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天谶

  “长安城,到了,请收拾好行李物品,开门请当心,下车请走好……”

  车门开启,人流蜂拥而出。

  四下埋伏的拉客小贩不知从何处冒出,果不愧是长安人,深谙兵法,两翼包抄,前追后堵,或围点打援,或长驱直入,包围圈滴水不漏。

  “梦魇马车,踏火乘风,如御麒麟!身份的象征,只需一个金币,就可游览全城……”

  “有去骊山的么?就差两人了,驷驾青翎龙鹰代步,来回一刻钟!错过了,就得等下一班了!”

  “住宿,有人要住宿么?本店女子,都有魅姬血统哦,这是图谱,您看看,绝对货真价实,啧啧,童叟无欺……”

  混迹人流,李仪有些出神,双目恍惚,对周遭喧嚣,充耳不闻。

  意识中,悬浮着一枚古拙戒指,幽黑诡谲。

  戒面四方,无数大道符文缭绕,正中央,为二字古篆——“天谶”。

  “这,就是那三件至宝之一?”

  李仪面露狐疑,他压低了声音,倒也没人注意。

  闭眼,灵魂交感,一道张扬笑声震响,跋扈霸道之意,喷薄欲出。

  “世人只知我南征北讨,宾服四夷,凡夫俗子哪里晓得,我还下了一盘大棋!”

  “北逐蒙古,取‘万兽之灵’,东驱靺鞨,纳‘拂晓之气’,西至裂峡,集‘深渊精粹’,东海九战,割‘沧海意志’!加上多年征战,缴获的‘巨龙逆鳞’、‘海妖之须’、‘巨人独瞳’等物,熔炼一炉,就是这枚——天谶戒指。”

  “法师之巅,为天谕;武者之巅,为天命;魔兽之巅,为天启;而法器之巅,则为天谴!”

  “这枚戒指,已达天谴,封号——‘推衍者’!”

  “推衍者?什么意思?”

  李仪心中打鼓,虽不明所以,但与历史中的巨擘大能等同,拥有独属自己的封号,这枚戒指,显然不俗。

  他发现了什么,神情又变,眼神古怪。

  戒环内侧,雕刻着一圈不显眼的小字。

  “我,是被你们称为世界的存在,或曰宇宙,或曰神,或曰真理,或曰全,或曰一。”

  李仪哭笑不得,这枚法器,已达天谴,竟也没逃过萧长空的魔爪。

  不过,他倒是琢磨出一点滋味。

  萧长空有些恶趣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会无的放矢。

  “这东西的特点,是等价交换?”李仪摸了摸鼻子,眼神有些玩味,“想要我的肉体,还是灵魂?”

  不多时,他定了定神,将无端揣测抛到一边,眼下,有更为现实的问题。

  怎样在这薄暮之都里活下去?

  苦力?身弱。

  工匠?手残。

  商人?嘴拙。

  相公?肾,咳咳,我只是空虚,不是……

  “看来,似乎别无选择了……魔法禀赋?”

  李仪神情犹疑,停顿片刻,摊开手掌,掌心中,横着一枚银色令牌。

  “小友,你既能听到‘灵魂唱诗’,就是拥有魔法禀赋,拿着这枚拂晓令,能进入魔法学府——拂晓断崖修行。现在,正巧是入门时间,你动作快点,能赶得上……”

  临下车时,老者的声音,又在耳畔絮叨。

  “放心,不需要缴纳学费,还包食宿。”

  那时,老人似乎看穿他的窘迫,还不忘补充一句。

  “拂晓断崖?”李仪怔怔呆立,面露惆怅苦笑,“教搓炉石不?我是想回家……”

  “对了,我还不知道,拂晓断崖在哪?”

  “先问路吧,不知道这儿的人有没有口音,我可听不懂陕西话……”

  不断自言自语,他勉强将心头惨淡,强行压下。

  ……

  骊山。

  拂晓断崖。

  “嘶——”

  李仪倒抽一口凉气,模样,像是手指被门板夹了一下。

  亲眼得见神荼郁垒的雄奇,又观无字碑的壮美,上山途中,还惊鸿一瞥地瞧了巨龙埋骨地的诡秘,他自认,对种种光怪陆离,已有些免疫力。

  但此刻,依然叹为观止,难以自抑。

  一座雄伟高塔宛若擎天巨柱,拔地而起,直入云霄,高不可攀!

  其塔身,犹如肺腑一般,吞吐着天地间的魔法元素,元素潮汐涨涨落落,能量震波涟漪生灭,瑰丽之景,惊心动魄!

  其拔高之势,似要捅破星穹,但在视线尽头,戛然而止。

  此塔并未建成,而直径已有三十余米,高度,则接近四百米!

  “很壮观吧!”身侧,一名白衣长袍的少年翩然而来,“这座星曜塔,是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通天级’元素塔。”

  “‘通天级’……元素塔?”李仪一愣,不明所以。

  “哦,元素塔,就是当今法师塔的前身。”少年解释道,他仅以为李仪不懂元素塔的含义,殊不知,面前少年,是十足的门外汉,一窍不通。

  无奈何,李仪只得含糊地点点头。

  “这座元素塔,其伟迹,不逊亘古壁垒。”少年感叹道,“若非建至一半,十万骊山刑徒被章邯调去镇压农民起义,此塔一旦建成,辅佐十二金人,那大秦帝国,恐怕真要千秋万代了!”

  “哦?我听说,前朝姓武的老太婆,也想建一座‘通天级’法师塔。”一名虎背熊腰的黑肤少年被吸引,大大咧咧地说道,“传言,民愤太大,未能成行,只建成一座‘崇山级’。”

  “那些,都是以讹传讹,不足为信!”白衣少年皱了皱眉,有些不快,“别轻信那些道听途说。”

  “燕赵!”魁梧少年浑不在意,自我介绍道。

  “长孙神机。”白衣少年轻哼了一声,他还未释怀。

  “李仪。”李仪也自报家门。

  三人同行。

  燕赵高谈阔论,只是言多必失,每每说到兴起,被长孙神机更正。

  李仪听得多,说的少,偶尔发问,他正需要了解这世界。

  到达时,塔前已聚集三百余人,皆盘膝端坐,寂静无声。

  李仪一行人,只好停止交谈。

  燕赵谈性正浓,有些悻悻。

  长孙神机长舒一口气,世界终于安静了。

  等待没多久,一名赤脚挽裤的老者大步而至。

  “来了!”

  此老满身尘土,皮肤粗黑发红,长久风吹日晒所致,相较法师,倒是更像面朝黄土的农夫。

  他也不废话,站定后,摊开卷轴,照本宣科地诵读起来。

  “持拂晓令者,为外府弟子,每人分一间冥想室、一枚身份牌、一卷冥想术,十颗魔晶。”

  “魔晶,既是修炼消耗品,也是货币。归藏阁、冥想屋、炼金坊、符文房、驯兽谷等,都需数目不等的魔晶。至于如何获得魔晶,每日公告板上,有各种任务,各有悬赏。”

  说到此处,老者瞥了一眼下方,半点不掩饰心中轻蔑。

  “给你们一个建议——‘力所能及’,诸如收集龙粪,清理炼金废料,打扫兽栏等等,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

  “此外,”

  老者顿一顿,声音严厉。

  “每月末,我们会剔除最后十分之一的学员,直至第十二个月。”

  “在第十二个月,凡未达到法徒境界的,全部驱逐!”

  “我拂晓断崖,只要天才,不养废物!”

  一番话下来,本就畏惧安静少年们,愈发噤若寒蝉。

  老者说完,也不客套,转头下台。

  少顷,一名娇艳少女腰肢款摆,摇曳而至。

  少女俏丽,笑靥如花,尤其修长蛮腰一扭一扭,那水蛇般的曼妙律动,让不少少年暗吞口水,而燕赵,则连眼都直了,长孙神机一脸鄙夷地看着他。

  “唱完黑脸,再派个人唱红脸么?”李仪暗忖。

  不出所料。

  “为了鼓励大家的积极性,三个月后,我们有一场演武。”少女身形前倾,俏皮地抬起一只手指,“前三名,有丰厚奖励!想知道,是什么吗?”

  

第二章 天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