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放火令

  冯行天大概摸清了罗小天的实力,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隐藏起修为,让外人看不出来的,一击之下,便也判断了出来。

  引气二阶,或许是巅峰,实力已经接近三阶。

  但是,二阶就是二阶啊,引气三阶才能结出元丹,化气为实,能以神识操纵法器。

  符剑,只要是修士都能操纵,因为其上刻着的符文,能大大降低对修士修为的要求,同样的也大大削减了其威力。符剑不过是不入品的修士武器,连一品法器都算不上。

  只有到了引气三阶,才能以神识操纵法器,比如冯行天手中的这柄匕首,名为火蛇刃,就是一柄三品法器。在他们火符宗里也算得上是很好的武器了,要知道,就是他父亲,也就是火符宗宗主所持有的火符宗最强大的武器,也不过是九品的法器。

  冯行天一掐诀,火舌刃又飞回他手中,悬在手心上,泛着火光。

  冯行天突然冷笑,将那火舌刃收回乾坤袋里,说道:“还以为有多强,不过是引气二阶罢了。对付你这种货色,还不需要武器。”

  罗小天起身,微微喘着气,若是冯行天愿意,用火舌刃就能将他一刀刀切死,但他似乎是生出戏虐的心态来,想要虐杀罗小天。对罗小天来说是个坏消息,也是个好消息。

  至少,冯行天开始轻视他,不再用全力。

  冯行天一掐诀,一团脑袋大小的火球出现在他身前,又分出两团小些的火球来,在大火球的两侧。随着冯行天口一掐诀,那三团火球一齐朝罗小天激射过去。

  罗小天心中飞快闪过许多念头,自己身上没有一件能与其对抗的武器,只能用法诀硬抗。但他不能保证自己所学的五门法诀,每一门都如那木灵决一般的有强大的威能,至少星火决就不行,点燃一根木头都有些勉强。他猜测应该是不太熟练,其他的四门法诀也是一开始不太强,到后来熟练了才比较强,虽然比较书上对这几门法诀的威能介绍来看,还是弱鸡的出奇。

  心中闪过许多念头,但罗小天手上的速度并不慢,运气灵力,手上掐诀,心中喝道:“崩山!”

  一团土黄色的灵力附着在罗小天的双手上,紧紧的握拳,口中低喝着朝那袭来的火球打去。

  一声爆响,却是那三团火球两团被罗小天给打得爆碎,随后就地一滚,剩下一团火球被他给躲了开来。

  冯行天轻噫一声,目中闪过精芒,手上再一掐诀,一条火蛇出现在他身前,飞速的朝罗小天杀去。

  罗小天心中一沉,见那火蛇宛若有灵智一般的,朝他杀来,想来是冯行天在主动操纵着,躲是躲不开了。

  手上一掐诀,连声低喝道:“崩山!木灵图!”

  只见瞬间的,地上数十根杂草疯狂生长,聚成一根草绳,其上又附着黄色的光泽,却是被罗小天用崩山加持在这些植物上。

  草绳迎上那火蛇,一个照面,火蛇就将草绳给烧的干净,散落一地草灰。而火蛇的体积不过是减小了三分之一。

  罗小天一咬牙,翻身要躲开那火蛇,却依旧是被那火蛇给集中,好歹是被他用左手挡了下来,否则就该直接打在他头上,而他左手上一道道的伤痕,都是被火焰灼烧出来的。

  冯行天脸上满是戏虐之色,玩味的看着罗小天,也不出手,似乎再等着看罗小天的反击。

  罗小天试着动了动左手,一阵剧痛从上边传来,左手已经几乎不能动弹。再看着冯行天的神色,罗小天心中一横,催动木灵决,地上一根杂草疯狂长起来,被他右手扯断。

  手心一放,那半截杂草如同飞剑般的直射过去。

  冯行天见到罗小天这一手,微微一愣,随即一挥手,那柄火舌刃出现在手中,在身前一划,杂草直接从中间被劈开城两半,又各自焚烧起来,还未落到地上就被烧成了灰烬。

  而接着又飞来半截杂草,被冯行天同样劈成两半。

  罗小天似乎不知道这是无效的似的,不断的运行木灵决,不断投出暗器杂草。

  冯行天心中不屑,说道:“没用的,就凭着杂草也想伤到……”

  “嘭!”

  冯行天话都没说完,一声爆响,然后他就愣住了。

  不得不愣住。

  在不断飞射过来的暗器杂草里,混出一个形如石子般的东西来。冯行天看到了那东西,以为是罗小天丢来的石子,心中暗笑,即便是石子,在火舌刃面前也如同豆腐一般的。

  手中匕首一抖,在空中飞速斩过,划出一道十字型的火焰。

  于是……

  那形如石子般的东西里边,爆射出无数的黄白之物……

  恩,没错,屎。

  准确的说,“发酵多年的陈年老翔”。

  一桶份量的屎,居然是在这大小不过一节指节大小的东西里边,外边还如同石子一般的。

  于是,冯行天……溅了一身的“发酵多年的陈年老翔”。

  冯行天当时就懵了。

  手停在空中,如同雕像般的,没有动静。

  不愧是被系统称为世上第一臭的黄白之物,只是刚刚爆散出来,隔着数百米外的元亨几人都能闻到。正把一块炖的香味四溢的牛肉往嘴里塞的宁胡当时就吐了。一地的呕吐物,也不知道他肚子里怎么装得下的。

  屋子里,王安民突然睁开眼,脸上露出怪异之色,冷哼一声,一股清风突然吹起,让那臭味无法飘进屋子里。

  罗小天使劲捂住鼻子,还是没能挡住那臭味。他神色怪异的看着冯行天。

  冯行天在斩开那装着“发酵多年的陈年老翔”的石子的时候,是在说话的,于是,他是张着嘴的……

  “呕——”

  冯行天趴在地上,使劲的蹭,想把身上那些黄白之物给蹭下去,又在使劲的呕吐着。即便是吃了一口的翔,他也没能吐出宁胡那么多的东西来。吐着吐着,就只有吐水了。

  罗小天想乘机去偷袭,但看着冯行天这一身的黄白之物,真心不知道该往哪下手。

  冯行天稍稍缓过气来,抬起头,如同生死大敌般的怒视着罗小天,说道:“我要把你碎尸万…呕——”

  说到一半,冯行天又吐了起来。

  罗小天心想不能等冯行天喘过气来,一咬牙,手上掐诀,口中低喝道:“斩金刀!”

  一道巴掌大小的淡金色的凝实气刃出现在罗小天手心,朝前一推,那淡金色的气刃爆射而出,如同流光般的射向冯行天。

  虽然呕吐的提不起力气来,冯行天还是勉强的一翻身,那道淡金色的气刃斩空,只削下冯行天一截衣袍。

  冯行天强忍着呕吐感,站起身,额头上青筋暴起,双目几乎要瞪出眼眶,脸色狰狑的要变了形,一字一顿的道:“我!要!你!死!”

  话音未落,落在地上的火舌刃被他催动,火光在其上疯狂跳动,如同它主人的怒火般的。

  火舌刃爆射而出,直朝着罗小天眉心飞射而去,是要一击取了罗小天的性命。

  罗小天心中一紧,这样的一击他绝对躲不开,手中握紧了一样东西。

  凭实力,罗小天不是冯行天的对手,凭武器,牙签版屠龙剑大概只能用来剔牙。那么,他只剩下最后的手段了,还不知道灵不灵的手段。

  罗小天一咬牙,高举起手中的东西。

  一块不知是金是木还是石的令牌,看不出材质,只看得出其上的古朴。正面写着两个大字——放火,反面写着两排字“杀人不放火,放火不杀人。放火令出,火起四方。”

  放火令,罗小天完成新手任务一得到的奖励之一。他不确定这东西是否是和那牙签版屠龙剑一样的坑,但也只能堵上一把。

  就在那火舌刃进入罗小天身周一米的时候,突然,放火令动了!

  罗小天顿时感觉到手上一热,只见四条丝线般粗细的火焰如同绳索般的从放火令中钻出来。

  宛如时间都被放慢了,那火线前进的很慢,火舌刃却丝毫的不能前进,如同时间都被暂停了。

  罗小天感觉自己不能动了,只能看着那火线慢慢的前进。

  而冯行天感觉天都塌了,宛如灭世般的气息落在他身上,一时间他连呼吸都不敢。只有眼中急剧的惊慌之色,看着那四条火线缓缓前行。

  火线朝前进发,触到了那火舌刃。

  如同一颗石子落入静止的水面,火舌刃就像是水面,火线如同石子。瞬间,水面破碎开来,但没有荡起波纹,火舌刃瞬间被击碎成无数的碎渣。那些附在火舌刃上的火焰也随着火舌刃一起破碎开来,丝毫不敢触到火线。

  四条火线继续前进,缓缓的前行,但冯行天却躲不开。似乎一切已经注定,火线要过去,冯行天不能躲开。

  冯行天极具恐惧,但只能表露在眼中,身子不敢颤抖,面容不敢改变,头发上沾着的一坨黄白之物落下,落在他鼻尖,他也不知晓。在他的眼中,世界上只剩下那四条火线。

  四条火线缠绕上冯行天的身子,却没有贴上去,似乎是厌恶冯行天身上的那些黄白之物。

  然而,即便是隔着一段距离,冯行天也能感觉那极度的高温。

  

第八章 放火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