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枫凌诈尸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史上最狗血重生在线阅读

史上最狗血重生

悬疑 / 古今传奇

80.05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15 04:09

书籍摘要: “哎,将就,凑合着用吧…”枫凌重生于鬼灵大陆一具苍老身躯,此老生前牛逼,枫凌却欲哭无泪,幸好还有化外分身之术……苍颜无妨、讥讽无碍!“凝霜,等等老夫!玉清,快跟上!”白裙在前飘远,某垂暮老者踹开鼻青脸肿的小白脸,淡然离去;某绿衣女子磨蹭补刀,眨眼衷言道:“年轻人,千万别瞧不起老人家噢!”PS:一将功成万骨枯,万事到头皆似梦。仙与魔,谁对谁错?吾本无意杀人,奈何人心险恶,甚于妖魔鬼怪。众生皆苦,救世由我....(前期详写,淡定种田;后期略写,搅动风云)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阡陌秋霜.
    书友等级: 护法
  • 书友第2名:光辰妃.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真爱来千年.
    书友等级: 堂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今传奇小说推荐

追凶迷途在线阅读
他从冰河上漂下,身上布满奇怪的伤痕,浸泡使他肤色改变,眼睛形状也已不同,他熟稔刀术,手上的茧子却不是刀能磨出;他人在最著名的商路,却不是那些商人;他已忘记自己是谁,却获得天降横财;他刚刚记起自己是谁,却已遭到连绵追杀;当他掀起商战风云,当他纵横两国划界,当他造出犀利火器,变化的已然变化,失去的也已不再,最后一枪,来自他永远想不到的地方。
苹果上的豹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景泰三年在线阅读
景泰三年,太子朱见济崩,太上皇欲归位,事见多……
颜思灵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甩不掉的前夫在线阅读
奥斯顿•艾伦的声音叫道:“丽娜,你换好衣服了吗?” 门上的叩击声惊醒了丽娜,她猛然坐起。她坐在梳妆台前面,依旧衣冠不整。丽娜之所以被吓了一跳,是因为适才她正在做梦。梦中她站在一架照相机前面,照相机的镜头渐渐幻化成海凌的眼睛,而且不断朝她眨眼——就是海凌在表演小品时的那种不怀好意的眨眼。 好在海凌已经死了,感谢上苍。海凌已经死了六年,而她总是在很累很累的时候梦见他,比如现在——她是如此的累,在楼下的聚会进行到一半时,她竟然打起了瞌睡。
馋掉猫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上古昆仑经在线阅读
三星相聚,改天换日!既是毁灭,又是新生。那是遥远的一天,当族长把这本书交给鸿元的时候,族长说,接下来的路要他自己走,接下来的事要他自己做,还说当他记起自己是谁的时候,就是时间将要走到尽头的时候。而让鸿元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本书,竟开启了另一段更加炫丽辉煌的人类文明。 远古的昆仑山怪物、怪异的马家老祖、犹大的头颅、双生阴阳鱼、菩提树下的道经、帝陵里生长千年的杏树,还有藏在历史迷雾中若隐若现的神秘之人,让我们一起走进这段惊心动魄、迷雾重重的历史探险中去寻找答案吧。
凝菊香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衣柜里的女人在线阅读
一位别有用心的女士在一栋郊区的别墅中惨遭杀害。而别墅的主人却被一群身穿警服的神秘人胁迫,他和他的孩子们要怎样才能摆脱这场阴谋并脱离险境呢?
李长诩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魃潮之猎魃长歌在线阅读
一千多年前,大唐爆发血魃之乱。 段天涯率领拔魔总司十二名拔魔者,与其展开一场殊死搏斗,战况何其激烈。 段天涯拥有不死之身的血魃猎人,他隐藏了真实的身份生活在当今社会之中,开了一家酒馆,白天营业,晚上化身血魃猎人,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斩尽天下血魃。 在一次追捕六触血魃过程中,巧遇玄天派传人范思哲从而结实。 开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悲悯人生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五更长廊在线阅读
清朝博物馆凌晨五点的时候,在博物馆后花园的一条长走廊里,有惊喜。 人与妖的穿越,解密未知科技,创造未来的三界次元
橘柚今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大唐投稿箱在线阅读
在剑网三中有无数种故事,每一个故事都谱写了一个江湖。 不管是红白玫瑰,还是朝丝暮雪,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片江湖。 传说在晚上12点进入游戏中的成都,有缘人会见到一个奇特的NPC,名叫大唐投稿箱,箱子里汇集了每个人的江湖故事。 不知道你的故事又是什么呢?
浮生辞一君莫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幻实的境界在线阅读
关于齐天大圣后来是六耳猕猴代替的,这个论点虽然被证实为悖论,但是呢,我却有种深深的感觉——齐天大圣确实变了,虽然是成长了,但是本性难改,自由的心被扼杀了,我还是很难相信
陆小云君
日更千字
古今传奇
当前位置: 悬疑 古今传奇 史上最狗血重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枫凌诈尸

  鬼灵大陆,东向位,有一中小势力,名曰:威雲宗。

  老宗主凌威雲,晚年突破八转成就高级鬼灵师,名噪一时。

  威雲宗的地位自是跟着水涨船高,反过来强压黑水门与枯叶派一头。

  可好景不长!

  凌威雲在八十寿诞临近之际,突然无端暴毙家中,死得诡异蹊跷,震惊了方圆百里的大小势力。

  “爹,你死得好惨啊……”

  威雲宗,丧炮连天,全宗披麻戴孝、哀声哭嚎……

  “老爷,你怎能丢下我一人啊?”

  两名中年汉子,和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围在灵堂前的黑木棺材前哭声震天,好不凄惨!

  正是凌威雲的儿子以及遗孀。

  “唉,人死不能复生!老夫人、两位少宗主还请节哀顺变!”

  看着情感泛滥的三人,其余势力派来吃席的代表皆是忍不住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好言相劝。

  “咳咳!”闻言,痛哭捶打地面的三人一挑眉,从衣袖缝隐蔽地对视一眼,一同缓慢起身。

  老妇人甚至假意身形不稳,眼看就要倒了下去,两个儿子很是配合,赶紧一人一边上前扶住。

  “二叔说的是,我们这就目送爹离去!”凌迟和凌旱泪光掩埋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狂喜之色,向堂中一名七十左右的老者点头回应。

  他们这个二叔,早在几十年前便离开了当时还很弱小的凌家。虽然,对方现在成了枯叶派位高权重的首席长老,修为更是达到六转中级鬼灵师的程度。

  但抛弃凌家,注定与鬼灵传承无缘!是以,二人一点儿也不担心。

  “开始吧,老夫很忙,没空在这些繁文缛节上浪费时间!”

  略有一丝兄弟情的大哥凌威雲已死,其两个儿子又如此不成器。

  若非代表枯叶派,凌晨长老都不愿来此看到二人。

  “好的,二叔!”

  闻言,凌迟和凌旱将眼底的杀气隐藏,敕令众人退到十米开外。

  随即,二人上前仰跪在棺材跟前,双手伸出的样子就仿佛祭天!

  “列祖列宗在上,凌家第八代子弟——凌迟、凌旱……”二人兴奋神情溢于言表,先是顿了一下祈福之声,才激动地提高嗓音叩拜下去:“恭求灌灵!”

  哀乐依旧奏响着,围观的众人对二人的举动已是见怪不怪,相反,一脸羡慕的不在少数。

  “嘎嘎~”

  一刻钟过去了……

  一只大白眼乌鸦飞过,两个跪拜在地的家伙屁股翘得老高,依旧摊开双手等待着洗礼降临。

  可那口黑木棺材上,

  却无一丝动静传来!

  “嘶!引灵失败?”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儿!

  众人哗然,不由得望向凌迟二人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

  老夫人脸上的一丝隐晦笑容凝固了,尤其众人目光灼灼地来回扫视自己三人,令她老脸布满尴尬。

  凌晨长老更是等得愈加不耐烦,微怒催促二人再次祈福引灵。

  “恭求,祖宗灌……”

  二人压下疑惑,再次俯身一拜,可话还没说完,只觉眼前猛然一黑!

  “嘭!!!”

  一声巨响伴随着两道惊叫,整个棺材盖被诡异的炸飞了!

  直接将两个伸起手,准备俯身再拜的家伙砸了个满面开花!

  哀乐戛然而止……

  众人目瞪口呆,死死盯着那口无盖棺材心头狂颤。

  “啪!”

  一只苍老枯手抓住了棺材的木板,牵动着众人的神经。

  紧接着,一连串隆隆声传来,整个棺材轰然炸成了碎屑。

  “嘶!?”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一个白发苍苍的枯槁老人从飘飞的木屑中爬出,两个晕头转向的家伙刚好与之…头对头!

  “啊鬼呀!你、你……别过来!”

  视线从模糊中恢复,瞳孔内映入一张惨白惨白的褶皱笑脸!

  凌迟和凌旱脸色大变,吓得瑟瑟发抖,将脑袋磕得如同摇摆的拨浪鼓,带着哭腔:“爹啊,您可别吓我们了……儿子胆儿小啊!”

  “乖儿子,爹想你们了……就回家看看!”一道空灵且生硬的声音响彻灵堂,听着极为渗人。

  突兀,磕头求饶的两人身体一颤、头皮发麻,背后一股恶寒疯狂上涌,止住了所有声音与动作。

  原因是那双犹如寒霜般刺骨的干枯老手,正抚摸着他们的头!

  “啊啊啊、啊!诈尸啊……”

  两、三声刺耳尖叫再也压抑不住,围观的几名男女奏乐师扑爬连天,往灵堂外面夺路逃奔。

  在极度惊恐之下,他们竟是连落下的乐器都未敢捡走,生怕折身回去丢了小命。

  “何方妖孽?”

  这请来的奏乐师只不过是几个普通人,自然是吓得不行。

  可凌迟、凌旱那两蠢货,可是五转鬼灵师啊!竟被吓成这样……

  凌晨长老摆头暗叹,带头发出一声大喝,其余陷入呆滞的低级鬼灵师立即惊醒过来。

  顿时,威雲宗五十几名门徒,将棺材旁的三道身影层层包围,一道道暗黑色的光芒祭出……

  晕了?

  真是没用!

  “咳咳~”一脚踹开两个碍眼的废物,老人缓缓站了起来。

  他望着警惕的凌晨,惨白老脸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晨二弟!我是你凌威雲大哥呀……”

  晨二弟?

  凌晨长老一怔:只有大哥,才会如此叫我!难不成……

  “您真是威雲大哥?”

  凌晨还有些惊疑不定。

  凌威雲或者说枫凌,赶紧顺势虚弱的往地面倒去。

  待瞥见一道身影惊慌赶上来,枫凌嘴角一丝轻扬后,恢复正常!

  “大哥!!”凌晨长老一把接住枯朽老人,老泪纵横!

  四周一片哗然,众人尴尬的散去了手中的光芒,却没将那块儿光芒发散来源的漆黑令牌收回。

  “老爷!!”潘媛氏啼哭着扑到凌威雲面前,装得有模有样。

  “你是谁?”枫凌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在凌晨长老的搀扶下起身,冷冷地看着扑倒的老妇人。

  “啊!我是你发妻啊……”潘媛氏心头一惊,这老东西难道失忆了?

  “……”

  发妻!?这么老……

  枫凌老眼一抽,本来就够倒霉了,若再来一老妇人当老婆……

  蛋疼!

  坚决抵制,好歹劳资上辈子也是一相貌不凡的儿郎,年轻貌美的女性追求者都不知排到哪儿去了。

  “胡扯!老夫根本不认识你,立刻、马上,给老夫滚!”

  “老爷!你……呜~呜~”

  潘媛氏掩嘴痛哭着跑了出去,那半老徐娘落泪的样子看似委屈,实则心头却在窃喜:刚好脱身!

  “大哥!你没事吧?”

  凌晨长老一皱眉,小声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走吧,我们哥俩儿好多年未见,喝酒去!”

  枫凌寿衣都没脱,摆手示意一番,也不顾众人的怪异目光,步履蹒跚地拉着凌晨长老往灵堂外走。

  走了半天,也没走出几步……

  卧槽!这身体可真是衰败得可以呀,枫凌心头止不住大骂。

  转念又暗叹:“算了,能重生便已是万幸,凑合着将就用吧!”

  即便开着老灰机,

  又有何不妥?!

  相信凭借自己前生神鬼莫测的暗杀手段,定能混得风生水起!

  只是……这都是快入土的老家伙了,还要跑出去装逼虐人……

  这样真的好吗……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