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晨曦

  对座老妇老态龙钟,驼背灰发,满脸皱纹犹如枯朽树皮,形容丑陋可怖。

  ——“织星者”尤秋水,在九长老中,修为处于下游,性子却是出奇地乖戾善变,极难伺候。

  不过,此人擅织“星命之网”,那是源于占星术,却高于占星术的秘法,据说,能操弄运道流向,拨弄命运琴弦,玄妙无方。为此,其他几位长老,即使脸色不好看,也会礼让三分。

  “嫁给她儿子,亏她想得出!”只是,顾嫣然不免不快,心中暗暗腹谤,“天天面对这张讨厌面孔,我岂不是得短寿十年?”

  她倒听闻,眼前老妇,也曾是闭月羞花的美人,后为一男子测度天机,受天谴诅咒,才会化作眼下模样。而那男子,却是负心之徒,见其花容不在,竟弃她而去,转而追求另一美女,结成眷属。

  也正因这几重打击,此老妇,才化为眼下模样。

  顾嫣然转头,又望了另一名长老一眼,那是一名闭目养神的疤脸壮汉。

  秦月,九长老中,唯一正值壮年的一人。

  倒不是其修为出类拔萃,而是他运势过人,外出游历中,竟收服一头超凡巨兽——“丰饶牙豚”。此兽,战力已是磅礴通天,辅助之能,更是层出不穷,或可承继天启封号——“当康”!

  若非如此,以秦月的修为境界,还是衬不上那张秘银巨座的。

  “差不多,也该开始了……”

  顾嫣然正胡思乱想,顾言却淡淡一笑,宽袍大袖在长桌挥过,云开见月明一般,下方景象,一一显露。

  忽而,光辉氤氲,犹如水雾腾起,将众人面孔,映为碧金之色。

  “晨凫,醒了?”顾言少有地露出惊愕之色,低声说道,“这,可并不常见……”

  “是那老家伙?真偏心,在我演武时,可没有……”顾嫣然盘算着,心里又有小小的不平衡。

  “晨凫可通灵,命运直觉有如神启,或许,它是察觉了什么。”尤秋水一笑,虽然在笑,声音却如乌鸦一般,干枯难听。

  “这么说,遴选之事,要提前开始了?”疤脸男子笑一笑,抱臂说道。

  “虽是如此,不过,基本流程,还是要走的……”顾言点点头。

  ……

  龙吟!

  龙吟声起,百兽臣服,万木偃倒,其声波似无边无垠,上穷碧落而下黄泉!

  “晨凫?”燕赵咋舌,眼睛瞪得滚圆,“这老怪物,怎么突然醒来了?我听说,此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非感应到绝代天骄,绝不睁眼。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或许是个机会。”长孙神机反应最快,目露惊喜之光。

  “你们说的是,拂晓巨龙——晨凫?”这名字,李仪其实听了多遍,但真正感受其如海如渊的龙威,则是头一遭,心中惊涛骇浪。

  天上,似有无形大手,在苍穹扫过,万里云霞,消散无踪。

  而山间,所有人都觉呼吸困难,体内法力,变得凝滞生涩,双膝发软,几乎要跪地祷告,顶礼膜拜。

  一道龙吟,强悍至斯!

  “来了!”

  长孙神机的一声轻叱,将李仪从震惊情绪中,拉扯出来。

  “来了,什么来了?”

  心中好奇,李仪顺其目光望去,山峰深处,一缕金辉,正冉冉升起。

  星火燎原一般,这一缕金辉,竟点燃虚空,熊熊燃烧,四下侵染。

  金辉所及,草木花卉并非焚烧,反而经受空山新雨一般,污浊洗尽,生机盎然。

  李仪甚至看到,一棵腐朽将死的老树,在金辉照耀下,拔出一株新芽。

  “老天,这个,究竟是什么?”李仪舔了舔干枯的唇角,失声说道。

  金辉似云似雾,烟雨交织,愈演愈烈!

  圣洁、浩瀚、辉煌、璀璨,这一缕光辉,竟令得太阳,也黯然失色。

  “这是晨曦永辉,封号‘晨凫’的能力。”顾不得许多,长孙神机踹了燕赵一脚,又狠拍李仪肩膀,大声命令道,“把你们的狐狸尾巴和心底阴暗面,都给我收好了!放开灵魂,无欲无求,心无旁骛!此光,能洞彻灵魂,你的念头,愈是干净澄澈,得到好处越多。”

  说了许多,他还怕两人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又强调了一句。

  “还有,天骄的遴选,已经开始了!”

  浩荡龙威莅临,李仪心中,难免也有惴惴和紧张,好在,早已见惯无数斑驳陆离,懂得自我调剂。

  冥想一般,他放慢呼吸,心跳也变得迟缓,思绪空灵,无喜无忧。

  从高空俯瞰,金色之光,犹如一张铺陈而开的碧金毯子,一点点铺盖整座拂晓断崖。

  接下来的情景,令李仪神情微动。

  金辉沐浴下,一排排少年化作熔金之人,身外漂浮着无数细碎符文,其中,有“精力”,“士气”、“恢复”、“灵活”等,少数几个尤为突出,身躯之上,竟有“法力泉涌”、“光明护盾”等符文。

  他一转头,眼神化为僵直,呆立当场。

  “我的天!”

  长孙神机脸上无喜无忧,双臂舒展而开,金辉流泻,竟在其头顶,勾勒出一个巨大漩涡!

  一道青光,冲天而起!

  长孙神机神情悠闲惬意,头顶之上,浮现睡莲之影,枝叶飘动,摇曳生姿。

  亿万光辉,百万符文,似乎被此物吸引,环绕其身,汹涌注入!

  “好厉害,是血脉能力么?”李仪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长孙家血脉名为“子午”,族徽则是一朵浮光睡莲,此睡莲,或许是血脉能力的显征。

  又是一道光辉,扩散四溢。

  苏萱儿!

  其左肩,一枚星辰熠熠生辉,而右腹之上,又有另一颗星辰,若隐若现。

  上下飘舞的符文,犹如两条灵蛇,争先恐后,涌入两枚星辰之中。

  只是,苏萱儿的脸上,并不高兴,反而有薄怒之色。

  这第二枚灵神之窍,是她作为底牌存在的,此时莫名显露,实在大不痛快。

  “算了,我的底牌,也不止这一个……”她气鼓鼓地暗道。

  再接下来,不出意外,轮到虞潜。

  一头鱼人盘踞,游荡一圈,低头行礼。

  不过,不论声势,还是符文汇聚之景,都远不及前两者。

  “两个贱人!”虞潜满脸通红,眼神愤恨,甚至夹杂了些疯狂,“先让你们高兴一阵,很快,你们就会知道我的厉害……”

  此时,零零散散的异象,不断升起,只是相较虞潜,则又要黯淡许多。

  人群中,荀夜手作拈花状,两指之间,是一株郁金香幻影。

  而同样曾被几人谈论的高焕章,此时双手合十,指峰上,孤灯如豆,淡淡生光。

  李仪学习着长孙神机的动作,舒张双臂,拥抱光辉,但显然是得其形而不得其神,产生效果,天壤之别。

  身外,无数细密符文起起落落,十之八九,都是低级符文,唯一一枚较为强大的“光辉戒律”,显得孤单零落,尤其李仪身处长孙旁边,简直寒碜如叫花子。

  视线余光转动,看一眼燕赵,又是大吃一惊。

  眼前情景,着实诡异,辉煌光流呼啸而过,留给燕赵的,仅仅是一道影子,没有一枚符文停驻。

  仿佛,是将其当做了一块石头!

  “燕赵,你怎么了?没事吧!”关心则乱,李仪心中念起,身外符文,一阵激荡飘散。

  “别分心!我的情况,我自己还不清楚?”燕赵怒喝一声,严肃说道,“学学长孙,先顾好你自己!”

  李仪点点头,情绪平复,有些许杂念,在脑中掠过。

  “长孙说得没错,封号‘騄耳’的能力——撒豆成兵,召唤树人守卫,跟封号‘晨凫’比起来,并不占优势。”

  正胡思乱想,身体深处,两道不屈兽吼,发奋而起!

第二十五章 晨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