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突破

  虽然有些慌乱,但罗小天还是在试着急需突破,他感觉只要自己运行完这第十个周天,就能够突破到引气二阶。但体内灵力突然的混乱让他更加难以控制。

  罗小天一咬牙,心中一横,不去理会那些胡乱运行的灵力,控制着自己能控制的那部分灵力继续运行着第十个周天。

  哇的一口血喷出来,罗小天体内那些混乱的灵力失去他的控制,更加的混乱,胡乱的游走着,瞬间就走遍他全身静脉,而且是没有一点规律的游走着。

  罗小天感觉自己不能再放任那些灵力不管,自己运行不完第十个周天就要因为灵力的混乱而爆体身亡。

  正在罗小天打算放弃继续突破时,突然一个念头出现在他心中。

  看那部分胡乱运行的灵力,所运行的轨迹,似乎……并不是胡来的?

  像是合乎某种法诀的运行规律,像是……

  星火决?

  罗小天一思索,心中一横,便按照星火决的运行方式催动那股灵力,又分神出来催动另一部分灵力按照原来的轨迹继续运行第十个周天。

  哪知,星火决的运行方式一起,那股原本混乱的灵力就开始听从他的指挥。或者说,是顺着他的意图来运行。

  就像是想要挡下一辆快速行驶的车,若是用比那车还快的速度去正面碰撞,绝对会两败俱伤。但若是在其后去推动,使其按照自己想要的轨迹去前行,只需稍稍改变一点方向,就要简单的多了。

  几乎是一瞬间的,那股灵力就走完了星火决的运行方式。

  随后却又开始以新的轨迹运行。

  罗小天一愣,看那灵力运行的轨迹和断金决差不多。一咬牙,又开始按照断金决的运行方式推动那股灵力。

  又是一瞬间的,运行完一个周天,而罗小天体内运行着罗天功第十个周天的灵力却是还差一截才完毕。那股混乱的灵力又开始新的运行轨迹,这次是木灵决。

  罗小天心中有些猜测,但也没心思多想。他全部心神都在控制着两股灵力按照不同的运行轨迹运行着,若非是他精神力比较强,先在早该倒下了。

  而要是外人知晓罗小天在引气一阶就敢同时控制体内的灵力按照不同的方式运行,就要骂他是个疯子。天才与疯子只是一步之差,天才是超越普通人一步,而疯子超越普通人两步。除非是到了凝神境,能开始神魂,神识开始壮大,否则是没有人敢分神控制灵力同时按照两种方式运行的。何况罗小天还要不断控制其中一股灵力按照新的轨迹运行。其中的计算量不是一般的大,若是一点出错,爆体身亡都是轻的。

  在那股混乱的灵力将五门五行法诀运行完之后,终于安定下来了,与那刚好已经运行完罗天功第十周天的灵力相会合,聚成一股灵力。两股灵力不分彼此,完美的融合。若不是之前出现过混乱,罗小天也不敢相信其中会有一部分不一样的灵力来胡乱运行着。

  而罗小天也没有心神再去看自己身体有什么不同,突破到引气二阶之后,罗小天再也忍不住身心的疲倦,睁开眼看了一眼,已经是夜里。倒头便昏睡了过去。

  罗小天睡下后,一只猫从旁边角落里走了出来。

  它惊疑不定的看着罗小天,如同看一个疯子一般的。

  在罗小天突破的时候,九灵猫一直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它是用什么方法避开了罗小天的感知,即便是在身边,也无法感知到。

  九灵猫是感觉到罗小天开始突破才过来的,它担心罗小天会出差错,毕竟当初那个老头丢给罗小天一个功法之后,就再也没管过他。也不管罗小天是否能凭此走上修真的道路。罗天宗里的变故它都知晓,它也知道,这个刚入门就成了孤家寡人的罗小天是罗天宗在这个世上最后的希望了。那老头子他们所做的事到底有无意义,就要看罗小天将来能走到什么地步。

  但现在一切都还早,罗小天不过是引气一阶,嗯,刚突破到引气二阶。一个小小的修士,外面的人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就能碾死。除非能修道足够承担起这一切的程度,九灵猫是不会将那些事情告诉罗小天的。

  在罗小天体内出现一股混乱的灵力时,九灵猫要出手强制阻止他突破。但就在九灵猫要出手的时候,它感觉到罗小天在控制着那股灵力运行着。

  当时它就有哔了狗的感觉。

  一个不过是引气一阶的小小修士就敢同时控制体内的灵力按照不同的方式来运行?这是作死吧。绝对是作死吧。

  就在九灵猫愣住的时候,它又感觉到,罗小天还真的成功了。

  九灵猫觉得自己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看疯子一样的看着罗小天运行完第十个周天,同时控制着另一股灵力改变了五种运行轨迹各运行一个周天。九灵猫觉得这个世界都疯了。

  抬起爪子在罗小天身上拍了拍,确认他只是睡过去了。九灵猫一摆身子,带着哔了狗的心情,踏着猫步,优雅的离开屋子。

  ————————

  出了罗天宗,往王安民家走,径直走下去,越过一座座大山,走上两天的山路,便有一座小镇。这小镇已经有许久的历史,从前叫做灵隐镇,十多年前镇里出了个大人物,叫做***,这小镇便改名为杨家镇。但镇里的老人还是习惯叫这小镇为灵隐镇。

  杨家镇依山伴水,恰是位于无尽山脉里不多的盆地里,出了小镇,往外走上两里路(一千米)便是环聚的山脉,三面环山,山上都一处处整齐的梯田,一眼望去,无穷无尽。而没有山的那一方,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盛产肥嫩的鱼虾。

  一处鱼米之乡。

  镇上除了赶集的时间里,很少有外人过来,但这段时间里,却是来了几个陌生人。镇子里那家常年少人问津却从来不歇业的客栈终于是有人光顾了。

  客栈叫做凡缘客栈,很少见的名字。客栈里只有一位年过半百的掌柜,不见其他伙计,有人去询问要不要跑堂厨师杂役之类的,都被掌柜给拒绝。客栈里似乎并不提供饭菜,一楼只有几张桌椅,每张桌子上给放着一壶茶水,连酒水都没有。二楼便是住宿的地方,小镇里没有几个人知晓这家客栈上边到底有多少房间。有些人曾进去过,说里边有百十间房。听闻的人一看着客栈的大小,便知那人是在吹牛。这客栈不过亩许(六百多平方米),除开后院前堂,住房的地方就真的不大了,最多是容下十几间房。

  客栈的掌柜一如既往的在柜台后翻着那本不过几页的账本,全然没有去招呼客人的意思。

  已经是半夜,掌柜打算起身去关门时,门外有人进来了,四名男子。

  掌柜打量他们一眼,都没有开口招呼客人的意思。

  那四人也见怪不怪,当掌柜的是空气,完全不理会他,径直朝二楼走去。

  待那四人上楼之后,掌柜起身,把门关上,准备睡觉去了。

  楼上发生什么事,都与他无关,那是修士们的事,作为一个凡人,还是少参和。

  就在一楼把两张桌子一拼,翻出铺盖,埋头便睡。

  凡缘客栈,不为凡人而开,只为修士而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凡缘客栈。

  楼上,四人走上去,见到那从外边看明明不大的空间,但到了里边看来却是放大了不知多少倍的走廊。走廊两侧是客房,细细数去,两边的客栈加起来足够有一百零八间,合天罡地煞之数。

  四人来到一间客房前,那客房上有铭牌,写着“地贼”二字。

  敲开房门,屋子里正坐着一青年男子,年约二十,一身白色儒袍,浑身散发着“我是仙人”的气息。

  屋内的男子见到来人,也不意外,微微抿了口茶,淡淡的说道:“说吧,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此次我奉命来此是有师命在身,若是一般小事就不需与我说道。”

  四人为首的男子却是急了,忙上前道:“师兄,这可不是小事。此番我等出去游山玩水,却是发现一珍宝。师兄可知九阴体?”

  那被称为师兄的男子听到说“游山玩水”之时,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随即听到最后一句“九阴体”脸色大变,一拂袖,房门便关上,才开口道:“确定是九阴体?”

  这四人却是冯行天四人,被罗小天给吓走之后,原本打算回宗门去搬救兵。而宗远却突然想起,宗门里的大师兄恰好外出办事,来到不远处的杨家镇里。凭他们的脚力,凡人要走上两日的山路,他们只走了不到一日便到了。

  冯行天断言道:“必然是九阴体,不会有错。”

  师兄微微撇了撇眉头,打量着这四人,道:“为何你们没有将那人带来?此等人物乃修真瑰宝,可遇不可求?可是遇到什么麻烦?”

  

第十一章 突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