后来……我一路追他到了海岸之上,他发现斗不过我,便灰溜溜跑了。”

  “嗯。”杨雨寒点点头说,“那你在奇物岭里……发现过什么可疑的事物么?比如古书、壁画这些东西。”

  风声慢摇了摇头:“没有。苍天哥哥虽然说过那里有他修炼玄法的秘诀,但他其实只是在奇物岭里种满了各种茶树,并没有留下其他的什么。”

  “哦……那……”杨雨寒有些失望,又本能地想要询问有关苍天神君的事情,但却因风声慢不愿提起,只好又换了个话题说,“那这世上,还有谁见过你的人形?”

  风声慢道:“只有你们。”

  杨雨寒惊奇道:“连嬴大祭司都没见过?”

  “嗯。”风声慢应了,然后静静地瞧了他一会儿,“哥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杨雨寒听得糊涂:“记得什么?”

  风声慢顿了顿说:“没什么。”

  “……”杨雨寒迟疑着点了点头,“哦。那……”可不想他的话未说完,风声慢竟猛地御风而起,直冲着屋门处蹿了出去。

  却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在屏障骤然破碎的瞬间,屋中的花灯也跟着一齐闪了一闪。

  然后,就有一名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子立在了雨寒面前,身旁是昏倒的楚、风两女,神态安然。

  !!!

  杨雨寒大惊失色地站起,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站在他面前的,竟是他在济南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西装笔挺的青年男子!

  “你还记得我吧?”青年一边和气地说着,一边挥了挥手,将红绡和风声慢凭空送至在拔步床上,“你放心,她们都只是睡了过去,并没有受伤。”

  杨雨寒皱着眉,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你……”言至此处,却又觉思绪万千,不知该从何问起。

  “呵呵。”青年笑了笑说,“我叫武子虚,正弋武、子虚乌有的子虚。你怎么称呼?”

  “……”杨雨寒冷漠地回答道,“我叫杨雨寒,木易杨,下雨的雨,寒冷的寒。”

  武子虚浅笑说:“嗯。呵呵……你不用对我抱有敌意,我这次过来,只是想跟你聊聊,聊完了我就走。”

  杨雨寒心系楚书古等人的安危,于是又问道:“他们呢,你把他们给怎么样了?”

  “都只是睡着了。”武子虚说,“我说了,我就是想跟你心平气和地聊一聊。”

  “唔……”杨雨寒闻言,先是谨慎地走到了拔步床边,瞧了瞧床上的二女确实还有呼吸,然后才回过头将信将疑地问道,“你想聊什么?”

  武子虚平静道:“走,咱们出去说。”说完,杨雨寒还没等回应,就陡觉一股子怪力将自己裹挟着、快速飞离了楚府,落至在山巅之上,甚至都来不及看府中的众人一眼。

  ……

  自雨寒初来这个世界,掰着指头算算,已经是第五天。

  月亮正好是个半圆。

  二人的脚下是块裸岩,灰白色的,挺大,很好看。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杨雨寒侧首望了望山下,说。

  武子虚没有看他,兀自朝夜空悠悠地说道:“哎……三年啦……”

  杨雨寒听了,不由得心中一紧,方欲继续询问,却忽被青年打断道:“我知道你的问题有很多,但这些问题的答案还得你自己去搜寻。我不能说,也没有说的必要。”

  他和风声慢接连两次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使得杨雨寒有些窝火,语气也急躁了起来:“那你想聊点儿啥?!”可这话一出口,也许是难得有同乡能说说大白话,他的心中又不禁泛起了一丝亲切,火气也立刻消减了不少。

  武子虚淡淡地说道:“我先给你讲三个故事吧。”

  杨雨寒又向下瞧了一眼,然后才瞥向他问:“什么故事?”

  武子虚顿了一顿,说:“我这三个故事的主人公,是神医扁鹊。他生于公元前407年,死于公元前310年,姬姓,秦氏,名缓,字越人。由于先秦以前,人们称氏不称姓,所以大家都叫他秦越人,而由因他的医术极为高超,便又尊称他为神医扁鹊。这些想必你也知道。”

  杨雨寒颔首应道:“嗯。”心中却暗忖着:看来之前我称姜子牙为姜尚是错误的。如果先秦以前真的是称氏不称姓……那我就该称呼他为吕尚才对。而是连永之所以也会这么叫,或许是因为这边的世界并没有这个讲究。

  他这边正胡思乱想着,那边的青年男子却继续讲述了起来:“这三个故事……虽然在我们的历史上留下了只字片语,但它的细节,已没几个人还知道了……”

  

第九十一章 无处觅回路 以望作乡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