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修罗神族

  暮梵的性子,从来就不信命的。

  无论是当初天真无邪的她,还是如今冷漠邪魅的她,都不信。

  她信的,是事在人为。

  被世人称赞的红衣女侠,其实并没有人们想那么善良,那么关怀天下。

  她心里有的,一直只是她的师父。

  心系天下,为苍生而付出一切的,是她那早已逝世的师父。

  她,只是遵从他的意愿行事而已。

  这日,暮梵如往常一般四处猎杀着为恶的妖兽们。

  她早就说过了,哪怕是在人界也存在着堪比真仙、神的强者。

  或许最近这几年的松懈,今日这妖兽竟让她受了些皮肉伤。那妖兽虽是有些本事的,但换做以前,却休想伤她分毫。

  暮梵的身体素质早已超越了普通真神,自愈能力自是不弱的,也不知道那妖兽是怎么变异的,那些伤痕久久都不能退去,尤其是手臂上的那道。

  看着手臂上那条长长的伤痕,暮梵有些郁闷的笑笑,这才过了几天的安逸日子就如此松懈,如此下去,要如何面对日后的危机呢?

  然暮梵还没郁闷够,几道来者不善的身影就已落到她的眼前。

  二女四男共六人,不管男女,都长的十分好看,男俊女娇用来形容他们再好不过了。

  暮梵把衣袖放下来遮住她的手臂,看着来人,若无其事般问道:“有事?”

  她的小动作,可没被六人看漏,但他们默契的没一人提及。

  这群人中领头的一位女子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她身边的领头男子拦住了,男子对暮梵一抱拳,微带恭敬的说道:“蓝珉见过暮梵小姐。”

  对于他们的行为,暮梵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就那副淡漠的模样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位自称蓝珉的男子看了暮梵一眼,组织了下语言,说道:“暮梵小姐最近是不是去找过师祖他老人家?”

  语句没什么问题,可态度里,那微弱的恭敬,已经消失了。

  对此,暮梵并没有觉得生气,只是勾了勾嘴角,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简言道:“找过。”

  也或许是暮梵天生就不讨人喜欢吧?

  她明明就没有故意去挑衅他们,明明就有心平气和的与他们说话,可依旧还是把那刚刚要说话的那名女子惹怒了。

  只见她叉起腰,指着暮梵,气骂道:“找过?暮梵你到底要不要脸啊?你这祸害世人的妖孽......”

  对于那人辱骂话语,暮梵没说什么,只是直接抬手挥动了一下,一道无形的力量击向女子,她的身体就倒飞出了数丈之远,重重的落到了地面上。

  “噗...”

  女子吐了一口鲜血,手死死的抓着胸口的衣服,却怎么都坐不起身来,很是痛苦。

  当然,我们的暮梵善良又弱小,可不敢打死她,还留着对方半条命呢。

  其他几位见此,第一反应是想去帮忙的,第二反应,却是观察眼前的暮梵。

  那女子在他们族里虽也算是个人物,但比她厉害的比比皆是。

  他们观察,就是想知道,眼前的暮梵,是用了几成的本事。

  暮梵没去看那个半死不活的人,而是看向那在观察她的那几位,优雅从容的说道:“看仔细了吗?你们眼前的,可还是三百年前,沽泽山上那任由欺凌的傻子?”

  她不会忘记,当初他们就是这般,狠狠的把她打飞出去的,一次又一次的打飞出去。

  在后来,她不是没想过雪耻,是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才饶了他们,如今他们送上门,她,又何必客气?

  “暮梵小姐,小纱她不是有意冒犯你的,只是她太关心小姐了。”终于收回心神的蓝珉再次抱拳,劝道:“你也知道师祖大人与我家小姐有着夙世姻缘。”

  “那又如何?”暮梵冷冷的打断他的话,道:“我只不过去找我的师父,把他曾经教我的,再教给他而已,这也碍着你们修罗神族的眼了?”

  难不成你们小姐天生高贵,我就要事事顺着她?因为你们小姐的事,我就要委屈着自己?你们是我的谁?你们小姐又是我的谁?

  暮梵很想这般说,但她明白,那样只会体现出她的无能,而无能的她还在那无理取闹着。

  如今的她,不是那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傻丫头,她更不会傻到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他们,好让他们来破坏。

  “你明知道你的出现是会破坏他们之间姻缘的......暮梵小姐,你何必非要去破坏他们呢?”

  蓝珉苦口婆心的说着,就好似暮梵是那种特别不知好歹的人物一般。

  然而,她暮梵就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

  她笑了一声,特讽刺的说道:“当年你们也是这样说,我也离开了,可结果呢?同样的错误,你觉得,我暮梵会犯第二次?”

  想起当年的事,暮梵不再控制自己的怒意,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说了这么多,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注意?想借着那妖兽的名义,来斩草除根?我的命在这,有本事,来啊。”

  暮梵之前还在好奇那妖兽怪异的力量,看到他们时,虽猜到了几分,但也不确定。刚刚的话,也是连蒙带猜的,如今看他们一副吃了翔的反应,就知道那是真的了。

  吃翔的几位闻言,酝酿了会儿情绪,没反对暮梵的话,看似无奈的说道:“那么,得罪了。”

  话音才落,除了躺在地上的那名女子外,其他的都向暮梵攻去。

  在蓝珉等人来看,要杀了暮梵,再简单不过。可他们怕他们的主子怪罪,他们清楚的记得,当初绿亭他们的下场,打探了许久暮梵的行动,这才布了这么一局。

  机会就这么一次,若是让暮梵逃了,那等待他们的...会比当初的绿亭更惨。

  暮梵看着攻过来的几人,嘴角微勾起,他们什么想法,她会不知道?

  真是可笑。

  凭他们那点本事,就想要她命?

  愚蠢。

  暮梵对着他们讽刺的哼了一声,伸出右手,食指处的指环发出红色的光芒,瞬间幻化为剑,被暮梵紧紧握住手中。

  在那剑出现的一刹那,原本平静的天空中风云涌动,犹如滚滚流畅的江水。

  蓝珉五人更是一阵莫名的心惊,不自主的停住攻击,向后退去。

  暮梵没有打算真杀了他们,但也没想轻易绕了他们,让他们长长记性,省的总是隔三差五的来找她麻烦,她可没那功夫与他们耗。

  脚尖轻点,暮梵扬起剑就攻向几人,她的速度很快,快到几人想躲开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去挡了。

  此时,几人心中满是后悔,尤其是蓝珉,他怎么都想不到,对方才亮剑,他们就输了...对方凭着威压就大大的压制住了他们,他们还怎么动手?

  看来平日高高在上的地位,让他们太自以为是了。

  以为她的张狂,不过是来源于她师傅的宠溺。

  以为主子对她的忍让,只是因为对她的爱意。

  以为当初的沽泽事件,不过是个巧合。

  就在暮梵的剑临近他们时,一道黑色的身影挡住了暮梵的攻击,暮梵的剑狠狠的劈在对方的兵刃上,两力相撞,同样精纯的灵力在二人之间爆炸开来,发出炫彩的光芒。

  光芒闪过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似乎这里从未发生过什么一般,如果不是眼前突然多出的人物,蓝珉等人真会以为,一切都没发生过。

  暮梵看着来人,笑了一声,很是不屑的说道:“小弟打不过,大哥出来了?这是,欺负人多?你们修罗神族,敢不敢有点下限啊?”

  那人看了眼手中报废了的兵刃,选择直接扔了,听到暮梵的话,他也没生气,只是微叹了口气,说道:“梵梵,你这又是何必?三百年不见,有什么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武?”

  他这位师妹手中的兵器不愧是在神兵排行榜上领先的,仅是一击,就让他的武器直接报废了。

  听到那位的话,暮梵就像听到个极品笑话一般,哈哈笑了起来,嘲弄道:“独孤朔,这才不过三百年,怎就变的这般虚伪了?究竟是谁先挑事的?打不过了才来好好说,那当初是谁以神的身份威胁还是凡人的我,让我离开师父的?今天出门又忘带脸了?”

  “梵梵,当年是我不好,我也没想到绿亭他们会那样做。但后来你不是也好好的回来了?而且还成了神,得到了神兵。”

  独孤朔自动忽略了暮梵那讽刺的话语,提起当年的事,他心中也满是愧疚的,他也一直在想办法补偿她,可她想要的,他给不了。

  “好好的...回来了?独孤朔,你的脑子用去养鱼了吗?成神?你在神籍录上看到我名字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神,你怎么知道的?”

  她这个样子,算哪门子好好的?!

  当年她离开究竟经历了什么,只有她与珑儿知道。

  那段时间,可称之为暮梵的噩梦......若没有那时的历练,她还是原来的她,而不会如现在一般。

  说人不是人,说神不是神,说鬼不鬼的。

  暮梵眼底满是怒意,冷冷说道:“你一句是你不好,就能把师父还给我吗?不能就请闭嘴!我对你们修罗族一再忍让,不过是念在当年同门之义,若再欺人太甚,休怪我不念旧情。”

  暮梵的话让独孤朔暗暗心惊,当年那事他不在场,也不知道她用的究竟是否是神力。他只知道她是莫名消失了一年的时间回来后,就变成这般模样......那种飞升速度也太快,变化也太快了。

  尤其是她的心性。

  莫非她是坠入了魔道?

  可她的手中的武器确实是神兵——知隐啊!他可没听说有哪个魔可以使用神兵而不被反噬的。

  独孤朔捏了捏拳头,又松开,深吸了口气,痛心疾首般说道:“梵梵,无论当初我们的做法让你受到了怎样的伤害,但我们的本意是好的。只有师父与娜娜结合,师父的命运才会不再是以悲剧收场。在当初,我们都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

  当年的事,他也很难过,每每想起,他的心口还是会隐隐作痛。

  难道他就愿意看见自己的妹妹与师父受到伤害?

  难道他就愿意与她反目成仇?

  天知道在当初他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做出那样的决定。

  “嗯嗯,继续编,反正我就是傻子,你们说什么我都会信。”暮梵冷哼了一声,道:“难道我当年没离开吗?难道当年他们没在一起?可结果呢?师父呢?”

  什么神兵,什么神级强者......她统统不稀罕,她想要的,只是她的师父能健健康康的,开开心心的。

  如果当初她不离开她师父身边,沽泽那些混蛋根本不敢对她下手,后也不用惧怕她的报复,他们也就不会抓走娜娜,那么她的师父就不会因为去救娜娜而死!

  都是她的错!是她听信了谗言!是她,离开了她的师父!

  听到暮梵的话,独孤朔心中一痛,但他还是坚持说道:“若你当时没回来,师父早与娜娜成亲了。”

  “是吗?”暮梵看着独孤朔,邪魅一笑,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我在,师父他就不与你们的公主成亲呢?莫不是,师父他爱的,从头至尾就不是她?呵!你们不用白费心机了,我走还是留,他说的才算。”

  暮梵说完,转身飞走了。

  看着暮梵远走的身影,独孤朔在心中暗叹了口气,自己这师妹是真的变了......以前的她天真、活泼,也如同个爱哭鬼一般,看着就让人想去疼爱她。

  而此时的她,除了让人心痛外,更多的是恐惧。

  若换做以前的她,早坐地上哭了个昏天暗地了,绝不会像现在一般,说出这样的话。

  是啊,如今暮梵早已不是当初的暮梵。

  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暮梵,已经死了。

  如今的暮梵,只是个为了自己目的不择手段的女魔头。

第七章 修罗神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