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坐忘长生在线阅读

坐忘长生

仙侠 / 幻想修仙

387.17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21 23:56

书籍摘要: 小小少年柳清欢,于凡尘战乱中走出,又走进了波澜壮阔的修仙者战争。是超然世外,还是扛起责任?是不忘初心,还是太上忘情?以万丈红尘炼心,坐忘长生。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灬犹如丶.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真象帝.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水中鱼W.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扎纸成兵,我当几年反派就转正在线阅读
【莽莽江湖阔,人妖鬼相容。】 许一言从鬼门关回来,意外学会了一门邪术。 以死人之气来修炼,扎纸成兵,奴役尸体,傀儡作戏...... 什么,完成死人执念,居然还能获得他们的修为。 我也想学正派武功啊,可邪门歪道实在太香了,上手容易,前期又强,关键还能叠加修为! 等等我,后期我一定转正! ...... 前期非爽带虐,请谨慎进入。
叫我王正经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有一个海军本部在线阅读
朝廷腐朽,匪患横行,蛮族蠢蠢欲动,洋人虎视眈眈。 一款手游中的海军系统,成为高宁唯一的依仗。 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先解决来自金手指的杀身之祸。
小肚鼓鼓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一个人的道门在线阅读
【穿越】【无系统】【权谋】【道家】  荒天域,妖族横行,为求生存人族以武成道,以武为尊,在于妖族的杀戮中寻求生机。  张砚作为龙虎山道门的最后一位传人,携带着镇派仙器“万象珠”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金光神咒》《北斗大神咒》《诸天降神大法》……无穷道法,镇压妖族,传道于此!  ……  我有道藏三万卷,可焚江煮海,摘星拿月,有万般神通,无穷造化,得长生久视,与天地同寿。你可愿入我门来?
剑如蛟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凡人修仙传之一定要苟在线阅读
意外魂穿的墨羽来到了大神笔下的凡人修仙传中,把韩立当小弟,张铁死了太可惜,用来做保镖,然后把辛如音泡了做媳妇,不过分吧!!!
苦鱼塘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在线阅读
陆长安经两世修仙轮回,第三世为安稳苟到元婴期,解开轮回石碑之谜,遂修炼威力平平的上古养生功。  忌争忌斗,稳健经营,与人结善缘。  漫长修炼生涯,结识一个个成长中的人物,正派魁首、天骄红颜、魔道巨枭、邪修恶人、千年大妖、幕后棋手……  观世间沉浮,潮起潮落。  不知不觉,竟成为修仙界的活化石,万古常青树。  …………  凡人流,稳健,伪长生,杀伐果断,三观正常。
快餐店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大道之争在线阅读
他既不是废材,也不是天才,方哲只是修真界里的一个普通低阶散修,但是他依旧不屈不挠,执着乃至顽固,一步一步向着大道迈进!   ps—老群没了,建了个新群,大家可以加一下,群号31779983。雨天恭候诸位!
雨天下雨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的雷达图又爆了在线阅读
属性拉满,不服就干! 穿越异界,杨真觉醒了一张属性雷达图: 力量、体质、智慧、身法、法力、天赋、魅力、火系灵脉、木系灵脉、风系灵脉、…… 六边形战士?不存在的,要做就做十二边形全属性战神!
西冷菲力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逆在线阅读
顺为凡,逆则仙,只在心中一念间……  请看耳根作品《仙逆》
耳根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自九叔世界不朽在线阅读
新书《从杀诡异开始修仙》已经十万字,可以开宰了,有兴趣的读者姥爷可以在app上搜书名,看一看。
壹拾话叁郎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坐忘长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已是深夜,宁安城里却灯火通明,好几处的房屋都燃起了熊熊的大火,不断有惨叫声和哭嚎声响彻夜空。街上到处游荡着三五成群身着铁衣的兵士,时不时狂笑着追着惊惶的平民百姓从火光下路过。

  唯有城北漆黑一片,只因此处是贫民所呆的地方。而在贫民区最肮脏破烂的角落里,有一间屋顶破了个洞的茅屋,一个衣衫褴褛的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孩子正守在铺于地上的破席旁边,看着破棉被里的枯瘦老人悄悄抹着眼泪。

  昏沉的月光照在老人面上,竟是一片灰色!

  一会儿,老人悠悠醒转,浑浊的眼睛看到了坐在身边的小孩儿,想抬起手来摸摸他的头发,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力气。

  “清……咳咳,清欢……”老人气若游丝地唤了一声。

  小孩儿忙扑到他的面前,急声问道:“老头儿,你感觉好些没?”

  “傻孩子!”老人面带责色地看着他:“城都破了,你怎么还没走!”

  “我、我……”小孩儿嗫嚅两声,却一脸倔强地说:“你在这儿,我哪儿都不去!”

  “糊涂!糊涂!”老人气得大喘起来,脸上闪过一缕红晕,竟是突然精神了般,一下坐了起来。

  小孩儿赶紧过去扶他,却被他使劲往外推:“快走!快走!你这破孩子怎地就不听话,老头儿我马上就要死了,你还管我做甚!”

  小孩儿紧眠着唇,不肯说话,也不肯走。

  老人无奈,知道说了也没用,还是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口气交待好后事吧。他颤颤巍巍地伸手进怀里,往外掏。

  小孩儿见他掏得费劲,就去帮他,从他怀里一连摸出好几本书来。

  这些书被柳老头当成宝贝,成日里揣在怀里不离身,生怕被其他乞丐抢走卖钱,只在教他读书识字时才会拿出来。

  柳老头哆哆嗦嗦地几本书中乱翻,小孩儿连忙拿出一本《幼学》递到他面前,见他摇头,又换了一本《千字文》,最后才从最下面找到一本纸质发黄的书。

  咦,这本他没见过。只见扉页上写着:坐……

  没等他看清,柳老头突然生出莫大力气似的,一把抢过书,带着无限怀念地摸了摸,然后才递过来:“拿……拿着!这是我祖传留下的神书,你收好了。”

  小孩儿接过书,也没再细看,顺手塞进自己怀里,着急地道:“老头儿,快睡下!别多说话,免得伤了精神。”

  老人轻轻地摇了摇头:“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你一定要把书收好了,这本神书是我柳家祖上传下来的,据说照着书里修炼后可以长生不死,成神成仙。本想等你长大再给你,谁知这么快……你记着,这书不要让外人看到,免得招来杀身之祸!拿着快走吧,到庆城去!”

  见小孩儿点头了,他才叹息一声:“快走吧孩子,当年在破庙里捡到你也是我俩的缘份。我养了你五年,给了你活命的机会,后来我瘫了,你五岁就开始天天跟着一群大乞丐头子抢吃食,也养了我五年,现在又给我送终,已经还了恩情。以后咱桥归桥路归路,咳咳……”

  他脸上的红晕在快速地消散,气息极速微弱下去,目光溃散地望着屋顶:“想我柳元城少年富贵,也曾鲜衣怒马,后来为求修仙散尽一切家财,老了竟沦为乞丐。哈哈哈,一切都是命啊……”

  声音渐渐微弱下去,直到一切归为平静。

  小孩儿呆呆地看着他浮上死灰的老脸,脸上泪痕满面,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那种无言的悲痛更加催人断肠。

  一会儿,渐渐停止流泪的小孩儿脸上浮现坚定的神色,他跪在老人身边,用棉被把他枯瘦的身体都包裹起来,艰难地拖到了墙角,拿来一些稻草严严实实地盖上去,然后跪下“砰砰砰”地嗑了三个响头,便不再停留,转身就出了破茅屋,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小孩儿,大名柳清欢,从出生就被遗弃,被老乞丐柳老头捡到,从小就在宁安城的乞丐窝里讨生活。如今长到十岁,身量却瘦弱得像七八岁的孩子。

  如今宁安城被楚月国攻破了,柳老头又死了,他在此地再无牵挂,得赶紧逃出城去。

  他专捡屋檐下的暗处走,因为从小便在城中走街串巷的乞讨,他对宁安城里的大小道路十分熟悉,数次躲过迎面而来的兵士。

  转过一个街角,柳清欢机警地倾听着周围的声音,正准备穿过大街,突然快速缩了回来,将小小的身影全部隐在了墙角的阴影里。

    只是往城门处一看,几乎绝望!

  只见城门口守着大批的楚月国兵士,想逃出去根本不可能!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便见街那头一大群骑着高头大马的护卫拥着八九辆马车出现。

  “什么人!”城门口的兵士大喝一声,齐齐亮出长枪对着渐渐接近的队伍。

  车队不紧不慢地直走到城门口才停下,护卫中跑出一匹马,亮出一块木牌,大声道:“我家主人为太白山付家家主付青山,与你军陈河陈大将军为至交好友,现有急事需出城去,你等快快放行!”

  那守城的兵头原本因落了个没啥油水的守门任务正在郁闷,见到对方马队里那几辆马车,除了两辆看着像是住人的外,其他几辆全装满了物资,已经馋得都快流口水了。又掂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方最多不过三四十人,而他在此处的兵士有近三百,所以也不看那木牌,大喝道:“我管你是太白山还是太黑山,竟敢借陈大将军的名义,信不信我立马斩了你!想出城可以,马车和马全部留下,人走!”

  此话一出,那护卫脸色一变,厉声道:“这位兄弟,我劝你最好还是去问问!陈大将军现正在城外收整兵马,跑一趟也耗费不了多少时间,免得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兵头眼珠子滴溜溜转动,看着那些马车实在是舍不得,心想就算是真的,陈大将军要怪罪也是以后的事,到时把得来的财物与那些手下分一点,大家一起来个死不认账还能怎地!便耍横道:“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兄弟们,抄家伙!”

  “哗啦啦!”两方齐齐亮出武器,气氛瞬间剑拔弩张,只听一声大喝“上”,便战在了一起。

  柳清欢目不转睛地看着,兵士那边人数多,但付家这边个个身手矫健,几乎以一敌三,打得那些兵士节节败退。

  他一转眼,发现一直守在马车旁边的护卫已只剩下两三个,还都目不转睛地关注着前方的战况,将一辆运货的马车露了出来。

  他心里一动,略微踌躇了下,便伏低身子一声不响地往马车靠近。直到走到马车尾部,依然没有被人发现,吱溜一声就钻到了车底,攀在了车厢下面。

  只听外面乱哄哄又打了一刻钟,便听有人大叫“陈大将军来了,还不快快停手!”刀箭声渐渐停了,有人在低声交谈,离得太远他也听不清。不大一会儿,马车重新开始往前开动。

  直到出了城门,柳清欢才悄悄松了一口气,想着找个合适的时机就离开这辆马车。只是这些车都被团团围在中间,他根本找不到机会。

  车队直走了大半个时辰,突然慢了下来,渐次停住。柳清欢心里一喜,却突听有人敲着车壁道:“你小子还准备呆在车底多久?”

  那人说完就站在马车边等着,一会儿,一个破衣烂衫的毛头小子期期艾艾从车底钻了出来,黑亮亮的眼睛瞅着他。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大汉撇了他一眼,喝道。

  柳清欢如蒙大赦,恭敬地行了个礼,连忙跑远,只听得身后传来大汉粗犷的大笑声。

  离开车队后,他在路边找了棵大树,爬了上去。此时正值五月中旬,天气越来越热,便是露天睡觉也不怕着凉,柳清欢便将就在树上凑合一晚,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后,才起身赶路。

  因宁安城破,通往庆城的路上全是逃难的人,他混进人群中,跟着往前走。饿了就去地里挖野菜吃,渴了便去山溪里喝水,两袖清风,无依无靠。

  那付家因带的东西多,而且车里似乎还带了女眷,所以即使有马也跑不起来,也在这路上和着难民的队伍慢慢前行,他家家主是一蟒袍大汉,常骑着马跟在车边,面色冷峻,身上带着肃杀之气。

  柳清欢便跟在他家车队后面一路尾随,只是时不时会被之前发现他的大汉踢一踢屁股玩笑两句,他也不恼。

  这一年已现了大旱的征兆,先前靠近宁安城还好,因宁安城临着重峦叠嶂的横芜山脉,比别处都要好一些。可是越往东走,离得横芜山脉越远,越旱得厉害,连野菜也见少了。而且逃难的人也越来越多,一路上遇上的小村子,地里都干起了巴掌宽的裂缝,十室九空。

  好在再走几天就能到庆城了。庆城是大月国一个大城,常年有军队驻扎,所以到庆城应该就安全了吧。

  这天行到巳时,阳光毒辣辣地射下来,晒到皮肤上竟有刺痛之感。往庆城的大道上尘土飞扬,难民们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神情疲惫。身上汗水如瀑,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很快就结出一层盐粒。

  由于天气越发炎热,难民们改了赶路的时辰,现在他们每天寅时出发,巳时休息。到下午太阳没那么毒辣了再上路,一直走到亥时才结束一天的赶路。

  此时众人都躲在树下或草丛里小憩。柳清欢靠着一株枯死的树勉强避暑,一花白须发的老头歇在他不远处,一直在念叨什么“天下大旱,战乱纷起,这世道要乱了……”,听得柳清欢也心浮气躁,睡不安稳。

  突听得天上传来呼啸声,他懒洋洋地抬起眼帘,却不想看到一幅奇异的画面。

  只见从极远的天边出现三个人影,一前两后,都如仙人一样飞在空中,风驰电掣般朝大道这边奔来,又不时有各色炫目的光霞在三人之间迸发,看得柳清欢眼花瞭乱。

  地下的难民们察觉到天上的动静,都仰着脖子看,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连那正吃着饭的都大张着嘴忘记了嚼动。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