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买卖

  一点波澜,由点成线,由线聚面,很快波及整个补天阁。

  好事者眉飞色舞,窃窃私语中,无外乎是学成归来的天才秦云,以何种方式蹂躏那只懂耍嘴皮子的空架子,似乎手段于是残酷,就愈能引发一阵畅快大笑。

  “肃静,都肃静!”严河清了清喉咙,语气威严,声音洪亮,“此次,共二十一道题目,每一题,都是关于一个名垂青史的道化武装!出题后,你们各自写下答案,由我和苏萱儿共同评断优劣……都明白了么!”

  “当然!”秦云冷然道。

  李仪点点头,以示了解。

  严河在炼金台上一阵操作,不多时,辉光生浮,投影出一幅星痕流转的暗色铠甲,其形宛若一颗死星,凶煞黑暗之意,汹汹外涌。

  “此为道化武装——无光巨门!”

  围观众人,心神为止一夺,呼吸皆有凝滞。

  李仪与秦云首当其冲,也有些心旌摇曳,难以自抑。

  “仅是投影,就有如此之威?”李仪有些眼晕,心中暗道,“道化武装,不愧为矗立时代之巅的魔法产物!”

  作为主持者的严河,面露敬意,事无巨细,开始解释,不过,他似乎也承继了武弈的一些性子,有些絮叨离题。

  “这幅道化武装,可沟通‘暗星’巨门,借星辰之力,生出‘无光星炎’!其威力,或许当得……”

  “严河师兄,请说重点,直接出题。”秦云性格,则是截然相反的雷厉风行,不等他说完,打断道。

  他口称师兄,行为举止之间,绝无半点恭敬之意。

  严河眉头微皱,眼底浮现冷意,想训斥他,又知其入门虽晚,地位却在自己之上,很是忌惮。

  心中恼火地哼了一声,他忍着憋屈,在炼金台上操作起来。

  趁此间隙,秦云转头,挑衅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挑战你么?我要让你知道你的无知……”

  “真巧,”李仪冷凛一笑,毫不示弱地说道,“我的目标,和你一样。”

  投影变换,聚焦于“无光巨门”的胸腹之间。

  “此处符文矩阵——‘引星’,其功能,为‘沟通暗星’。但是,‘引星’矩阵,却有一处极大缺憾,请指出缺陷,并标明改进之道……”

  “易如反掌!”秦云骄横一笑,低下头,提笔写起来。

  而李仪则不慌不忙,先观察片刻,沉吟一会,才落笔写字。

  两人一前一后,分别交上答案。

  秦云一脸傲意,视线余光尽是蔑视,李仪则神情清闲,似置身事外。

  不多时,苏萱儿的声音,响了起来。

  “根据严河师兄和我共同商议,确认,这一题,胜利,为李仪!”

  “什么?”秦云的面孔,仿佛被人揍了一拳,半张脸都扭曲起来。

  ……

  补天阁外。

  一名肥硕胖子鬼鬼祟祟,游荡于门外。

  “你这……王胜师兄?”一名年轻法师本是想抓贼,却认出那胖子,知道他负责星曜塔法阵,当下也不敢怠慢,“师兄,你是——有事么?”

  “哦,林铭,是你啊!我还以为是……”看出是认识的人,王胜松了一口气,笑问道,“外门弟子李仪,是在这么?”

  “李……那个废柴?”林铭想了想,恍然大悟,凑近身去,一脸兴奋,“王胜师兄,是不是这小子,又闯祸了?这小子,除了嘴皮子,什么都不行……”

  “不是,不是,是我私人的小事。”王胜摆摆手,倒是让林铭有些悻悻然,胖子则心头暗忖:那样的怪物,也能被称作废柴?补天阁的标准,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

  “这绝不可能!”

  秦云先是愕然,然后失声说道,打死他,也想不出,结果竟是如此!

  “你们两人,都找出了缺陷所在。符文矩阵‘引星’,可沟通星辰,但巨门为暗星,星辉黯淡,‘引星’之力,略有不足。”

  “秦云,你的解决方案,是在胸腹下方,再添一处‘增幅法阵’,增幅魔能流动,强化其效。”

  “而李仪则很简单,在‘引星’矩阵中,勾勒四处回路,以禁制封印,巩固其能!”

  “怎么回事?他的方案,远不如我!”秦云拍案而起,差点要破口大骂黑幕,“‘增幅法阵’的效果,要比那几处简单回路,强出百倍!”

  “的确如此。”苏萱儿点点头,眼眸中,流露出淡淡讥讽,“但你忘了考虑另一点——承载力!”

  “承载力?”秦云的气势,忽地烟消云散,神情难看至极,坐回位置,沉默不语。

  “不错,无光巨门,已是顶阶的道化武装,对肉体负荷之大,可想而知!而你,却又增添一幅‘增幅法阵’,极大可能,造成其肉身崩溃!事实上,历史里,其创造者蒙奇大师,最终修改,与李仪完全一致……”

  秦云脸色青黑,良久,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小聪明罢了……”

  苏萱儿不说话,只是,眼中讥诮,愈发浓重。

  还没看透?看来,所谓天才,名不副实……

  那绝不是小聪明,而大智慧,是纵观全局的眼界和格局,更是王者器量!

  武装师,绝非一名简单工匠,而是一名统御符文、禁制、法阵和符文矩阵的君王!

  “原以为,你会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看来,我错了……”

  “李仪啊李仪,你这家伙,究竟藏了多少东西?每每给人惊喜,让人欲罢不能啊……”

  ……

  林铭领路,王胜旁敲侧击,小心询问。

  “这小子,是我们补天阁里,头号废柴!”林铭面有不屑,“时至今日,竟也没有绘出一枚符文,浪费之大,令人发指!好在,他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哦?怎么回事?”

  “秦云师兄,已在着手,将他驱逐出去!”谈到秦云,林铭目露敬意,“秦云师兄,可是出了名的眼里揉不得沙子!这样庸庸碌碌的废物,自然不可能入其眼了。”

  “哦?秦云只是弟子,有权利驱逐么?”王胜捎捎头,想起什么。

  “他当然有办法!秦云师兄预备着,在李仪最强一项上,将其击垮,摧毁其意志和信心!这样,李仪脸皮再厚,也没脸来了……”林铭解气地说道。

  “这样啊……”王胜心中窃喜,若李仪被驱逐,对他的盘算而言,大有好处。

  前方,阵阵哗然,不断传来。

  但是越靠近,喧嚣之声,却越来越小,最后,竟然鸦雀无声。

  仿佛所有人,都被扼住了咽喉。

  “怎么了?”林铭察觉到不对劲,费力地分开人群,朝里挤。

  走到一半,耳畔的细语,就令他呆如石像。

  “胜者,李仪?你们胡说吧,别蒙我……”

  相较下巴落地的林铭,王胜倒并没有那么吃惊,他思量着什么,有些犹豫。

  这个李仪,看来真有点门道……

  需要加筹码么?莫非,真要动用那个?

  ……

  二十一题,十四比七,整整碾压一倍!

  “我,输了?还是惨败?”

  秦云抱着脑袋,指缝中的眼神,透着痛苦和迷惘,心神一团混沌。

  他苦修三年,又游历一年,自认,已得武装师的精髓,蓄势而发。

  却不料,竟惨败于一名入门两月的弟子之手。

  这种打击,将他的傲慢、信心和野望,一并摧毁!

  “读死书,不如无书……”

  李仪有些怜悯地看着他,眼前少年,既读书读死了,又盲目自负,实在是画地为牢,自己给自己画了个圈。

  “鹤鸾笔,是你的了!在我超越你之前,我绝不拿回来!”

  无数羡妒的目光中,鹤鸾笔易手,秦云头也不回,带着抽搐的背影,转身离去。

  “李仪么?我是王胜,有件小事,想请教你……能不能找个僻静点的地方?”王胜出现的,很是时候,但“请教”二字,又是一道惊雷。

  请教?

  众人大多认识王胜,知道其为拂晓断崖数一数二的法阵理论法师,在眼下这关头,“请教”两个字,无疑又给李仪,添上一层光圈。

  “你是谁?”李仪把玩着鹤鸾笔,他并不认识眼前此人。

  他靠近一步,又在李仪耳边道。

  “我想和你谈一笔买卖……”

第二十章 买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