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过往

  一枚玄黑水弹静静漂浮,光润圆滑,映出一张惊恐面容。

  “这法术,难道是秘法?”

  尤武乘强作镇定,身形,则难以自抑地哆嗦了一下。

  除尤秋水外,尤氏一脉,因其“黑绳”血统,大多倾向“炼狱派”。尤武乘自小,饮“炼狱之水”,沐“黄泉之气”,魅魔、深狱炼魔等物,也见过不少。

  但眼前这枚色泽古怪的水弹,却有一种从未见过的冰冷气息,那并未邪恶,而是纯粹的凶戾和毁灭!

  “你认为,我会回答你么?”李仪懒得废话,冷笑道。

  他说话之间,那枚深黑水弹,仿佛心脏,砰地一声,搏动一下。

  在那一刹,其膨胀几分,又反向坍缩,回归原本大小。

  这一缩一放,仿佛毫无变化,但尤武乘分明感觉到,其中蕴藏的恐怖之威,又博大几分。

  秘法,绝对,是秘法无疑!

  而此刻,那几头喋血小鬼,也都被斩杀完毕。

  “我尤武乘,对‘法圣’孔子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光影之地!”

  胆寒之下,他再无犹豫,语速急促,一口气念完。

  “这才像话嘛……”

  掌中法术散去,李仪抬手,尤武乘以为他要动手,一缩脖子,面露惶恐。

  但李仪伸手,仅是帮他理了理凌乱衣衫,一脸风轻云淡:“这誓言,并非魔法誓约,你若不遵守,我是搓不圆你,也拉不长你……不过,这么多位贵族少爷看着,你也不想在帝国贵族圈里,落得个不守承诺的骂名吧!”

  “你,你,我们走!”尤武乘心知,自己丢脸已是丢到了家,气得满脸铁青,本想放下一句狠话,又觉得说得越多,越是丢脸。

  “抱歉,诸位,打扰你们观影了……”李仪转身,鞠躬致歉道。

  “没事,这场戏,可比你的电影,有趣得多了!”

  张鸣世的话,激起一大片赞同之声,这帮纨绔子弟,从来是不嫌事大的。

  “你叫李仪?有没有兴趣,入我张家?”张鸣世扇子轻舞,倒有几分浊世佳公子的气度,“我看你资质、心性,都属上乘,熬个几年,说不定能入赘或是赐姓,成为我张家旁支。”

  “多谢美意,不过,我这人是山村野夫,自由惯了,过不来高门大宅的生活。”李仪笑了笑,婉言拒绝。

  ……

  就如港片里的警察,王胜姗姗来迟。

  “是我惹来的麻烦,连累你了……”他沉下头,眼神恼火,似有些自怨自艾,“李仪,真的很对不起。”

  “多分点钱就行,不是说,谈感情伤钱么?”李仪瞧出他神色有异,不再纠缠,轻描淡写地揭过,又问道,“你和尤武乘有仇?”

  “不是尤武乘,而是他的堂哥,尤氏骄子——尤鸿鹄。”

  谈起那个名字,王胜的声音,犹如阴湿草丛中的毒蛇,带着一抹森寒。

  “尤鸿鹄?你和他,怎么会有过节的?”李仪吃了一惊。

  “说来话长……我和他,曾经争夺过一个女孩,因此结仇。”王胜摇了摇头,凄然地自嘲一笑,“你别看我现在这模样,想当年,也是天骄之下,最出色的几人……”

  “结果呢?”

  “我输了,那个女孩选择了他,在嫁给他几年后,病死了。而我呢,运气也差,在一次试炼中,被人击破法漩,成了废人。”

  王胜的语气,并不激昂,平铺直叙,事不关己一般。

  但李仪分明能感觉到,其中深藏的愤懑和压抑,如同暂时沉寂的火山,一旦苏醒,必有毁天灭地之怒!

  寥寥几语,王胜都是点到即止,很多关键点,都没有细说。

  其中,必有别情!

  不过,这是别人的隐私,李仪也不好过问。

  “我决定了,关掉光影之地。”王胜叹息道。

  这句话,倒不出意外。

  若对手是尤武乘,事情还有转圜余地,若是尤氏骄子尤鸿鹄,性质就不一样了。

  此人,可是尤氏继承序列中,名列前茅者,手中握有的力量,碾碎光影之地,比捏死一只臭虫,难不了多少。

  “关就关吧,反正也挣了不少……”

  李仪点点头,故作洒脱地说道。

  “不过,你那份钱,我不能给你。”王胜语调艰涩,此事逾越他的底线,令他有些说不出口,“我希望,能用别的东西来置换。”

  “置换?”李仪愣了愣,好奇反问道,“是——风暴堡垒?”

  “抱歉,风暴堡垒,也不能给你。”胖子欲言又止,一脸赧然,“是另一样东西——我多年的法阵理论,名为‘万象阵集’。还有,这东西,也不能现在给你……”

  “为什么?”李仪更好奇了。

  “这其中,有一道法阵尚未完成,需我以身试法后,填补上去。”

  “以身试法?”李仪哑然失笑,胖子这用词,倒是十分风趣,“究竟,是什么法阵?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

  “此法阵,是我个人独创,取名为——‘六道之轮’。”说此话时,王胜眼中,有精芒闪现,在那稍纵即逝的一瞬,不再是那唯唯诺诺的胖子,而是昔年的张扬天骄。

  “六道之轮?名字,倒是气吞山河!”李仪轻赞一句,摩挲下巴,一脸好奇,“是小型法阵,中型法阵,还是大型法阵?”

  胖子摇摇头,一声不吭。

  “不会,是魔能阵列吧!”

  胖子闭嘴,不发一言。

  “莫非是……超魔阵列?”胡乱猜测几句,李仪也觉得没趣,就不再追问了。

  “放心,我不是什么伟人,甚至不算好人,但也有自己的原则!既然拿了你的钱,我绝不会让你吃亏!”胖子音调深沉,平淡言语中,发誓一般,坚定不移。

  “你要干什么?别做不理智的事情!”李仪越听,越是觉得不对劲,感觉这胖子,似乎在交代遗言。

  “放心,我法漩已破,一个废人罢了,能做什么?”胖子淡然一笑,摆了摆手,“你知道我的,我怕死的很,不会做鱼死网破的事情的。”

  李仪点点头,只是,眼中忧色未消。

  ……

  “去死,去死,去死!”

  夜空下,数道炼狱法术,挟黑暗邪力,四下飞扬,侵蚀墙壁和地面,留下一处处恐怖疮疤。

  尤武乘暴跳如雷,恨得差点癫狂,心中着实不甘心,只能拿死物撒气。

  他太清楚了,明日此事,被那些多嘴纨绔宣扬出去,自己就会成为贵族圈里的最大笑柄!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去找堂哥!”

  ……

  狭窄小室中,一灯如豆。

  昏暗灯光之下,一名丰神俊朗的男子盘膝端坐,其恬淡神态,竟有说不尽的写意风流。

  孤灯悬于头顶,他的身下,却有整整四道影子,仿佛一朵死灵之花,怒放而开。

  这四道影子,完全与光线无关,当是鬼魅幽冥之物,诡谲怪异,摇摇晃晃。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男子神情一变,脸上浮现波澜,身下影子,则仿佛水中扔进一颗石子,一阵絮乱,波涛起伏,隐有怨嚎之声,震撼灵魂。

  “真不是时候……”轻哼一声,男子应声道,“是谁啊?”

  “堂哥,是我,尤武乘,我有点事情……”

  门外,尤武乘的声音,小心地响了起来。

  这房中男子,竟是胖子口中的尤鸿鹄!

  “进来吧!”

  “堂哥,你一定要帮我讨回公道!”尤武乘心情急切,风风火火,大步而入。

  “站住,别动!”

  尤鸿鹄一声怒喝,将尤武乘吼了个激灵。

  “堂哥,怎么了?”他好奇问道。

  “看看你自己的脚下。”尤鸿鹄一脸不满,轻哼一声。

  尤武乘一低头,面露惊恐,差点吓得吓得跳了起来!

第六十七章 过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