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挑战

  李仪执着一根木棍,有些出神,云淡风轻般地,在沙地上涂涂抹抹。

  木棍所过,留下的痕迹,似鸟踪,似鱼迹,似龟纹,似龙形,似山岳,似河川,古朴似拙,但又有几分出尘意味。

  风波渐平,日子恢复平静,他一如既往,在补天阁、沥血窟、冥想室,几处奔波,陀螺一般。

  遗憾的是,那幕后之人,并未浮出水面。

  不过,经此风波,应当会消停一阵。

  李仪不知为何,有些怅然若失,觉得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不太痛快。

  他深吸一口气,掸去心头杂念,继续涂画。

  手掌起落间,笔走龙蛇,力透砂石。

  他所绘的,来头很不小,是九枚大道符文。

  大道符文,为仓颉所造,是符文之始,又称元始符文。

  这九枚符文,仿效鸟鱼踪迹,龙龟纹理,河川形势,以及指掌纹路,其内,藏有至上大道。

  那时,无符墨,更也无封魔笔,仓颉仅凭一根树枝写于地面,竟令百鬼嚎哭,谷粒雨落,是当之无愧的惊天地而泣鬼神!

  后来纷繁多变,各显其能的种种符文,甚至独具一格的符箓,都是源自与此。

  摹写这九枚符文,其一,的确是面子用尽,不好意思继续糟蹋符文材料,其二,则是这九枚符文,是符文之祖,是“道”的凝结物,虽已被时代淘汰,也有大用,其立意高屋建瓴,或许,可助李仪地体悟符之始末。

  李仪的行事作风,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他喜欢思考、总结以及提纲,绝不迷信传统。

  越是摹写,越能感觉到,这九枚符文,包罗万象,但似有残缺。

  但,仅是一抹淡淡感觉,抓不住头绪。

  “唉,真是可惜了……”

  李仪轻叹一声,心头浮起一抹遗憾。

  若能亲手完成一枚符文,他对符道的理解,必定是天壤之别,不再是眼下这样,纸上谈兵。

  符文体系,种种规则道理,已成竹在胸,可自身,却力有不逮。

  最大问题,手指掌控和魔力分流。

  绘符时,一笔落下,起承转合之间,力道轻重,魔力浓淡,都有严格要求。

  尤其魔力控制,是他的巨大短板!

  李仪空有一身雄厚魔力,还有属性逆天的龙龟之气和古鼍之气,却独独缺乏掌控力,每每魔力流出,宣泄如山洪,直接生成魔能风暴,摧毁符文。

  “还需积累啊……”

  李仪不骄不躁,喃喃一句,嘴上如此安慰,心中则明白,这一短板,绝非积累二字,所能解决。

  “听说,秦云师兄回来了?”

  耳畔,忽响起交谈之声。

  补天阁中弟子,都不大看惯李仪,从不与他说话,不过聊天时,也不避讳他,简而言之,把他当做空气。

  “我也听说,他月初就回来了,只是闭门修行,并不露面。我想,十有八九,是整理和沉淀游历所得!”

  “年前,他就是三名弟子中,最具潜质一人!这次游历归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或许已‘顿悟’,达到‘那重’境界!”一人稍稍提高了嗓门,似心怀憧憬,语气羡慕。

  “顿悟?你的意思是,他已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武装师学徒?”

  “很有可能!”

  声音渐渐远去,低不可闻。

  “秦云?”

  李仪眯着的眼睛,喃喃一句,他还真听说过此人。

  武弈三名弟子,最拔尖出众,获天才称呼的,是最小的三弟子秦云,绝非自吹自擂的严河。

  此人天赋不俗,且刻苦自律,符文、法阵、禁制和符文矩阵,他都造诣极深,没有明显弱项。

  即使是苏萱儿,身具“灵神之窍”,心随意动,也需仰望于他,很长一段时间。

  唯独缺少,就是那一根串联之线,名为“灵性”。

  听说,为寻那一线求之不得的灵性,他才出门游历,打磨心性,整整一年!

  不过,这些与李仪,实在关系不大。

  手指酸涩,有些支撑不住,他放下木棍,从腰间取出一本《伏羲法阵圣典》,研读起来。

  他是孤家寡人,倒也无人打扰,心无旁骛,看到心有所感的地方,还有些怡然自得。

  “你就是师父新收的李仪?”一道金铁般铿锵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仪有些意外,不由抬眼,面前,是一名精壮干瘦的黑肤男子,神情不善。

  他体态雄壮,一袭法师长袍,也被穿出有棱有角的感觉,一双瞳仁,犹如猛兽,凶气逼人。

  “正是,”不消想,就知道是哪一位了,李仪不敢怠慢,赶紧放下书卷,行礼道,“拜见秦师兄……”

  “师兄?”秦云闻言,却皱了皱眉,声音冰冷,透出咄咄逼人之意,“第一,我不是你的师兄;第二,既然我回来了,你也可以离开了。”

  话语未落,被秦云吸引而来的四周目光,立刻充斥幸灾乐祸,不怀好意。

  看李仪不顺眼的,还是很多的。

  “离开?”李仪面孔微沉,“离开”的意思,他当然明白,既然撕破脸,就不必客气了,“我记得,你只是一名弟子罢了……我是武弈大师招入的,要赶,也应该是他。”

  “怪不得能混进来,牙尖嘴利,哼!”

  秦云一声轻哼,虚无之中,似有惊雷震响,精神震爆,波纹四溢。

  “唔……”

  李仪闷哼一声,目光恍惚,过一阵,才渐渐恢复清明。

  “哦?倒是有几分能耐……”秦云脸上讶异一闪而逝,他本意是震晕眼前少年,将他扔出去,却不料,这少年精神坚韧,超乎他的想象。

  不过,李仪也不好受。

  虽先后有“狱龙血肉”和“炎魔颅骨”的滋补淬炼,又有鼍栖术的反复锤打,但作为半步法师,与正式法师的精神差距,还是差距巨大的。

  “你知不知道,凭你这点能耐,为什么武弈大师会召你入府?”秦云冷笑,眼神无比轻蔑,“不可否认,你是有点小聪明,但没有一双稳定的手,不过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你想说什么?”李仪眉眼低垂,不置可否。

  “他的用意,是以你,作为我秦云的磨刀石!”秦云的声音,铿锵有力。

  “磨刀石?”

  “不错!”秦云目光如炬,言语带刺地说道,“老师怕我游历归来,依旧不可顿悟,因此,拿你,来做我的磨刀石!可是,他小觑我了,这一年以来,我历练许多,自认,灵犀已通!你的作用,也就没有了……”

  “空口白牙,随便你说……”李仪稍稍思忖,淡淡说道,“还是那句老话,要赶我走,除非武弈大师的命令!磨刀石?我能不能这么说,你的存在,只是我的踏脚石?”

  “还在嘴硬?”秦云横眉微拧,傲然冷笑道,“既然这样,不如比一场?我也不占你便宜,你我比试的范围,只限于你最擅长的武装体系!你输了,自己卷铺盖走人!”

  “没兴趣!”李仪毫不犹豫地拒绝,没好处的事情,他又不傻。

  “哦?那这杆鹤鸾笔,应该能让你生出一点兴趣……”

  秦云一笑,指尖光弧掠过,一杆亮银色封魔笔闪现。

  其形婀娜,由几枚羽翎环聚而成,弧线曼妙,美不可言。

  刹那,引来无数热切目光,咽唾沫的声音,上下回荡。

  “鹤鸾笔?那可是中品封魔笔!莫非,是秦云师兄,游离所得?”

  “是啊!我听说,鹤鸾笔,是由上古之兽‘御空仙鹤’和‘破虚苍鸾’的羽毛制成,具有绝大灵性,绘制符文,仿似无需发力,如有神助!”

  “秦云师兄,果然慷慨,连这都能拿出来做赌注,大手笔啊……”

  “那就,来一发?”

  实话实说,这鹤鸾笔虽是罕见之宝,他兴趣欠佳,但秦云连此宝都肯拿出来,恐怕志在必得,若继续拒绝,不知道这人,会使出如何手段。

  眼前形势,显然不能善了,那就来吧!

  李仪的性子,看似温和,但也有绵里藏针的傲意。

第十九章 挑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