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唐记食铺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调教大宋在线阅读

调教大宋

历史 / 两宋元明

268.6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5-01 14:34

书籍摘要: 庆历六年,歌舞升平的赵宋王朝。迎来了一个疯子....亲眼见识了大宋的雍容华贵与温情。起初唐奕只想享受这个时代,什么靖康之耻、蒙古铁骑都与他无关。反正再怎么闹腾历史都有它自己的轨迹。千年之后中华还是中华!亡不了!但当那位忧国忧民的老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变了...他想为那个老人做点什么顺便为这个时代做点什么....于是怎么把大宋这只羊,变成呲着资本獠牙的狼!成了唐奕唯一的目标!!吐槽群:492610427;全订群:531461799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狄珑钰.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枫林晚箫.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守梨咸鱼坤.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武商在线阅读
天光大亮,即使无法跨跃发展,又何须踩着前人脚印走弯路。  握天下权柄的穿越者却要抄几百上千年前这祖那宗开国皇帝的作业,岂不可笑?
炎垅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最才子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与真实历史有一点区别的年代,同时这又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只要你有绝世才华,无论什么出身,都能依靠科举,一举成名天下知。而作为一个现代人,有着超越古人几百年的知识积累,和对历史的先知先绝,自然多智近于妖。 唐诗、宋词、八大家散文,让主角登上这个时代的文化颠峰。至于八股时文,科场仕进,不过是主角闲着无聊时的举手之劳。 这本书写的就是在一个略微有些不同的大明朝,写的就是这么一个在现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领,在那个世界惊才艳绝的故事。 这就是最才子
华西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奋斗在晚明在线阅读
中外乂安,海内殷阜,纪纲法度,莫不修明。  御倭寇,整吏治,一条鞭,万历六年的大明一副欣欣向荣之态。然而按照历史的进程大明帝国将不可避免的走向落日余晖......  然天不亡明,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宁修来到晚明,引领大明走向另一条资本兴国,工业强国的道路。  谁言明之亡亡于万历?资本迸发,工业崛起的大明再无遗憾!
一袖乾坤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国贼在线阅读
洪承畴败降于松锦,孙传庭阵丧于潼关,明朝大厦将倾,神州将沦于蛮夷之手,李兴之按剑上殿,陛下这大明国政还是末将替您打理吧!
三头蛇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秀才也疯狂在线阅读
如何破解关宁军事集团沦为大明掘墓人? 秀才王封上演疯狂逆袭模式! 掳走艳后张嫣迎娶辽西叶家小姑奶奶! 狂敛一群熊孩子重塑关宁雄风! 誓要破解沦为清马前卒的宿命!
流沣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被玩坏的全面战争在线阅读
新书《被玩坏的万里王朝》喜欢就来看吧 ******************* 梦回百转,秦川已然来到了大明万历年间,外有东海倭寇磨刀霍霍,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大明,一只蝴蝶翅膀,已然让这个民族面临更加强大的敌人。北方的沙俄厉兵秣马,准备侵占远东最富饶的土地,南海外敌舰船巨炮,无情掳掠这富饶善良的人民。秦川却是带着神秘的抽奖系统,还能抽到各个时代的兵种,于是。。 ‘蓝海碧波 , 魔改的宝船与盖伦巨舰谁是海上的霸主’ “冰寒辽东, 斯拉夫勇士与秦国锐士血洒冰原” “花街陋巷 , 日本武士与秦国锐士短兵相接 qq群561552813 喜欢玩全战的来吧
秦国书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状元郎在线阅读
靖康前夕,大宋歌舞升平,汴梁春风糜烂。 穿越到一个远近闻名的守正君子身上,杨霖走到哪都是一片敬重的目光。 可是他的本性已经快要掩盖不住了... 书友群:518666494(已满) 书友二群:1038612259 全订群先进普通群,找管理员验证哈
日日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正德崛起在线阅读
弘治十八年,太子朱厚照穿越而来。  刘瑾捂着脸蛋一脸悲戚的看着太子殿下,哀嚎道:太子爷,您别打了,您真没做梦。  ……  朱厚照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大声说道。  ‘刘良女?’  张大偷偷的看了一眼朱厚照,怯怯的说道。  ‘没错,她父亲叫刘良,坊间都习惯叫她刘良女而已。’  ……  乾清宫,朱厚照正在看着奏章,突然神色大变,直接扔掉不说,口中更是怒喝道:  “杨廷和你给本宫过来,妖言案的风头才过多久,你就给朕上书说年号“正德”?读书人骂人不带脏字啊,你过来,朕保证不打你,究竟是“正德”还是“郑的”,你给朕说清楚。”
何气生财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水浒从西门庆开始在线阅读
我西门庆义字当头 夺梁山为根基 先称霸绿林 再徐图天下
逍遥胡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调教大宋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1章 唐记食铺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赵匡胤生怕走了唐末武人乱政的老路,定下了这重文轻武的立朝之本,也成就了这个华夏五千年历史之中,最悲情、最可爱的时代。

  蓄兵百万却羸弱不振,天下富庶却积贫难除。

  呵呵,多么奇葩的时代。

  ......

  地处京西南路的邓州,深居中原腹地,远离边患,又有湍河、刁河、赵河、严陵河等几条大河穿境而过,于东南汇于白河,注入汉水。

  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造就了邓州少山多平原的绝佳地貌,是以农事昌盛,地产颇丰。

  邓州城不算大,但却十分繁荣。

  时逢卯时未过,朝阳初升,城内各处已是人声鼎沸,东西两市更是人潮如织。各色商铺临街而立,贩夫走卒往来穿梭,一派盛世华年之姿。

  晨烟渺渺,人声沸沸,除了少数为生计奔走的宋民行色匆匆,多数的城中百姓都显得从容安逸,游走于处处飘香的各家早点饭铺之中。

  贾婆子刚起了一锅炊饼,便站在自家店前揽客,扯着嗓子叫卖起来。

  可是,虽然街面儿上人流如织,但进店照顾生意的却寥寥无几,眼见一个花袄老妇摇着丝帕行了过来,急忙高声唱喝:

  “呦,六婶起的可是够早!来来,咱这有刚出锅的大白炊饼,还不捡一笼家去?”

  被唤作六婶的老妇嫌弃地撇了一眼码得齐整的白面炊饼,神情颇为得瑟。

  “炊饼有何吃头儿?家里头的要吃唐记,要不老身才不起这大早。”

  贾婆子立马蔫了下来,扁着嘴,吃味地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唐记。

  她这边买卖还没开张,人家唐记门前已经是人声鼎沸了。

  “婶子这是又说成了哪门亲,都开始给唐大郎送冤枉钱了。”

  “那唐记贵的要死,也不知道有啥好吃头,还不如咱这炊饼来的实在。”

  贾婆子这话里醋味十足,六婶自然嗤之以鼻,“人家那是邓州名吃,也是你这炊饼能比的?”

  说着,一甩手中丝帕,溜溜地往唐记门前行去。

  走之前,还不忘扔下一句揶揄:

  “要不咋说你这生意做不过唐记咧,也跟人家唐大郎学学,看看人家这买卖做的,端是红火!”

  ......

  贾婆子朝着六婶的背身暗啐一口:

  “老刁婆,只凭一张厉嘴!”骂完也自觉无趣,返身回了店里。

  心说,“当真是不怕麻烦,唐记那大队都排到街面上了,得耗到啥时候去?也不知道这唐大郎使了什么妖法,让人宁可甘心排队,也要傻等。”

  其实,还真不是贾婆子撒泼耍刁,实在是唐记的生意好的让人妒嫉,整个西市的餐食铺子就没有一家不眼红的。

  别家铺子才刚刚开始上客,唐记却已在门外排起了长队。

  ......

  唐记食铺门前。

  一眼高灶就架在了铺子外面,两口平底的三尺大锅并排坐在灶上,泛着腾腾的热浪。

  透过锅盖,隐约听见锅里传里呲拉拉的响动,一阵阵油香勾得排队的诸位一阵心急。

  六婶排在队里,等的甚是心焦,把脑袋探出队伍,对掌灶的那位出言催促道:

  “我说马老三,唐家大郎怎么就雇了你这么个温吞老汉?快些出锅,家里还等着吃食呢!”

  “嘿。”马老三眼睛一立。“就你急?着急你咋不去照顾别家生意?”

  妇人闻言,指着马老三左右招呼着骂道:“大伙都听见了吧?兀那马老三却是越来越狂,居然都开始赶客人了。”

  众人一阵哄笑,都跟着六婶一起揶揄起这温吞老汉。

  六婶哪会就这样败下阵来,伸头朝着店里面大声吆喝:

  “唐家大郎,还不出来照顾生意?再由兀那老汉胡乱支应,客人都被他吓跑喱。”

  话音刚落,就见店中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身青衣小褂甚是精神,手里还拿着把木工小刀。

  少年站在店门也不上前,笑盈盈地看着妇人。

  “跑了不怕,只要婶子和众位街坊还来关照小店,就饿不死小子。”

  “嘿,端是一张巧嘴。”六婶白了少年一眼,其实心里如沁蜜糖。

  转头又向马老三吃味道:“兀那老汉真是福气,摊上唐大郎这位运财童子。老身要是遇上这样的主家,也要甘当佣户了。”

  马老三虽闷头盯着锅灶,却难掩得意之色,嘴角都咧到耳朵根子了。

  “六婶快别夸了!”

  唐大郎伫立门沿,“再夸,小子可就当真了。”

  “哈哈哈哈......”大伙儿又被逗得大笑不已。

  “这哪是个十四岁的娃子,简直就是个小人精!”

  “唐冠宇那浪荡鬼若是知道,也能含笑九泉了。”

  在众人一阵哄笑声中,唐大郎折回了店中。

  ............

  回到柜台里,看着店外马伯守着锅灶,店内马婶前后支应,一切井然有序,唐大郎心中说不出的踏实宁静。

  嘴角牵起一个弧度,拿起柜下一块两尺多长的木条,用小刀继续雕琢起来。

  木条为一半弧长形,三指多宽,二尺多长。一面平滑另,一面则带着弧度,形状十分古怪。粗看之下,倒像是半截扁担。

  只是,扁担的一头还连着一块巴掌大的扁平木板,实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其实,这东西宋人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放到现代,九成九的人会认出来,这分明就是一把吉他的琴头。

  ......

  宋人当然不会知道吉他这种乐器,也唯有唐大郎这个开了挂的家伙,才会把它带到大宋来。

  唐大郎本是千年之后那个时代的一位普通研究生,姓唐名奕,与北宋的唐大郎同名。

  毕业之后,回老家接手家里的买卖,不想第一天就出了状况,一声惊天巨响,不单把唐家的私营小厂炸上了天,连他也顺带着被崩得骨头渣子都没剩。

  可能是老天爷也觉得培养一个新时期的高学历人才不容易,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于是唐奕稀里糊涂地跨越千年,来到了这个中华民族最鼎盛、也最悲情的时代——北宋中叶。

  好吧,已经算是穿越古代的头等仓了,要是回到汉末三国、唐末五代那种乱世,那才叫真的悲催呢!

  前世的唐奕走得“轰轰烈烈”,一声巨响伴他长眠天地。

  这一世的唐奕来得却是“悄无声息”,甚至有些凄零惨淡。

  ......

  一睁眼,唐奕就发现,这个北宋的唐奕还真是惨的可以。

  家人死光了不说,家产也被这具身体的败家爹祸害光了。自己更是在家败和丧父的恐惧中一病不起,这才让千年后的唐奕钻了空子。

  唐家原本是邓州大户,传到唐大郎之父唐冠宇这一代更是家财万贯,田产颇丰。盛极之时,唐宅光使唤佣人就有十几二十个,一时风光无二。

  和很多俗套的故事一样,唐家富贵,但总少不了一个败家子来给主角增加难度。

  这位唐冠宇大官人就不是什么好鸟,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没几年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不说,还把唐家偌大的家业败个精光。

  唐妻见家道日渐衰落,苦劝无果,郁郁而终。

  最后,唐大官人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粉头小姐的肚皮上得了天道,一命呜呼了。

  唐大官人最后的时光只能靠变卖祖业为继,家里使唤佣人的佣资那是一拖再拖。

  他一死,几十个长工使女眼见拖欠的佣资是要不回来了,情急之下来了个卷包脍,把唐家几近搬空,哪里还顾得上唐家那个未成年的小少爷。

  到最后,搬无可搬,就连厨房做饭的大锅都让人抬走了。

  但,凡事都有个例外。

  在忙着搬空唐宅的一众家仆之中,唯独一对老夫妇未动,就是马老三一家。

  按说,最恨唐冠宇的就应该是马老三了。

  马老三育有一子,二十有三,早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但是,宋人娶妻三媒六聘,可要不小的一笔银钱。

  马老三一家穷得叮当响,本想着一家三口在唐府做工,攒下些银钱好做迎娶之用。哪成想,在唐家干了四五年,一个大子儿都没拿到,唐大官人就死翘翘了。

  马老三也不是没有想过和别的佣工一样,搬些唐家财物变卖,好为儿子娶上一门亲。但看到唐奕还是幼年蒙童,又一病不起,马老三实在下不去这个手。

  忠厚老实的马老三一咬牙,不但没有落井下石,还担负起了抚养唐奕的责任。

  马家父子在街面找些为商户搬运的活计勉强为继,马婶也接些帮人浆洗之活贴补家用。

  来到大宋的唐奕,不但锦衣玉食没有,美婢娇妾欠奉,放眼望去,除了空空如野的唐宅,就剩了马老三带着妻儿傻呼呼的没跑。

  唐奕顾不上思念千年后的父母亲人,更顾不上埋怨,他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竟是如何填饱肚子......

  经过一段时间对大宋朝的了解,唐奕发现,他虽贵为高科技人才,但是在千年前的大宋,前世所学根本没什么用。

  谁能告诉他,一个“高分子化学”硕士生在大宋怎么玩得转?

  化学兴宋吗?可以。但是,现在他连吃饭都是问题,还兴个屁的宋。

  无奈之下,唐奕只得从最基层做起,把目光转向了餐饮业。

  大宋的餐饮业十分发达,在这个中餐体系初步成形的时代,后世的一些菜品十分适合宋人的口味。

  此时的大宋,植物油还只用来点灯,炒菜还被京城里的大酒楼当做独门秘技藏着掖着,唐奕就算卖生煎包,也能挣个盆满钵满吧。

  于是,唐奕一咬牙,把死鬼老爹唯一留下的宅子也给卖了,毅然在西市街面上盘下了一间铺面,开起了“唐记食铺”。

  而唐记食铺卖的,就是生煎包。

  呵呵......堂堂穿越众,梦回千年,却卖起了包子,也是没谁了。

  ......

  至于吉他,纯粹是把唐奕憋得没法儿的产物。

  宋朝虽然是繁华至极,但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还是太过单调。况且,大宋朝那些“找乐子”的地方,他一个十四岁的孩牙子也去不了啊。他总不能十四岁就步了那个便宜爹的后尘,流连烟花柳巷吧?

  实在无聊,唐奕就想把后世他唯一的爱好——吉他鼓捣出来。

  虽然他只会弹,不会做,但是玩了那么长时间,他对这种乐器的了解还是很深的。没做过不要紧,慢慢摸索着来吧,反正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总有一天会做出来的。

  到时候,唐奕就抱着吉他,给古人们吼一首《多么痛的领悟》。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老子在千年之后过得好好的,却被扔到了北宋,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

  ——————

  说在开头的话:

  这是苍山的第一本书,难免会有瑕疵。客官们多担待。包容和耐心才是新人最需要的。

  另外,《调教大宋》就是一个天真的成人童话故事,有的只是那个时代的可爱与温情。如果想看权谋暗斗、人心叵测的朋友,注定会失望。

  这是一个疯子冲进傻子堆儿里的故事。把一个民族变成痞子的故事。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