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地缚

  一声恐怖尖啸散溢,高焕章冷眉怒目,瞳仁隐有流火旋绕,身外炎息腾腾,宛若熔岩流泻,凝聚出一道头角峥嵘的火焰虚影。

  “牛魔?这血脉之名,究竟怎么取的?这分明,是炎魔!”李仪不自觉地仰头,仰望那一幢烈焰沸腾的虚影,心底,不由得破口大骂。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上古时,的确以“牛魔”二字,来称呼炎魔。

  当时位面战争尚未兴盛,不识得异域生物,是极正常的事情。

  譬如,天谕强者,封号“火狱冲撞”的田单,其曾一术保一国的神级秘法——“炎狱之门”,就曾被称作“火牛阵”!

  一般而言,炎魔血脉,为上位血脉。

  不过,炎魔也有三六九等之分,譬如“熔心炎魔”、“托日炎魔”等,而高氏家族承继,则是较为低等的“火舞炎魔”,是以不在上位血脉之列。

  虚影沉落,与高焕章的身形,融为一体。

  下一声尖啸,自他的喉间发出,其音似高等法术——女妖之嚎,居然直插灵魂!

  高焕章佝偻着身躯,眼眸赤红,额头凸起火焰之角,俨然化作一头小号炎魔。

  皮肤表面,不断滋生一道道火焰魔纹。

  其脚下,一环赤红光圈,扩散而开,米余上下!

  这一环光圈,较之那炎魔怒相,委实并不起眼,但被眼尖者捕捉,立刻在场下,生出嘈杂暗涌!

  “光环!没错,那是光环!而且,是极富盛名的焚心光环!”

  “光环?我看看……对,真的是!”

  “这么说,我大乾帝国,又出一名将才?唉哟,我的天!”

  惊诧之念,此起彼落,流转不断。

  高处,也引得目光留驻,不愿离开。

  “虽是借了‘炎魔号角’的魔性,但此子天赋,出类拔萃!”秦月脸上颇有热切,他毕竟资格最轻,也客套地询问道,“我想将此子,收为外传弟子,挂于叶心门下,不知两位长辈,有没有什么意见?”

  外传弟子,是直传弟子的弟子,也就是所谓的徒孙。

  当然,并非所有直传弟子,都有收徒资格,需一定修为和贡献。

  而每一位长老,直传和外传弟子的数量,都有严格规定,每一个名额,都十分珍惜。

  秦月年纪太轻,此次,收虞潜为直传弟子,又要收高焕章为外传弟子,名额必然告罄,或许几年之内,都不可收下新的弟子。

  “此子,能被秦长老看重,是他的福气。”

  顾言其实也有点想法,但秦月已经开口,就不大好意思驳他颜面了。

  他倒能理解秦月的热切。

  光环,是一种诡奇之力,无需斗气,也无需魔力,拥有者,会在脚下自然扩散,增幅四周。

  光环一旦生成,可随其主成长,辐射范围,愈发广大。

  在战场上,“光环”二字,相当于大面积且源源不断的增益魔法,其效之强,可想而知!

  即使目前为止,也无人知晓,光环与什么有关,是血脉,还是灵魂,抑或仅仅是随机?

  唯一确定的是,拥有光环之人,一旦跻身军伍,天然就是大将!

  若能到达韩信、曹操、李靖等人境界,光环之威,幅员百里,号为“韩信点兵,多多益善”,那就是数百年,才能出一个的绝世帅才了。

  想必高焕章,日后是要进入军中的,想想担任大将的好处,即使直传名额,也是值得的。

  “呵呵……”尤秋水抬眼,斜睨一眼顾嫣然,虽未说话,其目光,不言而喻。

  显然,秦月无需表态,但已加入她的阵营,认为高焕章,才是可造之材。

  顾嫣然不说话,眼神中,有倔强之意。

  李仪,别输……

  ……

  “杀,杀,杀!”

  血幕之下,血气狂卷,“血腥意志”等诸多邪性法阵,与炎魔意志,隐有共鸣!

  高焕章的眼神,一阵清明一阵邪恶,气息则不断攀高,变得愈发狂戾凶残。

  魔力波动,已在半步七层,巅峰!

  “燕赵,你留给我的耻辱,我就先和你的朋友算一算!”

  显而易见的,李仪,根本不在他的眼内,他的视线,早已投向燕赵。

  狞笑一声,高焕章手呈爪状,一团炎魔之火,在掌心中汇聚!

  其火,与其说是流火,更似熔岩,质感浓郁,甚至带了一抹业障气息,强悍莫名。

  “小虫子,化作灰烬吧!”

  此言酷似炎魔,高焕章的动作,也是半点不像法师,而是投石车一般,一团魔火,投掷而出!

  其臂力,堪比狂熊,一团魔火飞出,隐有火球,甚至熔岩爆裂之相!

  炎魔,古时也有另一种称呼,“掷火者”。

  “这家伙,是人么?”

  李仪伏身,险之又险地躲过,心中正庆幸,后脊梁处,一股痛彻骨髓的剧痛升腾而起。

  他猛然想起,炎魔之火的特性,是灼烧灵魂,需保持足够距离,才能免于伤害。

  这时候,就无比怀念那未曾功成的“风行术”了。

  噼啪!

  噼啪!

  噼啪!

  连续几个响指,层层叠叠的黑色裂纹,铺天盖地一般,四面八方,席卷而至!

  但其强大威压,撞击在高焕章的灵魂上,如惊涛拍岸,轰然破碎。

  “焚心光环,虽会造成理智部分缺失,却能强化杀性和意志,大幅提升精神抗性和幻术影响。此光环,仅稍逊‘心灵之火’,对我的‘响指’,是天然克星!”

  李仪心中思量,指掌九变,掌中,托起两枚魔能飞弹。

  一为玄黑,一为青白,色泽深沉得诡异,似蕴藏着滂沱之力。

  嘭!

  被火浪余威所袭,李仪连退数步,闷哼了一声。

  精神中,浮起一种仿佛被撕裂的痛意。

  “来而不往非礼也,吃我一记,喝!”

  口中怒吼,一记青白飞弹,突驰而出。

  “这么慢的飞弹,如何能伤的到我?”

  高焕章身形闪掠,避开此颜色诡谲的魔能飞弹后,回手一记烈焰,将狼狈逃窜的李仪,生生掀飞,撞击于血幕之上。

  “你完了!”

  高焕章面露兴奋,正要追击,身后,一股剧痛,在后背上,猛然爆发!

  “反弹?”

  他很快想通,后背这一记,是从血幕反弹而回的魔能飞弹,但让他想不透的是,这一记魔能飞弹,实在太疼了!

  魔能飞弹而已,怎能有如此之威?

  其力,势大力沉,仿佛一座飞来之峰,压在身上。

  更让他吃惊的,自己身外的炎魔气息,竟然,被那股魔力,生生压制!

  要知道,土风水火四系元素,相生相克,而魔力,也有品相高低之分。最强者,自然是神力,而炎魔之力,已属金字塔极高之处的存在。

  “这,是什么魔力?”

  心头闪过一个念头,但他的理智,很快就被痛意和狂意所吞噬!

  几番交锋,仅在电光火石之间,却令台下众人,呆若木鸡。

  “你们,都看清那枚魔能飞弹了吧?”一人眼神复杂,低声说道。

  “看到了,那有点……”

  “实在是……”

  结结巴巴地,所有人都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形容。

  前面几场战斗,他们也见到魔能飞弹轰击血幕上的景象,但李仪刚才那一枚飞弹,竟令巨大血幕,凸出一个夸张的弧度,可想而知,其威力,是何等恐怖!

  这一次,望向李仪目光,多出许多真正的敬畏。

  “嗷!”

  尖啸再起,理智尽失的高焕章飞步而来,其速,较之风行术,也差不太多,瞬息已在李仪面前!

  嗖!

  火焰呈鞭,烈焰之蛇一般,鞭挞虚空,飞舞而来。

  啪!

  一记鞭落,竟令李仪意识模糊,差点晕厥过去。

  “好厉害的火焰!地缚术!”

  踉跄后退几步,李仪手指指地,冷声而出。

第二十九章 地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