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广播找失主

  回到病房,素玲已经醒了,正安静地坐着想心事。病号服的映衬下,她显得有点憔悴。我把一杯豆浆和糯米糕放到了床头。

  “我向学校里请了假,这几天我陪你。“我担心她,自作主张了一回。

  素玲点点头,好像还没回过神来,过了一会。她轻声地说道,“谢谢你,乾东。“

  手术之前要做一大堆的检查,需要的不需要的项目都查了一遍。一个上午的时间,陪着素玲终于把所有的检查都做完了,累得我差点没趴下。

  回病房的时候,素玲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我想她一定是担心害怕下午的手术。忙安慰她,医生说药流就可以了,吃完药后很快就可以结束的。她还是默默地听着,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趁中午素玲在病房里休息的时候,我抽空去了一趟学校。其实这几天,我还一直念念不忘那个被我捡到的耳环。今天下午素玲就要去做手术了,其实我的内心也是十分的焦躁不安,只不过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罢了。此时此刻,我恨不得马上找到耳环的主人,至于找到以后要怎么样,我也不管了。急躁的心情让我一刻也不想等,一刻也等不了。

  学校里,气氛还是像往常一样悠闲。我想,好几天了都没人贴类似寻物启事找耳环,可能耳环对主人来说不是很贵重吧,或许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我干脆去贴了一个失物招领。等我收拾了一些住院要用的必须品之后,突然想到贴失物招领也不是很妥,万一被风吹走或者被别人撕掉了怎么办。于是又让学校广播站播报了这则失物招领的消息。

  可是直到我回到医院,还是没有收到有人来认领的消息。这让我郁闷到了极点。

  到了下午,护士让素玲服下了人流的药。过了不久,素玲说肚子痛,去上了洗手间,我赶紧去把医生叫了过来。等素玲病怏怏地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医生对我说这个手术基本结束了,还算是比较成功的。等明天复查一些项目,再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的心里稍稍平复了一些,没想到这个“手术“这么快,同时也不免暗自感叹生命的短暂和脆弱。

  我和素玲聊了几句,她可能是太虚弱,不知不觉又沉沉地睡着了。

  夜幕很快地降临,我也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以往通宵后,第二天我都会睡到中午才醒,可今天中午不但没有睡,估计连晚上也睡不安稳了,想想都觉得累,看来做别人的“男朋友“还是个体力活。

  但我还是硬撑着起来准备去医院的食堂买晚饭,即使我不吃,素玲醒了可能也要吃的。坐到地下一层,出了电梯,我一边低头走一边还想着今天那个耳环的事情,这么会没人来认领呢?真是奇怪。突然感到周围的气氛有点异样,走廊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

  抬头一看指示牌,我瞬间傻眼了,紧接着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那指示牌上赫然写着“安息间“,吓得我赶紧往回走。

  原来出了地下一层的电梯,往左拐是去食堂,右拐则是去“安息间“的走廊。第一次我来买早饭的时候没有发现,直接随着人流走的,所以没有走错路。

  竟然把食堂和”安息间“放在同一层里,我也真是服了这家医院的格局。

第十七章 广播找失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