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五色

  巨龙,或许是最为驳杂陆离的族群。

  除却“六韬”等外域巨龙,以及“龙龟”、“麒麟”等龙属近亲,九州龙种,大抵分为三类——五色龙,金属龙和宝石龙。

  譬如拂晓巨龙——晨凫,就是金属龙中的“应龙”,或称“黄金龙”。

  而其中,以五色龙,最为奇诡邪异。

  黑色的“骊龙”,红色的“赤龙”,绿色的“孽龙”,蓝色的“螭龙”,以及白色的“蟠龙”,无不是凶性凛凛,动辄毁天灭地的可怕存在!即是炼狱至深处的狱龙,也难与之相提并论。

  而李仪,能清楚地感觉到,那枚符文,是幽黑之色,绵延顿挫的骊龙之形!

  这枚血脉符文,跳脱浮跃,生机勃勃,或许在一天几个小时之内,就能成型。

  到时候,就是一个全新的血脉能力。

  有“负碑”的前车之鉴,他几乎能够猜测,此种能力,或许与骊龙有关。

  “负碑,是龙龟之属的血脉能力,极为旁门,剑走偏锋!而此种血脉能力,恐怕较之负碑,还要偏激左道!”

  李仪摸了摸下巴,不由苦笑起来。

  “算了,白送的血脉能力,怎么看,也是稳赚不赔……”

  不再胡思乱想,他放缓呼吸,灵魂触角游荡,在体内继续查探。

  “古怪,真是古怪……”

  身体里,空空荡荡,一丝力气和魔力都没有。

  但除此之外,遍体都是些零碎小伤,并未伤筋动骨。

  李仪记得,自己昏厥前,可绝不是如此场景。

  “莫非,是六韬之气?”

  自己揣测一句,他神色微动,侧头望去,果其不然,三股六韬之气,全无踪迹。

  来来回回内视了数遍,确认并无大碍,李仪放下心来,又将注意力,放在身上装备。

  这一看,脸色立马变得阴沉,颇为心痛。

  宁静之握,八斗戒指,两件装备都毁了!

  此二种,一是强化冥想,二是属性加成,是轮回裹尸布之下,李仪最昂贵的两件装备!

  好消息是,其他装备,均无大碍。

  在胸口处摸索一番,他搜出一张铺开的鳞皮纸卷。

  这卷“蛇发追猎者贰型”的草图,居然完好无缺,别说破损,连一丝印痕,也看不到。正因此物护住胸腹,李仪才避免五内俱焚的命运。

  可以说,此物救了他一命。

  “这玩意,究竟是什么?就是巨龙之皮,也不一定有如此防御……”

  李仪满脑袋,都是问号。

  目光落在手背,他神情又是一变。

  皮肤白皙剔透,隐然能看到阡陌交通的血管,神异难言。

  元素亲和之感,竟也是前所未有地强大。

  心脏每一次跳动,隐然感觉,那四周元素,也在共振。

  “这算什么,脱胎换骨?算了,别胡思乱想了,赶紧冥想……”

  身上依然阵痛,但李仪可不敢放松,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关头,若在这里阴沟翻船,那可就亏大了。

  闭目凝神,身外古鼍咆哮,一缕缕元素,自兽躯垂落,雨线一般,坠落在身上。

  不过,这零星元素,竟没有直接化作魔力,而是直接沉入身体深处,有的润泽血脉本源,有的,则被骊龙相的符文所吞噬。

  身体至深处,已是千疮百孔,需元素之力,查漏补缺。

  也不知过了多久,虚脱之感,渐趋淡化,气脉之中,有魔力涓滴生成。

  “不错!”

  心弦微松,李仪愈发沉静。

  时间,在安静的冥想中,徐徐过去。

  而此时,一道身影,循着坐标指引,缓缓而来。

  ……

  “原来,在这……”

  阴冷笑声,打破这一片宁静。

  砀!

  剑啸之声,回环转折,欲破苍穹!

  宛若烈阳般的金辉,闪耀天地,一道魁梧身影,裹万道金芒,手握龙斩,由右向左,巨剑横斫!

  仿佛突然短了一截,李仪的头颅,消失无踪。

  “咦?”

  那身影轻咦一句,巨剑逆势回旋,辉光大作,剑声悲歌,血气翻涌,似猛兽泣血!

  李仪的上半身,再次消失。

  “有点意思……魔武双修?不,没有斗气律动,是炼体术?”

  剑势已老,那身影饶有兴致地轻哼一声,收敛巨剑,光影交错,闪现于十米之外。

  正是睚眦!

  咔嚓咔嚓,骨头发出一连串清脆响鸣,李仪的身躯,恢复原状。

  “你是谁?”他心有余悸,眼神警惕,同时,也浮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感觉。

  还真是,脱胎换骨了?

  刚才,他头颅后仰,进而上身后仰,整个躯体,柔弱无骨般,扭曲幅度不下麻花。

  海妖裂潮,他修行尚浅,绝无可能达到如斯境界。

  而且,身体的反应速度,也敏锐不少,意随心动,如臂使指。

  看来,那三道六韬之气,并不仅是治愈伤势,那么简单……

  “抱歉,你如果想要六韬之气,已经晚了。”李仪面色稍霁,淡然道,“三道气息,我已完全炼化,你杀了我,也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放心,我对你身上的六韬之气,没什么兴趣……”睚眦摇摇头,阴诡笑容中,露出雪白牙齿,“我只想要你的脑袋。”

  “我们认识?”对手的胡搅蛮缠,让李仪神情转冷,眉头微耸。

  “素不相识。”

  “有过过节?”李仪又问。

  “都不认识,怎会有过节?”

  “杀人,总得有个理由吧!”李仪大为头痛,又有些恼火。

  “理由?如果真要找个理由,那只能说,你抢了我的风头……”斗气灌涌,血色巨剑咆哮如魔狮,睚眦身上,更是血芒涛涛,气势冲天。

  “就为了个风头,就要杀人?”李仪心头,浮起荒谬之感,眼神射出愠怒。

  “觉得不可思议?这缘由嘛,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睚眦脸上,飞扬着狂桀笑意。

  “我呢,有个哥哥。我本是族中百年不遇的天骄,可惜,我哥是万年不出的‘光明之子’!从小到大,我都是第二,表现再好,评价也是一句——‘不愧是谁谁谁的弟弟’。但是,我就是我,不是谁的儿子,也不是谁的弟弟,只是我自己!”

  “我身为天骄,以身犯险,来这九死一生之地,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在这里,我可以暂时摆脱那道无处不在的阴影,成为这巨龙埋骨地中,独一无二的王者!”

  “我甘冒大险,来到此处,却被你抢了风头,你说,我能不能忍?”

  “疯子!”眼见事情,绝难善了,李仪冷哼了一声。

  嗡!

  斩龙巨剑抗于肩上,睚眦脚下回旋,一抹光耀之环,凛冽扩散!

  “撕拉”两声轻响,两头潜行的空气仆役从中而断,烟消云散。

  “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就别玩了……这会让我觉得,你在侮辱我。”

  歪着脑袋,巨剑扛肩,周身血芒迸发,他一步踏出!

  “自寻死路!”

  李仪再次虚张声势,连续数个琐碎的魔法手势,遍体流炎的地狱火,咆哮而起!

  “愚蠢!”

  睚眦不躲不闪,穿透地狱火的虚幻之躯,一记重拳,辉芒闪耀,狠狠砸出!

  嘭!

  光芒绽放,李仪的身躯,重重撞击在骨壁之上。

  “我都说了,这种小动作,很没趣!”睚眦居高临下,邪笑道。

  “你怎么瞧出来的?”李仪咳嗽几声,幸而有那张图稿,不然他的脏腑,早已重伤。

  “你们法师,有‘法师直觉’,我们战士,也有‘战士警兆’!”睚眦嘿嘿一笑,“况且,我的气感告诉我,你身上,没有魔力流动的痕迹。”

  李仪眼神森冷,不再多言。

  的确是天骄!

  虽有战士警兆或法师直觉,但低级强者,依旧会下意识地依赖眼睛和耳朵。

  此人,完全依赖战士的气感和警兆,属于天赋极高,最难缠,最可怕的一种。

  李仪看了看自己的底牌。

  魔力,恢复了七成。

  剩余的装备,已经试过,派不上什么用场。

  要胜他,或许,得靠这个即将生成的血脉能力了。

第八十四章 五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