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愿田间凭锄 不羡起高楼

  “沈牌头。”杨雨寒以为自己已摸清了他的性子,于是一扫怯姿、大方地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沈从武侧目瞧了瞧他:“这里的村民……除了这女娃,全都中了安常在的移魂大法,要么死了,要么疯了。”说完,他倏忽又怒骂了一句,“他娘的!”

  ……

  听沈从武的意思……他应该是为了追捕此人才来到了这里,但不知追到了没有。一念至此,杨雨寒便顿了顿说道:“那您逮到他了吗?”

  沈从武眉头一皱,不耐烦地说道:“要是我拿下了他,还至于这般烦躁么?!”

  杨雨寒对他的怒怼已然不太在意:“那在下能帮您做点什么?”

  沈从武轻蔑地说:“我追了一年都没追到……多了个你就能追到了?呵呵,可笑至极。”

  “非也,在下只是不忍看无辜者遭此屠戮,不想让贼人继续肆意妄为,想尽些绵薄之力罢了。”杨雨寒淡定道,“而且就算是在下力不从心,也还有息妹在一旁相助,她的修为已臻于神级,相信她可以帮得上您。”

  他说得坦荡,也确实都是实话,入在沈从武的耳中也有些对上了路子,所以其态度也再次有了些反转:“……行,倘若真能够拿住那厮,我定会帮你们多讨些赏钱。”

  杨雨寒害怕惹得他反感,遂也没有拒绝,只点点头应下,接着又看向了风声慢道:“妹子,你意下如何?”

  风声慢亦蹙着眉颔了颔首,然后沈从武说了句“跟我来”就纵身跃入了高空,借气凭悬立在火海上方。

  二人忙带着女童跟上,又见他猛一按掌,伴随着一声“砰”的闷响,那燃烧的村寨便瞬间被夷为了平地!

  ……

  火焰消失,天地都为之一暗。

  ……

  只有最外侧的飞灰还来得及逃散,混合着尘土向外扬起了老远。

  ……

  哎……真是人如蝼蚁。

  命如草芥。

  ……

  “走。”沈从武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我带你们先找个住处。”

  杨雨寒想了想却说:“沈牌头。您等一等我,我想去吊唁一下这些死者。”毕竟千连二女都知道悼念同伴,他作为一个“人”就更不能这样一走了之了。

  “……”沈从武慵懒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才说道,“……去吧。”

  于是杨雨寒飘然垂落,第一步,就是要将逝者的骨灰全部集中在一起。然而还没等他动手,周遭的灰烬就倏忽汇聚了过来,成丘状堆垒在雨寒身前。杨雨寒抬头询望,原来是风声慢洞悉了他的心意,当先用风术卷了一卷。

  “唔……”

  他一边深吸了一口气,一边缓缓地收回了目光,又郑重其事地透了透他那件青色长袍,接着便从“灰丘”的四周幻化出众多藤蔓,将其包裹成了一座五六米高的巨大藤冢。

  之后,他就在冢前生出了一块石碑,上书一首悼魂词:

  “都言你我皆刍狗,沧海作孤舟。但愿田间凭锄,不羡起高楼。

  身虽死,魂未灭,笑回首。世间虽苦,桥过奈河,再活一秋。”

  书罢,杨雨寒又不由自主地双手合十拜了一拜,之后才神色黯然地重归天上、由沈从武引领着一路向东。

  仅留那孤坟安矗在一片焦黑的土地和外围的粟田之中,兀自萧索。

  “哎……”

  ……

  过了大约有五分钟,众人便来至在大山深处的一片密林里。

  隔着老远,即望见前方有几点灯火通明。待至尽时,方知是一家气势恢宏、飞阁流丹的偌大客栈——这客栈拄林而建,大大小小的楼阁全都横亘在巨树枝桠,并且还没有楼梯通向地面,看来它为的就是让凡人无法靠前。

  此刻三更已过,中央攒集的一大片房间基本已熄了灯。除了正中的那一独栋木屋之外,便还有最外围的四栋木枋依旧是灯火辉煌。但纵然如此,就算是单瞧飞阁之上的“人溪妖河”,也足以见此地繁荣几多。

  在客栈的上空,则有十只体型巨硕、长着单足猪尾的黑色猫头鹰正环状飞行着,速度缓慢,爪间皆提了块两丈有余的细长木板,上镶亮莹莹三个大字——《东林枋》。另有一众种类繁多的奇禽异兽或停或走,有的短暂盘旋于半空、有的安静趴至在屋顶、有的缓行于栈道、有的则老实守候在房间门口……直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边。”沈从武说着,便径朝那独栋木屋奔去。

  那木屋其实不小,呈正方形,边长四十米,搭建在一棵高逾两百米的巨树周遭,而且虽只一层,但层高约有个十七八米,上下皆平,顶上并没有完全封闭,有一个正方形的空缺供树干和上延的枝桠穿过,也好从里面赏月赏花,设计得十分巧妙。而看木屋的侧面,则有点像唐代的建筑风格,檐廊有圆整的柱子支撑,每一面都有三扇大门和两扇窗户,在一排像极了灯笼的红花照耀下,格外得古朴端庄。

  “呦!沈大官人!”

  还没等众人落下,就有一小二打扮的笑脸男子匆匆迎上了栈道,待他们来至近前,他才又拔着高腔继续说道:“您可有一年没来了啊,怎么样?又破了不少大案吧?”

  沈从武一边走,一边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道:“别提了!我这也是点儿背,衙门来了一桩极为棘手的案子,却碰巧他们都忙,结果丛大人直接分给了我,害得我一年都没得安生!”

  小二惊讶道:“啊?!那人是什么来头?!能让您都逮不到?!”

  沈从武怒道:“就是那猪狗‘安常在’!他娘的……他这一天到晚的老换模样,让老子上哪捉去?要不是老子顶着个‘一言九鼎’的名头,早他娘请辞不干了!”

  听到这里,紧随其后的杨雨寒很快就将安常在的能力猜了个大概:可能他的“移魂大法”,是类似武子虚所用“太极”一类的法术,能够像武子虚那样提取对方的魂魄,然后跟自己、或者是其他人进行转换。

  “哦!”小二恍然道,“原来是他呀……”

第一百零五章 愿田间凭锄 不羡起高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