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倒霉的穿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当个法师闹革命在线阅读

当个法师闹革命

奇幻 / 史诗奇幻

228.5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8-11-19 09:59

书籍摘要: 为什么穿越主角总是能马上继承前人的记忆,然后毫无障碍地开始新生活?为什么大家穿越完都能好好地在床上醒过来,旁边还有个妹妹(姐姐、女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如果主角刚穿越就发现自己被绑架了,几个变态女巫挥舞着皮鞭,怎么办?“你招是不招!”主角一脸懵逼:“大姐,你谁啊?”“还嘴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美好的穿越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剧情流,恶搞是调剂。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铃久.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PatrickJS.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3名:何如海大鱼.
    书友等级: 长老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史诗奇幻小说推荐

诸天之龙脉巫师在线阅读
元素沉寂,龙脉归来。 新书发布《我的帝国战争游戏》跪求关注。 元素潮汐的低谷渐渐远去,上古精灵的神话也消逝隐退,人类王国开始崛起,前有豺狼人围堵,后有兽人回归,苏伦来到这个时代,成为一名落魄贵族,面对这个大争之世,他能依靠的东西很少,一个名叫帝国崛起的系统成为他传奇的开端。
浮梦三贱客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卡焰在线阅读
面对灾变而成立的人类联盟一分为二已有两百多年,南方神风联邦南部的地陵行省的贫民区,同其余行省的贫民区一样生活着不计其数的低等民。 在这行省被分为三六九等的人类中,一位身为七等贫民的普通少年寒续,真实身份却是人人皆欲抹杀的极徒。 “这个世界吃人,所以,我要吃了这个世界。” 群号:549385604
寒绪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永夜氏族在线阅读
时代之末,最后的动荡,诸神依旧把控着手中的棋子,却不知他们在不久的动荡中,也将进入棋盘。 穿越游戏《荣光》中,历经一世又重生,林德不信,第三次还干不死那群伪神。
安康有鱼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巫师:我能无限叠加铭文在线阅读
(异兽·龙文,龙文,龙文……) 【巫道铭文】的力量,是无限的。 它能让一个弱小的超凡者,拥有屠神的恐怖力量。 从半神巫师,转生为垃圾龙兽? 小问题,等他给自己全身装上巫道铭文,那他依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半神。 如果还不够,那他在每个细胞上都附加【巫道铭文】,这总够了吧?
星月荧光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从吞噬开始的瓦洛兰之旅在线阅读
穿越到瓦洛兰大陆,一本厚重的魔法书将会打破这里的平衡,吞噬与创造,奥数与魔法,传奇与神话,黑暗与光明,毁灭与不朽!
爱说话的爆爆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海源之前在线阅读
终有一天,亡魂叩响至深门扉,却没有得到回应。 终有一天,众生的归所,绘画的梦境迎来了海渊的鱼群。 那一天,“有请天堑工程总负责人秉渊先生上台演讲。”台上人瞳孔反射出了先生的光彩。”那是羽与尘作曲家,乾势与坤势的摆渡者。 那一天,他拿起话筒……
摸鱼末来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异瞳骑士在线阅读
母亲怀胎二十二个月产下一男婴,最终难产而死,一只血瞳,能跑能跳,有说有笑。整个村子都因此恐慌,最终被当做怪物被亲人无情的抛弃。而这个孩子究竟是天选之子,还是不祥之兆,这孩子,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九度陈醋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巫师开疆者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其中的普通人终其一生也不过前行渺渺距离, 这个世界也很小,小到其中名为巫师的族群要划开它的天,将他们的传说传播到每一处宙域。
附耳来听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古日间在线阅读
比远古更古的古日间,身处其中的,不是别的谁,就是我自己,在思想汇集而成的海洋中徜徉,在至情至臻的情感之源里飘荡。呈现给所有人的,非是光怪陆离的奇幻胜境,非是天马行空的不着边际,而是实实在在的全面且震彻环宇的启示!
面包兽敖乌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当前位置: 奇幻 史诗奇幻 当个法师闹革命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最倒霉的穿越

  幸福的穿越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穿越各有各的不幸。

  ——岩松·托尔斯泰·白

  顾北感觉不太对劲。

  从懵懂混沌中醒来,他感觉头痛得要命。脑子像被针扎了个穿,根本没办法思考。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昏昏沉沉的感觉让他很难受。

  不过,不用脑子他也意识到了——这里并不是自己睡惯了的小床。

  什么情况?

  四周环境有些压抑,空间比自己租的隔间还小,昏黄的光线挑逗着他的眼皮。身后不远处,模糊的水滴声隐隐传来,让人感觉有些胸闷……

  以及压低的说话声。

  “他好像真的死了。安妮,你下手太重了!”

  这是一个带着责怪的女声。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他的身体这么弱?况且、况且我其实根本没做什么。”

  被称为安妮的女人说道,听上去有些慌乱。

  “别说了,还是该想想怎么向米歇尔交代吧。”

  “米歇尔……不!我们该怎么办?米歇尔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别我把扯进去,都是你的错,是你把他弄死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话仍在继续,有些聒噪,和头痛一起在顾北的脑子里兴风作浪。不过经过片刻的调整,他渐渐习惯疼痛,恢复了基础的观察和判断能力。

  他用力睁开眼睛。

  这是一间狭窄的屋子,像某些悬疑电影里的地下室。四周漆黑一片,墙壁上的火把是唯一的光线来源。粘腻的青苔长在墙角和天花板,带着浓浓的湿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顾北试图活动身体。

  他马上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反捆在身后的双手被粗麻绳勒得发疼。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自己的身体异常虚弱。

  虚弱得有些陌生。

  “怎么办……米歇尔……天啊,她、她来了!”

  缓慢而坚定的高跟鞋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也打断了顾北无力的挣扎。

  昏暗的火光下,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

  那是一个裹着宽大袍子的女人,兜帽罩住了脸,根本看不清她的长相。深青色的衣袍将她遮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破绽。就算里面是个假人模特,估计也不会有人看得出来。

  顾北之所以知道她是女人,完全是因为刚刚的高跟鞋声,以及“米歇尔”这个名字。

  虽然还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但本能告诉顾北,现在他应该装死。

  因此,趁着还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他放松全身,倒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紧闭双眼,竖起耳朵,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米歇尔,你来了……”

  安妮的声音听上去战战兢兢的。

  “叫醒他。”一个压抑喑哑的女声,从袍子里传出来。

  “米歇尔,我……”

  安妮有些犹豫地开口,似乎正在斟酌自己的语句,却一下子被打断了。

  “都是安妮的错!”另一个女人突然叫了出来,声音尖利,听得顾北脑子一麻,“米歇尔,都是安妮的错,是她把人给弄死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尴尬的沉默。

  “米歇尔,我……”安妮试图辩解。

  “他没死。”米歇尔却再次打断了她。

  顾北呼吸不由得一窒。

  “什么?”

  “他没死。”米歇尔似乎有些不耐烦,“叫醒他。”

  “啊,是,是……”

  顾北闭着眼睛坐在那里,忽然感觉浑身一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身上的衣服在一瞬间变得湿漉漉的,紧紧贴着他的肌肤,粘腻不堪,非常难受。顾北感觉想吐。

  那个叫安妮的女人泼了他一身冷水。

  知道装不下去,他睁开了眼睛。

  “他没死!”

  其中一个女人惊呼道,顾北也终于得以看清一切。

  房间里总共有三个人。那两个女人和米歇尔穿得一模一样,深青色的兜帽袍子笼罩全身,看不清面容,颇有几分恐怖电影的神韵。

  三个长袍怪围着顾北,好像某种邪恶的祭祀仪式。

  顾北感觉背脊有些发凉。

  “你们两个可以去休息了。”米歇尔发话。

  那两个女人点头,离开,或许要去为刚才的告状撕上一会。

  顾北感到米歇尔的目光重新回到自己身上,仿佛一条毒蛇盯着自己的猎物。他感觉很不舒服。不过没办法,现下的处境,他也只能垂下眼睛,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米歇尔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对峙了一会。

  短暂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终于,米歇尔开口。

  “打开宝库的方法是什么?”

  顾北抬起头:“我不知道。”

  “里瑟阁下。”米歇尔听上去没有丝毫意外,“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你可以回到王都做你的贵族天才,也可以腐烂在老鼠的肚子里。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我也希望你能作出正确的决定。”

  “我不是什么里瑟阁下,你们抓错人了。”

  “里瑟阁下,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米歇尔说话慢条斯理的,却带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或者,您不满足于刚才的服务,需要我再把安妮找过来吗?”

  “……”

  顾北欲哭无泪:大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醒过来这么久,他大概也有些明白了。

  在这之前,半夜,他正趴在桌上,准备着第二天老板要用的演讲稿。

  那时他已经连着加了半个月的班,身心俱疲。因为实在是太困,他撑不住睡在了电脑前。而在梦里,顾北看见四十多岁的老板头顶内裤,指着他的鼻子,大吼了一句:“巴拉拉能量,变身!”

  脑袋里嗡的一声。

  然后,他的记忆就从这个地下室开始了。

  不排除这群女人发神经,把自己当成了什么里瑟阁下,把自己绑架到这里的可能性。也不排除那个梦境过于可怕,使自己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导致自己产生了幻觉的可能性。

  不过……

  在开口的那一刻,顾北就意识到,自己说的并不是中文,而是某种类似英语的语言。

  自己都多少年没说过英语了。

  顾北不是傻子。他是个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有着不普通的梦想——他也看过不少网络小说。因此,在意识到不对的一瞬间,他非常迅速地联系到了自己的身上,并得出了结论。

  他穿越了。

  由于某种不可知的原因,他穿越到了一个叫什么里瑟阁下的身上,取代了原主。然而非常凑巧的是,这个里瑟阁下运气不太好,被几个神经兮兮的女人绑架了,还遭受了一些非情趣的折磨。

  现在,轮到他被折磨了。

  顾北叹了一口气,算是哀悼自己被拖了半个月的工资——财务滑雪的时候不小心肛裂了所以没来上班。

  他一定是最倒霉的穿越者。

  “对于里瑟家族来说,那个宝库不过是巨大粮仓里的一粒米罢了。里面的财宝你们拥有千千万万,你又何必为了这种东西,丢掉自己宝贵的性命呢?”

  米歇尔或许以为顾北的叹气是动摇,开始走循循善诱路线。

  顾北抬起头,看着对方兜帽里的那一片黑暗,一字一句地说:

  “我、不、知、道!”

  他相信,自己的眼神一定像小鹿那样真挚。

  但米歇尔不相信。

  “我很遗憾,里瑟阁下。你作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米歇尔的声音从头到尾都那么冰冷,但这一次顾北却听出了淡淡的杀意,“我想,也许你开始思念安妮女士了。”

  顾北打了个冷战。

  他不知道这几个疯女人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做了什么,他也不太想知道。为什么?因为身体的原主人被她们给打死了!

  事实摆在眼前,他可不敢怀疑这几个疯女人折磨人的手段。

  就在米歇尔转身的那一刻,顾北叫住了她:

  “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顾北没有办法。就算摸了一手的烂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

  不管穿越与否,他可不想死。

  “为什么?”

  米歇尔没有转回来,只是停住了脚步,背着身,冷冷地问道。

  “如果你不守承诺,我告不告诉你,你一样不会放了我。”顾北努力搜刮着脑袋里的各种电影小说情节,强装淡定地说,“我可以告诉你打开宝库的方法,但是你必需保证我的安全。”

  一声轻笑,从兜帽里传了出来。

  气氛缓和不少,顾北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很聪明。”米歇尔转过身,“我本来就不打算放你走。为了不被里瑟家族追杀。在得到我要的东西后,我会立刻杀死你,剁成肉酱扔进下水沟喂老鼠,一点痕迹也不留。”

  顾北恨不得把说过的话咽回去。

  “……那我不说了。”

  “不说,我们会折磨你,直到你无法忍受地开口。”米歇尔的声音听上去非常变态,“你可以选择毫无痛苦的死去,这比另一种选择要好得多。”

  “……”

  真是倒了血霉。

  顾北现在只想把那个里瑟阁下的灵魂刨出来,掐着他的脖子叫他回魂,好让自己赶紧离开这个奇怪的世界。

  妈蛋,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路人而已啊!

  “愚蠢。”

  看见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米歇尔摇了摇头,准备去找其他人。

  情急之下,顾北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等等!”

  米歇尔像是没听到,脚步丝毫没有放慢。

  顾北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

  “里瑟家族的宝库,只有里瑟家族本族的血脉才能开启。杀了我,你一辈子都别想拿到!”

  米歇尔终于停下脚步,极富节奏地踏着高跟鞋走了回来。

  顾北哽在肺尖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家族血脉才能开启宝库——这种小说里最俗套的情节设定,没想到,竟成了眼下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沉默片刻,米歇尔却突然开口:

  “你不是里瑟的本族血脉。”

  什么?!

  顾北心中一惊,绑在身后的手一下子攥紧了。

  “对于里瑟家族而言,你只是一个外戚。”米歇尔的语气似乎带着一种轻蔑,“你的姑姑嫁入了里瑟家族,你只是跟着她混进去,混到了一个里瑟的姓。你根本没有里瑟家族的半点血脉,你所谓的血脉开启宝库,连你自己都做不到。”

  “……”

  这位“里瑟阁下”竟然只是个大族里的杂鱼?

  头痛好像变得更剧烈了。

  顾北有些绝望。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挖了个坑自己跳,他算是亲身彻底地体会了一回。

  本来还有别的路可以走,结果自己全给堵死了。

  这下怎么办?

  他的穿越之旅才刚刚开始半个小时,别告诉他这就欠费停机了。

  米歇尔冷笑,接着说:“难道你以为,在绑架你之前,我没有调查过……”

  “你的试探毫无意义!”突然,顾北像变了个人似的,厉声打断了她,“我是里瑟家族的人,我拥有里瑟家族最正统的血脉。编这种故事试探我,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你……”

  顾北咄咄逼人:“如果你害怕我拖时间,那说明你只是在虚张声势。绑架贵族,你心里也慌得很吧?家族派出的人就快要找过来了,再拖下去,你只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米歇尔一下子没了声音,好像袍子里真的是个假人。

  顾北发出几声冷笑。

  自己赌对了!

  如果他只是个外戚,又怎么会知道家族宝库这样的隐秘?如果他真的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外戚,那米歇尔也没有必要绑架他了吧?

  这么一想,顾北立刻意识到,对方是在套他的话。

  米歇尔一定是发现了顾北这个“里瑟阁下”哪里不太对劲,于是,编了一个外戚的身份来试探自己。如果自己上了钩,那将是死路一条。对方会发现他并不是真正的里瑟阁下,自己也将没有半分利用价值。

  但是幸好,顾北够冷静,而米歇尔临时编出的外戚身份也漏洞百出。

  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体,是货真价实的里瑟家族血脉!

  他将计就计,反而镇住了这个故作神秘的女人。

  “米歇尔女士,如果你真的想要打开宝库,那么我想,你需要快点行动了。”顾北乘胜追击,无情地嘲弄着对方,“里瑟家族的人,并不是那么好惹的。”

  沉默,良久的沉默。

  “……你赢了。”

  顾北戏谑地挑了挑眉。

  米歇尔的话语仿佛从牙缝中蹦出来:“我带你去宝库所在地,你为我打开大门,我们会在你开启宝库的时候与你保持距离。门一旦打开,我们不会有空管你,你完全有空隙自己逃走。”

  听了这话,顾北终于扯出一丝笑容:

  “成交!”

  呼……

  压在心口的大石头终于放下来,顾北又看到了那一线生机。

  庆幸之余,他不免感叹,自己果真是最倒霉的穿越者。

  别人靠金手指救命,他能靠的,却只有自己。

  不过,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谎话既然编出来了,那他就得继续编下去。这个疯女人还得带着自己去开启宝库,而自己必需找机会逃走,否则谎话戳穿,照样还是死路一条。

  游戏,这才刚刚开始。

  顾北重新把注意力回到米歇尔身上。

  似乎是对顾北十分不满,米歇尔向外走了几步,高跟鞋跺得格外用力。她对着阴暗的走廊,喊起了她的“小弟”们:

  “莎莉,安妮,该出发了!”

  她应该是打算带着顾北和手下,撤离这里,去往宝库所在地。

  然而……

  空荡荡的走廊,没有人回应。

  哦?

  看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顾北藏起一脸的幸灾乐祸。

  “莎莉?安妮?”

  米歇尔加大了音量,冷静的声线也难得有了一丝波动。

  终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米歇尔,出事了!”

  尽管是这样一句话,米歇尔看上去仍旧安心了不少。

  兜帽长袍的身影从阴影中急匆匆地浮现。

  “里瑟家族的人就快要找过来了!米歇尔,大事不好了!”

  听了这话,顾北瞬间高兴了起来,但很快又有些不安。

  他该如何应对自己素未蒙面的亲戚?

  另一方面,里瑟家族要是追上来,顾北不认为米歇尔会让自己活命。

  头疼。

  米歇尔却不慌不忙,继续问:“安妮,莎莉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

  “安妮,告诉我,莎莉去哪了?”

  安妮的声音磕磕绊绊,想必她此刻一定非常紧张:

  “莎莉不见了……我、我不太清楚。她说她要去周围看看,之后就不见了。我想……我想她一定是发现了里瑟家族的人,自己偷偷跑掉了!或者……她可能已经被里瑟家族的人给抓住了!”

  米歇尔沉默了。

  安妮站在她对面,兜帽长袍也掩饰不住她的慌张:

  “米歇尔,我们该走了,再拖下去一定会被他们给抓住的!”

  可是米歇尔还是沉默。

  沉默得安妮都有些尴尬了。她就像一个拼命说笑话的逗哏,可她的捧哏却半句茬也不接。一分钟、两分钟……整个场面冷到结冰,她脸上的表情都快挂不住。

  是顾北打破了尴尬。

  他的声音拉长,带着一种装出来的惊讶,感觉很欠揍:

  “安妮,你把莎莉给杀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