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挥毫

  张裕本以为,李仪所说的打草稿,是在他处,继继续尝试磐石符文。

  他连刻薄嘲弄之语,都已打好腹稿,一旦李仪失败,必然以言语贬损,令其自信受挫,心生阴影。

  没料到,李仪仅是取了一根木棍,神神叨叨,在半空描画,笔力险峻,绘制着一枚枚看不见的符文。

  再过一阵,他瞧出门道,眼睛瞪得滚圆!

  “这是……大道符文?”

  大道符文,仓颉所创,为符文之始,号为“元始符文”!

  但而今的大道符文,还有另一个称呼——天残符文。

  大道符文,仿鸟鱼兽鳞踪迹,效山川河流形势,和洽大道,完美无瑕,可号令天地,上敕九天,下令九幽!其诞生之际,谷粒雨落,百鬼嚎哭!

  正因强大,这九枚符文,也如天谴装备一般,引来天劫莅临。

  其结果,是九枚符文,被规则之力改写,天生有缺,效果全失。

  不过,并非无用!

  张裕之所以能辨识此符,因他曾亲见其叔父,在半空涂抹挥毫,其形其姿,与李仪此刻,如出一辙!

  他询问过叔父,张百尺回答,这大道符文,虽然有缺,但暗蕴至理,可用于悟道。

  “他在,悟道?”张裕得出结论,心头有酸麻之感。

  一枚,又一枚,九枚包罗万象,似水滴藏山的符文,在空中迷离成型,又瞬间溃散。

  九枚符文,一鼓作气,李仪又抬手,反复绘制其中一道。

  “岳符!”

  此符,藏龙脉,蕴群峰,厚重无涯,上顶碧落,下镇黄泉。

  就这样,李仪神情似有恍惚,挥洒行笔,符生符灭,连续不断。

  旁观之人,感觉这空气,似也变得凝重,呼吸不畅,身躯沉重。

  停笔。

  李仪就地坐下,不发一言,闭着眼睛,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快点,我们时间宝贵,没工夫陪你装神弄鬼……”张裕心慌意乱,故意开口,意图打断其思绪。

  李仪的行迹,许多地方,都与其叔父印合,让他感觉,对方并非故弄玄虚,而是真悟出什么。

  “你干什么?”严河一步挡上,冷声呵斥道,“你故意干扰他,不会是输不起吧?”

  “输不起?我会输不起?”张裕一声大笑,用以掩饰慌乱,转身,找个椅子坐下。

  严河也转身,看来李仪一眼,眼神复杂。

  这小子,身上究竟藏了多少东西?每每,化不可能为可能……

  身外纷扰,李仪浑然不觉。

  他的心神,沉浸在思索之中,脑海深处,高山峻岭绵延起伏,不断延伸,凝出一个气韵深沉的“岳”字。

  岳,山岳也,大山之尊!

  “好了!”

  站起身,这是第五方雾霭檀宣,除却试水的第一方,已经毁了三方。

  “唉,李仪怎么了?太心急了!”

  “就是,年轻人,怎么沉不住气呢?”

  才刚落笔,一连串惊呼叹息,响了起来。

  李仪行笔,竟似蛟龙腾跃,快逾奔马!

  在围观者看来,前三枚损毁的符文,可是慢工细活,依旧未能建功,此次下笔,如此毛糙,怎能成功?

  “都给我闭嘴!”严河怒叱一句,他也心慌,可不能表现在脸上。

  叹息的视线,很快化为僵直,几息工夫,幽光浮动,符文一气呵成!

  “这枚符文,一百八十斤!”一人死盯着测量台,放声大笑,“这枚符文,已经超过张裕了!”

  “别忘了,现在比的,是总重!”张裕嘴唇蠕动,呆愣片刻后,清了清嗓子,“他画毁了三枚符文,剩余五枚符文,至少也得两百六十斤!哼,他怎么赢?”

  众人闻言,脸色也是凝重。

  但张裕话音未落,就被打脸。

  第六枚符文,一挥而就。

  这枚符文,竟有两百八十斤!

  “两百八十斤?”这打脸来的如此之快,令张裕喉咙沙哑,说不出话来,片刻后,又道,“我就不信,极巅符文,他能有如此成功率!”

  再次打脸!

  第七枚符文,重量又增!

  “三百斤!”张裕本想喝水压惊,看到那数字,一口水喷出,呛得面红耳赤。

  三百斤,已是自己的两倍!

  第八枚,第九枚,第十枚,毫无滞碍,一一列出。

  第十枚符文,落成之时,咯噔之声响起,符文四周,遍生蛛网般的裂纹。

  这枚符文,已然超出测量台的极限。

  “让两位见笑,咱补天阁的测量台,质量不行啊……这最后一枚,怎么算?哦,对了,就算不计入最后一枚符文的重量,我们还是赢了。”严河刻薄起来,也是有两把刷子的,“险胜,险胜而已……”

  这次,轮到张裕气势,矮上一头了。

  对方,可是以碾压之势,将他揍翻在地,没有一点借口。

  “在符道中,千斤坠,只是冰山一角。”周巽一步前踏,提议道,“不如,来一场‘中流击水’?我觉得符箓,更能体现符道水平。”

  “中流击水?”李仪摩挲下巴。

  所谓中流击水,是双方同时绘制三枚一品符箓——“激流之箭”,针尖麦芒,相互对射。

  此法,用于较量符箓,更为凶险。

  “怎么样?敢么?”周旭语气挑衅。

  “没兴趣。”李仪的回答,让他大跌眼镜。

  “你不敢?”周旭皱眉,再次激将。

  “你看我们,像是那么闲的人么?”李仪手掌一展,指了指围观众人,“道化武装,如逆水行舟,需夙夜匪懈,不可一日荒废。武装之道,不是猴戏,我们忙得连吃饭睡觉都没时间,哪有功夫陪你们耍弄?”

  更重要的是,我不通符箓,李仪在心中,补充一句。

  几句话,驳斥得两人哑口无言,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败军之将,难以言勇。

  “诸位,赶他们出去!”李仪一转头,大声道,“咱们可没工夫耍猴!”

  “李仪,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别推我,我自己走!刚才谁踢我?有本事站出来!还敢踢,等我回去……”

  周巽的不甘怒吼,不断传来。

  李仪左右环视,众人哄堂大笑,笑声快意。

  ……

  画符!

  遏抑了太久太久,李仪此刻,要一次画个痛快!

  一枚枚符文,在笔尖跳跃,生成,然后放在一边。

  由滴水符文而始,磐石符文、火焰符文、暗影符文、冰冻符文、一枚枚属性不一的符文,在笔尖游弋,灵动顺畅,毫无凝滞。

  此种释放的愉悦,不足为外人所道,妙不可言。

  李仪浑然忘记时间流逝,笔尖全不停歇,刚柔拙巧,皮毛筋骨,一一释放。

  也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久,笔锋一顿。

  他恍然大悟,原来,是魔力告罄了。

  画符,画光了魔力?

  我的乖乖!李仪咋舌。

  “擦擦汗!”

  一旁,递过来一条毛巾。

  “谢谢,嗯?严河师兄?你怎么还在这?诶,你们都没走?”

  李仪回过神来,替自己递毛巾的,居然是严河。

  再回想,自己的符墨和符纸,一直都有人在旁补充,不然怎能一直往下画?

  一大群人,齐刷刷其盯着他,看得他毛骨悚然。

  “怎么了?”李仪摸了摸脸,这不还是一如既往地英俊潇洒么?

  “你小子,不会是披着人皮的魔鬼吧!”一人忍不住说道,“绘符的成功率,大多是从两成,到三五成,再到七八成,最后臻于圆满。你小子,是从零,直接跨越到接近圆满?”

  李仪低头,这才注意,这一路画下来,自己的失败品和残次品,少得可怜。

  这种成功率,在补天阁,也只有严河等少数几人,才能做到。

  “那几枚磐石符文,送我怎样?”严河似乎等了很久,忙不迭地开口,“我最近,准备制作一只石拳手套,若以此符文制作,品质至少提升五成!”

  “严河师兄,你太狡猾了!”一人不服说道,“见者有份,哪能让你一人独吞!”

  “就是!”

  一下,为了争夺几枚磐石符文,吵成一锅粥!

  “石拳手套?”李仪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心神一动。

第八十九章 挥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