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鳌伏

  白芸停下脚步。

  面前,冥想室中,一抹沉凝、苍茫、古老的气息引而不发,巍巍如山,如玄武盘伏。

  “龟息术,虽名声不彰,但绝不普通,不逊于秘法。”白芸心中有了计较,暗忖道,“此术,是效仿上古圣兽——驮山龙龟的吐纳之法,被评价‘大方无隅,大象无形’。不过,此人竟能将龟息术,修炼至如此境界,天资也是不俗。”

  翻阅名册,她微微一怔。

  “这人名字是……燕赵?竟不是那三人之一?这倒是意料之外,论禀赋,应当不逊那三人。”

  记下这个名字,白芸一脸若有所思。

  “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像没什么背景?倒是可以结交的……”

  继续前行,一道璀璨白芒,穿透坚实墙壁,宛若晨星,熠熠生辉。

  “苏萱儿!”白芸惊叹一声,又是一阵嗔目结舌,“才十三岁,就觉醒了一枚‘灵神之窍’?这小姑娘的天赋,真是可怕……”

  苏氏的“机晓”血脉,位列百家姓之中,属上位血脉。

  而“灵神之窍”,是该血脉的能力之一。

  每一枚灵神之窍,都可大幅提升冥想效率,强化施法威力,而苏氏历史上,曾有觉醒十一枚灵神之窍的怪物!

  苏萱儿十三岁,就能觉醒一枚“灵神之窍”,已然显露出追赶前人的可怕潜力。

  而自己,无论是“白璧”血脉,抑或血脉能力——“无垢之体”,都要逊色许多。

  白芸的心头,不知为何,生出一抹淡淡的嫉妒。

  她忽有些意兴阑珊,没了再看下去的兴致。

  那可是洛阳长孙家!

  长孙家的子弟,又怎会逊色?

  她前脚离开,冥想室内,一名清秀脱俗的少女,缓缓睁开眼睛。

  这少女,容颜清丽,尤其一双剪水双瞳,睫毛忽闪,仿佛会说话,一睁眼,有百媚生。

  “是……长孙神机么?”少女轻皱柳眉,浅紫双瞳中,隐隐浮动着战意,“来拂晓断崖,算是来对了!有这样的对手,才不寂寞嘛……”

  冥想室挨得太近,冥想中,偶尔会生出精神共鸣,心灵交感。

  她分明感觉到,一人的冥想速度,竟在她之上!

  不止是苏萱儿,不少学员,皆有所感。

  “是……长孙那娘娘腔?”燕赵撇撇嘴,有点酸葡萄地说道,“啧啧,藏拙,不懂么?这小子,锋芒太露,不怕成为众矢之的?”

  “长孙神机,还有苏萱儿!”虞潜脸色难看,凶狠说道,“早晚,我要将你们,全部踩在脚下!”

  众人不知,此刻的长孙神机,正侧躺床上,走马观花地翻阅着一本《道德经》,空闲的一只手,往嘴里塞入一颗荔枝。

  “我长孙家,先修意,再修力,冥想苦修,那是莽夫才做的事情。”他意态清闲,含糊不清地说道,“正好藏拙。”

  他没料到,自己“苦心经营”,却替某人,背了个大大的黑锅。

  冥想室——九五。

  冥想室外,如星斗回旋的魔能回路上,火星迸射,元素震荡,分明是难以为继之象!

  这间冥想室中,正是李仪。

  屋内,李仪趴在地上,如巨鳌伏岩,身躯一起一伏,以一种神异节奏,徐徐律动。

  这冥想姿势,古怪至极。

  冥想之姿,公认,是以“双跏趺坐,五心朝天”,最适宜沟通元素,天地共鸣。

  当然,也有睡佛、盘龙,圣祷等姿,各具玄妙,但如乌龟趴伏的,前所未有。

  此法,更似魔兽,而非人类!

  但冥想效果,却十分惊人。

  五心朝天,以两手心,两脚心,头顶心五处炼化魔力,而鳌伏术,则以背部九处窍穴,作为炼化之炉。而九枚窍穴的排布,隐有洛书之相!

  神龟负洛书!

  李仪神情平稳,气定神闲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坚定。

  大门背后,《九州通史》一页被撕下,贴于显眼处。

  ——“乾元二十三年,帝拳碎虚空,是时,天摇地动,群雷狂落,万兽偃伏,诸神失惊!良久,雨歇云息,天地俱静,只余一声笑骂久久回荡——‘俺老孙去也’。”

  “既然萧长空能做到,谁说我就不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李仪的胸腔,燃烧着昂扬战意,“不管,是要花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

  破晓。

  超魔阵列——“群星之井”,渐渐偃旗息鼓。

  “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李仪本想借着法阵余能,再修行一阵,但燕赵将门板踹得咚咚作响,只能作罢。

  门外,是大马金刀的燕赵,还有嫌恶看着他的长孙神机。

  “磨刀不误砍柴工,懂么?”燕赵好为人师,半指点半告诫地说道,“白天修行,事倍功半,挣点魔晶,才是聪明的做法。走,先去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李仪这才注意,一夜冥想,耗费甚巨,肚子如擂鼓,全身都蔓延着强烈饥饿感。

  ……

  “什么任务,能最快弄到魔晶?”李仪一边大快朵颐,一边问道,“我很需要魔晶,越多,越好!”

  昨夜,他的身上,也显现精神共鸣的异象,与其他学员,心生感应。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冥想速度,一马当先!

  那种鹤立鸡群,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说实话,妙不可言。

  这鳌伏术,不凡!

  而天谶戒指中,又一道浅银光辉,悬而不落。

  那是明码标价——鼍栖术,一百魔晶。

  若依“等价交换”的原则,这鼍栖术,岂不得强大十倍?

  李仪心中期待,燕赵和长孙神机则交换一个眼神,偷偷露出惋惜之色。

  ——看来,昨夜冥想,他必是大受打击了,否则,也不会如此热切地想要魔晶。

  可是,禀赋,才是决定魔法师上限的关键,魔晶所做的,仅能锦上添花。

  古往今来,富可敌国的多了,有谁是靠堆砌魔晶,成为天谕强者的?

  “一点小挫折,算个球?”燕赵拍了拍李仪的肩膀,鼓励道,“男人么,就该百折不挠,不,是越挫越勇!”

  本来,他还准备传授些关于“秘法”、“血脉”、“超魔专长”等常识,现在看来,不必了。

  还是……先定一个小目标。

  燕赵心中,不胜唏嘘。

  李仪听得一头雾水,顿了顿,补充道:“苦一点,也没关系……清除龙粪,打扫兽栏,我都可以胜任。”

  长孙神机哑然失笑,不住地摇头,燕赵更是哈哈大笑。

  “怎么了?”李仪有些纳闷。

  “清理龙粪,打扫兽栏,你就以为苦了?这是府中最吃香的活计!”

  “什么?”李仪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你小子知道,龙粪的价值么?那可是上等炼金材料!何况拂晓断崖中,还是一头天启巨龙?”燕赵摇晃手指,“龙粪的清理权,每年都是以拍卖形式,价高者得。即使这样,也常常抢破头……”

  李仪的下巴,再次有点难以承受那巨大张力。

  “我已有打算,去熔岩谷做‘抡锤人’,一天报酬,是三颗魔晶。”燕赵一笑,摩挲下巴,“不过,这工作,你是做不来的……”

  “抡锤人?为什么?”李仪心头,有小小地不服气,“不都是两肩膀扛一脑袋?”

  “五十斤的铁锤,每天砸一千次!”燕赵摆了个显露肌肉的动作,那嚣张模样,让长孙神机一阵狂翻白眼,“你,做得到么?”

  “这个……还真做不到。”李仪掂量自己小胳膊小腿,苦笑一声,举手投降。

  “不过,据我所知,还有一项工作,报酬丰厚。”燕赵欲言又止,“不过,倒是有点小麻烦……”

  “别拐弯抹角,有话直说!”

  “兽侍!”

第四章 鳌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