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山鹫

  鹫击长空,犹如破空金虹,呼啸而来!

  其赤金羽翼,挟裹无数股狂暴湍流,撕裂流云,在身后留下无数云涡。

  山鹫,虽是低级魔兽,但巨力澎湃,生撕虎豹,抓象飞天!

  常有人于陡峭嶙峋的峰巅,见到绝无可能到达此地的蛮象巨犀骸骨,就是此兽杰作。

  因此,初级变化术中,最常用的,就是化身山鹫的鹫变术,变身为冰原巨熊的熊变术,以及只在海族入侵时,才有用武之地,化为虎鲨的鲨变术。

  风雷鼓荡,树海簌簌,山鹫狂影,昏天暗地!

  “这小子,要倒大霉……”

  “胆子这么大,招惹咱首领,是脑袋不正常么?”

  “正好,给他点颜色瞧瞧……”

  三名鬣狗成员,不约而同地,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但接下来,让他们瞠目结舌一幕,在眼上演:御风而下的山鹫,在利爪即将抓住李仪的瞬间,身形一抖,斜飞而起,拉远距离。

  如此这般,连续几次,抽风一般。

  “怎么了?魔法陷阱么?”高瘦之人有所疑虑,他似乎懂得粗浅瞳术,眼眸微微生光,“不,不对,没有魔力流动的痕迹……头儿,你知道么?”

  通灵之下,杨凯心有所感,脸上神情,变得难以置信。

  “这……简直……”

  他分明能感觉,每逢靠近李仪,山鹫灵魂里,就有一股惊恐和战栗,油然而生,仿佛老鼠遇上猫,不,应当说野兽遭遇上古巨龙,更为贴切。

  李仪则若有所思,狐疑目光,落在身上一根绯红如火的鬃毛上,顿时了然。

  他的身上,沾了飞雪毛发。

  而飞雪,虽是幼兽,可是与史诗巨龙并驾齐驱的超凡魔兽——沥血蝎狮!

  其一缕气息,对于山鹫这种低级魔兽,灵魂冲击,可想而知。

  他想到什么,眼神微动,嘴角扬起戏谑笑意。

  顿了顿,他吐出自有自己才懂的三个字。

  “霸王色?”

  “弄死他!”与其说耐心消磨干净,杨凯心中戒惧更多,口唇微动,吟念一段晦涩口诀,“狂怒之血,燃!”

  声音未落,血光喷薄,一声鹫唳,响彻天际!

  山鹫颈部,一枚血纹项圈亮起,其锐利双瞳,随之化为染血般赤红,皮下一道道青筋如蛇蟒游动,连带着羽毛也疯狂蠕动起来,狰狞可怖。

  山鹫之所以为低级魔兽,在于不通魔法,更不具备高级飞行魔物的天赋——“猛禽之心”。

  而杨凯的“狂怒项圈”,则是模拟“猛禽之心”,狂暴其意,残缺其智,强化其力!

  中了嗜血术一般,山鹫的惧意,扫荡干净,仅余下冷冽杀机。

  赤金阴影,犹如狰狞电光,迅猛桀暴,破空而来!

  “喝!”

  巨爪临近,李仪眼中锐芒闪现,舌绽春雷,一声怒喝,在喉间响起。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有一股无形风暴,席卷弥漫,螺旋扩散!

  草木、山石、甚至清风,皆无变化。

  而杨凯等众人,却同时痛苦地捂住了脑袋,不远处的枝头,几只小鸟,七零八落地砸落地上。

  同时坠地的,还有山鹫的庞大身躯。

  其冲势太急,在地上几次碰撞,石砾翻滚,拖出一道长长痕迹。

  “精神冲击!是精神冲击!这小子的精神力,怎么这么强大?”尖嘴猴腮的男子怒骂着,眼中不住流出泪水,哀嚎不断。

  法徒以下,可外放精神,精神冲击。

  达到法徒境界,才能有一念生而精神震爆,震晕敌人的能力。

  而李仪,不止精神坚固,其中,更蛰伏有龙龟之气的磅礴,又有古鼍之气的凶暴,气息混杂,强悍无匹!

  对于魔兽而言,这种精神威压,犹如泰山压顶一般!

  “该死的,这精神冲击,竟然割断通灵指环的联系!”杨凯又惊又怒,失声说道。

  不过,此时,通灵指环,也没甚用处。

  几道瞪得滚圆的视线里,李仪指掌游移,闲庭信步地走近那头巨鸟。

  其虽猛禽,精神力却绝不出众,龙龟之威,古鼍之恶,双重大山之下,山鹫欲图展翅而起,却半天动弹不得!

  青色光辉,在李仪掌中亮起,也映亮了山鹫的惊恐瞳仁。

  “不!”

  杨凯的怒吼,伴随着山鹫的惨叫,与魔能飞弹的爆鸣,同时响起。

  ……

  “敢伤我山鹫?你死了,你已经死了!”杨凯眼神通红,以近乎发狂的语气,重复说道,“我必杀你,我必杀你!”

  “头儿,这小子好像有点古怪,咱们不如……”高瘦个子面有怯懦,连山鹫都能击倒,他们几个,怕就是一盘开胃小菜吧?

  他话没说完,就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看看你们,什么模样?”杨凯视线环顾,给几名胆气尽失的同伴,注了一剂强心针,“怕什么?我还有烈焰仆役!再说了,这人,就是来找麻烦的,躲得过么?”

  尤其后一句话,让鬣狗帮的几人,凶相毕露。

  躲不过,就拼命吧!

  “一个有几手古怪手段的少年罢了,根本不足为惧!”

  “连法徒都不是,有什么好怕的!”

  “就是,我们有四人,更有烈焰仆役!”

  杨凯捻动赤色指环,出言召唤,余下三人则指掌变幻,魔力汇聚指尖,一枚枚魔能飞弹,怒啸而出!

  尤其曾锻炼魔法手势的高瘦男子,一抬手,竟有三枚魔能飞弹!

  李仪缩起身体,几乎在同时抬起手掌,一道深幽的黑色墙壁,在面前平地而起。

  “墨土之墙?”

  三人露出兴奋笑容,墨土之墙,又称土墙术,比岩壁术等高级法术,防御力要低得多!一道墨土之墙,顶多抵挡四枚魔能飞弹,那少年太过托大,给他点颜色瞧瞧!

  三人配合默契,无需口头交流,趁病要命,又有数枚飞弹,轰鸣掠空。

  他们兴奋的笑容,很快化作不解和恐惧。

  “这是——墨土之墙?怎么比岩壁术,还要坚固?”

  “我眼花了么?”

  “有古怪,很有古怪……”

  那道墨土之墙,竟承受了近十枚魔能飞弹,依旧屹立不倒!

  这情景,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们的魔法常识。

  呼啸声,忽在耳边震响,几枚反击的魔能飞弹,发出沉闷的轰鸣!

  “喝!”

  几人赶紧变幻手势,一道道气态圆球,将他们身形包裹,正是与“墨土之墙”同为防御法术的气罩术!

  “我的气罩……”

  “这小子,身上肯定有超魔专长!他,难道是天骄之一?”

  三人心神激荡,失声痛呼,魔能飞弹倾轧之下,气罩不断坍塌,似乎随时,都要支撑不住。

  肉眼可见,魔能飞弹,青而近白,其力磅礴,隐有低沉轰鸣,震人心魄!

  轰!

  气浪席卷,苍芒四溢,三人倒地。

  墨土之墙依然屹立,有若玄龟之纹的奇异纹理,若隐若现。

  这道墨土之墙,并非普通魔力,而是以龙龟之气筑就。

  同样,那几枚威力不俗的魔能飞弹,也是源自于此。

  轰!

  一声巨响,在墨土之墙上轰鸣而起,无数裂纹弥漫!

  抬眼望去,一头巨硕火人,狠狠撞击在墙面上,撞得墨土之墙摇摇欲坠。

  其身上,奔腾着沸腾的青绿火焰,与魔法墙壁碰撞,竟开始灼烧其魔力!

  献祭之火!

  “烈焰仆役?竟然是最难缠的一个!”李仪眼神一动,心中暗暗吃惊,“其威力,可是相当于半步八层的法师!袭击长孙的报酬,恐怕就是这个……”

  “你伤了我的山鹫,你该死!”杨凯大步向前,杀气腾腾,凶神恶煞,“我要打断你的四肢,让把你吊在树上!”

  咚!

  烈焰仆役第二次冲撞,裂纹蔓延,墨土之墙不堪其负,轰然坍塌。

  冲击余力,将李仪抛飞出去,弹出数米后,他抓住一块巨石边沿,勉强止住身形。

  魔力喷薄,反手三枚魔能飞弹,飞击而出!

  蓬!

  蓬!

  蓬!

  魔能飞弹爆裂,冲击力四散,而烈焰仆役的身躯,却夷然不动。

  “献祭之火,可灼烧魔力,天然克制法师,果然厉害!”李仪面露沉吟,眼神精芒闪烁“看来,要动用秘法了……”

  李仪抬指,汹汹魔力,在指尖汇聚。

  “雷音震击!”

第十七章 山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