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杀伐

  猛犸撼山,引大地共鸣,倾听大山脉动,纳取后土之气。

  但一脚踏落,李仪却赫然发现,此处,仿佛是一片死域,安静死寂,了无生息。

  “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巨龙埋骨地中,大地似乎已经死去,对李仪的呼唤,没有任何反应。

  “这地方,果然处处透着诡异,不像圣地,更像凶地!”

  心念丛生,李仪也不慌乱,步步沉稳,落地无声,一步一步,前行而去。

  他不是喜欢半途而废之人,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也不必多想,猛犸撼山,走完一轮再说。

  轰!

  轰!

  轰!

  李仪面色凝重,自身脏腑肌肉震动,犹如大槌擂鼓,轰鸣之声,自足底而下,直达九幽。

  依旧,是鸦雀无声。

  倒也不气馁。

  二十步时,他眼神忽然一动,面具之下,露出饶有兴致。

  “这个,究竟是……”

  脚下,在难以丈量的极深处地底,似乎有某种磅礴幽深的意志,受到感召,隐隐响应。

  精神一震,李仪调整呼吸,步伐愈坚,脚下凝重如山,一步一个脚印,步步为营。

  二十五步!

  紧随若有似无的共鸣,一抹混沌迷蒙的微弱气息,自脚心升起,恪守周天循环的轨迹,在身体中轮转一周。

  这气息,极为薄弱细微,并非后土之气,而是……

  李仪转头,望了一眼远处耸立的气柱,目光精芒流溢。

  六韬之气中,源自巨兽垒虚,象征土之力的“虎韬之气”!

  他甚至隐隐感觉,这股气息,更精粹,更扎实,更澄净!

  反观那气柱冲天的虎韬之气,似乎掺入驳杂气息,浑浊不清。

  长吸一口气,李仪压抑住心头的惊喜,肌肉震颤,龙骧虎步,牵扯着周身之力,慢步而行。

  似拉船的纤夫,他承受着巨大压力,身形前倾,青筋暴动,汗水直流,倦怠之意,席卷全身。

  而另一方面,浑身血肉气脉,在虎韬之气的滋润下,欢欣鼓舞,演奏着酣畅淋漓的乐章。

  一步,又一步……

  三十六步!

  他神情剧震,脚下错乱,野兽般轻吼一声,歪歪斜斜,坐倒在地。

  三十六步,是他的极限,这还是在“宁静之握”的辅佑之下,才勉强达到的。

  气息步步壮大,但直至第三十六步,虎韬之气,也仅有线头粗细。

  可带来的好处,着实妙不可言。

  浑身血脉,在其滋养之下,龙精虎猛,层层递进。

  而身体深处,那枚似符箓,又似魔纹,形如龙龟之形的血脉符文——“负碑”,又有小小的变迁演化,似向着更高一层的“负山”,有演变趋势。

  这虽只是个小小兆头,变化不足万分之一,却显现出一种惊人的可能性。

  他的血脉,在借此成长!

  不过,这倒是有些古怪。

  六韬之气,一般而言,是融入法师的法漩和武者的气漩,借此,生出类似血脉能力的——“元素督军”。

  猛犸撼山之下,其气息在身体中流转,竟是直接融合于血脉之中。

  “有点意思……”面具遮住了他的神情,只有眼神,闪烁不休,“蛰伏地底深处的气息,较之那六道气柱,强出何止千倍万倍!莫非,所有人争夺的六韬之气,是来自于地底?但地底气息,俨然已经生出意志,只可能敛聚,又怎会无故分裂?”

  虽有疑惑,不过,李仪已做好打算,赖在这不走了。

  以猛犸撼山汲取的虎韬之气,较之那气柱,要微薄得多,可聚沙成塔,也能聚集不少。

  何况,此种方式,不必与他人争抢,危险系数大降,何乐而不为?

  ……

  李仪享受着安静时光之时,巨龙埋骨地中,处处厮杀,血腥已起。

  而这,才是第一日!

  扑通,一个脑袋落在地上,其无神的瞳孔中,映出一张白色面具。

  眼眸细长,面相凶戾,居然是李仪脸上曾经出现过的——睚眦面具。

  面具主人,是一名身材魁岸的武者,血色披风鼓荡,持斩龙巨剑,半扛在肩上,犹如一头嗜血的巨魔。

  斩龙巨剑,为斩剑中最大的一种,宽背厚刃,重达百斤,能使用者,无不是天生神力之辈。

  “睚眦,我和你无冤无仇,而且,此处没有六韬之气,你我并无利害关系……”一名狼面法师看一眼那无头尸身,吓得屁滚尿流,示弱道,“我马上就离开这片区域。”

  “滚吧!”睚眦面具的男子,似有不耐,空闲一手,挥苍蝇一般,“动作快点,别等我改变主意!”

  “好的!”狼面法师毫不迟疑,掉头就走。

  睚眦盯着他的后背,冷笑一声,目中,凶光浮现。

  一记踏步,他反手握剑,身形作游移电光,在原地留下一道浅色幻影,犹如冲破空间之壁,刹那间,越过十米之距,出现在狼面法师的身后。

  正是,白银之手的——拔刀术!

  “该死的,你,你不守承诺!”狼面法师又惊又怒,他来不及施法,胸前一枚挂坠亮起,一道“风息之盾”,浮现身外。

  此术,与“灵气之甲”齐名,前者是防御物理伤害,后者则是抵御法术输出。

  但防御,也是有限度的。

  “秘技——流光断浪!”

  一声低沉冷笑,狼面法师掌心斗气喷薄,巨剑上,流光乍放,一道光辉之芒,闪耀而出,化作光之剑芒。

  光之斗气涌动,其势摧枯拉朽,风息之盾上光辉闪烁,裂纹滋长,仅一息工夫,炸裂而开。

  唰!

  剑锋掠过,狼面法师的身躯,从中断为两截。

  睚眦收剑,在同一刹,他的身形,又出现在拔剑之处,仿佛从未离开,诡异无比。

  战士学府——白银之手,其中秘技繁多,而“拔刀术”却最为有名,自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这人,很喜欢改变主意……”睚眦重重一甩剑,血滴四溅,不去看那死不瞑目的尸体,“还有,谁告诉你,此地没有六韬之气?若不先将这这一片区域清场,我怎么放心去取武韬之气呢?”

  ……

  “海浪仆役?”雨水中,鹰面法师狼狈地在地上翻滚,声音又惊又怒,“你是潮音灵谷之人!”

  “现在才看出来,你的眼力,也太差了点……”

  对面,是一名龙鲸面具的法师,其身侧,前后矗立着五头蔚蓝巨物,其形似露水仆役,但色泽更深,凶性更重,给人一种可怕压力。

  元素召唤中,海元素一系,常常被认作是水元素的分支,实则两者,属性截然不同。

  同为元素召唤,海浪仆役,可比露水仆役要强得多,足以碾压烈焰仆役!

  此时,那鹰面之下,法师的脸色,有些发青。

  一般下位法徒,施展三次元素召唤,魔力就基本告罄了,面前这人,仿佛真是耐力悠长的龙鲸一般,魔力源源不绝!

  “我就不信了,你的魔力,难道是无穷无尽的?”他自我鼓气,趁隙射出一道寒冰之匕,却被其难以拦住。

  “你,猜对了,在这片区域,我的魔力,就是无穷无尽!只靠元素召唤,也能碾压你!”龙鲸似乎发出一声冷笑,手指一抬,水花凝聚,又是一头海浪仆役,拔地而起!

  绝望的咆哮,响彻天际。

  ……

  嘭!

  如沸烈焰中,一道焦黑人影,前倒在地上。

  “现在的人,怎么都听不懂人话?叫你走,你就走嘛……又浪费我一枚符箓!”一名狐面女子声音清婉,在尸体旁边布置着什么,“等我结界的布置完毕,这豹韬之气,就是囊中之物了。”

  ……

  入夜,李仪端坐在垒虚的骸骨之上,目光冰冷。

  他知道,追捕自己的人,已经很近了。

  来自法师的警兆,不断在心间闪烁。

  抬头望天,月不明,星也稀。

  “月黑风高,杀人夜么?”他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

第七十四章 杀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