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符文

  噼啪!

  一股小型能量风暴在纸面爆发,魔能咆哮,流火飞溅。

  “又失败了!”

  轻轻骂了一句,李仪身形后仰,避开能量余韵,狠狠捶了捶脑袋,神情郁闷。

  又是一月,过去了。

  第一周,绘制符文的用纸,是云梦泽的雾霭檀宣,此纸润泽,蕴藏雨露真意,可加强符文效果足足两成!

  但第二周,就换做光明缣帛,此纸中正平和,亲和元素,也是上佳的符文载体。

  第三周,则是桃心木牍,这是早年间绘制符文所用载体,不尽如人意,也价值不菲。

  而本周,已是最常见,最普通的……麻纸。

  身旁某人,地位节节攀升,眼看就是亲传弟子,而他的待遇,则在不断缩水。

  不过,李仪也无话可说,足足一月,他竟连一枚符文,也没绘制能成功!

  哪怕,是“滴水成涓”的滴水符文!

  一月前,虽技惊四座,在考核中,却一败涂地。

  武装师一职,要义,在于三点。

  其一,需要符文、禁制、炼金、符文矩阵的雄厚积累,而且,在血脉、天赋、位面生物、魔法材料等方面,也需涉猎极深;第二,需要天才的创造力和灵性,用一根线,将所有理论,串为整体;第三,则是需要一双稳定如山,灵柔如水,心神相通的双手!

  第一条,所需唯“积累”二字;第二条,很难判断,有人生来就有,有人或可一朝顿悟;而第三条,是最容易检验的,也是所有武装师的根基。

  在考核中,燕赵,长孙神机均未能撑到最后,而并不显山露水的苏萱儿,却异军突起。

  其血脉能力——“灵神之窍”,大放异彩!

  她的指尖,居然能以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分别凝聚一股魔力,然后走马灯一般,轮番迁移,掌控力之强,如有神助!

  而李仪,则连最基础的指背转银币,也是错漏百出。

  引以为傲,单身二十载的右手,败得体无完肤!

  收下苏萱儿后,武弈迟疑许久,还是收下了李仪。

  不过,也有限制条件,一年后,若依旧达不到基本要求,则会被驱离。

  “李仪,你还是先用竹竿在沙地上画符吧,别浪费符墨了。”

  身后,一声清冷叱喝响起,艳丽的幽冷紫眸,流露出不屑。

  苏萱儿,自然是看不惯这走后门的家伙,尤其这些时日,见他浪费了无数魔法材料,深恶痛绝之意,愈发浓重。

  “符墨,是很珍贵的……补天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她的声音很冷。

  “说的是!”严河赞同道,他一脸义正词严,仿佛正义骑士,“李仪,作为师兄,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别误人误己!以你那点不入流的天资,滞留不去,既是浪费你自己的时间,也是浪费补天阁的宝贵资源……”

  顿了顿,他深深看了李仪一眼,语带恶意。

  “如果,你还存有羞耻之心,请自行离开。”

  “你手中那幅符文矩阵,有两处明显缺陷。”李仪神情坦然,忽然开口道。

  “哪两处?”严河闻言,神情剧变,呼吸乍然变得急促,“你别胡说!”

  “第一,肘部的禁制,需增加‘魔能节流’和‘元素分离’功能块,否则,此处很可能成为下一处爆炸点;第二,掌面上的回转魔线,需要更细密,每细密一分,威力就能增幅一分,而且是指数攀升!”

  严河脸皮极厚,刚才还在出言不逊,此刻,则毫无羞耻心地记录着,纸面刷刷作响。

  “哦,对了,别又想着把我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李仪向着门外走去,行至门口,忽然回头,“武弈大师是绝不会相信,你的榆木脑袋,突然开窍的。”

  轻描淡写地留下一句话,他转身离去。

  ——“手指,可以训练,但脑子,呵呵——”

  听闻此言,严河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他眼神凶狠,一脸愤愤:“有些歪点子,那又怎样?没有一双稳定的手,说破天,也就是个空谈者,无本之木……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

  苏萱儿不动声色,轻蔑地瞥了他一眼,脸上若有所思。

  李仪的话,触动了她。

  忽想到族中先辈,曾有过一句意味深长的哲言,——“强者和弱者最大的区别,是思考的方式。”

  “难道,我选择的方向,存在问题?”

  看着少年闲庭信步的背影,她的心中,生出丝丝涟漪。

  “他很弱小,但他的身上,有一些我没有的东西……而且,不仅仅是理论,是别的东西!”

  ……

  对李仪而言,补天阁的一个月,绝非一无所获。

  刚才那两处缺陷,就不是依赖天谶戒指,而是全靠他自己。

  上世,他就是一名电气工程师,钻研,思考,破题,是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本能。

  这一月里,他看书,思考,再看书,再思考,许多东西,犹如种子,播撒在灵魂中。

  这些理论,暂时看不出端倪,但植根于地下,根须渐渐繁茂,一旦萌发,就能成长为参天巨木!

  与此同时,他的修行,也并未落下,已是半步五层。

  修行速度,依旧是傲视群雄,许多人,都对“长孙神机”恨得牙痒痒。

  此外,鳌伏术中,竟凝聚出一抹宛若龙力的苍白魔力,较之其他魔力,色泽深沉,流转之中,似有龙吟声起!

  品质,是普通魔力的十倍不止!

  而且,其属性独特,碾压一切属性,上天下地,唯我独尊!

  他注意到,此种魔力,是在化身龙龟,背负洛书的幻觉时,炼化而出。

  此魔力,或为龙龟之气!

  再有,则是天谶戒指中,积蓄魔晶,再次回到九十之数。

  “四天,还有四天!”李仪心中盘算。

  鼍栖术,又在眼前!

  只是,不知,对龙龟之气是否有所影响。

  ……

  “飞雪,我来了!”

  深黯洞窟中,一道猩红赤影破空闪现,将李仪扑倒在地。

  李仪揉了揉它的脑袋,一月来,与飞雪感情渐深,不过,除了头顶一小方,其他部位,依旧是禁区,绝不可触碰。

  “怎么样?今天,想要听什么故事?”他的脸上,浮起轻松和宠溺的神色,微笑着说道,“昨天,是射雕英雄传的完结,这次,来个神雕侠侣?”

  飞雪前腿交叉,惬意地趴在地上,巨大的脑袋微微点了点,这一动作,算是恩准了。

  李仪早已隐有所感,明白学府的用意,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想也是,堂堂拂晓断崖,怎会无的放矢,花费巨大人力,去给一头魔兽抚慰心情?

  他的作用,说白了,是“精神鸦/片”。

  超凡魔兽,成长缓慢,蛰伏期极长,往往一梦千年,在睡梦中,按部就班,迟缓成长。

  而故事,则是刺激其精神,令它灵魂兴奋,加速精神蜕化。

  而那奢靡浮华的天材地宝,其用处,则是补充成长消耗,以便步步稳固。

  这是……逆天之举!

  李仪不得不感叹,想出此法的人,简直是鬼才!

  不过,想通了这一点,并不让人感觉愉快。

  他知道,养鸡场里,二十四小时亮着灯光,让鸡苗以为一直是白天,不停吃下去,从孵化到屠宰,据说仅仅两周!

  李仪心中,暗暗不爽,甚至有些憎恶。

  想通这点,他不再讲述恐怖故事,而是开始一些更加安闲恬淡的故事。

  喜闻乐见的款待时间!

  “魔鬼之心?这东西,太腥膻,口感不好……”李仪腆着大脸,微笑着说道,“我记得,你的库存里,还有一枚炎魔颅骨?”

  飞雪愤怒的咆哮声,仿欲冲破云霄!

  李仪脸上浮动些许得意,知识,果然就是力量!

第十章 符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