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无视

  “大地之棘!”

  “疏影摇木!”

  两道秘法,针尖麦芒,疯卷侵袭!

  截然相反的两股力量,一左一右,仿佛两头凶恶巨兽,碰撞在一起。

  一方,林立地刺如荆棘,势如破竹,自地面不断冒出!

  另一方,亿万树藤生机勃发,狂暴蛰动的绿意,化作一头苍绿之龙,扑杀而至!

  地刺凶猛,似蕴大地之怒,而绿意看似柔弱,却韧性十足,无孔不入。

  石蟒与绿龙相撞,绿意竟不断侵蚀顽石,石缝之中,无数绿芽滋长怒放,由小而巨,将石蟒断骨抽髓!

  一刹,绿意长驱直入,石山分崩离析。

  树藤怒起,无数枝蔓破石而出,化作绿森森的蛇蟒,将燕赵盘起,层层裹挟,高举半空。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燕赵身上那股无坚不摧的刚猛之气,似乎消散许多。

  “息壤之体,号为立地无敌!”苏萱儿气竭,脸色泛白,唇齿不清地说道,“离开了地面,没有源源不断的厚土之气支撑,你就没戏唱了!”

  嘴上强硬,她的心中,也是暗暗后怕。

  若非自己的秘法为木系,恰巧克制土系,又有两枚灵神之窍加持,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

  息壤之体,果然不愧是大地之子!

  燕赵双脚乱踹,面色铁青,不忿怒吼一声,实在是大不甘心。

  “胜者,苏萱儿!”

  主持法师,话音未落,就有轰雷之声,打断了他。

  “燕赵,你可愿做我的直传弟子?你应当了解,我聂正所修,为戮星之道!你有息壤之体,与弑灭星辰,纳星魂入体的戮星术,天然契合。”

  “直传弟子?”

  燕赵一呆,趁着苏萱儿收手,他挣开藤蔓,几次跳跃,落在地上。

  顿时,一股毅重沉稳之势,油然而生。

  “燕赵,你可愿入我门下?”花怜星的声音,也紧接着响起,“我手下,有许多年轻貌美的女法师,精通‘阴阳梦境’,若你息壤之体,与水灵之身秘法双修,修为进境,可一日千里!”

  “阴阳梦境?魔法之路,还能双修?”李仪听得有趣,打趣地说道,“有这好事,怎么不早告诉我?”

  长孙神机横了他一眼,面有不屑和薄怒,“色字头上一把刀,没听过?”

  “怎样?你愿意加入哪一位的门下?”花怜星一脸浅笑,声音中,竟带魅惑。

  “年轻貌美?我记得,你门下最年轻的女法师,也在三十以上吧!”聂正很不客气地拆台,冷笑一声,“老牛吃嫩草,你也做得出……”

  “我早听闻拂晓断崖的戮星术,逆天弑星,霸道无匹!因此,我心向往之,已经很久了,”不知为何,燕赵回了下头,扫过长孙神机和李仪,神情古怪,“我愿拜入聂正长老门下!”

  “好,小子,有眼光,你必然不会后悔!”

  聂正起身,哈哈大笑,袖袍一卷,数道星芒卷起燕赵,冲天而起!

  “我正好想到,今天还有事情要办,就不多留了,告辞!那就,祝福花长老,也能收取一名称心如意的弟子吧!诶,我看,那李仪就不错……”

  显然,他是害怕手段诸多的花怜星再整出幺蛾子,赶紧卷了燕赵,溜之大吉。

  只是,最后这几句话,就有点不厚道了。

  “你这死秃驴,走着瞧!”花怜星咬牙切齿,脸上阴霾密布,不过,也没有办法。

  “苏萱儿,你呢?可愿入我门下,作为直传弟子?”

  另一边,苏萱儿是尤秋水早就内定的,自然没人争抢。

  “我愿意!”苏萱儿早有心理准备,她身形摇晃,似乎有些脱力,面无血色的模样,惹人怜惜。

  过得几年,她恐怕,也是个小美人胚子。

  “那就,举行下一场吧!”顾言也不拖泥带水,直接说道。

  “等等!”尤秋水的声音,突兀响起。

  “尤长老,你还有什么事情?”眉头一皱即散,顾言很好地掩饰自己的不高兴。

  “我虽收了直传弟子,不过,还有点意犹未尽,还想收一名外传弟子!”尤秋水眼睛眯着,让人看不出其情绪。

  “哦?是哪一位弟子,如此幸运?”顾言不动声色,问道。

  尤秋水法杖一点,那名幸运儿漂浮而起。

  是荀夜!

  “荀夜,你们荀氏的‘留香’血脉,也曾是占卜一派,排名前列的血脉。”尤秋水和颜悦色地说道,“可否愿意,成为我的外传弟子?”

  “愿意,我愿意!”

  荀夜喜形于色,连声说道。

  前几日,经那场灵魂碰撞,他心气已泄,又看了几名天骄的实力,意识到差距后,已经不做指望了。峰回路转之下,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好!既然同为外传弟子的高焕章,得了一件赠物,我自然,也不能显得小气了……”尤秋水连说了几个“好”字,“这件‘西王母的深拥’,就赠予你吧!”

  一道银辉横掠虚空,落在荀夜身上,是一件银色挂坠。

  “谢长老厚赠!”

  “西王母的深拥?尤长老,如此行径,是不是太卑鄙了……这是作弊,明目张胆的作弊!”

  顾言没开口,顾嫣然先按捺不住,不忿说道。

  此挂饰,跟一般法器,有所不同,其上的魔力,完全源自西王母的神力。

  一般法器,像“炎魔号角”、“水滴项链”等,需魔力激发,也就是说,修为愈深,就愈能发挥效果。而“西王母的深拥”,则只需要一点魔力为引,释放神芒护盾,之后,其神力,全部源自法器本身。

  换言之,除非以可怕的爆发力,瞬间击溃护盾,否则,在“西王母的深拥”神力耗尽之前,荀夜几乎就等同魔法免疫。

  “收一名外传弟子而已,有什么问题?昨日,秦月不也有见面礼?难道,我就不该有?”尤秋水丝毫不以为耻,嘲讽道,“若你愿意,也可以让顾言收一名外传弟子……不过,你敢收他么?外传弟子的修为和贡献,可是会影响长老积分的。”

  顾嫣然银牙差点咬碎,狠狠跺了跺脚。

  她对李仪的情感,说实话,大多是同情,原本的看重和惊叹,在这几天以来,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

  ……

  这件“西王母的深拥”,一下,就将李仪置于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

  不止是后面那场演武。

  更多,是一种信息的流露。

  连续两次,将李仪的对手,收为外传弟子,其中透出的讯息,不言而喻。

  长老们的不看好,漠视,乃至是无视,实在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没人期望他能胜出,也没人认为他能胜出,同样,也没人想他胜出!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个陪衬配角。

  “长老们目光如炬,肯定不会看错。”

  “早说了,邪法,不可靠的……”

  交头接耳间,四面环绕的目光,有幸灾乐祸,有不屑一顾,还有,夹杂了些同情。

  其实,最伤人的,反而是同情。

  我李仪,何须别人同情?

  李仪神情不变,反倒愈发平淡、冷静、沉默,但这沉默之下,有地底暗火流淌,等待着喷发!

  “李仪,你没事吧……”长孙神机真的有些担忧了,但他和燕赵不同,不擅长出言安抚,这个时候,不由有点想念那混蛋了。

  “没事,我只是在思考,如此击溃那层龟壳?不用担心,我想到办法了。”

  李仪强笑一下,深深几次呼吸后,万千情绪收敛,压抑心底。

  没人注意到,他的右手,捏出一个古怪手势,保持不变。

  “荀夜,希望你我交手时,你能多施展几层气罩术……”

第三十五章 无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