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问道桥

  进入问道桥的顺序并不是一定的,只是按照距离问道桥的远近而进入的。

  而罗小天站在距离问道桥最远的地方,他还是怕紫天符宗的弟子在问道桥上做什么手脚,留到后面还是安全点。

  轮到紫天符宗的弟子时,罗小天睁大眼睛看着他们一一进入。直到最后一个,也不见他们动什么手脚。他这才稍稍放心。

  但罗小天却没注意到,紫天符宗最后一个进去的弟子,那个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衣的男子,在踏上石桥之前,一只手有意无意的在石桥上搭了一下,那一瞬间,石桥的光晕暗淡了几分,肉眼都扑捉不到的时间里,石桥又恢复正常。

  轮到剑宗的弟子进入时,林雪璇的目光落在那石桥上,她感觉这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她在桥口犹豫了片刻,直到站在一旁的童子提醒,才迈步上去。

  而到了凡门的弟子上去时,李岳的眼底闪过几分精芒。林雪璇只是怀疑,但他确实能够确定,这桥,确实有了细微的变动。但却是在规则之内的变动。

  冥河……呵呵,冥河。

  李岳的目光微微撇过罗小天,嘴角露出几分讥讽之色,迈步走上问道桥。

  所有人都走上了问道桥,只剩下罗小天一人。

  见到那么多人都走上去了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罗小天稍稍放心,也走上前。

  走近问道桥,才发现这座石桥上也并不是一点花纹都没有的。

  细细的看去,能见到一丝半点的纹路,断断续续的,却依旧能看出这纹路应该是遍布桥身的,浓雾外边的,只不过是一角罢了。

  童子耐心的等了许久,也不见罗小天上去,便开口道:“还请上桥。”

  沉吟片刻,罗小天还是迈出了脚步。不管紫天符宗有什么手段,既然他无法逃开这次的大比,始终都还是要面对的。

  一步迈出,落在桥上,一瞬间,罗小天就发觉身边的景象在变动。

  他回头看去,浓雾的外边看不真切,只能见得几分影子。但他敢肯定,他身后已经不再是青天崖,甚至不再是鸿宇大陆。之前有那么多人走上问道桥,这里却见不到任何人,如同第一关的登山一般的,这里也被大能用通天手段将空间分隔开来。

  桥下流淌着无声的水,是黑色的。不是什么莲花池的水,这水,是冥死之水,这河,叫冥河。

  已经没有退路了,要想离开这里,只有通过问道桥。

  小心翼翼的走在问道桥上,罗小天警惕的打量着四周。这里也能见得到一些断断续续的纹路,不止是护栏上,连脚下的地面也有。

  问道桥分成三段,由地上的石头的颜色可以区分。第一段,是灰白色的,这一段不长不短,占据整个桥身的三分之一。这一段,是最安全的。中间的一段,是灰色的实质地面,这一段是最长的,也是从这一段开始,便有了危险。最后一段,被浓雾笼罩着,看不真切。据李岳给罗小天介绍的,第三段是黑色的地面,也是最短,最危险的一段。

  深吸一口气,罗小天已经站在问道桥第一段的末尾处,只要朝前迈出一脚,就要到第二段。

  早死晚死都是死,上了!

  一步迈出,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罗小天感觉四周的景象又在变动。

  但是,这次却并不是真的变动。只是问道桥的幻象,他还是走在问道桥之上。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罗小天耳边响起来,似乎是小孩的哭声。哭的很凄惨。

  罗小天刚想顺着哭声过去,又突然响起李岳说的话。

  问道桥会制造出幻像来考验修士的道心,不同的人会遇到不同的幻象。但一切,都只是虚幻的。问道桥的第二段,仅仅是幻象,只要不迷失方向,不去理会那些幻象,便能轻易的走出去。唯一需要注意的,便是不要掉下桥。桥下流淌的冥河之水,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水。

  幻象而已,不用在意就好了。

  罗小天这样想着,不理会那哭声,继续沿着之前的方向走着。

  ————————

  莲花池中,湖心小亭里。

  上官莲娇笑着,道:“文道友的茶,还是落在了那迟到的罗天宗弟子的身上。白姐姐,还真是可惜呢。”

  口中虽是这样说着,却见不到上官静的脸上有半点可惜之意。

  白衣女子面色阴沉,目光闪烁的看了上官静几眼,没有接话。

  李长老见到这俩人又斗了起来,顿时有些头疼。

  不仅仅是小西天和如山寺的来人,连天宗和幻月宗的来人也是这般的。几乎这次大比中,八大宗门的几个代表,都不是什么好处理的。

  上官静和天宗的白仙子是一对死对头,小西天的圆真和尚和如山寺的历明见面就要打。连凡门的李培元和大道玄门的这位茶道人也是合不来的。

  所以这次的大比绝对是要出问题的吧。

  李长老是绝对不敢走开来的,原本他应该去主持大比的第二项。但他要是轻易的走开了,这里的几人估计就得把这小亭子给拆了。

  而主持大比的其他几位长老,除了几位必要的在维持着问道桥的运行,其他几位都因为那位苍师叔的到来而去忙碌了,告知宗门的去告知宗门,稳住苍师叔的去稳住苍师叔。要不然,若是这位苍师叔一个不顺眼,动手把问道桥给拆了,问道桥上的那些人就要失落在冥河中了,到时候该怎么向其他几大宗门交代都是个问题。

  原本李长老以为这次来接待各宗的来客,主持大比,都是好差事。既不费心,又能提高自己的名声。

  很显然,他错了。

  这次的宗门大比,绝对是历届以来最麻烦的一次。不仅是各宗派来的这个些个代表们之间的矛盾,他剑宗也出了大麻烦。一个不好,他这个负责主持大比的人,就要倒霉了。

  李长老干咳几声,不管怎样,先稳住这几人才是重点,他开口道:“第一关不过是巧合,也谈不上什么名次。修士的天赋固然是重要,但到了一定程度,道心才是修行的最大阻碍。天赋不佳,道心却稳固者,成就大能的,并不少见。”

  这话却是在给天宗的白衣女子解围,但也并没有怎么得罪上官莲。李长老所言的,确实是事实。

  史上的天才人物并不少见,但能超凡入圣,得证大道的,那些天赋不佳,道心却稳固的修士,占据多数。

  见到白衣女子的面色好看了许多,李长老才稍稍松口气。

  不想,这时却又传来一女子的声音。

  “哼!天赋不佳,道心坚定者,得证大道的例子确实是有,但有史以来,又出现过几人?天赋上佳者,谁敢言其道心定然不稳?”

  却见到一个年近半百的女子不知何时坐在了空位上,缓缓说道:“若是天赋上佳,道心也是稳固,修行起来,如何比不得他人?”

  上官莲掩唇笑道:“荆姐姐所言极是,如何世人都认为,天赋上佳之人,道心就比不得那些天赋差的人呢?”

  

第五十七章 问道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