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恣意仙宠

恣意仙宠在线阅读

恣意仙宠

旱地鱼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80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7-06-09 20:58

颍佳从小被关在家里,陪伴着她的,只有小动物。当暗夜宗的人抓走了娘亲和姐姐,爹爹却将她独自留在了巫灵境。当她知道,她是爹爹生的,大她千岁的姐姐,其实和她是双胞胎,对她不苟言笑的娘亲,对她的恨多于爱时,很多人对她产生了兴趣。她努力使自己强大,而当她真正强大时,身边出现了各种诡异。(仙宠第一部)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0001章 楔子

  “吃之为吃之,不吃为不吃,是吃也……”

  月光穿过打开的窗户,照在炕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女孩身上,两人只是相貌相同,看年龄却是一个比另一个大了有十岁。

  小点的女孩趴在被窝上,眼睛半睁半闭低声背诵,娇嫩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清幽,令人心旷神怡。

  大些的女孩,坐在她身侧,双手忙着穿针引线,眼睛却盯着妹妹,不由好笑:“佳佳,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你又乱改书,小心爹爹回来打你板子。”

  颍佳翻个身,面朝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天上飘过的云彩,嘟囔:“姐,我饿,爹娘什么时候回来?”

  颍玉看了一眼院门,视线转回手里的小鞋上,轻声道:“今天是月圆之夜,爹娘是想在月光下多采些灵药,可能得等到月落时分才得以回来。”

  适合种植灵药的地方,被各大家族瓜分,即使野外自然生长的灵药,也不是他们这些没有根基的凡人能随便动的,凡人要想靠卖灵药挣钱,得冒着危险夜里偷偷外出挖野生灵药,运气好的话,能带回些野生的吃食。

  “唉,我得上个茅厕。”颍佳慢悠悠地爬起来。

  每天只吃两顿杂七杂八的糊糊,撑不了一个时辰就饿了,家里没有多余的吃食,只有不停地喝水充饥,最麻烦的就是上茅厕。

  颍玉叹息:“等我手头上这几套小衣服做好,就能换些米面,让你扎扎实实吃顿饱的。”

  颍佳没有接姐姐的话,画饼充饥的话听多了,她已不当回事。

  姐姐手上的衣服交上去,得的工钱娘亲肯定要精打细算,要是真用来扎扎实实吃一顿,一家人就得连着几天勒紧裤腰带了。

  “啊——”颍佳打了个哈欠,边揉眼睛边往外走。

  房子虽然很小,家具也只是常用的简单几样,却处处透着干净精致,说明着主人的处事心态平和,即使日子过得再穷苦,也没有颓废至随便凑合。

  出了屋子,颍佳在炕上滚乱了的头发被风一吹,小脸几乎被头发全部遮盖。

  “姐,你把窗户关了吧,起风了。”颍佳抓抓头发,快步往茅厕走去。

  “知道了,你要上茅厕就快点,小心着凉。”颍玉起身关了窗户。

  继续忙活手里的活计,纳鞋底而已,摸黑都能干。

  “鬼呀——”一声尖叫吓得颍玉手里的活掉到炕上。

  愣了一下,她赶紧往外跑。

  才出门口,只觉脖子一紧,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已失去了意识。

  此时的颍佳,站在茅厕口,小脸使劲仰起,愣愣地盯着一只手捂着她的嘴,一只手捏着她的脖子的白衣人,想跑都跑不了。

  “小妹妹,别怕,我只是来带你见你爹娘。”白衣人语气听似和煦,声音却有些尖利,让人听着不舒服。

  白衣人整个围在宽大的披风里,头上罩着帽子,脸虽没有捂着,月光如水,周围的景物清晰可见,颍佳却看不清白衣人的长相。

  “你是谁?”受人所制,颍佳知道怕也没用,干脆先弄清楚怎么回事。

  “呵,小姑娘胆子不小啊,如此隐没在凡间,真是白白浪费了人才。”白衣人啧啧。

  “哪那么多废话,办正事要紧。”肩上扛着颍玉的黑衣人喝斥,声音低沉暴戾,颍佳不由打了个寒颤。

  “哈哈,你这人真是无趣,也难怪映月宁肯跟着颍绍泽那个废物隐没在凡间,也不愿留在宗里面对你这个青梅竹马。”白衣人松开颍佳的脖子,一根青色细线随后绕在颍佳脖子上。

  “唔。”火热的触感令得颍佳一声闷哼。

  不忘紧追黑衣人:“你把我姐姐怎么样了!”

  黑衣人没有搭理她,飞跑出院子。

  白衣人紧随其后,颍佳被细绳牵引,拽又拽不断,不得不快步跟在后面。

  “咦?这小丫头脚力不错,这么快都能跟上。”白衣人稀奇。

  颍佳心里骂,老子又不是死狗,被你这么绑着,不跑快点难道要等着勒死。

  跑到野外一块空旷地带,黑衣人和白衣人放缓速度,颍佳由于惯性收不住脚,一头撞在白衣人屁股,瘦如骷颅的盆骨,膈得颍佳头疼。

  接着是噗通一声,颍玉被黑衣人扔在了地上。

  “放开我女儿!”对面的颍绍泽怒斥。

  “放开我女儿,我夫妻跟你们走就是了。”柳映月的声音无情无绪。

  身边虽有人守着,却没有人压制他们夫妻,两人却也不能近前解救一双女儿。

  在凡间千年,两人修为消失殆尽,已和凡人无异,身上很容易被白衣人下了禁制,只要他们敢随便乱动,绕在颍佳脖子上的细线即刻收紧,颍佳必会当场毙命。

  “爹,娘,这是怎么回事?”颍佳双手抓着绑着脖子的细线。

  “哈哈哈哈,小丫头,我来回答你的问题,”白衣人尖着嗓子大笑,“因为你娘是我暗夜宗的人,就不该生活在光明里,她跟我们走,是回归正途,懂了吗?”

  “你胡说,你才见不得人。”颍佳回身一头撞向白衣人。

  白衣人动都懒得动,蝼蚁而已,还能把他怎么样。

  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了。

  不偏不倚,颍佳的脑袋撞得刚好是男人的关键部位,白衣人痛得弯下腰捂住裆部,闷哼两声后晕倒,手上抓着的细线无意识间脱手。

  不管颍佳是不是故意的,以颍佳的个头,弯着腰头刚好够得着他那里。

  颍绍泽的眼神闪了闪,强忍着没有和柳映月对视。

  “废物!”黑衣人冷冷地骂了一声,伸手去抓颍佳。

  “黑令使,主上不就是想要迷醉山庄的钥匙吗,”柳映月及时出口,“当年是我偷了钥匙,只要见了主上,我自会将钥匙拿出来。”

  “怎么,连我的名字都不屑叫了吗?”黑令使伸出去的手一滞,冷哼:“大的这个根骨奇佳,只要细心培养,将来的修为不可估量,既然到了我手上,你以为我会放手吗。”

  在他制服颍玉时,顺手探了一下颍玉的根骨,上好的资质,而且从年龄上看,颍玉应该就是宗主要的人,只是不知柳映月用什么秘法封了颍玉的经脉,颍玉身上没有一点修为。

  至于这个小的吗,黑令使低头,正好对上颍佳仰视他的小脸。

  小姑娘一双大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脸看,似乎他的脸上有小姑娘感兴趣的东西。

  他的装束和白令使一样,全身围在黑色的斗篷内,斗篷的帽子罩在头上,脸虽没有用东西捂着,以颍佳凡人的眼力,却是看不清他的样貌。

  守着颍绍泽和柳映月的四人,两人穿黑色斗篷,两人穿白色斗篷,分别是黑衣人和白衣人的随从,都用本门法术模糊了面容。

  “你的下巴可真丑。”颍佳的话让黑令使皱眉。

  黑令使刚要张嘴说什么,就觉猛地一股力道撞上他的下巴,黑令使伸手去捞撞他的人,结果什么都没捞着,撞他的人已迅速夹起颍佳,化作一道残影窜出老远。

  “还不快追!”黑令使冷喝。

  守着颍绍泽和柳映月的两个人黑衣人,朝颍玉逃跑的方向追去。

  “哼,小小年纪,经脉被封,竟然还能跑这么快,柳师妹,我还真是小看了你。”黑令使弯腰拿了白令使身上的乾坤袋,从白令使身上跨过,自顾走向夫妇二人。

  “你想干什么。”颍绍泽挡在柳映月身前。

  “就凭你?”黑令使言语轻蔑,“活死人一个,螳臂当车。”

  随手一挥,颍绍泽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柳映月声音冰冷:“你放了他,否则我此刻就毁了钥匙。”

  扭头朝女儿逃跑相反的方向而去。

  黑令使冷哼一声,和另两人一边一个,三人呈三角形势,将柳映月夹在中间,渐行渐远。

  颍绍泽爬向白令使,使尽全力,狠狠抓向白令使的命门,随即昏死过去,手上却没有丝毫松动,月光下都可看得清他的手背青筋直爆。

  颍玉夹着颍佳拼命狂奔,奈何追她的两人身负修为,她被封了经脉,感知不出那两人的修为到底有多高,却也知道以一己之力,肯定逃不掉,妹妹脖子上套的是一件法宝,如果让妹妹主动发力狂奔的话,小命难保。

  她在颍佳撞向白令使之前就醒了,为了麻痹敌人,一直保持不动。

  在被柳映月封了经脉之前,颍玉的修为已达金丹巅峰,即便封了修为,逃跑的速度依然不是一般人可比,耐揍能力也是凡人所不能及的。

  而妹妹却是实打实的凡人,只有七岁,哪里经受得住法宝的灵力。

  从颍玉记事起,就跟着爹娘不时换个地方生活,一直持续了近千年,直到妹妹颍佳出生,一家人才定居在这叫做黄弥镇的地方。

  凡间灵气匮乏,颍玉修为进阶缓慢,爹娘的修为更是从元婴跌至虚无。

  自颖佳呱呱落地,颍绍泽和柳映月就用各种灵药给她煅体,等颍佳能够迈步走路,夫妇二人开始训练她速跑,还不断加大强度。

  在别人眼里,这夫妇根本就是在虐待女儿,颍佳倒没有以为那是折磨,反倒觉得好玩,乐此不彼。

  颍佳还有个过人之处,天生感知得到别人的最弱处,颍玉突发攻击,就是因为颍佳特意提了黑令使的下巴,那里是黑令使的命门,颍佳撞白令使的地方,也是白令使的命门。

  今晚的突变,颍玉心中似乎明白了爹娘的苦心,兴许爹娘早就感知出危险,封她的修为,是想尽量减少她被发现的可能性,在训练速跑上的非人折磨,是为提高妹妹的逃命机会。

  爹娘常开玩笑,她和妹妹是双胞胎,要不怎么会长得那么像。

  颍玉也玩笑说是,要不她和妹妹之间的感应,怎么比一般姐妹间要强得多。

  不过,谁也没把这话当真,相差千岁的双胞胎,只能是个玩笑而已。

  前面雾气蒸腾,颍玉心下一个激灵,猛地摔倒在地,颍佳被她就势扔进了雾气里。

  身后的黑衣人瞬间追上,一个来抓颍玉,另一个继续朝前追。

  颍玉怎么可能让那人如愿,猛地往前一扑,前面那人被她扑倒,另一个人也被她带倒。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原本还蒸腾翻滚的雾气,凝实固化,如白色的岩石耸立。

  两个黑衣人抬头看了看越来越偏的月亮,带着颍玉扭头就走。

  巫灵境边这个时辰的雾气,不是他们所能接触的,还是赶紧回去向宗主复命要紧。

  天色大亮,颍佳走出已变得稀薄的雾气,朝着来时的路前行。

  到了昨晚对峙的地方,颍佳看见颍绍泽直挺挺躺着,清早的露水打湿了颍绍泽的衣衫,颍绍泽却毫无所觉,脸色白得吓人。

  “爹爹。”颍佳蹲下,摸了摸颍绍泽还有鼻息,试图扶起颍绍泽。

  颍绍泽徐徐睁眼,说话吃力:“佳佳,你脖子上的绳子取下来没有?”

  颍佳摇头:“我不知该怎么取。”

  她不知这细绳是怎么绑的,没有节扣,无法解开,硬拽不行,用石头也磨不断。

  颍绍泽松了口气:“你从额间挤一滴血,把血抹在细绳上,细绳会自动脱落。”

  “哦。”颍佳照着做,青色的细绳真的自己掉到了地上。

  颍绍泽缓缓坐起,捡起细绳塞进颍佳的手里:“这是一件法宝,唤作青蛟,用青龙的胡须炼制而成,有着龙的狂妄霸道,它已吸了你的血,就是你的了。”

  暗夜宗的人血液珍贵,千年过去,白令使竟然没舍得用精血让青蛟认主。

  这青蛟是白令使从颍绍泽身上抢的,昨晚白令使竟然用青蛟锁了颍佳,最终青蛟还是回到了颍绍泽父女手里。

  颍佳情绪不高,“娘和姐姐呢,是不是被暗夜宗带走了?”

  颍绍泽起身轻叹:“爹娘这些年活得谨小慎微,自己修为尽失不说,更是对你们姐妹保护过度,经历昨晚之事,爹娘知道错了,爹爹现在就给你换个方式生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东方玄幻小说

恣意仙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