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这一年

  秋天在枯黄的落叶灵动飞舞中,垂下眸子。

  校门左边有一条环形的车行道,两边是整齐翠绿的松柏。干净的道路旁边上一个斜坡,有一所图书馆。图书馆是两栋楼连在一起的建筑,前楼是一栋四层的小楼,后楼是一栋七层的。正对校门的中间是一个湖水荡漾的荷花池,夏季刚过,湖水里面没有潋滟的荷花,只有连天的碧绿荷叶。围绕着池子的是一排排起伏的柳树,枝条肆意的倒垂在池水边。微风拂过,细尖的柳叶荡着秋千。池水起伏底绵,水纹漾漾似乎有说不完的故事。荷花池的后面是一个圆形的花园,里面肆意开着枝干造型优美的茶花,红色,白色,粉色,旁边有一株两个人合力也抱不住枝干的散发着幽香古老的黄桷树。中间有一条小青石砌成的小路。穿行花园而过的是古色古香的米白色的行政大楼。

  校门右边有一个小树林,它有个幽暗的名字“樟树林”,在一株株笔直的香樟树下藏着一些石凳子和石砌的小桌子。穿过樟树林就到了球场。球场的中间是一个标准的足球场,外圈是塑胶的跑道,两头是宽阔的排球场。穿过足球场是一个小型的一层楼的室内的体育馆。体育场往上面走一段高高石梯的对面是食堂。

  “做我女朋友吧?”一个高年级的学长,拿着一枝玫瑰花,周遭簇拥满了学生。

  苏宜心里想,全是套路,全都是套路。女生应该都抵御不了玫瑰花的糖衣炮弹,只听得“叮咚”一声,张虹雅被俘虏了。

  张露的男友是本班的男生,这里深刻的诠释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含义。唐雨萧退学了,苏宜觉得有些伤感,人聚了,散了都如夏天的暴雨毫无征兆的,无处不在的离散融入她们的骨髓。

  苏宜和程乐渐渐退去了脸上的稚气,习惯了大学的校园生活,跑不同教学楼上课,下课,周末逛街,淘只有学生才能买得起的小玩意。她们的脸上青涩中透着一点红。

  有人说,秋天是恋爱的季节,有人说,秋天是伤感的季节。对于苏宜,秋天是相遇的季节。

  这天,苏宜和挽着程乐的胳膊和刘兰如往常一样来到了体育场对面的学生三食堂排队打饭。

  “苏宜,你看那个人”刘兰一惊一乍的用手指了指前面的人群。

  抬头顺着刘兰的眼神看过去。那个男生灰白色套头厚T恤运动套装的,端着打好的饭菜往就餐区去了。

  “他像不像你的偶像,那个足球运动员”刘兰有点激动又像等待一个满意的回复。

  “嗯,挺像的”苏宜故作镇定的语气似乎让刘兰觉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一见钟情是什么样的呢?应该就是这样了。在那平淡如水的五官布控中,她的内心进入一片深海,湛蓝的夜空下,海天一色之间,浪花汹涌四起。这个人在她心里像放了一颗种子,他埋在了土壤里,随着时间枯槁生长。

  最近学校运动会搞得热火朝天,班长气喘吁吁跑来张牙舞爪的说“今天下午,学校排球场,我们班的排球男队和其他系的男队有一场比赛,你们女生全部都去加油,一个不能少,这是关乎班级荣誉的时刻。”

  “好的,准时到”她们异口同声又心不在焉。

  午饭后,零零散散的一些人来到排球场。10月的球场,已经有了一丝凉意,空气干干的,冷嗖嗖的。苏宜不禁拉了拉脖子下面的防风外套的拉链。

  路过排球场的时候,程乐轻轻拽了拽苏宜的衣角。

  “上次食堂看见的那个人”她说话的声音很小,目光望着远处的人影。

  “嗯嗯,是他”苏宜好像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声音。她抬眼静静的看着球场上的人,他的脸干净而纯粹,眼睛不大,眼睛和眉毛弯弯的,像雪融化后的阳光,耀得苏宜睁不开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她不敢相信这世界会有这样一个人那么像他-那个足球运动员。

  以至于多年以后,她头也不回的,为了这份纯粹,走向炼狱,往一个没有人等待的终点走。

  紧跟在后面的刘兰嘴巴的拉链又裂开了,把这个消息在一帮女孩里面就像投了个地雷。一群青春期的女生开始雀跃的炸开了。

  “真的耶,这个人长得真像”张虹雅揶揄的用手推了推她。

  没一会儿,那群男生打完球就准备离开了,张虹雅突兀的说“苏宜,我们去跟踪他,看看这个人是那个系的?泡不到偶像,你争取把偶像的复制品拿下。”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吧”苏宜说。

  “真去阿?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张虹雅犹豫的说。

  “走吧,我陪你,再不去,别人就走远了”程乐拉起苏宜的手,奔跑起来。

  “你个怂货,看我回来不收拾你”苏宜向张虹雅喊到。

  远远的,隔着一段安全的距离又紧紧的,害怕跟丢了。路过开水房,缓缓的上了一个坡,来到一栋五层的黄色外墙的房子,房子的端头,写了一个大大的四栋。那个人走了进去,上了楼转了一层,借着楼道的转弯处的光。第三层转弯处就没影了。应该是二楼。

  从里面往外面走的基本都是男生。传说中的男生宿舍阿。无计可施的时候,从里面出来一个男生,主动给苏宜打招呼。

  “苏宜,你来男生宿舍找人吗?”他说。

  “是阿,师兄你好。”苏宜一看是开学的时候同乡会见过的师哥,话匣子就打开了。

  “师哥,你们楼里住的都是你们系的吗?”

  “基本都是吧。”师哥答到。

  “二楼住的是哪一级阿?”苏宜说。

  “跟你们一级的,下面两层都是去年入学的。你问这个干嘛呢”

  “不干嘛,随便问问,师哥,拜拜!”苏宜和程乐挽着手,相视诡异的笑了笑。

  “这丫头,神神叨叨的”师哥摇摇头。

  “苏宜,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人家要是有女朋友,你不就歇菜了吗?”程乐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苏宜说。

  “阿!”苏宜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皮球,猛一下被人扎了一下,瘪了。

  “我有个办法,我们把他们班的课程表抄下来,看看有没有女生和他一起就知道了嘛”。

  “你咋那么聪明呢?我们只知道他学动物科学的怎么知道是那个班的呢?”苏宜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把他们系几个班的课表都抄了”程乐大气的说。

  “还是你最爱我。”苏宜紧紧抱了抱程乐。

  说做就去做似乎是年轻人的天性,还好,这个系本来报考的人就不多,她们探头探脑的来到动科系的楼下,顺利的找到了课表。

3这一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