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负碑

  回转激涌的元素潮汐凝聚,化作七色帷幕,李仪在其中,盘膝,闭目,双手结痂,入定老僧一般。

  今夜,他已能分心三用,一面冥想,一面炼化两股天巅气息!

  不过,即便如此,冥想所得,依旧是杯水车薪,体内魔力,不断冰消瓦解,渐渐低落。

  修为一泻千里,竟已是半步四层。

  但他的身躯,却在熠熠生辉!

  不错,在发光!

  素雅的,白濛濛,宛若精灵的幽冷之光。

  昨夜那毕毕剥剥之声,今晚是愈发细密和生动,他的体内似乎潜伏着无数蚕茧,里面的幼虫,正费力地破茧而出。

  一股淡淡的,但恶丑无比的气味,在狭小房间中徘徊。

  细看之下,李仪的皮肤,正一点点地沁出黑色泥垢,铺满全身。

  而那气息,就是从此间传出。

  忽然,李仪耸了一下眉。

  一缕尖锐刺痛,在指尖上弥漫。

  常说十指连心,此痛苦,虽然不重,也并不好受。

  “咳咳,呼……”

  腹中翻腾,他不由自主地长长吐息,一口深黑气息吐出,此息仿佛修蛇的毒液,居然在墙壁上,留下腐化之影。

  “嘶!”

  乍地,李仪倒抽一口凉气,此刻,已非一根手指,而是十根手指,皆传来刺骨剧痛。

  接下来,则仿佛挨了一记“苦痛鞭挞”,浑身细胞,都痛苦哀嚎起来!

  连灵魂,都难以承受这痛苦,意识有些模糊。

  无处不在的剧痛之下,身体不自觉地痉挛起来,哆哆嗦嗦的,李仪仿佛冻毙的人一般,团成一团。

  “奶/奶/的,这玩意,是什么?洗筋伐髓,脱胎换骨?”

  李仪转移注意,嘴里絮絮叨叨着。

  “绝对,不能晕厥!”

  眼眸透过疯狂之色,他野兽般趴伏在地上,十指深深陷入地面,留下十道酷恐怖血痕!

  一旦晕厥,若后面发生什么事情,就难以掌控了。

  “不能晕!”

  他心慌意乱,手指乱抓,随意抓住某物,塞进了嘴里,他懂些医疗常识,知道要避免咬伤舌头。

  豆大的汗珠,自头顶不断冒出。

  那汗珠竟是黑色,落于地面,叮叮咚咚,发出铁石之声。

  恶臭气息,愈来愈浓烈,呼吸困难,像是要窒息。

  “拼了!”

  脑子里,不断冒出诸多举手投足时的轻视眼神,又回想高处长老们的不闻不问,李仪的内心深处,似有无穷战意,火山喷发!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嚎叫声,被压抑在隔音结界中,久久不断,渐渐,哀嚎化作呻吟,徐徐沉寂。

  破晓。

  不知何时,剧痛已然散去,浑身轻飘飘的,灵魂似乎离开身体。

  地面已是一塌糊涂,四处是黑色的泥垢,凌厉的血痕,以及李仪在地面折腾时的痕迹。

  “呸呸呸!”

  他这才注意,自己咬的,居然是自己的裤衩。

  “蜕变了?还是没有?怎么没什么感觉?”

  仔细端详自己的双手,宛若玉石般白皙,晶莹透嫩,阳光下,竟能看到血管中血液的流淌。

  但一番查探,精神力,魔力,甚至力气,都没有太多变化。

  忽然,他神情一动,闪过喜色。

  血脉深处,一团辉光,正在凝聚,变迁和演化,似孕育着龙种,雏形渐显!

  渐渐,有奇特韵味,流露而出。

  其色泽苍白,似符箓,又似魔纹,介于符箓和魔纹之间,形似龙龟之形的衍化。

  一抹通透和豁达之感,自心底而生。

  “此为血脉能力——负碑!”

  ……

  “血脉能力?我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也能拥有血脉能力?”

  起先,是带着些惶恐的欣喜,过一阵,李仪平静下来,他已获得此能力的属性,开始检视起来。

  “这能力……怎么感觉,有点鸡肋?不,也不完全是……”

  良久,他的脸上,浮现纠结之色,似乎犹豫不决。

  “相较‘灵神之窍’、‘死战’、‘浴血’等血脉能力,似乎不值一看啊。”

  此血脉能力,绝对是剑走偏锋!

  其能力,分两重。

  其一,是抑制法术释放,延长施法时间,而随着施法时间延长,其威力,可等比例攀升!简单而言,就是充能时间更长,威力更大。

  其二,则是在冥想中,以磅礴巨压,压制魔力,令其精炼且强横。当然,代价是,炼化魔力的总量,会削减不少,毕竟,浓缩的都是精华。

  “这能力,真的很平庸啊……”

  李仪冷静下来,有些心有不甘。

  “等等,我记得,从长孙那,借了一本‘血脉万相志’,可以看看!”

  说罢,他急吼吼地从床边取下一本昏黄纸卷,手忙脚乱地翻开来。

  前半卷,是人类血脉和血脉能力。

  “没有?是新能力么?”

  李仪又翻了一遍,依旧不得其解,迟疑了一下,抱着侥幸心理,翻向后方。

  “等等,负碑?找到了!”

  李仪一喜。

  “此能力,属于玄武族群,譬如——龙龟?”

  喜悦还未升起,李仪就又呆了。

  “血脉能力,都有进阶之能,‘负碑’,则可进阶为‘负山’和‘顶天’。”

  下面,还有几句简单评价。

  “玄武之属,成长奇慢,却无桎梏,只需足够年岁,就能成长为天启甚至更高境界!而被视为至高种族的龙族,成长要快许多,却大多停留于十级,只有凤毛麟角之辈,才能达到天启!其缘故,就在于‘负碑’!”

  “此外,玄武之属,行动缓慢,却能令巨兽退步,因其不动则已,一旦发威,可叫天诛地灭!其缘故,也在‘负碑’!”

  从这寥寥数语看来,这血脉能力了,很不一般。

  但李仪,实在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玄武之属的血脉能力?我可是人类,百分之百的人类!”

  莫名的不协调感,涌上心头。

  此外,消除桎梏,固然是好事,但成长缓慢,却是大大的倒霉。

  很简单,自己不是乌龟,没有那可怕的寿命!

  “算了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事到如今,想不看开,也得看开,李仪接了盆水,在房中冲洗起来。

  不过,此血脉能力,也绝非排不上用场。

  马不停蹄地打扫,李仪的脑袋,也像轻快的步子,转得飞快。

  ……

  八强赛,即将开始。

  已经近秋,凉风瑟瑟,但抵不过气氛如火。

  只剩下八人,当然就不必分于多个演武台了,八人,全部集中在‘天’字龙门台之上。

  而观看者,当然也群集于此,人潮格外汹涌,乌央乌央的。

  龙门台正中央,八道身影,并列而立,身上气势,犹如八座巨柱!

  “李仪,你的修为,怎么又降了?”燕赵不解,“还有,是我的错觉么?你变白了?”

  “放心,修为,不等于实力。”李仪淡定一笑,不动声色地否认道,“变白?你看错了吧?”

  长孙若有所思,他不像燕赵粗枝大叶,看出些东西,但想了想,什么都没说。

  此时,顾言、尤秋水、秦月三人,也不再作壁上观,而是高坐于看台上。

  不止如此,前来的长老,居然又多了两名!

  其中一人,是一名巨人般的壮汉,右肩袒露,其上,是一道巨怖狰狞的邪狼,恍若活物,作势欲扑。细心些的人,就会发现,这纹理,竟是一幅道化武装!

  道化武装“天罡贪狼”,其性质,与“无光巨门”近似,但是法师型装备,此外,沟通的星辰,为贪狼。

  九长老之一——聂正。

  另一人,则是如花似玉的娇媚女子,尤其细长柔媚的眼睛,好似会说话,极有味道。

  不过,若是旁人知道,其年纪与尤秋水相差无几,恐怕感官就会大变了。

  九长老之一——花怜星。

  此时,花怜星发现了什么,望向李仪,露出不解之色。

  “那宇字台出来的少年……”

第三十三章 负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