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千斤

  “我叔父常言,这世上,沽名钓誉者极多,大多徒有虚名……实在想不到,补天阁盛名在外,也是其实难副!失望啊,实在失望!”

  远远,就听到一股嚣张狂悖的声音。

  “那倒不是,武弈大师的武装造诣,还是有目共睹的。只是,早就听说补天阁青黄不接,弟子之中,没几个拿得出手的……”另一人表面附和,实则意有所指。

  “是啊,符文,乃是道化武装的根基,连符文都画不好,还想染指道化武装?痴人说梦!”

  两人一唱一和,竭尽侮辱之能事,无比跋扈。

  “哪来的乌鸦,这般聒噪?”李仪面色一沉,眼神凛然,又有些不解,“补天阁,在拂晓断崖,可是圣地般的存在,竟有人敢出言污蔑?”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补天阁的一员,听在耳畔,尤为刺耳。

  走近一看,就见严河领着补天阁的一干人等,满脸怒容,遥对着两人。

  对方一胖一瘦,虽然只有两人,却挥斥方遒,神态自若,气势丝毫不落下风。

  反倒是严河等人,似乎矮了一头,有些底气不足。

  “这两个,是什么人?这么嚣张?”李仪拉住一人,轻声问道。

  “李仪?”那人见到李仪,双目一亮,仿佛来了救星,旋即想到了什么,神情又黯,“这两人,都是张百尺的弟子,那胖子名为张裕,还是其远房子侄,瘦子名为周巽。”

  “‘千仞之手’张百尺?”李仪神情一动。

  “千仞之手”张百尺,同为鼎鼎大名的武装师,以道化武装——“千仞立壁”,名闻天下。此幅武装,被称作“铜墙铁壁”、“防御之王”,号为万箭穿心而不破,万法加身而不倒。

  论武装师排名,张百尺此人,还在武弈大师之上。

  “千仞之手又如何?我们武弈大师,也不落后于他!”那人愤愤不平,眼神一黯,似有些垂头丧气,“还是我们这些弟子不成器,在千斤坠上,败得太惨!哼,若不是秦云、苏萱儿两人不在……”

  “千斤坠?”李仪眼神飘忽,露出玩味之色。

  千斤坠,是一种较量符文的方法。

  一品符文,虽为最低等的符文,也暗藏大道玄妙,天机莫测。

  譬如磐石符文,一枚小小符文,重达百斤,接近一个成人的重量!

  所谓千斤坠,是在测重台上,双方连续绘制十枚符文,比较其重。

  这是最简单,最直白的符道争锋手段。

  “严河师兄,不就是以符道见长?”李仪好奇问道,“以他的符文造诣,也会输?”

  “那个胖子,看着獐头鼠目,但本事不小,能绘制极巅符文!”

  李仪闻言,心下了然。

  符文,以符墨为骨,以魔力为魂,通过规则牵引,凝聚成型。

  一般而言,绘符时,要将魔力提纯,释放无属性的魔力,以免魔力本身,影响符文构成。

  但是,也有直接以魔力绘制的,此种符文,成型极难,往往别有神效,被称作极巅符文!

  每个人的魔力,因血脉、天赋、冥想术、根骨等缘故,都截然不同,就好比这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一般。因此,极巅符文,每一枚符文,都无先例可寻,需理解规则,对符道领悟,足够精湛,才可一挥而就。

  此人,能绘制极巅符文,不简单!

  “李仪?”交谈间,严河也瞧见李仪,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大声道,“你小子,终于来了!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

  李仪依言而行,心中,则浮起一抹古怪感觉。

  刚来时,人人都是侧眼看他,或视而不见,或冷嘲热讽,态度恶劣。

  后来,与秦云一役,令许多人改观,开始正眼瞧他。

  接下来,百傀之战,才是真正令所有人,开始重视,甚至仰视于他。

  他亲身经历,这一点点积累名声,挣来尊敬的过程,心头那股畅意,较之一步登天,更为醇厚久香。

  “怎么样?有办法么?”严河满脸愤慨,咬牙说道,“我输了,我丢脸,我也认!但师父的名声,绝不能堕!”

  “我试试……”李仪点点头,他有一说一。

  “你是何人?”张裕斜睨一眼,故作轻蔑道。

  他从四周的目光中,瞧出一丝端倪。

  这补天阁里,无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就算对严河,也不太敬重,但望向那少年时,竟有隐然的推崇?

  “李仪,无名小卒罢了。”李仪淡然一笑,摆了摆手,“别废话了,开始吧!”

  “哼,我就瞧瞧,你有什么本事……”张裕哂笑,神情嚣张,大手一挥,“就是车轮战,我也不怕!”

  测重台上,依次铺着十方雾霭檀宣,云雾盘旋,时而化作古松老竹之相,聚聚散散,极为神秘。

  鹤鸾笔,握于掌心。

  徐徐吐息,一抹心神相通的感觉,油然而生。

  “好久,没用这样的好纸好笔了……”

  浅浅一笑,李仪眼神化为凝定,气息陡变!

  他的身形,似乎拔高万丈,给人一种磅礴之压。

  身有巍然气度,渊渟岳峙,又兼缥缈气质,灵动似风!

  张裕和周巽,神情骤变,变得凝重无比。

  仅一个起手式,就令二人,管中窥豹,察觉些许不寻常!

  “这家伙,果然并非等闲!怪不得,其他人都对他心怀期待……”

  徐徐落笔,笔走龙蛇,转意迭出,滔滔不绝。

  他的笔锋,沉稳如山,他的动作,却柔滑如丝,两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在一人身上交汇,令人目眩神迷!

  一笔一划间,几无停顿,行笔之快之准,如有神助!

  仅几息工夫,一枚符文,黄芒起伏,山之巍峨,石之深沉,凝聚收敛!

  磐石符文!

  “嘶!”

  “磐石符文,真是磐石符文,而且,才五息时间!”

  “这小子,去一趟巨龙埋骨地,又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这人,真是李仪?我的天!”

  惊叹声,此起彼落。

  “各位,千斤坠,是比较符文效果,并非比谁画得更快!”张裕冷笑一声,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我的符文,可是重达一百五十斤!”

  在他看来,一枚磐石符文,有什么稀奇的?竟令这些人,没见过世面般,大呼小叫。

  他当然不知道,以“手残”名噪补天阁的李仪,亲手绘制一枚符文,给人的冲击之大!

  周巽在旁,看着测重台上的数字,眼神有些凝重。

  “一百斤,一毫不多,一厘不少!这家伙,是个人物……”

  此少年,行笔快逾劲风,落笔又稳逾泰山,那种隐然透出的天赋,叫人心寒!

  “想个办法,弄死他……”周巽眼神闪烁,心头凶念升起,眼神恶毒,“师父说了,补天阁,绝不可后继有人!”

  并未多做休息,李仪移步,转向第二方雾霭檀宣。

  一抬手,鹤鸾笔的笔尖上,一抹乳白气息,萦绕流动。

  看到这一幕,张裕神情大变:“你也想绘制极巅符文?不自量力!”

  话虽这样说,但他的心中,隐然生畏。

  这一次,李仪行笔缓重,似有沉重大山,在笔端压抑,令他的神情,也变得艰涩。

  嘭!

  几声叹息声中,一枚符文,爆炸而开。

  “哈哈,早就说了,不自量力!”张裕偷偷抹了把冷汗,大笑道。

  李仪摇摇头,转向第三方雾霭檀宣。

  一群人围绕在外,吊着脖子往里看,过一阵,烟尘升腾,所有人身形后仰,再次叹息。

  “眼高手低,不自量力……”张裕继续冷嘲热讽。

  不多时,第四方雾霭檀宣,也毁于一旦。

  “可以,先打几个草稿么?”李仪揉了揉脑袋,转头问道。

第八十八章 千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