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汉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冠绝新汉朝在线阅读

冠绝新汉朝

历史 / 架空历史

323.1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10-19 11:10

书籍摘要: 天下才气共一石,陈止占八斗,两斗予世人。穿越三国,辅刘氏,扫群雄,大势已成、兴汉在即,死了。好在陈止身负百家绝学、奇物,身死近百年后再次复生。但这次面对的却是一个陌生时代,一个不存于原本历史上的统一王朝。乱世到治世,谋士到名士,这次陈止要选择不一样的生活。从运筹帷幄、血雨腥风到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百家风光再起,新的画卷就此展开……书友群号:221355482。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林示止.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老子不要昵称啦.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半恬清舟.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盎格鲁玫瑰在线阅读
一个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的海军女少尉,被一场毁灭性的龙卷风带到了16世纪近中叶的英格兰王国,开始了一段未知的中世纪冒险之旅……
温斯顿勋爵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穿越之青史留名在线阅读
【系统提示】:距离下次任务还有364天23时59分52秒…… ———— 任务朝代:东汉末年。 ———— 任务时间:公元200年。 ———— 任务要求:协助曹操势力统一华夏,改变历史,青史留名。
授与天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守捉大唐在线阅读
干得好,不如胎投的好。  作为监军老爹最溺爱的儿子,韩平安只想醉卧美人膝,从未想过醒掌天下权。  然而,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面对重重杀机,他只能很不情愿地接过腰牌,跟老爹一起走进守捉城。  PS:欢迎加入老卓书友群,群号580094506;VIP书友群760351091,需2000粉丝值验证加入。
卓牧闲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汉末封神榜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可以看作是狗尾续貂之封神演义续集。 同样的封神框架,放在了汉末三国时期!
元亨利贞吉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不会真有人觉得当昏君很简单吧在线阅读
刘子廷意外穿越到大乾王朝,却发现历朝历代但凡明君都会因种种原因中途驾崩。 唯有当昏君才能活得久。 于是,刘子廷开始效仿前世华夏昏君行为,想要败坏国运! 他不理朝政,下旨更改祖制,三月一朝,引得御史血谏…… 不料朝臣们劳逸结合,处理公务事半功倍! 他玩物丧志,发明报纸,刊登艳俗小说、花边新闻,导致众儒震怒…… 结果百花齐放,随口一言便改进造纸术,成为民间佳话! 他挥金如土,重启驿站,只为一骑红尘妃子笑,更是民怨载道…… 却因此开凿大运河,通南北之水利,益大乾之黎民,还打造出一支无敌水师! 他酒池肉林,奢侈腐化,却促进大乾经济发展,扩建国库…… 他穷兵黩武,想损耗国力,不料派出的马夫都能燕然勒石,封狼居胥!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每一次的昏君举措都能让大乾国运猛增! 这时,国运如龙,盛世空前,万国来朝,天下臣民皆大欢喜! 唯独刘子廷一人凄凉冷寂地站在山巅,他望着大乾的河山,连连叹气。 “朕只想做个昏君,怎么就这么难!”
不如去吃酒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嬴政梦天机,立我为嫡在线阅读
如果嬴政能预知未来,华夏历史将怎样改写? 嬴政做了一个肝胆欲裂的噩梦。 三年后暴毙于沙丘,几个血面邪魔矫诏篡位,儿女屠戮殆尽,肱骨大臣相继构陷,咸阳成为人间地狱,大秦帝国化作焦土。 祖龙,惧了!誓要在死前选出太子,并为之铲平一切障碍。 梦中依稀,有个皇子献祭了仅有三年寿命,才为他换取天机大梦。 …… 历史博士嬴钰穿越了,重生为嬴政九皇子。尽管是个透明人,依然直接抵达人生巅峰,皇子福利简直……太棒了! 天道不忍此子奢靡沉沦,暴殄天物,强行剥夺其寿命,生命进入三天倒计时。 阻止焚书、修改秦法、狙杀赵高、获得太子位……才能活下去。 泥玛,要不要这么陡,全都是作死边缘啊?!
六度修禅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主沉浮在线阅读
天下将乱,道士下山。 俗不可耐,多少金钗。 千红一悲,万艳同哭。 他问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他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无可奈何,他只得提起了三尺剑。 “天冷了,王爷加件衣服吧。”
讯越者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女帝妄想私自占有我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恋爱画风有些不正常】已经发布,欢迎前去品鉴。 沐长卿穿越了。 穿越至文娱盛行的大燕王朝。 此时女帝掌权,天下纷争不断。 在闭关了三年之久的沐长卿终于出关了。 而出关的第一件事便是拯救陷于天花瘟疫的长安百姓。 嗯? 开局就这么嗨? 渐渐的,坊间开始流传出来不断的关于沐长卿的传闻。 “沐先生真乃世间奇男子啊。” “沐公子不仅计谋过人,才学无双,更是帅的惊天动地。” “听说了没,沐先生最近准备收徒呢?” 终于有一天这些话语传到了那位女帝的耳中。
喜欢红烧带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逍遥小都督在线阅读
新书《世子很凶》,大佬们支持一下。 “以前我是大宋的夜天子,现在我只想做个好人。” 身为珠宝商的他,穿越到类似北宋末年的乱世,成为一个古代权奸,前身恶行累累结仇无数,面对诸多想要将他杀之而后快的美人和名士,他为求自保说出了这句话。 事实上他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是好人,不过细节上可能出了些小问题,一顿操作后,被惊呆了的众人发出悲愤怒吼: “我信你个鬼,以前你是大宋的夜天子,现在你只想把‘夜’字去掉!” ———————————————— 书友群:940890538(满)667413480(空),V群进群单敲管理。
关关公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冠绝新汉朝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新汉

  汉继业四年,冬。

  夜深人静,彭城陈府的灵堂中,悬白摆桌,桌上摆着贡品、香烛、蜡台和长明灯,台前跪坐一群人,哭声震天。

  陈家太公去世,家中操办白事,陈氏男丁哭灵。

  与之相对,陈府后院,冷清寂静。

  院中有道人影缓缓前行,到了间偏房门前,抬手敲门,少倾,有清朗之声自房中传出:“进来吧。”

  这人推开门。

  房中燃灯,灯光照在此人脸上,露出一张苍老面庞,这脸上满是忧色,他一进屋子就将门关上,对着屋中一人行礼:“大少爷,查得差不多了。”

  屋子里坐着的是名二十出头的青年,面容清秀。

  这青年名为陈止,字守一,是陈太公第七子陈迈的长子。

  陈氏大部分男丁都在灵堂哭灵,陈止却坐在房中,只因为三天前,他在灵堂服五石散,药效发作,脱了衣服乱跑,惹怒了陈老太公的长子、陈家家主陈迟。

  这就好比在领导的追悼会上嗑药,结果毒瘾发作,情难自禁,灵堂蹦迪,陈迟怎么忍得了?没当场用家法废了陈止,就算比较克制的了,但还是令人将陈止软禁起来,要等白事之后再行处理。

  陈止父母双亡,他这一房只剩兄妹四人孤苦无依,根本没人说情,都等着看他的笑话。这两天,府外也有异动,说是有几家被陈止欺侮的人家,要来找陈家大爷告状,一时之间,陈家的人都知道这陈止八成是要完了。

  只是,陈止本人却不受影响,在反省的这三天里,嘀嘀咕咕、神神叨叨,据府中小道消息透露,陈止把个仆人指挥来、指挥去,让那仆人每天晚上过来汇报工作,引为笑谈,府中上至少爷小姐,下到家丁丫鬟,都说他不知死活。

  可不管旁人怎么看,一到晚上,陈止都会一本正经的见见自家仆人,这也是陈止父母死后,仅剩的一名仆人了,名为陈辅。

  陈辅还真就在汇报:“被您打的那家人,拿了二老爷家下仆的钱财,才会挑在这时候跳出来指认,您被勒令反省后,他们一家便活动起来,还试图对二少爷和三少爷不利,简直狗胆包天,您看……”

  他一边说,一边观察自家少爷,见对方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心里不由嘀咕起来……

  “怪了,自药石发作,大少爷性子变化不小,以前听了这些保准立刻发作,如今脸色都不带变的,让人看不出深浅,神色气度有点像老太公。”

  三天前,陈止因灵堂失态恼了陈迟,一天之后,他在外欺压佣户的事就暴露了,这令陈辅和陈止的两个弟弟惊恐不已,暗道要完,结果陈止这正主被软禁之后、药效衰退,重新醒来,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光不害怕,还安慰起他们,又说这事有古怪,交给陈辅几个任务,让他去调查,并给了他三个锦囊,吩咐了打开时间。

  经过调查,陈辅发现里面果然另有玄机,在拆开一个锦囊后,终于调查清楚,得到了实证,也对自家少爷的本事暗暗惊叹。

  先不说陈辅心里头的变化,就说陈止听了汇报,点头道:“这就对了,那家人是佣耕,租我名下土地,平时逆来顺受,突然这么硬气,没人指使才叫奇怪,兵法云‘大将刚戾者,可激之令怒,则逞志快意,志气挠乱,不顾本谋也’,这是有人要绝我的本,只是布局这人手法稚嫩,犯了几个错误,嗯?辅叔,怎么了?”

  陈止还在说着,陈辅却面露激动之色:“少爷,您学了兵法?可俺是老粗,不明真意,这句话,能否助您摆脱眼下困境?”

  这幅模样落在陈止眼中,让他心中微动,暗道:“过去的陈止不学无术,前后差异太大,容易让人怀疑,好在陈辅只是家仆,问题不大,但以后得勤去书阁逛逛,这时代的知识被高门大族垄断,可不是坐在家里点点鼠标,就能知道天下事,不经常去书阁看书,以后搞出点事儿,连借口都不好找。”

  想是这么想,可陈止口中则解释道:“刚戾者就是刚猛易怒的人,这话是说,对付易怒的将领,可以将他激怒,让他为了解一时之恨不顾其他,自乱阵脚,最后不光恨没解,连性命都搭进去了,也就是让人气得发狂,然后从中得利。”

  陈辅却吓了一跳:“有人想要少爷的命?”

  “不至于要我的命,但是要夺我的根本,”陈止眯起眼睛,似笑非笑,“辅叔,你说父母去世,我兄妹四人还能吃喝不愁,靠的是什么?”

  “这,可是靠着陈府照拂?”陈辅嘴上说,心里却很意外,从前自家少爷都是一言不合,直接骂街的,今天知道有人捣鬼,还能这么平静,太反常了。

  “陈府照拂?”陈止失笑起来,“辅叔,算计我的就是陈府中人,哪来的照拂?我兄妹立足的根本是土地,就是那些良田。”

  “良田?”陈辅闻言,面色古怪。

  陈止眉头微皱,些许记忆片段浮现,立刻明白过来:“好嘛,这前身文不成武不就,缺少管教不说,居然还好赌,欠下不少赌债,常拿家里的东西典当,先后将近半的田地抵出,真是个标准的败家子。”

  一念至此,他不免尴尬,旋即转移话题:“先不谈这个,还是说那家人的事,他们之所以肯帮着外人对付我,八成是因为我之前伤了他家中青壮劳力,今秋,他们八成交不上粮,因此怀恨在心,又担心交租不上,是以铤而走险,辅叔,这样,你从家里取点钱财送给他们,再告诉他们,秋粮可免。”

  陈止很清楚,真正伤了那家人的,是原来的陈止,可这口锅确实也要由他来背。

  陈辅倏地瞪大眼睛,满脸不甘:“那户狗才,勾结他人要害少爷,图谋不轨,怎么还要给他们钱?哪有这样的道理,少爷,听老仆一句劝,这种人就该狠狠惩罚,不然肯定变本加厉,夫人当年和善,善待我等,就有不开眼的以为是软弱可欺,不知进退,再说了,家里余财不多……”

  “我还没说完呢,”陈止摆摆手,“行军也好,治家也罢,都该赏罚分明,伤人在我,所以要给赔偿,但他背主陷害,失了道义,肯定不能一笔带过,听说五伯那缺人,你给钱的时候,就让这家人的老大过去吧,给五伯添个人手。”

  陈辅登时就一个激灵:“五老爷那可是朝廷的矿场,这要是把人给弄过去,一个月下来,稍有不慎,不死也要废。”

  “心里清楚就行,凡事不用说透,只需告诉那人矿场收营几何,那家人愿意为财铤而走险,自然不会拒绝,也容不得他们拒绝!”陈止神色平淡,眼底却有寒芒,“对了,送钱财时雇两个小工,搞出些动静,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陈辅被陈止看得心中发毛,点头应下。

  陈止也不多言,转而道:“今夜,我还要反省,辅叔你先回去吧。”

  陈辅情绪又低落起来:“请少爷多保重,二少爷正在府中奔走,想法子救您。”

  陈止笑了笑:“福祸相依,转告二弟他们,不要节外生枝,我很快就能出去。”

  陈辅还待再说,一见陈止表情,不知怎的,又想起老太公生前风采,不由点头:“少爷放心,我当转告。”言落,行了一礼,就转身离屋。

  两扇门缓缓关起,陈辅最后看到的画面,是陈止悠然提笔的一幕,心下念头起伏。

  “总听人说什么名士风采,我看我家少爷就有几分了,难道是遭逢大变,终于开窍了?那可真是老爷夫人显灵了……”

  咚!

  门已关紧,陈止不为所动,在纸上写下“昭烈”两字,然后微微一顿,又刷刷几笔,添了几个名字,最后搁笔叹息。

  “一回首就是近百年,这第二次穿越,也不知是福是祸。”

  陈止非陈止。

  刚才,那陈辅几次感慨,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这个陈止,已被另外一个灵魂取而代之——

  三天前,五石散发作,热病侵体,那个陈止就一命呜呼,活下来的是另外一个人,一个经历离奇的人。

  “昭烈帝,刘备,玄德兄,当年被你诚心打动,又知历史大势,三分天下,你有其一,我才会辅佐你,但也没想到,最后真能改变历史!三国没有归晋,而是炎汉再起,汉室再兴,一直传承至今,这么一来,我总算没有白死!”

  这位陈止,本是现代人,之前穿越到三国时代,作为一名谋士,加入了大汉皇叔刘备刘玄德麾下。

  在知晓历史大势和神秘物件的帮助下,他改变了历史上的三国局面,让刘备占领了江南和荆襄,还成功使得北方袁绍、曹操并立,令三国格局大变,成了刘备一统南方、北方则两强并立的格局。

  如此一来,刘备就有了和历史中截然不同的战争潜力。

  为巩固优势,奠定统一基础,陈止趁北方两强对峙于官渡的机会,建议刘备进军巴蜀,并自请随军,但这一去却发生了意外。

  “事不机密,落得杀身之劫,我死的不是时候啊,但刘备大势已成,加上诸葛等人辅佐,历经几代君王经营,最终以南伐北,一统天下,让历史面目全非,眼下依旧还是汉朝,年号继业,但这个汉朝和刘邦、刘秀关系不大,高祖刘邦建立的是西汉,世祖刘秀建立的是东汉,昭烈帝刘备建立的就是新汉、季汉了。”

  这个世界,因为陈止前世的干预,三国不是魏蜀吴,而是汉、魏、赵,其中刘备的新汉独霸南方、巴蜀和关中,而曹魏与袁赵则在北方对峙,后期更有司马家崛起,纷争不断。

  当然,这“新汉”是陈止的看法,当世之人还是称“汉”。

  “照这具身体的记忆,刘备为烈祖,他那儿子刘禅,庙号仁宗,因中了曹魏的离间计,以至统一进程停滞、国力衰退,后来刘禅之儿刘谌继位,休养生息、广积粮草,等第四代皇帝刘敏登基,国力鼎盛,才一举荡平宇内。”

  历史有了变化,三国之后,不是司马家的晋朝,而是刘氏重兴汉室,传承至今,国祚近百年,但三十年前才真正一统天下。

  不过,这些都是历史的自然演变,因为陈止前世在入蜀时,就已经死了。

  “人死如灯灭,如果不是事先得了那支签,我也不会有这次重生的机会,哪能有机会感怀古今?就是不知道,这次重生,还能不能再呼唤出签筒……”

  想到这,陈止脑子里闪过诸多记忆片段,都是属于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

  陈止,彭城陈氏子弟。

  陈家,是徐州地界一大豪族,昭烈帝再兴汉室后,先祖陈登曾官至广陵太守、伏波将军,奠定陈氏基础,接着以徐州为根,开枝散叶,彭城陈氏是其中一支。

  “我现在的身份是陈家老七的长子,父母早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这人不学无术,好好的一个家,快被他败完了,如今家中田地被族中大佬惦记,好景不长了。”

  品味着记忆碎片,陈止缓缓摇头。

  “我以后就是陈止,要立足当世,那这事还要挡一挡,不然田地没了,就没立锥之地了,但过去都是谋一城、谋一州,突然变成谋一家、谋一田,真有些不习惯,时间紧迫,无法从容布局,不过话说回来,你争我夺几块地,有什么意思?算了,正好试试呼唤签筒,运气好的话,可以省去很多精力、养精蓄锐……”

  想到这里,他默念一词——

  “签筒!”

  顿时,心底浮现一件奇物。

  那是个巴掌大的竹筒,筒里放着几根竹签,样式古朴,每根的表面都雕刻一二篆字,为儒、道、墨、兵、法、阴阳、纵横、方技、农、杂等。

  在竹筒口的正面,镶嵌一块圆盘,似是玉石所铸,分成五个格子,写着金木水火土五字,其中三个格子空着,余下两个充斥金色液体。

  此物一出,陈止心中大定。

  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号的人,没几个易于之辈,要么背景深厚,要么异于常人,最起码也是某项才能远超同济,陈止前世时能在刘备阵营中脱颖而出,与卧龙、凤雏并列,单凭穿越前的眼界、学识,以及对历史的了解,那是远远不够的,要和名留青史的人竞争,真正的倚仗,就是这心中之物——

  百家签筒。

  这也是他死后近百年还能再生的原因所在。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