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五禽

  “演武,结束!”

  结束日,几位长老仙踪淼淼,竟无一人现身,不过,主持者白芸,可是要比那几个老家伙养眼得多了。

  一段时日不见,其美玉雕琢般的肌肤,愈发白嫩剔透,欺霜赛雪,让人有咬上一口的冲动。

  ——据说,“白璧”血脉,成长至极致,宛若白玉美人,通体无暇,柔软如云。

  李仪瞧着那亭亭玉立的可人模样,难以自抑地,有些心中痒痒。

  白芸的温婉声音,徐徐响起。

  “第三名,长孙神机,得‘轮回裹尸布’!”

  不知使了何种手段,长孙神机,竟有十余个积分,力压苏萱儿,取得第三。

  “第二名,虞潜,得‘空明手镯’!”

  “榜首,”此处,白芸的声音微微一顿,俏脸上,似浮现淡淡红晕,“李仪,得‘宁静之握’!”

  “李仪,干得好!”

  “不愧为‘布衣天骄’,好样的!”

  “偶像,真给力!”

  ……

  白芸声音刚落,鼓掌声,欢呼声,赞贺声,如滚滚轰雷,甚嚣尘上!

  “‘布衣天骄’?这外号是谁取的?怎么回事?”李仪摇了摇头,有些吃惊,转头问道,“这帮人,吃错药了?”

  他记得清楚,就在十天前,他还被排挤和攻击,堪称“举世皆敌”,这风向,怎么会变得如此之快?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长孙神机不以为意,一语道破本质,“你做了一件别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若你失败了,那就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成功了,则成了披坚执锐,行开拓之举的英雄。所以,也犯不着高兴,如果在失败者的位置上,你收获的谩骂,会比现在的鼓励,多出十倍!”

  李仪闻言,点了点头,话虽这样说,一缕豪气,在胸腹间浮荡。

  三人上台,依次领奖。

  轮到李仪时,他偷偷嗅了嗅飘摇而至的少女芬芳,厚着脸皮道:“白芸师姐,你看,我都拿到榜首了,成为内府弟子,已是板上钉钉。能不能,将那个‘机会’提前一点?”

  “还是那句话,先成为内府弟子。”白芸闻言,脸上红晕弥漫,白里透红的娇俏模样,分外可人。

  “唉,怎么说,也拿了个榜首,不能给点奖励?”李仪不依不饶,继续说道。

  “你拿榜首,关我什么事?”白芸哭笑不得,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十分坚持原则,“成为内府弟子,否则免谈!”

  李仪有些悻悻,倒也不气馁。

  “李仪,干得不错!按照赌约,这‘空明手镯’,是你的了。”虞潜一脸赞赏和诚挚,李仪明知道他心里必然在哭爹骂娘,但在脸上,竟是看不出半点假惺惺的做派。

  这,唱的是哪一出?

  李仪心头疑惑。

  “李仪,这轮回裹尸布,我挺喜欢的……”长孙神机的手掌,轻拂那野兽皮毛般的褐色长布,似乎爱不释手,“干脆,送给我怎样?”

  李仪愣了一霎,心下,顿时恍然。

  虞潜此举,是想将轮回裹尸布送到自己手中。毕竟,自己没什么背景,他想拿捏,要轻松得多。

  长孙神机,自然不是贪墨此物,而是要替自己挡枪,转移虞潜的注意力。

  “当然可以!”李仪一点就透,毫不犹豫地说道,“咱们兄弟什么关系,你想要?尽管拿去!”

  虞潜闻言,脸色化作青紫,伪装卸下,一脸凶戾。

  他迟疑片刻,似乎做出什么决定,一抹阴狠自眼瞳浮现。

  “虞潜,你要干什么?”李仪心有所感,赶紧怒声喝止。

  但为时已晚!

  虞潜猛一转身,双手交错,一枚水弹,狂啸尖鸣,化作流水巨蟒,蜿蜒上下,狂扑而出!

  噗哧!

  长孙神机反应不及,如中败革之声,不断响起,整张轮回裹尸布,一瞬之间,支离破碎。

  谁都没有料到,虞潜竟然如此果断,自己得不到,也绝不让别人得到!

  “虞潜,你是在挑衅我长孙家么?”长孙神机勃然大怒,大声说道。

  “挑衅?当然不敢!”虞潜阴冷一笑,一挥袖袍,转身就走,“长孙神机,那轮回裹尸布不过是低阶法器,我会十倍赔给你,今晚,就遣人送至你的房间!”

  “混账!”望着其嚣张背影,长孙神机一脸愤怒,眼神凛冽,狠狠将手中破布,扔在地上。

  李仪上前,捡起那已是千疮百孔的轮回裹尸布,目光忽然一动。

  轮回裹尸布上,似乎覆了一层防御和隐蔽功能的禁制,此时破碎的,仅是外层禁制,反而因此,露出内部的金黄之色,隐约看出几个模糊字迹。

  “这里面,有问题……”

  李仪故作惋惜神情,不动声色,将轮回裹尸布卷起收起。

  ……

  入夜,李仪紧闭门窗,若有所思。

  并没有急于研究轮回裹尸布,而是梳理回忆,衡量这些时日,种种得失。

  不得不说,收获破丰。

  最大收获,反倒是太原王氏那块腰牌,以及,与王氏两兄妹的友谊。

  甚至,在某些关头,此牌,能成为免死金牌,保下一条性命。

  其次,则是身法秘技——千重经纶。

  千重经纶,无极而生,然后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道、七星、八卦、九宫一直至十方,变化之多,如恒河之沙。此身法,无斗气运用之道,故为贤级上等,但对法师而言,其效果,或许能达到帝级,甚至是皇级!

  剩下,则是一身不算华丽,也足够实用的装备了。

  那大袍“风暴堡垒”,如今已经归还,左右手腕,分别是“幻魔手镯”和“空明手镯”,左手食指为指环——“宁静之握”,胸前佩挂着怨灵之瓶,身上则披着树影斗篷。

  此外,还有些零零碎碎的玩意,譬如“天刹”上取下的魔法符文,以及猎杀而得的魔晶。

  特别是2级魔晶,数目虽少,价值不菲。

  几乎所得的所有东西,都十分实用。

  唯一没什么大用的,或许就是记在心里的“偷龙术”。

  端详着手中魔晶,李仪先是疑惑,很快脸色微变。

  他明显看出,这魔晶颜色,黯淡得厉害,竟是精华尽失!

  “怎么回事?莫非,又是它?”

  他神情变化,想起了什么,闭眼意识内视,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嘴角则有些抽搐,颇为古怪。

  脑中,天谶戒指之中,白晶积累的数额,化作五千三百!

  那鼋梦术,需一万白晶,本是感觉遥遥无期,现在才十天,竟已过半。

  “看来,赚取魔晶最快的手段,还得是狩猎……”李仪心中,暗暗惋惜,“可惜,巨兽之门这种机缘,可遇而不可求。更何况,越级猎杀魔兽,是天时地利人和所共同成就,难以复制。”

  再想想,剩余仅五千枚白晶,若按兽侍的报酬,需整整三年,简直遥遥无期!

  得想个办法,多挣点魔晶……

  李仪是喜忧参半,思考一阵后,毫无头绪,干脆不再浪费时间,着眼于眼前的轮回裹尸布。

  其表层,已是千疮百孔,但禁制之力,依旧十分强大,李仪以古鼍之气覆盖于手掌,手掌化作深黑,将其一点点拔出。

  黄金之色,愈发闪亮。

  接近清晨,大功告成!

  三个金字,熠熠生辉——五禽戏!

  “五禽戏?不是华佗的……上世偶然见过,是虎鹿熊猿鸟……不过,在这世界,不可常理揣度。”

  激动紧张,胡思乱想着,李仪目光落于其上。

  字迹拙陋,歪歪扭扭,细看之下,却有一股霸道高远之意,仿佛喷薄欲出,刺人瞳孔。

  “猛犸撼山”。

  “海妖裂潮”。

  “枭兽啸月”。

  “塞壬扶摇”。

  “比蒙撕天”。

  “此为五禽戏!”

第五十一章 五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