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伴他成长(上)

  在菱州城,奶妈丫头圈里,几乎是人人都知道,诸葛家的二公子,是最好带的。从小就不爱哭不爱闹,除了不喜生人碰之外,总是乖乖巧巧的。

  哪怕是她们偶尔偷懒打盹,或是暂时的离开,小墨儿也没发生过什么意外。明明,身上那强大的灵气,很吸引妖兽的,可始终没发生过什么袭击事件。

  “佩儿,佩儿!”

  抱着小墨儿的奶妈对着门外喊了两声,也没得到门外小丫头的回复,碎碎念道:“这丫头,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奶妈实在内急的厉害,看了一眼床上自己玩的很是开心的小墨儿,选择了先去解决问题。

  奶妈才离开,床上的小墨儿就翻坐了起来,歪着小脑袋,似乎在思考,一直在照顾自己的人,去哪了。

  本能的,他不想一个人呆着,然后向前爬去。

  小墨儿在的那张床还是蛮大的,可他的速度很快。莫不要说,他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仅是他眼盲这点,也能让他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危险。

  眼看小墨儿就要摔地上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住小墨儿软软的身子,极其温柔的,把他轻轻地放回了床上。

  小墨儿不太懂现在是什么情况,就只是觉得,那股力量暖暖的,就好像那早晨的阳光,很是舒服。

  也很亲切。

  伴随着鼻尖那熟悉的香味,小墨儿开心的笑了起来。

  刚巧,这时候奶妈回来了,她看着笑的很开心的小墨儿,环视了空空如也的房间,一阵莫名其妙。

  又过些时日,他又遇到类似的事件,却总是莫名其妙的化险为夷。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这样的事件多了,小墨儿也长大些了,他终于,明白了一些。

  在他身边,有个影子一样的守护神,守护着他。

  他时常能感受到那人在,但不知道在哪。

  她会在他出状况的时候出现,会有很轻却足够他能听见的笑声,可每次在他想抓住的时候,她又溜走了,也不与他说一句话。

  他也曾问过身边的人,她是谁,可他们都说,从来没见过那么个人。

  就好像,她真的从未出现过一般。

  却偏偏,他就是能确定她的存在。

  那种感觉,要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她是他幻想出来的一样。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喜欢,是因为他不想她是虚假的。

  喜欢,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独特的。

  转眼,小墨儿已经三岁,此时的他已会走路说话,也开始接受白言曦的教导,学习法术了。

  可他,并不开心。

  因为,那个人出现的次数,变少了。

  他也不太懂,这种不开心是因为什么,总之,他就是不想这样。

  诸葛倾云来的时候,小墨儿正好在发呆,他走过去,爱怜的摸了摸小墨儿的脑袋,问道:“墨儿最近可有乖乖听话?有没有好好吃饭呢?”

  小墨儿愣了两秒,随即笑道:“有啊,墨儿最乖了,奶娘有夸墨儿哦!对了,哥哥,你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啊?”

  诸葛倾云闻言,假装有些不开心的说道:“怎么,哥哥才回来,墨儿就想哥哥走啊?”

  “才不是!”

  小墨儿摇头否则,小嘴撅起,表示自己很不满,可很快,他就想起件大事,也没再顾上怄气,问道:“哥哥,我听佩儿姐姐说,我出生的时候,有位红衣姐姐来过,我脖子上带的珠子,也是她给我的,是吗?”

  提到红衣女子,诸葛倾云的脸色有几分不好,但他还是诚实的说道:“确实是,这珠子上,还刻着一朵院子里的那株怪花,也不知道是谁刻上去的。你带好了,听掌门师伯说,这颗珠子会保你平安。”

  小墨儿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哥哥,你知道那位红衣姐姐是谁么?她长什么样子?”

  诸葛倾云看小墨儿一脸天真,虽不喜欢红衣女子,但也没忍心对小墨儿发脾气,软声答道:“那日我不在,并没有见过她。墨儿,记好了,在未来的日子中,她的恩情,你可以还,但不要太过亲近她。”

  “为什么啊?”

  “你记好便是,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为什么了。”

  小墨儿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再问,只是在心里,打起另外一个主意。

  次日,天气晴朗。

  在诸葛府后花园中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小男孩蹲在那里哭的很是伤心,而在他的面前,有一株就快要枯萎的怪花。

  说它是怪花,一点也不为过。

  看似牡丹又不是牡丹,看似莲花,可莲花又不长在这陆地之上...它结合了许多花种的特点,似它们却又不是它们,很是怪异却又说不出的好看。

  只能描述说,它是一株红色的花,花身与枝干都为红色,只有那叶子为墨绿色。

  这还真是怪异之极。

  就在这时,在这春色满园的花园中,一阵微风吹过之后,一抹红色的身影也落入这花园之中,落定在那小男孩的身旁。

  “小墨儿,可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收拾他去。”

  听到那道的声音,虽有着心理准备,小墨儿的心还是激起一阵波澜,但他没表现出什么,只是抬头,带着哭腔,软软糯糯的说道:“呜...花花快死了...我...却救不了它...”

  来人不难猜,就是小墨儿的“守护神”,世人口中的红衣女侠,诸葛倾墨前世的徒儿,暮梵。

  此时的她,依旧带着面纱,眼里却满是柔情,柔的能滴出水来。

  “只是一株花而已。”

  暮梵的声音很温柔,哪怕那话字面上理解,很无情,但因为她那温柔到极致的声音,让人听起来,也是暖洋洋的。

  虽如此,小墨儿依旧还是倔强的说道:“可我就是喜欢它啊!我不想它死。”

  闻言,暮梵的瞳孔,很快速的收缩了一下,随后,她轻轻的吐了口气,保持着温柔的说道:“你若不再哭,我便救活它,可好?”

  “真的?你真的能救活它吗?姐姐你不是府上的人,可莫要骗我。”诸葛倾墨边说着,边丢给暮梵一个可怜吧唧的表情。

  看着小墨儿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暮梵的心漏跳了一拍,但她还是维持着之前的语调,说道:“不骗你。”

  她伸手,温柔的擦去诸葛倾墨脸上的泪珠,拉着他的小手来到小池边,诸葛倾墨小鬼则乖巧的任由那只温暖的手拉着,乖巧的跟着她行动。

  半蹲在小池边的暮梵从虚空中拿出一个小水壶,那水壶全身通白,很是普通,唯一的独特之处就是壶口有一圈金色符文构成的小花。

  小水壶装满水后,暮梵又带着诸葛倾墨回到那株怪花旁,用小水壶向怪花浇水,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奇迹发生了。

  只见,那快要枯萎的怪花慢慢的鲜活起来。

  “救活了吗?”

  诸葛倾墨有些紧张的望向红衣,鼻尖虽充满了熟悉的香气,但他还是不敢确定,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了。

  暮梵这时才想起,他,是看不到的。

  心狠狠一抽,但她没表现出来,只是拉起他的小手轻轻的向怪花摸去。

  诸葛倾墨明白暮梵的意思的,他轻轻的抚摸着那株怪花,手指传来的触感,让他知道,成功了,这株怪花终于活过来了。

  “它真的活过来了,姐姐,你好厉害哦!”

  要是他知道救活这花的那个普通的小水壶,就是天下至宝中的宝净壶,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的反应。这宝净壶倒出来的水,不要说这小小一株怪花,就算是天后的仙桃树,也照样能够救活。

  对于小墨儿的称赞,暮梵只是微微露出个笑容,把手里的宝净壶递给他,柔柔的说道:“这个给你,以后有花花草草死了,就用它。”

  小墨儿接过宝净壶,爱怜的摸着,很是开心的说道:“谢谢姐姐,姐姐你真好!”

  对此,暮梵没做回答,只是又轻轻的笑了笑。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在暮梵打算离开的时候,小鬼的话匣子像关不上似得,叽叽咕咕的又开始说了起来:“对了,姐姐,你可知道这花儿的名字啊?姐姐你又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暮梵眼眸的色彩深了几分,似乎是思考了许久,她才缓缓说道:“这花的名字叫木凡,草木的木,凡尘的凡。我的名字也叫暮梵,朝暮的暮,梵音的梵。”

  她的名字,这花的名字,都是她师父取的,可现在,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过,没关系,她会让他再记住。

  “暮梵...”

  不知道怎么了,诸葛倾墨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灵魂深处一阵颤动,一种莫名的哀伤涌上心头。

  他摇了摇头,把那些不懂的情绪抛到脑后,欣喜的说道:“难怪姐姐身上的味道与这花的香气那么相似了,原来你们的名字发音也一样啊!”

  “那我带着的这颗珠子,就是姐姐你送我的咯?”

  诸葛倾墨从衣领口拉出暮梵当初送他的红色珠子,轻轻的抚摸着:“哥哥说,这颗珠子上刻着的图案与这木凡花一模一样,姐姐,是你刻上去的吗?”

  暮梵摇摇头,轻声说道:“不是,是我师父刻上去。”

  他说,她的本命珠上,就应该刻画着代表他的花。

  上面光溜溜的,刻上个花案才好看。

  

第三章 伴他成长(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