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猛犸

  目光落下,就再也移不开了。

  “猛犸撼山”。

  “海妖裂潮”。

  “枭兽啸月”。

  “塞壬扶摇”。

  “比蒙撕天”。

  “此为五禽戏!”

  力透纸背,字字如龙!

  每一个字,都深藏一抹剑拔弩张的雄浑霸道,深如海渊,高如崇岭,直刺瞳仁,多看几眼,就会感觉眼睛生疼。

  五个动作,每一个动作,下方都有图影标注,脉络分明,玄秘莫测。

  不过,除“猛犸撼山”为金色,其他四幅动作,都黯淡无光,一片朦胧。

  “这样看来,后面几个动作,是需满足一定条件,才能触发……”

  心念一转,李仪暗自揣测,得出结论。

  他曾有所耳闻,上古功法,遵循循序渐进,按部就班之道,步步慢,而步步稳。此种手段,是防止修行者跨步太急,好高骛远。

  想通这一点,李仪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心头兴奋,目光落于第一幅图影上。

  ——“猛犸撼山”。

  “天山之阴有猛犸,幼时羸弱,性喜撼山,及至长成,脱胎换骨,体魄不逊巨龙!”

  “成年猛犸,力能移山覆海,铜皮铁骨,血肉如岩,毒病不侵,咒法难伤!”

  “其体魄,当是三分天生,七分取自撼山之术!”

  华佗果然是医师,这功法不似武道口诀,更像医疗记录,琐碎但不絮叨,倒有些引人入胜。

  “撼山之术,其本质,为引地灵共鸣,纳后土之气,滋养体魄!”

  后土之气?

  读到此处,李仪的眼睛,死死钉在那四个字上,心头惊讶,如潮水翻腾。

  后土之气,并非土元素,而是大地元素!

  山有山魂,河有河灵,大地元素,则为九州大陆之精魂,德载万物!

  燕赵,之所以能立地无敌,因为他非人类,而是上古神土“息壤”所化,能沟通大地,取后土之气,源源不竭。

  此术,竟能有如此妙用,也着实诡异!

  “怪不得,这虞潜,如此费心竭力,也要得到这轮回裹尸布!”李仪眼中,精芒闪烁如雨夜雷光,“正好,叫他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怀揣许多紧张复杂的情绪,李仪将其一字一句,细细琢磨,悉心品悟,不敢遗漏一字。

  “啧啧,好繁琐!”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有感而发,感叹一声。

  仅一个动作,却琐碎繁芜,艰难晦涩得惊人。

  不止是动作和姿态,其手指屈伸,脚掌弓张,胸腹起落,直至呼吸节奏,都有严苛入微的要求。

  看似旁枝末节的动作,都是相互呼应,浑然一体,仿佛一曲交响乐,每一寸血肉,都需配合无间,差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

  据其上所言,修炼至深处,连脏腑律动,都会隐隐共鸣,引大地之脉动。

  李仪不敢怠慢,闭目养神,又是一遍记忆回溯。

  心中,算是有了个七八成把握,他定了定神,一步,踏出!

  ……

  完全出乎预料的,仅为了这小小一步,竟然到了第二日正午。

  “这是第几次?三十三次,还是三十四次?”

  “算了,不想记了,反正记了也没用。”

  “今日,算是和你卯上了!”

  食指上的宁静之握,不愧为榜首奖励,有强大的安神定性之效,一次次失败,竟也心静如水,不骄不躁。

  “再来,我就不信这邪!”

  李仪身体前倒,背脊高耸,周身上下,透出龙象之姿,凝重如山。

  徐徐蓄势,呼吸节奏趋于恒定,肌肉一收一舒,遍体皮肤之下,隐有细密轰鸣声起,犹如绵长春雷,幽幽不绝。

  脚步前移,似猛犸推山而行,缓慢,而沉重。

  一步落地,一声轰鸣,自足底深处响起,步步生雷!

  “这是……”

  李仪神情一动,一抹喜色,浮上眉梢。

  脚下,一道磅礴雄厚的意志,在步伐之间,隐隐共鸣!

  此为大地之灵,是脚下这片广袤无涯大地的意志,虽仅是细小的一缕,也是巨大突破了。

  每一步落下,一缕凝练沉重的气息,自左脚心而起,游弋一周,落于右脚脚心,回归大地。

  一个周天中,仅有极为微薄细碎的气息散入体内,但那零星气息,竟蓄蕴着浩瀚之力,所过之处,传来阵阵撕裂痛楚,洗筋伐髓一般,骨骼嗡鸣,肌肉震颤。

  三步后,李仪不支栽倒,一屁股坐倒在地。

  “此术,不一般呐……”

  仅是三步,浑身酸痛,五内如焚,但明显可以感觉得到,体内生机,似乎旺盛了一些。

  此术,极为不凡!

  “这下,倒是有点……”

  眼神幽光弥漫,李仪点点头,倒是有些头痛起来。

  摆在面前的问题,是取舍。

  这可谓是他独家所能享受,幸福的烦恼了。

  时间有限,冥想、兽侍、道化武装,以及眼下的五禽戏,无一不是要花费大量时间,若并列进行,恐怕有狗熊掰玉米之嫌。

  必须分出轻重缓急,做出取舍,有的,需要减少时间,甚至完全摒弃。

  李仪思索起来。

  冥想,毋庸置疑,是雷打不动的。

  在补天阁里,依旧备受歧视和排斥,但李仪并不准备退让。道化武装,绝对是矗立于时代之巅的伟岸力量,好不容易才夺得那一线机会,轻言放弃,是他绝不愿做的。况且,自觉醒血脉能力——“负碑”以来,魔法掌控力,略有拔高,日后说不准,还可再有变化。

  眼下这五禽戏,最为特别,似乎与魔法,并不搭边,反倒更像武者修行的功法。

  但此法玄妙,内蕴大道,若是放弃,实在太过可惜。

  而且,肉体为一切之根本,谁又知道,后面四个动作,是否有对法师有益的?

  像枭兽啸月,很有可能,就是强化灵魂本源之道。

  “这样看来……”李仪脸色,有些黯然。

  唯一可以放弃的,只能是兽侍工作了。

  今时不同往日,一天三颗白晶,说实在的,已是可有可无。

  那些三不五时的天材地宝,固然珍稀,但李仪真正不舍的,其实是飞雪。

  在李仪眼中,它并非沥血蝎狮这等绝世凶兽,而仅仅是个孩子,偶尔耍点小性子,却很单纯,很善良。

  这段时日以来,与飞雪感情愈发亲密,偶尔还能享受特殊待遇,坐其背上,在沥血窟中晃荡几圈,感受“虚空闪烁”的神秘意趣。

  它的朋友本就不多,自己再离开,怕是会令小家伙伤心一阵。

  李仪摇摇头,也有些黯然神伤。

  “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只能尽量,多看看它吧!”

  犹豫许久,他还是做出了最理性的决定。

  当晚,李仪向顾嫣然请辞,并补充道,他会以朋友身份,三不五时去看飞雪。

  出乎意料地,顾嫣然并未挽留,大方得很。

  李仪感觉,她似乎有些欲语还休。

  不过,他此时的心头,盘亘了太多念头,心绪繁杂,也没太在意。

  ……

  又是三个月。

  时光荏苒,李仪在拂晓断崖,已呆了半年。

  燕赵和长孙神机都已晋升直传弟子,他愈发孤独,不过,也愈发专注和勤恳,心无旁骛。

  夜夜冥想,日日苦修,魔法修为,终于达到半步八层。

  如今,魔力、龙龟之气、古鼍之气,三股气息,呈三足鼎立之势,分庭抗礼。

  “负碑”能力淬炼之下,魔力精纯厚重,品相虽逊色于另外两股气息,但数量更加庞大,狂烈喧嚣如潮。

  体内魔力,实在过于驳杂,此种异象,李仪也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一些人,但根本没有他这般,修炼多种冥想术的,自然是一无所获。

  莫非,往后要独辟蹊径,来个一气化三清?

  李仪暗暗自嘲。

第五十二章 猛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