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计划

  “姐姐,姐姐?”

  诸葛倾墨都不知道暮梵这是第几次走神了,从前几日她回来,就常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与她说话她都经常不回答。

  “嗯?墨儿,有什么事吗?”

  暮梵努力让自己不去回忆,过往的那些事,对着诸葛倾墨扯出个笑容,可她这根本没什么笑意的笑容,怎能骗过诸葛倾墨的天人合一?

  他撇着小嘴,很是委屈的问道:“姐姐,你是不是烦墨儿了?”

  暮梵一愣,转而笑了,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怎么会呢?”

  她怎么会烦他呢?

  她满心思想的,都是怎么让他离不开自己,又怎么会烦他呢?

  “那我要去瑾璃,姐姐能陪我去吗?”诸葛倾墨抓紧暮梵的手臂,深怕暮梵说出拒绝的话,连忙又说道:“师父说了,你是客卿长老,是可以去的。”

  看着倾墨那希冀的模样,暮梵的心一颤,她垂下眸,调整了许久的情绪,才淡淡的问道:“哦,什么时候?”

  对于暮梵的平淡,诸葛倾墨有小情绪的,憋屈的把小嘴撅老高,可怜巴巴的说道:“等我十岁生日过了,就去。”

  “那到还有些时日。”暮梵低头思索了会儿,说道:“到时候再看吧。”

  这,算是暮梵第一次没有痛快的答应倾墨的请求,他多少会有些想法,可他还没来及说什么,手指的触感,让他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

  “姐姐,你受伤了?!”

  诸葛倾墨拉开暮梵的袖子,露出她手臂上,那道结了疤的伤口。

  他虽看不到伤口的狰狞,却能感受那道伤口很长。

  他刚刚,居然还紧紧的抓住她的伤口。

  她不疼吗?

  为什么她都不吱声?

  她这几天心不在焉,是因为受伤了吗?

  他没发现她受伤就算,居然还为此生她的气!

  顿时,一股自责的情绪涌上心头,泪花也涌进了眼眶。

  “是前两日去锦夷受的伤吗?可擦过药了?呼呼啊,呼呼就不疼了。”

  说着,诸葛倾墨低头,对暮梵的伤口哈气,可哈着哈着,自己却哭了起来。

  “姐姐是笨蛋吗?为什么受伤了都不说?我...呜呜...”

  那哭的伤心劲,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伤的是他呢,对此,暮梵也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觉得温暖,觉得哀伤,最多的,是哭笑不得。

  这个傻孩子,当真是她的傻师父啊。

  傻的让她心疼,傻的让她控制不住自己去爱他,傻的,让她想把他私藏起来。

  “不碍事,不疼,就是疤痕褪的慢些。”

  听到暮梵的话,诸葛倾墨依旧呜呜的哭着,一抽一抽的说道:“怎么可能不疼...”

  后又呜呜的哭了起来,这更是让暮梵苦笑不得,想劝他,却又不知要如何开这个头。

  哭了一会儿,或者是诸葛少爷觉得哭没什么用吧,他不哭,抬手把自己的眼泪擦干,抬头看着暮梵,极其认真的说道:“以后,由我来保护姐姐,我绝不会让你再受伤了。”

  暮梵闻言,心被狠狠的一击,张了张口,好多话在嘴巴,却怎么都说不出。

  自己这傻师父啊,他到底知不知道,她是以怎样的目的来他身边的?

  如此顺利的让她进行着她的计划,他知不知道,这样,只会让她变的更贪心,更入魔。

  更想把他,占为己有。

  从那日后,暮梵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倾墨,慢慢的减少见他的次数,这现象,不要说诸葛倾墨,就连白言曦,也发现了。

  诸葛倾墨是一门心思花在用功修行之上,而且不想再逼迫暮梵什么,所以没开口。

  但白言曦可没那么多顾忌,直接来找暮梵谈心了。

  “丫头,你最近是什么情况?”

  暮梵装傻充愣,淡淡的说道:“什么什么情况?”

  白言曦与她也算熟悉,懒得与她绕圈子,瞥了她一眼,说道:“最近你明显在躲墨儿,为什么?你要离开了?”

  闻言,暮梵垂着眸,沉默了许久,模棱两可的回答道:“算是吧。”

  “为什么?”

  为什么呢?

  理由可多了,可没一个,是她能告诉白言曦的,任他们现在关系还算不错,但她不能确定,他会不会阻止自己。

  沉吟了许久,暮梵终于开口说道:“有时候,离开,是为了不离开。”

  白言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很坦白的说道:“听不懂。”

  暮梵原本酝酿的很悲伤的气氛,瞬间没了,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就暂时的离开,会回来的。”

  “你的这个暂时,是多久?”

  “这个,我也想知道。或许,在他很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我还是不懂...”白言曦还是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了,这么做的必要是什么?

  “你不需要懂。”

  白言曦看暮梵一副打定主意的模样,心知对方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但还是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劝道:“丫头,有些时候,离开了,是回不来的。”

  说完,默默的走了。

  暮梵看着白言曦离去的身影,体会到他的关心,她很想告诉他,她的打算,但她怕了。

  被背叛的多了,她怕了。

  再在之后,暮梵再回到诸葛府上时,已过去了半年时光了。

  半年,这是诸葛倾墨出生到现在,她与他分开最长的时间。

  不知道暮梵在期间是如何想的,但倾墨,很想她,很想很想。

  察觉到她的到来,诸葛倾墨丢下手中的木剑,扑了过去。

  “姐姐!你这些日子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来看我?是又受伤了吗?”

  对于诸葛倾墨的担忧与激动,暮梵的心头一跳,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了几分,抬手摸了摸诸葛倾墨的小脑袋,浅笑道:“我没受伤,是这些日子的事比较多而已,我不在的时候,墨儿可有乖乖的?”

  诸葛倾墨对暮梵的话深信不疑,前些日子的怨气都消散了,听到她的问题,笑着说道:“我每天都有好好练功,好好休息的!就是姐姐不在的这些日子,饭菜都变的不好吃了,每天只能吃一点点。”

  暮梵笑了一声,对他说道:“要多吃饭,才能长高。”

  “如果姐姐每天都陪我吃饭,我定能吃上三大碗!”

  闻声,暮梵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但她还是笑着说道:“对了,我有给墨儿带礼物哦,想不想要?”

  倾墨听言,欣喜的抓起暮梵的一只手,很是开心的说道:“要要要!是什么礼物啊?”

  暮梵被他的喜悦感染,笑容又深了几分,抬手从虚空中拿出个小口袋,递给诸葛倾墨,介绍道:“这是乾坤袋,可以装好多好多的东西,还不会变质。在里面,我已经放了各种药品、生活用具,零食点心也都有...”

  诸葛倾墨听着暮梵的话,脸上的笑笑慢慢变淡,直至消失,更是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看到倾墨变化的脸色,暮梵停止了介绍,轻吐了口气,说道:“墨儿,不喜欢?”

  诸葛倾墨闻言,小鼻子吸了一下,抬头,露出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所以姐姐不要墨儿了?我会改!我真的会改!姐姐不要离开墨儿好不好?”

  那种带着祈求的声音,由诸葛倾墨发出,暮梵根本一点免疫力都没有。

  她很想说好,很想告诉倾墨,她更舍不得离开!

  可她的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说的时候,那最好的时机,还没到。

  伪装好自己的情绪,暮梵很惋惜的说道:“墨儿很好,墨儿是最好的。只是,墨儿会长大,我不能陪墨儿一辈子。”

  “为什么不能?”诸葛倾墨并没有发现暮梵的不妥,急了,眼角都溢出了泪珠,他紧抓着暮梵的手,极是认真的说道:“我娶姐姐好不好?佩儿姐姐说,成亲之后,两个人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姐姐,我们成亲好不好?”

  “......”

  在诸葛倾墨话出口的那一瞬间,暮梵的世界仿佛静止了,她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反应。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话,她想了三百年的话。

  她做那么多,不过是想让他对她有依恋,他果然不负所望的,做到了。

  哪怕她知道,这不过是孩童天真无邪的话语,可她,真的,很高兴。

  高兴的好想哭。

  这就是她的师父,无论何时,都对她最好的师父,让她的贪念永得不到满足的师父。

  这么好的师父,她真的,放不了手。

  真的,不甘心,让给别人。

  调整好情绪,暮梵露出个笑容,很是宠溺的哄道:“好啊,十年后,等墨儿长大了,如果墨儿还想娶我,我就嫁给墨儿。”

  “!”

  诸葛倾墨虽然是希望她能答应的,但她真这么说了之后,诸葛倾墨竟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而后,他又听暮梵说道:“但在之前,小墨儿要用功修行,乖乖吃饭,好好照顾自己。还有,这是我和墨儿的小秘密,我们谁都不要告诉,好不好?”

  诸葛倾墨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他感觉,暮梵是在敷衍他,却又觉得,她是很认真的在说。

  但不管是哪个,他已经打定好了主意。

  深吸了一口气,认认真真的说道:“好。”

  暮梵垂下眸,看不出情绪,只见她把刚刚那个小袋子,戴在了诸葛倾墨的腰间,柔声说道:“我最近有许多事要做,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找你了,也不能陪你去瑾璃,这个乾坤袋,你收好了。”

  说着,她身上从诸葛倾墨的衣领口拎出他脖子上带着的红珠子,道:“你若想我了,或者遇到什么事,你只要触碰着珠子念咒语,我就知道你找我了。到那时,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的。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她抬手伸出食指轻放到诸葛倾墨的眉心,一道红光顺着她的指尖透过诸葛倾墨眉心的朱砂印飞了进去。

  “刚刚我一共传给你两个咒语,一个是启动红珠的,一个是启动乾坤袋的。它们刻入你的脑子中了,这样你想忘都忘不掉了。”

  暮梵微微笑笑,用手指在小口袋上画了几下,嘴唇微动着,似乎在念什么咒语。一道金光闪过之后,她说道:“可都记好了?”

  “嗯。”

  诸葛倾墨轻轻的应了一声,对着暮梵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就不知,天生聪慧,而已有着天人合一的他,信了暮梵的话几分,又记了几分。

  他只是在心里下定决心,无论她说的几分真,几分假,他一定会让最后的结果,是他想要的那个。

  

第八章 计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