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请神

  午夜时分,月隐星稀,伸手难见五指。

  脚下之路,陡峭崎岖,而李仪,却大步奔走,如履平地!

  其瞳孔深处,奔腾烈焰尚未退去,流火飞舞,锐芒毕露,仿佛蛰伏一头翻滚炎龙!

  炎魔颅骨,与狱龙血肉相同,是极少数能强化灵魂本源的材料。不过,狱龙血肉,重在滋养,而炎魔颅骨,则强于淬炼,去芜存菁!

  直至午夜,李仪将肚子里的存货,全部炼化吸收。

  心头杂念,压力,以及种种负面情绪,仿佛被烘炉熔炼,烟消云散。

  整个灵魂,变得澄澈通达。

  此外,身体的火焰抗性,也强化了一成上下,至于夜视能力,只能算意料之外的赠品。

  “至少半个月以内,修行必定事半功倍!”

  李仪心中暗忖,有些急不可耐,行走虎虎生风。

  忽然,一道女子的温婉声音,窜入耳朵。

  其音恬静,不轻不重,只闻其声,就有一种温柔贤淑之感。

  李仪本不愿横生枝节,却鬼使神差一般,看了一眼。

  视线,顿时变直!

  朦胧星光下,一名女子盘腿而坐,动作轻柔,有条不紊,似乎在布置某种法阵。

  从侧脸看,白皙皮肤宛若美玉,目光清朗若泉水。

  或许是气氛释然,或许是炎魔颅骨惹祸,他呼吸一紧,有种怦然心动之感。

  见惯了顾嫣然的冷傲,苏萱儿的冷嘲,眼前这仿佛美玉雕琢的如水美人,给人一种别具一格的感觉。

  若引用一位姓谷之人的话,那应当是——好单纯,好不做作,跟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

  一见钟情?

  自己身上,还会出现这么浪漫的事情?

  “我要追她!”

  仅一瞬,他就下定了决心。

  李仪用手梳理头发,正准备靠近,目光在法阵上停留一刹,神情顿时大变,动作僵住。

  “三重神术阵——鹤音、镇山、天路!我的天!”又看了几眼,印证了心头判断,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乖乖,这女人,发疯了?还是,她有什么依仗?”

  这法阵,并非魔法阵,而是神术阵,而且,是其中极为禁忌的“请神阵”!

  这世界,也是有神灵的。

  有名的,诸如“战神”杨戬、“苍穹之主”玉皇大帝、“业火圣莲”哪咤,各有其能。

  而神明之下,也各有神侍,能力类似法师,却不逊色于法师。

  其神术,绝不在秘法之下!

  打个比方,“战神”杨戬的神侍,其神术——“啸天之咆”,完全足以比拟“巨龙垂钓术”!

  但法师召唤神灵,一般而言,是大忌。

  须知,请神容易送神难!

  神灵意志降临,亦如神兵出鞘必须见血,必须要有足够祭品,才能满意离去!

  否则,惩罚,就是召唤者的灵魂!

  白芸深吸一口气,清秀容貌上,有一抹淡淡的决绝,仿佛义无反顾。

  她知道,自己有些急功近利。

  但苏萱儿的崛起,给她压力太大!

  当时,亲眼得见其灵神之窍,已是心神动摇,近日来,又听见她被武弈大师选为助手!

  白芸心中,那股不服输的倔强,被完全激发出来。

  “我的要求,其实也不高,只是一个新的血脉能力……应该,能满足要求吧!”

  她心中暗道。

  她定了定神,早已斋戒沐浴了三天,心神,处于最佳状态。

  而且,“白璧”血脉,最得神灵青睐,容易获得较大好处。

  “来吧!”

  白芸秀美的脸上,那股凛然战意,又给她点缀了几分美感,女武神一般。

  她闭上眼睛,咒文声,在星月无光的夜里,郎朗传响。

  李仪神情复杂,远远旁观。

  过了一阵,神术阵亮起,中央小小祭坛上,圣辉四溢,宛若一轮圆月!

  嗡!

  李仪的眼睛,变得滚圆。

  浑身汗毛竖起,他的灵魂在微微战栗,那是对神灵的天然敬畏,浑身发冷。

  李仪清楚感觉到,一股浩瀚威严的苍茫意志,在头顶苍穹流过,仿佛乌云中游走的恐怖暗雷。

  到达祭坛上空,神灵意志笔直落下,竟有苍穹坍塌之势,天昏地暗,星月失色!

  祭坛中,无数神辉,勾勒出一道虚幻人影。

  “这个,就是神的力量?”

  李仪屏住呼吸,这样小的“请神阵”,请来的神祗意念,恐怕不足亿万分之一。

  其威压,却已媲美巨龙之威!

  “神灵的力量,足够让我回去么?”

  李仪的心头,不由自主地冒出这样的念头。

  不过,想来可能性不大。

  他正思考着,耳畔,忽有乐声奏响,如同天籁,余音绕梁,心醉神迷。

  宫商角徵羽,五音齐奏,各显其妙!

  或高,或低,或轻快,或缓柔,或清脆,或沉闷,每一音阶,似乎都达到的悦耳动听的极致,叫人如痴如醉。

  咚!咚!咚!

  李仪低头,他的心脏,犹如激昂战鼓,勃发出强大生机!

  不止心脏,躯中五脏,都在乐声中,变得鲜活起来,顺着音乐律动,生机勃勃。

  而灵魂,也仿佛变得正气凛然,恶念尽散。

  乐声中,仁礼信义智五德加身,灵魂变得通透、坚韧、正大,似与天地共鸣。

  李仪心知,这种状态下,冥想速度,何止十倍?

  “不知道,能不能依据这五音中的律动,创造一幅道化武装?取名叫什么?是歌剧魅影,还是更加贴切的音乐之声?”

  “这种念头,未免为时尚早……”

  “嘿嘿,这算不算‘没武装师的命,却得了武装师的病’?”

  心思也变得细腻而明快,一刹间,就冒出了许多念头。

  他已认出,这是哪一位神灵。

  上古神灵之一,音律执掌者——“夔”!

  此古神,曾侍立于“舜”之左右,令孔子三月不知肉味的韶乐,就是出自其之手。

  “这位古神,是要哪一种祭品?”李仪目光狐疑,眉头微微一皱。

  他稍有了解,近代神灵,由于积累不深,较为现实,所需是真材实料的稀有祭品。

  而上古神灵,则不然,其要求,往往千奇百怪。

  “歌颂我!”

  神灵虚影抬头,也不见其开口,就有威严声音,在脑海回荡。

  “是!”

  白芸恭恭敬敬地行礼,自宽袍大袖中,取出一支竹笛。

  看得出,她的神情,颇为紧张,雪白葇荑微微颤抖。

  “这是我新谱一曲,名为‘竹中曲’……”

  李仪恍然大悟,轻轻点头,果然是音律执掌者,其贡品,居然是音乐!

  纤纤玉手扶住竹笛,白芸的神情,有些忐忑不安。

  这时候,她忽然又觉得,自己似乎仓促了些,这首‘竹中曲’,水准上,似乎有些……

  但箭上弦上,不可不发!

  葇荑摆动,朱唇轻启,悠扬的低声,飘然而起。

  她的神情,也变得专注,翩然如仙。

  但只听了片刻,李仪就不自觉地握紧拳头,心中暗暗叫遭。

  就旋律而言,还算不错,但过于简单,几乎是一段旋律的不断重复。

  但面前,可是一位音乐之神!

  这样的曲子,恐怕很难让其满意。

  果不其然,白芸放下笛子,面前一片沉寂。

  “歌颂我!”

  祭坛上,赤光弥漫,“夔”的声音,再次响起。

  显然,这是不满意的征兆。

  白芸的脸色刹那变得煞白,心中后悔,叫苦不迭!

  她只准备了这一首曲子而已!还是太心急了。

  但此时,哪有什么后悔药可以吃的?

  “歌颂我!”

  赤芒更甚,火光冲天,“夔”的声音,大了几分!

  恐惧,攫住了她的心房,她忽然有逃跑的冲动。

  理智却告诉他,在神灵意志面前,逃跑,根本是一句笑谈!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念头生灭,她的神情,竟是有些绝望。

  这时候,一道轻柔歌吟,遥遥传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第十一章 请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