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盈虚

  映入眼帘,赫然是一座人头京观!

  六十余颗脑袋堆垒成丘,纵然有面具遮掩,眼瞳之中,那临死前的悲怆和恐惧,却极好地保留下来,愈发血腥可骇。

  短短五天,他竟杀了六十余人?

  虎面法师的脑袋一片空白,他甚至忘了去想,这些头颅,是如何在这吃人的巨龙埋骨地,所保留下来的。

  那元凶之人,右肩扛斩龙巨剑,左手抓握一颗头颅,遍体彩光滔天,却也掩藏不住一身如沸如潮的猩红杀气,凶气凛凛!

  抬眼望去,其脸上面具,竟然是九名龙子之一,最为凶戾残忍的睚眦。

  随手一抛,在人头京观上添上一个战利品,睚眦转过头:“哦?我还以为,这片区域,都已被我扫荡干净了……你是从其他地方来的,还是只漏网之鱼?”

  “我只是路过,马上就走。”虎面法师心头惶然,哪敢逗留。

  “走?来了,还走得了么?”睚眦手指跳跃,斗气狂涌,指缝中龙吟不断,一抬手,握住斩龙巨剑,气势顿变!

  咚!

  一声沉闷巨响后,汹涌斗气于剑身跌宕往复,剑刃嗡鸣,似撞击堤坝,气势不断攀升,尚未出手,浩瀚之压,已成摧城!

  “拔刀术?”虎面法师惊呼,一颗心坠到谷底。

  “有见识……”睚眦嘲讽一笑。

  “不能退!听闻拔刀术,其势一往无前,十米之内,一刀两断!退而必死,必须先挡下这一刀,再谋打算……”心念急转,虎面法师狠劲上来,指掌轻舞,几枚魔法戒指上,七色光华大作。

  “咦?”睚眦轻咦了一声。

  只见,风息之盾,在虎面法师身外凝结,成型之后,却并不止息,魔法光辉映照之下,凶威渐涨!

  风之元素,狂怒回旋,风刃咆哮,风壁起伏,隐然带了一抹“狂风之盾”的韵味!

  显然,几枚戒指,达成了类似法术升阶的效果。

  “天真!”睚眦冷笑,甩下一句评价后,拔剑,突杀,身形骤然消失!

  虎面法师眼皮一跳。

  原地残留一道淡淡虚影,似穿透空间阻隔,睚眦的彪悍身形,已在风盾之前。

  “死吧!”

  巨剑横掠,剑锋之上,有无数骄阳绽裂,狂暴之威,挟破风之声,碾压而下!

  其斗气流转,竟是一气呵成,“拔刀术”和“流光断浪”两道战技,一刹融会贯通,爆发出成倍之威!

  热刀过牛油一般,惊骇目光中,那风息之盾,剥离溃散,坍塌瓦解。

  “这是……破魔之刃?”

  只来得及说一句话,虎面法师的头颅,飞扬而上。

  “破魔之刃?这不过是一把材质普通的斩剑罢了,强悍的,是我本人!”

  睚眦现身于原地,其声,徐徐飘洒,但虎面法师自然听不到了。

  对战利品,他竟完全不感兴趣,那几枚魔法戒指,没有多看一眼。

  “这光辉,要持续一整天?”看了看流光溢彩的手掌,睚眦抓起脑袋,遥遥一抛,又落在京观之上,“不错,炼化武韬之气时,还可顺手做个大点的京观。”

  ……

  雨水淅淅沥沥,围拢于光柱四周的武者和法师,心情恰如这永不停歇的暴雨,一地鸡毛。

  “在‘阴符’的雨水领域中,我,就是神!”龙鲸面具的男子,其豪言,已不能说是夜郎自大,简直就是狂妄没边了!

  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反驳。

  三十余头海浪仆役,呈排山倒海之势,排布成片。

  其巍峨凶煞的湛蓝之躯,以及掌心悬浮的巨大水弹,足以令那些旁观者,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几息间,又是一头海浪仆役站立而起,仿佛永无止境,给人无尽绝望。

  “想等人数更多的时候,再发动攻击?你们说,我会给你们机会么?”龙鲸冷笑一声,冷声说道,“杀光他们!”

  一声令下,海浪仆役纷纷暴起,水弹如雨,瓢泼而下,轰碎雨幕和大地!

  暴雨中,魔法流泻,血光飞溅。

  “这龙韬之气,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龙鲸端坐中央,身上巨大光柱,让他仿佛王者般,傲然君临。

  “哦?干得挺不错么,那……再来几头?”

  过一阵,他戏谑的声音,与无数狂吼,形成鲜明对比。

  ……

  一枚赤色符箓,化作一道狂暴火线,撞击在看不见的屏障上,炸裂之后,烈焰翻腾,火蛇撕咬,沸沸扬扬,不断冲击那无形墙壁,却徒劳无功。

  二品符箓——“蛇焰之枪”!

  此符箓,可是相当于2级法术!

  “该死,这是什么玩意?是结界么?”

  “各种属性的法术,全都尝试了,一个都不奏效!”

  “这世上,还有如此强大的结界?”

  一干人等,透过无形壁障,死死盯着那可望而不可即的光柱,眼神的愤怒,简直欲狂!

  “结界的防护,也是有极限的,继续攻击,肯定能攻破!”

  水弹、风刃、雪球、流火、无数魔法,雨点般落下。

  结界中央,是两道纤瘦身影,一男一女。

  “姐姐,我好怕!”蛟面少年贴在一道婀娜身影之旁,怯怯说道,“我们挡得住么?”

  “放心,咱们沈家,别的没有,就是钱多!”狐面少女露出爱怜之意,轻轻抚摸少年的头发,“在魔晶耗光之前,这结界,固若金汤。”

  “可是,值得么?”蛟面少年很不自信,又道,“花这么多钱?”

  “只要你能成才,花多少钱,都值得!”狐面少女坚定道,“等过完今天,豹韬之气,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了。”

  ……

  那三道光柱,就好比一点火星扔进了火药桶,连天烽火,以三道光柱为中心,扩散而开!

  地面之上,厮杀不断,杀气冲天,一具具尸体,沉陷下去,化作血气,流向更深之处。

  而在地底,那极深之处,有狂怒咆哮,恍若霹雳雷鸣,回荡不休!

  “龙之血,我要的,是龙之血!凡人之血,即使再多,于我何用?”

  “这么多人,几名龙血者都解决不了?废物,都是一帮废物!”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了……”

  那声音,酝酿着强烈愤怒和不甘,破口大骂,可惜,没人能听到。

  ……

  两道身影,并肩而行。

  盈虚,雷属性,为六兽之首,其气息,为文韬之气。

  此兽,与其他几头相较,更富传奇色彩。

  传说,纣王帝辛,并非自/焚而死。

  帝辛此人,幼时就能“倒曳九牛,抚梁易柱”,而牧野之战时,更是成名已久的天命强者!何况,鹿台本身,就是一件史诗级法器!

  他又怎会自杀?

  帝辛,实则是死于盈虚的“禁诫之雷”。

  换言之,这是一头能干掉天命强者的巨兽。

  念及于此,李仪思绪复杂,有些心生崇敬。

  或许,此处,会与众不同。

  不过,第一步,先要通过盈虚的“雷光领域”。

  骸骨之外,雷蛇游荡,电光激荡,如同末日雷劫,相较其他几处,要凶险得多。

  李仪也不客气,一头钻入羽衣的“紫薇之庇护”中。

  此物,为神术物品,有紫薇圣星之力,防御坚韧且持久,法术难伤。

  两人凑得很近,不过,都是闷葫芦,倒是有些尴尬。

  “好了,还有一小段路程,你自己走吧!”

  距离盈虚之躯,二十余米开外,羽衣停下脚步,说道。

  “嗯!”

  李仪点点头,脚下一踏地面,身形如豹,穿透雷光,几息工夫,闪入盈虚骸骨之中。

  羽衣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道想些什么,过一会,抬起头,观摩测绘起来。

  李仪四下观察,盈虚骸骨,比其他几头,要大出许多,骨骼粗壮,纹理古拙,有一种庄严堂皇之感。

  休息片刻,他再次修行,这是第四头,早已驾轻就熟。

  但才踏出十步,他的身形,陡然僵直,仿佛缝合怪一般,呆滞僵硬。

  “龙血者,你,渴望力量么?”

  耳畔,恶魔般的呓语响起。

第七十九章 盈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