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五章 断头

  阴沉巨手从天而降,似烟云凝聚,飘逸森森死气,赫然是炼狱法术——幽冥之手!

  “喝!”

  脚下风流辉动,李仪化作虚影,真身已在数米开外,又再次化为虚影,如此三番,退出二十来米!

  幽冥之手,可追逐生机,对重重幻象视而不见,如影随形之下,在面前爆裂而开,死气狂怒溅射,灰暗气息化作湍流,呼啸四散!

  李仪轻哼一声,表情狼狈,双脚犹如踏冰踩水,几个拖步,在地面滑行数丈,勉强站定。

  “刚才,不是很嚣张么?嘴上叫得震天响,动起手来,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软蛋……”尤武乘闲庭信步,语气玩味,猫耍耗子的傲慢,显露无疑。

  李仪战意凛然,视线余光,瞧了一眼右肩,心中暗道:“还不够……”

  右肩之上,有炼狱气息扶摇升落,恍若一道浮荡阴河,凶机潋滟。

  血脉能力——潜渊!

  “哦?还不肯服输?”殊不知,如此神情,只会让尤武乘愈发躁怒,“没关系,我有的是水磨工夫……”

  手势凌厉起落,四头骷髅战士,自虚空迈步而出,互成犄角,在李仪身外,四面环绕。

  李仪环顾,只是普通的骷髅战士,骨骸破朽,铠甲腐败,与那黑棺而出,武装至牙齿的髑髅战士,不可同日而语。

  “耍什么把戏?”李仪心生疑惑,挑了挑眉毛,冷声道。

  “自己瞧……”

  尤武乘手指遥遥一点,那四头骷髅战士,眼眶红芒大作,灵魂之火顷刻爆燃,牙关格格作响,疯癫般地摇头晃脑!

  仿佛四具摇头玩偶,但一点也不憨态可掬,而有极不稳定的狂暴波动,跌宕起伏!

  这四头骷髅战士,已化作四枚炸弹!

  “怎么样?此术,名为丧魂骨爆!”

  “别小瞧我!”李仪怒喝,脚下如猛犸顿足,深沉雷音震响,一步飞踏,就要脱身而出。

  动作未成,他被束缚原地,未能脱身!

  “什么?”

  一低头,数只骸骨之手,抓住他的脚踝,让他动弹不得。

  “亡者之缚!”

  李仪认出这道法术,心中一沉。

  他清楚记得,上次交手,尤武乘的法术搭配,并不算高明。

  而此次,则仿佛突然开窍一般,几道炼狱法术,配合无间,天衣无缝!

  他自然不知道,那是源自恶鬼“朱邪”的本能。

  “吃点苦头,应该能你的脑袋,稍稍能清醒点……”尤武乘猛然握拳,一抹妖异冷笑,自唇角浮起。

  “混账!”紧要关头,李仪眼神一凛,灵气之甲在外浮起,龙人面具,同时戴在脸上。

  轰!轰!轰!轰!

  下一刻,绵延巨响中,骷髅战士化作飞扬骨屑,红芒喧天,狂躁威能,轰然四溢,似一阵汹涌潮汐,席卷整片洞穴!

  洞中碎石,化作飞灰,烟尘浮动,迷人眼目。

  “糟了,一时兴起,不会将这小子给宰了吧?”尤武乘脸色微变,热血上头的情绪,一下子冰凉,“那就没法交代了……”

  “就只有,这点本事么?”

  李仪平静的声音,在烟尘之中,悠然响起。

  “什么?”

  石屑漂浮,耸立着一道仿若身披重铠的狰狞人影,其身躯猛然一震,似海兽弄潮,烟尘向着四方不断扩散,露出身形。

  李仪身形,已被幽黯之鳞覆盖,淡淡的龙之气息萦绕,威凛难测,霸道自若。

  “龙?不,龙人?”尤武乘先是愕然,紧接着,嫉妒之意,溢于言表,“你身上,居然有龙之血脉?怪不得,能成为一道‘主菜’……”

  身为大族子弟,他自然清楚,真龙血脉,与凤凰、九尾、麒麟等,是九州之陆,最为绝巅稀有的血脉之一!

  “主菜?什么意思?”鳞甲裹覆,李仪的脸上,看不出神情,眼神中,露出警惕。

  “等你亲身体验时,就知道了……”尤武乘哈哈一笑,笑容乖张,一记亡者之眼,在右瞳浮起,“我瞧瞧,物理防御和法术抗性,都强化了?这样正好,可以无所顾忌,放开手脚!”

  李仪不再说话,他仅凛然站立,身上竟也有渊渟岳峙之气,龙威浩荡。

  “来!来!来!”

  双臂飞扬,动作诡谲,尤武乘的身前,两道法术漩涡,轮番在面前浮现,一道紫黑,一道惨白。

  分别是狱箭术,以及白骨之矢!

  “嗯?”李仪眼神一寒。

  狱箭术,有法术腐蚀之效,直接杀伤。

  而白骨之矢,一旦命中,可寄生身躯,吮吸生机,不即时拔出,整个人,最终会化作一具白骨卫士。

  “去!”

  不分先后,两道法术,呼啸破空,暴射而出!

  李仪眼神一动,手指轻弹,黑色波纹蜿蜒折转,隔空引爆两道法术,又是在法术余威下,身形数退。

  “有趣,有趣!”

  尤鸿鹄杀性骤起,双手齐动,法术迭出,毫不讲理,借着充盈魔力,一番狂轰滥炸。

  “喝!”

  动作如追风逐日,李仪轻灵躲闪,几步后,有些左支右绌,被抓住机会,一连串法术,袭身而来。

  气罩术护体,兼龙躯之强悍,他也吃不住了,连连后退。

  趁着尤武乘缓一口气,李仪猛然站定,视线横移,又看一眼右肩。

  此时,其右肩之上,竟然盘踞着一泓幽峻星河,杀伐毁灭之气,似星辰游弋,隐然其间。

  “龙人形态下,施展‘潜渊’,消耗甚大!原本,龙人形态能支撑三分钟,现在,或许还不到一分钟!”

  “还剩多久?七八秒?应该,够了!”

  念头一动,李仪傲然一笑,沉肩,屈膝,五指回旋凝握,魔力激发。

  刹时,石拳手套亮起,指节之上,千钧之重压,磅礴巨威,疯狂凝聚!

  紧接着,那一泓璀璨深幽的星河,也向着拳锋流淌,数股力量奔腾汇流,交织交融,颜色转深,化作最为深沉的黑暗,仿佛骊龙之珠,幽寂而可怕!

  “这是……”神情剧变,尤武乘的心底,居然生出淡淡畏惧,法师直觉疯狂示警,“不管了,先防御!”

  直觉告诉他,那拳头之上的力量,有危及其生命的威胁!

  手掌挥舞,暗影护罩,死气之壁,连续两道法术,在他身前连接生成。

  倏忽间,李仪的拳锋,伴随骊龙吟涧之声,已在他的面前!

  一记重拳,似击落星辰,轰塌苍穹,汹汹之力,喷薄灌涌,破了死气之壁,碎了暗影护罩,在眼前由小而大!

  “怎么可能?”尤武乘心惊胆寒,失声惊呼!

  旋即,面前景物崩裂,化作无边无涯的深沉黑暗。

  “我早说了,我和你恰好相反,会第一时间宰了你!”

  黑暗中,李仪的声音,不紧不慢,淡然响彻。

  ……

  轰!

  剧烈震荡,山摇地动。

  尤鸿鹄神情微变,他感觉,整座小山,似乎都摇晃了一下。

  “是……什么法术?阵仗,居然如此之大?”他皱了皱眉,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去看看,“尤武乘在干什么?若弄死了那小子,我可绝不饶他!”

  他决计不会想到,这阵仗,竟来自李仪。

  身形一闪,他的身体,融入黑暗。

  进入其中,他脸色一变,只看到一道摇摇晃晃的身影,而那身形,并非尤武乘。

  此时,龙人形态早已褪去,只是,李仪的身上,依旧残留着一股猛鸷气息,给人一种独特的观感。

  “尤武乘呢?你把他怎么了?”尤鸿鹄冷声喝问,他的心中,涌起不妙之感。

  “我知道,九州大地上,有许多古怪奇异的血脉传承……”李仪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因此,我想问一句,你们黑绳尤氏的人,脑袋掉了,能活么?”

  “当然不能。”尤鸿鹄满头黑线。

  “哦,那就没错了,我宰了他!”李仪点点头,手一扬,一颗脑袋,抛落而出。

第九十五章 断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