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骊龙

  第三波攻势,徐徐落下帷幕。

  凌厉错落的各色光辉,犹如群星陨落,苍穹倾颓!

  密集的法术和战技,几乎是将方圆数十米的地面,摧枯拉朽地犁过一遍,造就一块凹塌数尺的巨型盆地。

  较之前两次,这波攻势,要强出近三成。

  不止是由于光幕将散,更是因为,一众追逐者的心头,不约而同,生出一缕淡淡戒惧。

  以凡人之躯,扛下两波攻势,前方那人,哪里是“霸下”,简直就是“玄武”!

  “光幕,散了……那小子,是死了么?”

  “怎么没看到尸体,灰飞烟灭了?”

  “等等,我好像看到……”一人想到什么,嘴巴动了一下,噤口不言。

  许多人都回想起来,李仪消失之前,手掌中,是一枚万径卷轴。

  莫非,其尸体,被万径卷轴带走了?

  稍机灵的人,第一时间,就想透了。

  压抑的沉默中,人潮渐散,分道扬镳,朝着不同方向。

  一部分人漫无目的地搜寻,打算碰碰运气,但以巨龙埋骨地的辽阔,寻找一具尸体,无异于大海捞针。

  更多人,则走向那三道依然屹立的光柱。

  心中的挫败感和失望,不言而喻。

  ……

  嗡!

  空间之芒闪烁,李仪的身影,在光芒中若隐若现。

  那是二十余米的半空,重力牵引下,其身躯坠落,重重砸在地面上。

  如此冲击,他却连闷哼之声,都未发出一声。

  李仪早就失去意识了。

  四周,一派安静祥和,嶙峋交错的阴影投落在他身上,竟是一具粗犷的巨兽骸骨。

  此处,是巨兽“文启”的躯体之中,巨躯之外,则是一片天然屏障——“星落领域”。

  他的运气,算是相当不错了。

  李仪躺在地上,气若游丝。

  他的身体,如同被顽童蹂躏过的破烂布偶,遍体鳞伤,支离破碎。

  脑袋,胳膊,大腿,许多地方,都露出断裂的,白森森的骨茬。

  鲜血汩汩而出,淅淅沥沥,流淌在地上。

  这血液,没有一刻停顿,渗入地底,化作一抹殷红近黑的气息,继续向下。

  终于,被什么吸纳,消失无踪。

  “的确,是真龙之血!”

  地底,一道狂热之音,沸沸而起,喧嚣回荡。

  “引真龙之血,铸祖龙之躯,倒转轮回,逆乱阴阳!吾,‘虚影’,即将重返世间!”

  这狂热之声,自言自语着,情绪十分激烈,但没有预兆地,就戛然而止。

  “怎么停了?他没死?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没死?”

  “该死的,你怎么能不死?为什么不去死?”

  ……

  猛犸撼山,可强化防御、魔抗、毒抗乃至于根骨,但其核心,是生命力。

  山阴猛犸,以生机雄厚浩荡著称,是极少数,生命力可媲美,甚至超越巨龙的生物。

  危在旦夕之际,李仪体内,那蛰伏的生命力,疯狂喷涌,治愈伤势。

  而另一方面,李仪身上,依旧残留着无数魔力和斗气的余韵,不时爆发,摧毁生机。

  如此一来,他的身上,呈现诡异一幕:破坏和缝补,毁灭和重生,死气和生机,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一左一右,在天平上,不断加注砝码。

  往左,即死,往右,即生。

  重伤累累,死神一方的筹码,似乎更为优厚。

  眼看李仪步步迈入死亡,三股六韬之气,终于加入战团,以极快之速,融入血脉本源!

  本来薄弱的生机,滋养之下,一点点变得强盛。

  许多时候,那六韬之气,竟然直接凝结为骨血和肌体,缝合伤口。

  新生的血脉符文,也意识到大祸临头,癫狂般地震颤着,收放之间,鲸吞长吸,吞噬六韬之气,演化蜕变。时而,龙吟深涧之声,幽幽响彻,这枚符文渐露,其色漆黑,其形蜿蜒,诡谲而阴冷,犹如蛰伏深渊的骊龙!

  一道全新的,透着无尽邪祟,仿若深渊魔种般的血脉能力,即将生成。

  破而后立。

  在这深沉的昏厥中,李仪朝着龙之血脉,又进一步。

  若能渡过这一难关,他必然赢来新生,脱胎换骨,血脉评价,大幅攀升。

  不过,此时的他,意识沉浸在深沉黑暗中,没有一丝念头。

  ……

  “痛快!太痛快了!”

  又一颗头颅,抛在人头京观之上,血腥之气,冲天而起,令人作呕。

  睚眦浑身浴血,巨剑一抖,震下无数道血线,光滑剑刃,映出一张张死灰般的面孔。

  “看来,你们失败了?废物就是废物,数量再多,也派不上用场……”他嘲讽一笑,睥睨霸道的目光,在面前徐徐扫过,“我这京观,还差两个,就凑足一百个了!你们中,有没有高风亮节,愿意献上脑袋的?”

  “别再犹豫了,等他炼化完武韬之气,咱们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就是,双拳难敌四手,他的斗气,此时应该也所剩无几……大家一拥而上,他能放翻几个?”

  两名法师唱着双簧,大声鼓动。

  “哦?还真有主动请缨的?”睚眦视线移转,盯住两人,嘴角扬起嗜血笑意,“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别怕他,快出手,只要……”

  嗖!

  一人心头一紧,还要说些什么,眼前金辉亮起,视线天旋地转,一具无头尸身,映入眼帘。

  那是……自己?

  他的意识,陷入黑暗。

  巨剑顺势横斫,刀锋如电,剑弧旋转,又一颗头颅,腾飞而起。

  睚眦敛身收剑,身外光影浮动,又现身于拔剑之处,似乎从未离开。

  而那两枚头颅,则血淋淋地告知众人,刚才一幕,并非幻觉。

  白银之手的拔刀术,在他手中,简直有鬼神莫测之机!

  “一百颗了!下一个目标,就定为一百五十颗吧!”

  睚眦冷然一笑,两颗头颅,落在人头京观上。

  而那鲜血淋漓的人头京观,在凑足一百后,血气翻滚,异象陡生!

  嗷!

  若有实质的血气,凝聚成一头睚眦之形,抬头向天,怒声咆哮,石破天惊!

  继而,滚滚血气,浸入睚眦掌中斩龙巨剑,剑刃如沸,血芒滔天!

  巨剑剑锋上,多出一枚血色图案,仿佛一枚邪异纹章!

  “这是什么?”

  “是——以血祭剑,铸炼剑魂!”

  围聚的一众人等,如同惊弓之鸟,面露骇然,纷纷后退,斗志一泄再泄!

  “一群怂包!废物!”睚眦满脸轻蔑,他歪了歪脑袋,眼神中,浮现一丝狐疑。

  刚才那一刹,他与一个深不可测的巨大意志,生出一息共鸣,交换了一个念头。

  那是一个坐标。

  坐标,指向一个人。

  “是那个人?有点意思……算了,先解决眼前的麻烦。”肩扛血芒溅射的斩龙巨剑,睚眦仿佛九幽魔神,踏步而前,“你们中,谁愿意做第一百零一个?不觉得,这数字很吉利么?”

  ……

  李仪睁开眼睛。

  此起彼伏的撕裂感和疼痛感,差点让他精神崩溃!

  贪婪地吸了一口气,他又觉嘴唇干裂,剧烈的饥饿和干渴,令他意识模糊。

  仿佛一块被拧干后又曝晒的海绵,整具身躯,都变得干瘪无光。

  “先吃点东西……”

  李仪费力地操控精神,须弥戒指光芒闪烁,干粮和水,浮现在面前。

  咕隆咕隆狠狠灌了几大口水,他强忍遍体的疼痛,拼命往嘴里塞干粮。

  不敢吃得太快,他细细咀嚼后,才勉强咽下。

  食物刚落入胃里,就化作能量,消散在身躯中。

  一口气吃了三天口粮,饥饿之感,竟然没有丝毫减轻。

  足见,消耗之大!

  继续吃!

  大概吃了十天口粮,腹中饥饿感,才舒服许多。

  又喝了几口水,李仪深深呼吸,意识平静,沉入身体之中。

  他长出一口气,身上伤势,比想象中,要轻得多!

  “哦?怎么回事?等等?这枚血脉符文,是什么?怎么看着,像是骊龙?”

第八十三章 骊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