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除非身先死 腰身不自屈

  千乘到莱州,一共三百七十里。

  按照现在的速度,至少还得要一个小时。

  或许是因为分别得太过急促,或许是受了太极法术的影响,或许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此刻的杨雨寒竟显得有些麻木,冷峻的眉宇间见不到一丝离别的忧伤,反倒有一种跅弢不羁的昂然。

  风声慢瞧了他数次,却始终没有开口、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还是杨雨寒当先问了一句:“怎么了妹子?”

  风声慢轻轻摇了摇头,两绺鬓发随之曳动:“没事。”

  杨雨寒微笑道:“有什么事你说就行。”

  “……”风声慢思索了俄顷,说,“哥哥,你想什么呢?”

  杨雨寒道:“我在想……武子虚和宋哥所说的话,想从中理出一点头绪。”

  “唔……”风声慢轻声应了,然后就重新陷入了沉默。

  见此情形,为了不使这气氛太过尴尬,杨雨寒又主动说道:“妹子,你信命吗?”

  风声慢顿了顿答:“信。”

  杨雨寒问:“为什么?”

  “……”风声慢闻言,竟不禁心跳加速,半晌,她才鼓足勇气低低地应道,“因为你回来了。”

  好在是夜里,杨雨寒并未看出她已绯红了脸颊,但却能隐约感觉到,她在经历了两千年的岁月后、本该平静如水的心中泛起的那丝波澜,于是他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风声慢跟嬴异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俩有着怎样的过往,而在嬴异人走后……她又有怎样的经历。

  “哥哥。”风声慢问,“你现在信了吗?”

  “……”杨雨寒轻叹一声道,“哎,我其实……还是觉得这不重要。因为我的对手从来就只有死亡。而命运,它还不配。”

  风声慢愣了一愣,又听得雨寒平实地说道:“我这话说得的确有些狂妄。

  但我觉得吧,这个世界缺少的恰恰就是狂妄。

  因为据我所知,几乎所有的智者都在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还太过渺小,要一直保持谦逊。当然,这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是没有错的,但在同时呢,也正是因为这种思想,使得我们在面对残酷的现实时变得会轻易妥协,轻易向命运低头。

  可惜我不行。

  我脖子有病,低不下头;

  我腰受了伤,躬不下身;

  我腿脚不好……跪不下去。”

  他说得不卑不亢,但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一颗星辰,照亮了风声慢早已沉寂的内心。

  在这一刻,风声慢终于明白了武子虚为什么会说他是个例外,明白了自己的等待没有白费。

  也明白了宋朝峰为什么一次次地问哥哥到底信不信命。

  可能……

  宋朝峰渴望哥哥能告诉他:到底怎么样才能战胜命运,亦或是给他继续与命运抗争的勇气。

  在这一刻,风声慢幸福无比。

  ……

  “嘎——”

  伴随着一声有如乌鸦般的聒噪,一只长有五爪的赤尾青鹊突然间蹿至在二人的前方,一边又一脸惶恐地看了过来,眼见它就要撞上风屏。

  “倏!”

  风声慢反应极快,但却未施以援手,反而是将它利落斩作了两截,颈身分离、鲜血飘洒,风声慢又把鸟尸和鲜血统统拨向了两边。

  杨雨寒既觉得惊讶,也不忍直视这血腥景象,遂连忙侧首奇问道:“妹子,你为什么要杀了它?”

  风声慢温柔地说:“哥哥你有所不知,这赤尾青鹊有五爪和六爪之分。六爪的无害,名叫归山;五爪的则是幻兽,名为离海。此兽的能力虽不及缇兽,但倘若中了她的幻术,一样是十分凶险。”

  “哦……”杨雨寒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他的话音刚落,忽又见前方有隐约的烟尘,向下寻望,即看到有小群的飞鸟走兽逃散,但随着道道青光闪烁,那些飞鸟走兽又很快坠落了下去,而其逃离的中心,则是一大团火光。

  是一片燃烧的树屋,似乎是一方规模很小的村寨。

  透过澎湃的火海,匆匆下落的二人竟望到一三岁女童正无助地蜷缩在街道中央,瑟瑟发抖。而就在她的北侧十米处,便有一三米多高的兔耳巨犬、正穿越频舔的火舌疯狂地向她扑去!

  “快跑啊孩子!”

  见此情形,风声慢虽已提至全速,但二人也知道已救之不及,只能够大声疾呼,希望能提醒女童起身躲避。

  千钧一发之际。

  忽有一茶灰色的人影从斜刺里蹿起,于电光火石之间,先是挥刀朝怪犬劈出了一片青光,然后又甩出了一只探爪,戛然而止于怪犬与女童的正中。

  令杨雨寒感到诡异的是,那探爪不但留在了半空不再动弹,而且其后方的纤细铁索还兀自绷得笔直,似乎是攫住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嘭——”

  怪犬轰然扑倒,又因为惯性继续向前,其胸膛豁口处流淌的汩汩鲜血,转眼间染红了它滑动途中的大片土地。

  然后。

  那一位身着灰色劲装,半束及背长发的壮年男子又猛地扽动铁锁收回了探爪,凭空里一团犬怪形状的炭火便随之星散炸裂,须臾间转归暗淡,还未等飘至地表就悠然消失不见……

  “来者何人?”灰衣人紧盯着刚刚落定的二人道。

  风声慢没有管他,只是径直将女童揽入了怀中,然后就带着她冲向了火海、想看看村中还有没有活人。而杨雨寒则当先将四周的火焰吸入体内,接着又抱拳拱手说:“在下杨雨寒,来自千乘楚府。”

  灰衣人冷冷道:“可有何凭证?”

  杨雨寒遂将楚令出示,他见了,这才态度稍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杨雨寒解释说:“我们前往莱州恰巧路过此地,见这里起了火便想着下来看看。”

  灰衣人淡漠地说道:“那你们不用看了,除了这小姑娘,其余的全都死了。”

  “……”杨雨寒怔然环顾,的确是没有其它动静,四周就仅剩下树屋燃烧的哔啵声和朽炭砸落的闷响。空中弥漫的焦肉味也随之变成了阵阵“恶臭”,令人作呕。

  风声慢归来以后,也缄默着摇了摇头,没有发现其他的生命迹象。女童则依旧噤若寒蝉,一言不发。

  “哎。”杨雨寒低低地叹了口气,重望向灰衣人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灰衣人答:“沈从武。”

  “久仰。”杨雨寒客气地回应,没料他得到的却是沈从武的讥讽:“呵,一看你就从来没听过我,哪里来的久仰?”

  杨雨寒闻言,顿时楞了一楞:“……呃……您说的没错。”

  沈从武见他并未如常人一般继续装腔作势,不由得又减了几分敌意,于是他稍微正了正身子说:“我是济南府的班头,人称‘一言九鼎’沈从武。”

  杨雨寒亦未像往常一般赔笑,只是肃然道:“原来是沈牌头,方才因在下孤陋寡闻,有言语不周之处……还望沈牌头海涵。”

  “嘿!”沈从武略显烦恶地将目光移向女童,一边又扯着嗓门说道,“不好,你这人太过圆滑!”

  “呃……”杨雨寒被弄得十分尴尬,竟一时无言以对,但他也的确觉得自己有些啰嗦,所以也暗自佩服着此人的眼力。

  此人既是济南府的捕头之一,其修为、名望、能力也应该与那“行尸走肉”两位名捕相差无几。

第一百零四章 除非身先死 腰身不自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