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相鼠亦有皮 人岂能无仪

  “咔!!!”

  杨雨寒刚被这兔妖撩拨得有些春心萌动,就忽觉脚下猛地一震,一股极为强烈的气流、伴随着一声大响陡然从背后袭卷而来,似是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这环台之上。

  于是他匆忙回首,却见到风声慢正对着别月容怒目而视,那一袭抹胸白衫与粉色裙裾也正自重新垂落,脚下的木台已被她震开了数道长短不一的闪电状裂痕。

  周遭的食客纷纷循声观望,这酒枋之中,大概就只有她怀中的女童还没有察觉,依旧在睡得香甜。

  “……”杨雨寒窘迫地看着她,已然猜到了几分缘由,遂不禁有些心虚,有一些不知所措。

  而风声慢虽知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却也不想示弱,只是冷着脸不说话,转身回到了桌旁。

  “唔……”别月容一脸无辜地看向雨寒,“公子,月容是哪里说错、惹怒了姐姐么?”

  杨雨寒瞧了瞧她,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怕伤到两女,到最后便只得轻轻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而别月容既然能做了这东林枋的三掌柜,自也不是那寻常女子,见此情形,她先是示意小二们去引开食客的注意,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来至在风声慢面前,微笑着哄劝道:“声慢姐姐,是月容错咯,你快别生气了。”

  可是风声慢此时正在这气头上,哪里会领情,旋即冷冷背过了身子。

  “哎呀姐姐……”别月容再次转到了她的面前,温柔地贴着她道,“你是不是怪我只给公子看我的小尾巴啊?好了好了,我先给你看还不成吗?”

  她这不提还好,此话一出,风声慢就更觉得气不打一处:她从方才开始就又是让哥哥作词……又是对哥哥言语挑逗的,这么烦人她自己不知道么,如今她怎么好意思还过来哄我?哼,还让我看她的小尾巴?真是不羞!!

  “姐姐~”别月容看她依旧不为所动,遂忙又撅起屁股,将她那毛绒绒的红色兔尾示于声慢眼前,轻轻地摆动道,“喏,求求你咯,你快瞧上几眼。”

  风声慢性子内敛,当着雨寒的面,本也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来,而且她总归是个好人,在经历了两千年的岁月后,也没了当年的那份倔犟,所以在这位娇小兔妖如此可人的哄劝之下,她也只能又背了背身,气鼓鼓地说了句:“不看。”

  过了一会儿,她又十分认真地拌了句嘴:“你那尾巴有什么好看的,我还有尾巴呢。”

  “嘻嘻!”别月容一听她开了尊口,即知自己的“哄人大业”已成了大半,遂不禁喜上眉梢,继续说道,“是是是,好好好,月容哪里敢跟姐姐媲美,月容知错了,还望姐姐您莫再怪罪。”

  既然人家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风声慢也只好“下了台阶”,于是她看向兔妖,顿了须臾才颔首应道:“嗯。”就算是原谅了她。

  “嘿嘿。多谢姐姐!”别月容俏皮地笑笑,然后便抓起风声慢的素手坐在了她的旁侧。而杨雨寒瞧见气氛缓和,也才敢落回了座位,又待那小二上得了饭菜后,与两位佳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

  “姐姐,公子。”别月容先是指扫桌面、变出了三只石盏,随之又挨个将酒倒满,自己端起了一只,“月容方才言语不周,这酒全当是赔罪了。”说完便手遮樱口,一饮而尽。

  虽然杨雨寒素来不喜饮酒,也一向不胜酒力,但如今别月容一个姑娘家都已经干了,他也不好再去推辞,只得跟风声慢一起陪饮了一杯,接着还摆出了一副十分回味的模样,称赞道:“唔,真是好酒。”

  风声慢知道他仅是做做样子,就忍俊没有说话。而别月容则当了真,还特地为雨寒解释道:“这是我们这儿最好的酒,名曰‘青州从事’,乃是用稻、粟、江米、玉茭、蜀黍五种谷物酿造,有‘香气悠久、味道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净爽’的独特风格,为东林枋‘五绝’之首。”

  “唔……确实不错。”杨雨寒缓缓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暗道奇怪:一是这“青州从事”应该是异界古代对美酒的代称,二是别月容对于此酒的描述怎么听都像是五粮液,三是他本以为这里的酒跟古代一样度数很低,可是刚刚喝下的至少得有个四五十度……

  难不成……

  这东林枋里还隐藏着一位异人?

  或者这只是巧合?

  “寒窗败几无书史,公路可怜合至此。青州从事孔方兄,终日纷纷喜生事。”这一声男子的长颂,忽将杨雨寒的思绪打断,紧接着,一位头戴方巾、身着葛布直身的俊朗书生手摇纸扇走了过来,“作诗谢绝聊闭门,燕寝凝香有佳思。静中吾乃得至交,乌有先生子虚子。”言至此处,他忽将手中的折扇一合,微笑着说道,“两位佳人作伴,兄台可别只顾着贪杯呐。”

  他吟的这首诗词,为异界的李清照在莱州所作,名曰《感怀》,感叹的是其夫赵明诚深陷美酒钱财,冷落了自己。谁曾想……今日竟能在这里听到此诗,不禁令杨雨寒颇感惊讶,连忙微晃着起身回应道:“呵呵,多谢兄台提醒。”脸颊已是通红。

  而最该起身的别掌柜,不但自始至终都没有瞧他一眼,甚至还扯了扯杨雨寒的长袍,压低了嗓音、模样讨喜地说道:“公子,我讨厌他,你快坐下吧。”

  杨雨寒惊奇地望了望书生,却见他依旧神态自若,一边看着兔妖,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非也……非也。古语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别掌柜花容月貌,小生倾慕与你也实属正常,何来讨厌一说?”

  别月容听了,旋即讥损道:“相鼠有皮,人而无仪。我都告诉你我有心上人了,你还来缠着我。”

  “……”杨雨寒心中微颤,因为按照一般的剧情发展,别月容马上就要拿他做“挡箭牌”了。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位书生竟没给他这个机会,不但没再追问,反倒还十分平静地说道:

  “寻香花已尽,觅花日早沉。

  我自望明月,任她月照人。

  别掌柜虽然心有所属,却也跟小生无关。”

  

第一百一十二章 相鼠亦有皮 人岂能无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