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永辉

  星曜塔巅,那一方天穹幕布的长桌上,种种异象丛生,五光十色的异景,映得长桌两畔几名长老,都是一脸的出乎意料和眉开眼笑。

  “此为上等异象——‘浮光青莲伴风曳’?这长孙家的……”顾言眼睛眯成细缝,老怀宽慰一般,笑得合不拢嘴,“不止血脉澄净,修身养性之法,也暗合上古大道,稍许雕琢,就能遇云化龙!”

  “我的镇星六壬盘,算是后继有人了……”尤秋水手掌一抹,两道星芒冲霄,似欲洞穿云顶,“早就听闻,苏萱儿此女,是苏氏近年以来着力培养的人才,果真天赋异禀!”

  “如果我记得没错,前几月,她还亲口所说,此物是留给白芸的……”顾嫣然听闻,有些不屑,心中暗暗道,“嘴脸变得真快!”

  “我这镇星六壬盘,是天地至理交织而成,当然有能者得之!”尤秋水的声音,在耳畔冷然响起。

  “这老女人,能知道我心中念头?”顾嫣然瞪大眼睛,面有惶意,心知这位“织星者”果然有几分玄妙,当下,静气凝神,倒不敢多想了。

  秦月最是沉默,只是嘴角弧度,也暴露了他内心兴奋。

  “‘河伯’血脉,虽在水系之中,不算最为出众,但也足够了……如此一来,四系元素,已经全部凑齐。一旦功成,我就能重演老聃的秘法——‘元素秩序’,分化土风水火!到时候,我的实力,就可再上层楼!”

  众人各怀心思,但大多兴致勃勃。

  吼!

  嚎!

  两道汹汹兽吼,似裂云破空,直上九霄!

  乍闻此声,几人面面相觑,微微动容。

  “莫非,还有遗珠?这可少见。”秦月别有想法,眼神不由一动,“今年,还真是有些不同。”

  “不应该吧,”顾言面有惊诧,手指宛若拨弦,在重重幻影间,留下四散涟漪,“我已经给‘云图’下达指令,凡‘血脉异象’,其景象,都会放大数倍。但‘云图’之上,虽有兽吼,但并无异象,显然与血脉无关。”

  “难道,是——天人之相?”秦月想了想,面色微动,又出言问道。

  “天人之相?我怎么没想到?若真是如此,那拂晓断崖,又多一名天骄!”顾言恍然大悟一般,又是几道指令,落于云图。

  等了几息,依旧一无所得。

  “也非天人之相?那是什么?”

  如此一来,两人面面相觑,倒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想那许多做什么,聚焦云图于那人身上,仔细瞧一瞧,不就知道了?”尤秋水冷哼一声,显然不满意两者磨磨蹭蹭的做法。

  “哦,好的。”

  顾言这才意识到,自己与秦月陷入死胡同了,不过,钻牛角尖,寻根刨底,是法师的通病,倒也并不奇怪。

  手指在桌面一点,一道人影,在云图中浮起。

  “又是他?”顾嫣然视线落上去,再也移不开了,轻捂嘴唇,心中惊涛骇浪,着实比胸口处,还要波涛汹涌!

  嗯?我为什么,要说“又”?

  ……

  李仪仰天展臂,似沐浴光辉,其身外,两道虚影,撼击群峰!

  一头龙龟一头古鼍,或沉凝,或凶煞,唯一相同,则是仰天巨吼,裂石穿空!

  两声带着一抹狂意的咆哮,竟令其他异象,尽皆黯淡失光!

  尤其长孙神机,距离太近,其额顶青莲,浮浮荡荡,竟有摇摇欲坠之态。

  “李仪,你小子,不是‘狮心’李氏的子弟吧?这不是狮子吼么?”

  长孙神机闷哼一声,脸上欣慰,调笑了一句后,脚下急奔,赶紧与李仪拉开距离。

  一山不容二虎,两种异象接近,就会相互倾轧,显而易见的,是两股古兽之气,占据了上风。

  山动!

  “龙龟之气?还有……古鼍之气?如此品相的魔力,世所罕见,此人,却身兼两者!莫非,是身负大气运之辈?”

  山腹深处,两道宛若朝阳的巨大眼瞳睁开,低沉之音,如同地底流火,在山腹回荡。

  “虽然还很孱弱,若将体内魔力,尽数炼化为二气,蜕蛟化龙,也绝非不可能之事……”

  “寻常之人,都是以血脉强化魔力,此人,或能反其道而行之,以魔力修行,觉醒真龙血脉!”

  其语速似乎迟缓惊人,实则几句话说完,仅是一瞬之间。

  “此子不凡,值得馈赠!”

  余音尚在,光柱天落,金辉如沐,汹汹而来!

  一刹,李仪就笼罩于符文巨柱之中,其景象,通天接地,波澜壮阔!

  “嘶!”

  李仪本已不作幻想,此时惊喜过望,就要放开身心,鲸吞熊饕,汲取符文。

  但是,他的面目,却一下僵直起来。

  身侧,龙龟盘伏,将符文一一弹开,而古鼍之气,更是凶煞,撕咬摆尾,将符文撕扯咬碎!两者围绕之下,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将汹涌而来的符文,尽数隔绝在外。

  “怎么回事?”李仪又惊又怒,只感莫名其妙,肝火大盛。

  大山深处,轻叹声,响了起来。

  “哦?看来,是我错了……”

  “晨曦永辉,仅能赠予俯首之人,一旦收受,就自认为我的部属。龙龟高傲,古鼍桀骜,此二者,皆为顶天立地之兽,又怎会甘愿屈居人下?”

  “晨曦永辉,对两者而言,绝非馈赠,而是侮辱!”

  若李仪此时,能听到此语,恐怕会放声祈求,不必客气,再用力地侮辱我吧!

  山腹中的恐怖存在,一个念头乍起,霎时,金辉散开,在李仪身外,形成一片巨大空白。

  “怎么回事,戏弄我么?”

  李仪心慌意乱,拼命压抑体内两股气息,竟也毫无效果,不由苦笑。

  这倒好,燕赵是过而不留,而李仪,则连过的程序,都省掉了。

  四周,本因异象陡生,无数好奇和惊讶的目光被吸引,此时,则愈发透着浓浓不解。

  “雷声大,雨点小,究竟怎么回事?”

  有人自以为瞧出端倪,落井下石:“这小子,必定是使了下作手段,意欲强拘‘晨曦永辉’,加于自身。没料想,这点小手段,被‘晨凫’看破,给予其加倍惩戒!我曾听我父说过,几十年前,也曾有过这样的傻子……此情此景,与我父亲描述,如出一辙!”

  “原来如此,这小子,简直是疯了,贪得无厌!”

  “蠢货,自以为能瞒过镇山神兽‘晨凫’,真是笑话!”

  “就是,拂晓巨龙,可通彻命运,上下各知五百年,又怎会被小人蒙蔽?”

  ……

  这时候,攻讦李仪,成了政治正确,人人群起,不甘落后。

  义愤填膺者其实很少,大多,是以为此种手段,能博得“晨凫”高兴,多得几分馈赠。

  “哦,那个少年?”虞潜认出李仪面孔,冷冷一笑,“若非长孙神机让他加入,就是看出,此人懂得些旁门左道之术?呵呵,徒增笑柄罢了!”

  星曜塔巅,同样是几道疑惑目光。

  他们当然看出,那并不是作假手段。

  “此相,并非血脉异象,而是魔力共振!这个少年,修行的冥想术,很不一般……”顾言看出问题,提议道,“要不要查探一番?”

  “完全没必要!”尤秋水摇了摇头,一脸不屑,“不具血脉能力,也不具天人之相,仅是修行法门上,有些古怪罢了……而且,十有八九是旁门左道,你们都看见了,晨凫的‘晨曦永辉’,一般而言,只排斥邪道术法。”

  尤秋水的一番分析,有理有据,加上她又有占星师的独特身份,很快,引得所有人的点头赞同。

  “那就,准备接下来的演武吧!”

  他们点点头,也不再多想。

  抽签,开始!

第二十六章 永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