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视灵

  确定了白言曦的人品,暮梵一转语气,轻描淡写的说道:“既然如此,也不为难诸葛宗主,敢问这孩子可取好名字了?”

  那种自然法,就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让在场的人心中一阵汗颜,尤其是猜到了她的心思的白言曦,嘴角更是微不可觉的抽搐了两下。

  诸葛炎深吸了口气,克制住那颗想吐槽的心,摇摇头回道:“还未取。”

  “那我为他取个名字,可好?”

  明明是商量的语气,可她眼中有着让人不可拒绝的色彩,就好像,普通的小女孩向长辈撒娇一般。

  额,名满大江南北的红衣女侠,在对自己撒娇?

  这想法一出,诸葛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好。”

  边说着,诸葛炎边让下人把那还在啼哭的孩子递给暮梵。

  暮梵很是小心的接过孩子,轻轻的拍了拍孩子,看着他的眼神,就如同春水般的温柔。

  说来也奇怪,那孩子落在暮梵怀中之后竟不再哭了,甚至还呵呵的笑了起来,肥肥的小手一伸一伸的,似乎想去够暮梵。

  暮梵见此,心中的柔暖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狠狠的捏了一把,眼里也满是笑意。

  然她的笑意没能坚持多久就消失无踪,转而一阵萧杀之气从她周身散发出来,冰冷的目光投向白言曦,似要凌迟了他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杀意,让众人心中都是一阵恐惧,发自本源,挥散不开的恐惧。

  就好像,他们天生就该畏惧她一般。

  白言曦毕竟是老江湖了,且修为也是不俗的,努力压制住自己心底那份恐惧,问道:“姑娘,不知在下是哪里做错,或者这孩子怎么了?”

  从暮梵愤怒的情绪来看,似乎这孩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且很严重,这才会引起她的杀心。

  诸葛炎也是聪明人,自然也想到了这点,对暮梵说道:“若白掌门做了什么伤害小儿的事,在场这么多的人不可能是不知道的。”

  他意思很显然,这是他的儿子,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伤害他呢?

  暮梵想想,也觉得此话有理,压制住心头的怒意,给白言曦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开口说道:“抱歉。”

  然她的眉头依旧紧皱,似乎在思考什么严重的问题,想开口,却很是犹豫的样子。

  “红衣姑娘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诸葛炎看暮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不用说诸葛炎,其他人也很为纠结。

  暮梵想到她所知道的,心头压制住的那股怒意,又涌了上来,但这次却没表现出来。

  “他的视灵被剥离了主体,能做到这点的,绝不是普通人,因此我才会怀疑白掌门。”

  在场的人中,除了她外,确实只有白言曦有这样的本事,她一直就在附近,若有什么高人来过,她不可能不知道的。

  “视灵被剥离主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到暮梵的话,白言曦不再是那么的淡然了,别人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他瑾璃宫掌门怎会不知?

  没了视灵,那就代表这孩子没有视觉啊!

  暮梵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她左手抱紧男婴,右手抬起伸出食指放在男婴的眉心的朱砂印上,她才一运力,就如触电般的缩回了手,同时眼中布满了惊恐。

  “怎么会这样?”

  她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同时,眼中满是哀伤与悲愤。

  众人皆被暮梵如此模样吓了一跳,诸葛炎心中更是焦急了,急道:“红衣姑娘,犬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暮梵深吸了口气,努力压制住心中那份悲伤,对诸葛炎说道:“诸葛宗主,令郎的视灵是通过灵之契约剥离的,除非找到他视灵的宿体,然后从宿主身体中把视灵抽离出来。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方法。”

  说着,暮梵又转头看向白言曦:“白掌门,这孩子的视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恢复,这个徒弟,你还打算收吗?”

  众人听到暮梵的话,也都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孩子竟然是天生的瞎子!虽可能复原,但不知道那将是什么时候了。

  不由得,全都紧张的看向白言曦,想看看他的反应。

  “哈哈!”

  白言曦几乎没做多考虑,摇着头笑道:“老夫早说过,我与这孩子的师徒缘早已是注定好了的。”

  在刚才诸葛炎也没有因为有更好的师父人选而放弃他,他怎会因为这等小事而放弃这徒弟呢?背信弃义的事,他同样做不出来。

  诸葛家的人听此,看着白言曦露出个感激的笑容,双方的关系似乎在那一瞬间增进了不少。

  暮梵看着白言曦,似乎想看透他一般,观察了许久后,她这般说道:“做好他的师父,视灵,我来想办法。”

  说着,暮梵从怀里拿出一颗红色的珠子,那珠子上隐约可以看到有朵花的图案。

  她把那带有绳子的红珠子戴在男婴的脖子上后,把孩子递还给诸葛炎,说道:“诸葛宗主,贵府大少爷叫诸葛倾云,他就叫诸葛倾墨吧,如何?”

  “诸葛倾墨?好,小儿以后就叫诸葛倾墨。”诸葛炎心中虽有疑惑,但还是爽快的答应了,想来,这名字对她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吧。

  可对于他们来说,那不过只是个名字而已。

  “那我先告辞了。”

  暮梵恢复了之前的乖巧模样,对着诸葛炎欠了欠身,转身离去了,才一眨眼,大堂内就没了她的身影。

  暮梵离去,诸葛炎自然与白言曦商量起对策来。

  “白掌门你看?”

  “老夫也不知道这究竟是福还是祸,但红衣女侠并无恶意。她刚刚帮小墨儿带上的珠子不要随意取下,上面有很强的灵力波动,定不是凡物,在他遇到危险时,或许能保他平安。”

  白言曦看着诸葛炎怀中的诸葛倾墨,眼中闪过一丝忧愁,道:“这孩子的修行,老夫会常来府上传教的。至于去瑾璃宫一事,待他十岁之后再说!”

  按照规定,瑾璃宫的弟子,在五岁后就要去祁阑山上修行,每三年才可回家一次。当然,如果是参加试炼,也是可以下山的。

  但规矩终归是人定的,作为一派掌门,白言曦还是有权利弄些小特例的。

  “如此也好,那就辛苦白掌门来回跑了。”事到如今,诸葛炎也不好多说了,况且这已是对他的儿子最好安排了。

  天生视灵被剥离主体,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视灵,属于灵魂的感官,就算是换个肉身,也是不可能复原的。

  以暮梵的法力,想强行召回也不是不可能的,然她方才试着召回,竟然发现诸葛倾墨的视灵是通过灵之契约剥离的。

  就是说,那是他本人心甘情愿的同意剥离的!

  除非找到诸葛倾墨的视灵所在的宿体,不然,绝无办法。就是说,哪怕暮梵愿意用自己的视灵去换,也会被那契约之力挡回来。

  可是,那宿体又怎是那般轻易能找到的?就算是那人站在暮梵的面前,她也不可能轻易的知道那就是诸葛倾墨视灵的宿体。

  暮梵此时实在不会描述自己的心情。

  为什么?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视灵究竟是给了谁?

  又有谁能让他这般做?

  是那位公主吗?

  “梵梵。”

  一道清朗而又无奈的声音把红衣的思绪拉回现实。

  暮梵抬头看向喊她的那人,一记冷眼回了过去,冷冷说道:“那个宿体是谁?”

  依着程雅梓与诸葛倾墨前世的关系,她就不信,关于那事,他会不知道,可他,从来就没对她提过!

  “我是知道,但你觉得我会说吗?”

  若他会说,她还未问,他就会答了。

  这些,暮梵是知道的。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找不到了吗?”

  暮梵恢复了平静,冷冷的瞟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说道:“他的一切,都只能是我的,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把他的视灵找回来!”

  程雅梓看她这般模样,心头一跳,气急道:“阿墨他那般做,自然是把那人看的很重。如果你去找那人强行把视灵夺了回来,你觉得阿墨他会开心吗?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听言,暮梵身体一震,心里那抹嗜血之意也淡化不见。

  她不想见到他不开心。

  她可以不在意任何人的想法,却唯有他的意愿她不想违背。

  程雅梓见还能唬住她,暗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反正你不会介意阿墨是瞎子,更何况,他瞎着,就不会花心了,这样不好吗?你就少操些心了!”

  暮梵闻言,斜眼看向程雅梓,那眼神,就宛如看一名智障,都懒得吐槽他,起身飞走了。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要找到那视灵,至于到时候,她的师父要不要,就做那时候的说了。

  看暮梵走了,程雅梓收起那副嬉皮笑脸,垂着胸口,苦大仇深的说道:“死阿墨,你这宝贝徒弟好可怕!不笑也可怕,笑起来更可怕!我心里好苦啊,你这做师父的究竟是怎么教导的她?我辛苦这么半天,她连句谢谢都不会说说吗?”

  程雅梓说完,在心里脑补了一下,对方会回自己的话,他更想去撞墙了。

  那人会说什么?肯定是“你为我和梵梵服务是应该的,就不用多余客套的说什么谢谢了”之类的话。

  要不是怕暮梵的报复,程雅梓现在好想进诸葛府去狂抽还是婴儿阶段的某人一顿!

  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一对师徒呢?

  他心里好苦。

  

第二章 视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