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经纶

  “魔能飞弹?”少年轻捋飘逸银发,俊秀脸上,浮现惫懒和无奈神情,“小兄弟,你说‘灼热射线’,我会相信;你说‘熔岩爆裂’,我会相信;即使你说是简化版的‘死亡一指’,我也会咬牙相信。但魔能飞弹?”

  说到此处,他摊开手掌,耸了耸肩:“小哥,找借口时,就不能走点心么?”

  在他的常识里,魔能飞弹,怎能有如此破天之势!

  李仪沉默不语,心头更是无奈:难得说句真话,怎么就没人相信?

  “我叫王贲,这是舍妹柳芳菲,”银发少年走向林中,协同妹妹扶起那胖子,自我介绍道,“这胖子,是我的弟兄十一,还有他,你见过,‘丛林猎手’张绝!”

  “嗯!”

  李仪点了点头,既不准备告知姓名,也懒于追问为何两兄妹姓氏却不同。

  萍水相逢,最好,是能相忘于江湖。

  举手看了看手背,他摇摇头,心中暗暗骂娘。

  诛杀一头捞月血猕,手背上的积分,竟是丁点未动。

  显然,这印记,有某种约束条件,或许是禁止周边有人,或许是禁止魔兽带伤,用以防止作弊。

  “算了,就当见义勇为了,何况,还落得一枚1级魔晶。”

  李仪不再多想,一步踏上巨猿之躯,拔出匕首,就要掏出魔晶。

  1级以上,魔兽体内,才可生出魔晶。

  此种魔晶,与拂晓断崖中,以魔力凝结,色泽纯白的魔晶,截然不同。

  事实上,拂晓断崖中,准确叫法,应称之为白晶。

  就价值而言,1级魔晶,足以比拟百枚白晶,十分珍贵。

  “敢抢我的猎物,你小子,不想活了?”

  “张绝,你疯了么?快把弓挪开!”

  两声惊怒之声,接连响起,一声是张绝,一声是柳芳菲。

  脑后传来一抹尖锐刺痛,这感觉十分熟悉,李仪心知,自己已被“林之哀歌”长弓锁定。

  张绝满脸凶狠,弓拉满弦,此兽对他而言,极为重要,关心则乱,因而杀意涛涛。

  “别用箭指着我的头,我最恨别人,拿箭指着我的头……”

  李仪并未回头,身影从容淡定,语气,犹如不化寒冰。

  他话音未落,一抹恶鬼嚎哭之声幽幽弥漫,脚下业火汹汹流淌,似有某种凶残魔物,裹挟地狱熔岩,即将破土而出!

  “这是……什么?”张绝视线转为骇然,手指僵直,几乎动弹不得。

  他的脑中,浮现片刻前,那一缕笔直血光,切开虚无,击杀巨猿的场景。

  冲动了,自己居然敢用箭,指着如斯强者?

  心头惶惶,他大为后悔,却已是骑虎难下。

  “张绝,你在干什么?这头捞月血猕,是他所击杀,当然是他的战利品!”

  这时,王贲大步而来,适时递了个台阶。

  “可是,这头魔兽,对咱们而言……”张绝赶紧趁势收弓,只是语有不甘,愤愤不平。

  小马哥的台词,果然霸气侧漏……

  心中小小嘀咕一句,塞上哭泣哀嚎不绝的怨灵之瓶,手肘上幻魔手镯,也重归平静。

  刚才手段,并未花费多少魔力,仅是借助幻境和怨灵之嚎,共同营造的舞台效果,但配合前一刻的一记魔法力毙凶兽,倒也足够震慑众人。

  他也不愿,与这帮人生出冲突。

  倒不是说,怕了他们。

  只是,在已有一个麻烦尾随的关头,再招惹另一个麻烦,何其不智?

  “小兄弟,这头捞月血猕,对我们很重要,你看,能不能行个方便?”王贲一边说着,也觉得要求有点过分,揉了揉后脑,思索一阵,道,“我可以,用东西来交换!”

  “什么东西?”李仪的脸上,波澜不兴,并不着急拒绝。

  “一道身法秘技,”王贲顿了顿,刻意加强语气道,“贤级上品,身法秘技。”

  秘技,与秘法类似,为战技之巅,妙用不俗。

  “秘技?”李仪扯了扯法师长袍,忍不住提醒道,“你难道看不出,我是一名魔法师?”

  “当然!但此战技十分特殊,对斗气要求不高,而更重要的是,”王贲大喘气,刻意吊了吊胃口,“此秘技,可与法术相辅相佐,与‘风行术’、‘羽落术’等法术,无缝连接。”

  “你说的,都是真的?”李仪终于动容,能与法术契合的战技,可绝对不多,这也是魔武双修大多沦为笑柄的原因之一。

  “你可以自己看看,就知道我所言不虚……”王贲抬手,一枚竹简,遥遥抛出。

  “哦?这么相信我?”李仪举起手掌,那竹简悬定半空,徐徐飞向他的手里,“你不怕我卷了东西逃跑?”

  “看小兄弟面相不俗,气度超群,一看就非池中之物,绝不会贪图这点东西的……”

  虽明知道,这话里,有拿捏之意,不过,听着确实挺舒服。

  眼前少年,温和而不失大气,有大将之风,怪不得,能受命运垂青,凝聚“辉煌光环”。

  李仪心中,暗赞一句,举起竹简,放于眉间。

  身法——千重经纶!

  几个字,浮现脑海。

  过了一阵,李仪神情,由平静,转为聚精会神和隐隐兴奋。

  此术,神异!

  怪不得无需斗气,这身法,简单而言,其实就是步法。

  糅杂了两仪、三才、四象、八卦、十方,步步踏出,都是筹算!

  此术,需要极大运算量,对精神要求极高,恐怕,更适合法师,而非战士。

  “这东西,不错……”李仪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又道,“不过,我还想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王贲急切道。

  “你那弓箭手的瞳术——‘丛林之瞳’,我也想借阅一下。”

  “张绝,你怎么说?”王贲闻言一愣,转头望向弓箭手。

  “这不可能!此术,为我家族秘术,且与我族祖辈英灵,有着特殊联系。”张绝毫不犹豫地摇摇头,断然而拒,“你无祖先英灵庇护,就是想要修行,也绝不可能。”

  他说的煞有其事,李仪也听不出是真是假。

  “既然这样,成交了!”

  “多谢!”王贲抱拳,开口问道,“还未请教,小兄弟高姓大名?”

  真实名字,李仪是不想用的。

  而“**”这么老的梗,他更是自然是懒得用了。

  “大家都叫我,**侠!”脑中灵光乍现,李仪面色不变,徐徐道。

  “**侠,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一伙?”王贲面有殷切,拍了拍胸脯,“你别看我们实力不济,其实我们兄妹,在刻意藏拙。魔法一途,讲究‘早慧’,武者一脉,则重‘晚成’。我们两人,都在打磨自身……”

  “我知道,”李仪点点头,并无意外之色,“你在雕琢‘辉煌光环’,而你妹妹,则在养育‘斑竹之相’!”

  “哦?你连这也看得出来?”柳芳菲俏脸微红,轻声道。

  “当然,天人之相,谁人不识?”李仪微微一笑,少女的笑容,可是如沐春风。

  天人之相,大多内敛,少数几种,则外相可见。

  诸如司马懿的“狼顾之相”,项羽的“重瞳之相”,还有,则是眼前此女的“斑竹之相”,又称“女英之相”。

  “可以,帮我个忙么?”李仪转了转眼珠,忽道。

  “什么忙?”柳芳菲很大气。

  “这枚竹简,我已经记下了,你可以拿回去。”李仪压低声音,背对着一处方向,“不过,拿回去前,给我一剑!”

  “啊?”

  “全力一剑!”李仪加强了语气。

  “狗男女!”

  远处,看着一对青年男女谈笑晏晏,洪河心中不快,暗骂不止。

  他忽露愕然,那带笑少女,翻脸如变天,神情化作阴狠毒辣,左手去抓竹简,右手则重剑挟碧波,近身偷袭,正砍在李仪的肚子上!

  李仪的背影,看不出神情,但可见血光起,他捂着肚子,一记魔能飞弹挥舞,大步退开。

  “想不到,柳暗花明,机会来了!”

  洪河心神大振。

第四十五章 经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