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耳光

  微微心焦,李仪也未丧失理智,出发前,打点行装,有条不紊。

  左右两腕,是幻魔手镯和空明手镯,左手食指中指,分别是宁静之握和须弥戒指,胸佩怨灵之瓶,身披树影斗篷,轮回裹尸布收入须弥戒指,“蛇发追猎者贰型”的草图,反倒取出来,绑在胸口衣服下。

  其缘故,是他注意到,此草图,材质为蛟蜃之属的凶兽鳞皮,表面不显眼,竟有吸收斗气和魔法冲击之效,与“风暴堡垒”,有近似之处。

  看了看镜子,可谓武装到了牙齿,他点点头。

  小心无大错!

  拂晓断崖,是有规矩的,但出了骊山,则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光影之地配有护卫,足以应付普通的流氓混混,眼下事态,并不寻常。

  究竟,是什么人?

  “走吧!”

  脚尖重重一碾地面,无斗气喷薄,却有力量爆发,李仪身形宛若捕猎的云豹,飞奔而出。

  夜风中,他身形矫健,步伐沉稳,气息匀长,风一般的速度,却给人一种不紧不慢之感。

  猛犸撼山,果然是淬体王道,奔跑之间,他的耐力,犹如犀象,源源不断。

  ……

  光影之地。

  李仪微微喘息,面露若有所思。

  一番长跑,血脉贲张,肺腑搏动,筋骨皮肉,竟是生机焕发,力量汩汩而出,妙不可言。

  似乎体内,有什么东西,一番浇灌后,萌发一枚新芽。

  看来,除了每日例行的“猛犸撼山”,自己忙于冥想,其他身体锻炼,还是太少。

  若以多种锻炼方式,收获必然更大。

  想通这一点,李仪愈发垂涎另外四幅图影了。

  思考着,视线无神平移,映入眼帘的凌乱场景,令他醒悟过来,神色剧变。

  “被砸”二字,让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没料到,居然是砸得这样彻底!

  李仪上次来时,还在装修,并未布置桌椅板凳,而这次,同样没有几张桌椅。

  地面,尽是断桌残椅,地面一片狼藉,瓜果零食等物,就不必提了,七零八落,洒了一地。

  不过,最前排的几张桌椅,倒没什么损伤,七八位衣着华贵的公子哥坐在那,继续观影。

  看来,他们身份尊贵,就是这搅事者,也不敢轻易得罪。

  嚣张叫骂声闯入耳朵,分外刺耳,李仪循声望去,房间一角,小石头满脸赔笑,低声下气地道歉。

  他的面前,是一名骄横跋扈的血袍少年,身后,跟了两名随从。

  眼中精芒掠过,李仪尚未来得及修行晨光之瞳,不过,精神之术——聚精会神,也有不错效果。

  “哦?”

  那血袍少年是一名下位法徒,但气息古怪,深藏腥杀毁灭之意,似有妖魔潜伏,幽深诡异。血色法袍之下,数道魔能波动涨落,如同呼吸,和魔力共鸣。看来,其魔法物品,还是不少。

  “通幽学派?”李仪心中暗忖,“并非死灵派,是深渊派,还是炼狱派?”

  魔法一脉,壁垒浅淡,派系之分,并不明显。

  不过,一般而言,成为正式法师后,会根据血脉能力、根骨属性、天人之相等,选择一条主修之路,其他流派则为辅助。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通幽学派,泛指与异位面相关的法师,而根据不同位面,又有死灵派,深渊派,炼狱派,星域派、巨兽派等。顾嫣然,就属通幽学派中的死灵派。

  少年此时,也注意到李仪,脸上冷笑忽显,手掌扬起,一记耳光甩出!

  啪!

  清脆掌掴声中,小石头原地打了个旋,一道鲜红指印,在苍白面孔上浮现。

  “你小子,不过是一条狗罢了!你的道歉,值个屁用!老板呢,我要见你们老板!”

  嘴上不干不净,他的视线转向李仪,目光挑衅,唇角冷笑。

  “我叫李仪,是光影之地的老板之一,”李仪扶住小石头,安抚他几句,才转头道,“请问,我光影之地,何处招待不周?”

  “你的瓜果,都是又脏又烂,是要拿来喂猪么?”少年双手叉腰,猖狂道。

  “哦?有这种事?”李仪自不会相信他的信口雌黄,问道,“哪里是脏的,让我看一下……”

  “你要看?”那少年冷笑,大声喝道,“张平!”

  那名为张平的仆役,从地上捡了一颗苹果,少年接过来,用脚狠狠踩了几脚。

  “看到没,有脏又烂,我没骗你吧……”少年得意一笑,恬不知耻地说道,“说吧,怎么赔偿我们?”

  没错了,就来找麻烦的!

  李仪脸色微沉。

  “我在问你话呢,你聋了?”少年逼近一步,动作奇快,挥手又是一记耳光,“愣着干什么,还不赔礼道歉?”

  不过,这一记耳光,生生停在半空。

  李仪的手犹如铁钳,少年几番挣脱,竟不能成行,心中暗惊:这小子,力气好大!

  他曾沐浴“黄泉吐息”,力气比正常人强出一倍,可是从未在于法师的角力中,落于下风。

  “赏我个脸,这件事情,就此揭过,行不?”李仪露出和煦如春的微笑,旁人不知,这种笑容出现时,才是他要发飙之时。

  “脸?你算什么东西,你有脸么?快给我放开!”少年破口大骂,一连串冷言冷语。

  “哦,不肯赏脸啊……”李仪淡然道,“那,我赏你个脸?”

  少年还没明白李仪的意思,一记风声雷动的耳光,不期而至!

  啪!

  少年一个转圈,其动作,几乎是小石头的翻版。

  他的确是故意挑衅,可完全没料到,李仪竟真敢抽他一记耳光!

  “你知道我是谁么?”少年捂住脸孔,神情狰狞,“我可是尤武乘,尤,是‘黑绳’尤氏的尤!我敢伤我,我要亲手宰了你,洗刷耻辱!”

  未等李仪有所反应,前方一众贵族,被两人争执吸引,纷纷嘲笑起来。

  “尤武乘,真长进啊……身为法徒,和一名半步法师单挑?啧啧,真给你尤家争光!”

  “就是,怪不得尤秋水以来,这尤家,反而越混越回去了……”

  “家门不幸啊!”

  这几人,果如李仪所料,身份不俗,竟连九长老之一的尤秋水,也完全不放在眼里。

  “张鸣世,这件事,是我和他的事情,你别管!”

  尤武乘闻言,也不脸红,手臂高高抬起,一道翠绿冷光,自宽袍大袖,疾走而出。

  “活化绳索?”李仪轻斥一声,脚下一弹,拉开距离。

  达到法徒境界,可精神御物,活化绳索,就是那技巧之一。不过,作为法师,自不可能操弄普通绳索,而铁链又难以携带,多是血饮荆棘、食尸草、毒心藤等物,或挟毒,或饮血,杀伤惊人。

  心头警兆忽生,李仪眼神缩至针尖大小,又是连退数步。

  一刹间,那翠绿之光,分作五道张牙舞爪的青紫藤蔓,裹阴冷冰寂的毁灭气息,妖异袭来。其顶端,竟如捕蝇草般张开血盆大口,凶相毕露间,喷出苦泉死气,腐蚀生命气息!

  “苦泉司狱蔓?”李仪的声音,有无尽愕然。

  苦泉司狱蔓,仅成长于九重炼狱,属外域生物,强悍至极。此物,有成长至7级甚至8级的潜力,吞食天地,鬼神难测。

  “滚!”

  李仪眼神寒芒一闪,舌绽春雷,唇齿光芒万丈,金色光辉聚于面部,凝聚雄狮之相,喷薄而出!

  神意狮吼!

  光暗交错,一声哀嚎,苦泉司狱蔓冒出一团黑气,回缩至尤武乘的臂间。

  神意狮吼中,那光明浩大的气息,正是苦泉司狱蔓的天然克星。

  李仪心生侥幸,这株苦泉司狱蔓,还在幼年,否则,断然不会如此轻松。

  他正松一口气,四面八方,忽有一道道殷红血影,盘旋升腾。

  “哦,忘了告诉你,我是一名召唤师。”尤武乘双手环抱,得意洋洋道。

第六十五章 耳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