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竟然不是她

  万妖洞口。

  暮梵看蓝啸月一点回去的意思都没,忍不住开口劝道:“就送到这吧,我们自己会走了。”

  “让我再送送。”

  蓝啸月略带祈求的说着,这一别,不知要何时才能相见,他不挽留不代表他不再喜欢她。

  “何况这几个孩子受着伤,你一个人也不好照顾不是?我知道这边过去不远处有个小房子,你们可以先过去休息一晚。把你们带到那里我就回来,可好?”

  依着暮梵的神识,这附近有什么,她自然是能感知到的,但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任谁都不好拒绝。因此暮梵只好点点头,拉着一脸不爽的诸葛倾墨向前走去。

  这几个孩子的伤可不能再耽搁了。

  在妖洞里,妖气重不好治疗,现在出来了,自然要快些找个地方治疗。于是,一行人又安静的向前走着,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

  “好了,前方应该就是你说的小房子了,回去吧。”

  要她怎么说呢?

  她不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只是,那感情太重,她要不起。

  她的师父是最好的。

  她所有的爱,她只想给他。

  蓝啸月听言,也没多说什么,轻点了点头,算是回复了吧。

  暮梵见此,也不多说什么,拉着诸葛倾墨,领着另外三个小孩向小房子走去。

  “红衣!”蓝啸月看着前方暮梵一行人,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可否告诉我你的真名?”

  至少让他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子的名字是什么。

  闻言,暮梵轻笑一声,偏头看向身旁的诸葛倾墨,道:“墨儿,要不要告诉他呢?”

  我们可爱的墨儿少爷,听暮梵这么一说,小脸转到一边,酷酷的说道:“不要!”

  “呵呵,墨儿说不要呢。”

  说完,暮梵拉着诸葛倾墨继续前行。

  既然给不了他什么,那就断了一切,对谁都好。

  蓝啸月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暮梵的背影,他突然嫉妒起诸葛倾墨来,很嫉妒很嫉妒。

  暮梵领着几个小孩,终于来到小房子前,她扫视了小房子一圈。

  房子不大,建筑风格却很别致,门前有颗大大的梅树,有些年份了,也不知道是谁种下的。

  树下,有块很大的青石板,可以让人歇息,上面落了几片梅花花瓣,有种别样的美。

  屋子附近,除了他们,没用其他的生命体存在,暮梵的神识,也没扫到机关阵法的。确定一切正常后,她这才推开房门。

  没有想象中的灰尘,很干净。

  里面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甚至还有一张木床......

  这显然是有人常来的,按蓝啸月刚刚的表情来看,这可能是他私有的休息住所吧!按这风格来看,这蓝啸月是个很爱自由之人。

  一个爱极了自由的人,她却拜托他去当毫无自由之言的妖王。

  当初她只看出他的不凡,只想到他定有本事震住这边的妖怪们,却没想到...

  蓝啸月...哎,她又多了一个亏欠之深的生灵。

  只希望,以后他的命运,能是好的。

  暮梵在房间内点上油灯,小小房子顿时明亮起来。

  一早回复了体力的肖清看见房子里的东西,又活泼起来。

  “啊!这张床好大!”

  说着,放开独孤娜的搀扶纵身跳向床...显然,肖清忘记了自己的那一身伤。

  “哎呦!疼死我了...”

  他边打滚边哀嚎的滑稽的样子把大家逗乐了,先前那压抑的气氛也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帮几个孩子清洗身体,然后处理伤口。

  在初时暮梵帮他们清洗身体,除独孤娜反应正常外,其他几个小鬼反应可激烈了,死活也不肯。

  肖清与欧阳云天说,他们要自己洗。

  诸葛倾墨那个小鬼则是说,不准帮他们洗!

  他们的反应弄的暮梵有些莫名其妙的,最后以几人身上都有伤,而且不洗不准吃饭为由,三小鬼终于妥协了。

  但是...

  “洗”完之后,三人又纠结了。

  暮梵所谓的帮他们“洗”就是随便抬抬手,他们的衣服与身体就这样干净了!而面对他们的疑问,她老人家说的多好听:这深山野林的,去哪找热水给你们洗啊?

  早知道如此,他们刚刚还在那扭捏个屁啊!

  不过,先前满脸不高兴的诸葛倾墨又恢复了笑脸。

  待一切弄完,已是半晚了。

  此时,暮梵正眼神复杂的看着独孤娜,有些犹豫要不要那样做。

  独孤娜是极其聪慧之人,哪怕年龄还小,但也能看出暮梵在为自己的事犹豫着。

  她对暮梵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那是什么,有崇拜有喜欢也有着嫉妒与愧疚。

  虽然,她也不知道那份嫉妒与愧疚是从哪里来的。

  独孤娜沉吟了许久,终于开口对暮梵笑说道:“红衣姐姐,可是有什么事?”

  “嗯。”既然她都开口了,暮梵也不再纠结,直接开口道:“我想,向你确认一件事。”

  “呃?”

  不要说独孤娜了,其他人也很是奇怪。

  暮梵能有什么事,是需要独孤娜来确认的?

  暮梵没做解释,而是对着独孤娜抬起了手,而就在这时,诸葛倾墨却突然拉住了暮梵,很是小心翼翼的喊道:“姐姐...”

  对于诸葛倾墨的这个行为,暮梵明显愣了愣,不过片刻,她就明白了诸葛倾墨的意思。

  她低垂着眼睑,看不出喜怒,声音也很是平淡:“我不会伤害她的。”

  诸葛倾墨不会懂。

  只要是他想要护之人,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伤害的。

  哪怕她不喜那人,哪怕那人想要她的命。

  她也不会。

  对于暮梵的平淡,诸葛倾墨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确实是担心暮梵伤害独孤娜,所以才会开口阻止。

  哪怕,他都不知道她要伤害她的理由。

  听到暮梵的保证,诸葛倾墨松开了手,退了回来。

  暮梵没再看他,抬手结了个法印,一道红光飞入独孤娜的眉心。

  从头至尾,独孤娜没说过什么,而另外两人,也是一直保持着安静。

  他们对暮梵不是很了解,但他们都明白一件事,若是暮梵想对独孤娜做什么,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拐弯抹角。

  诸葛倾墨从头到尾,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

  没过多长时间暮梵就收回了那道光,可她脸上却充满了惊讶与悲伤,更是不敢置信的退后了两步。

  此时的暮梵太过惊讶,以至于失了仪态,嘀嘀咕咕的说着,旁人都听不懂话。

  “不是你!为什么?若不是你,又会是谁?”

  诸葛倾墨三人,包括刚张开眼的独孤娜,都被暮梵如此模样吓了一跳,肖清等人奇怪的看着她,诸葛倾墨则紧张的问道:“姐姐,怎么了?什么不是她?你与独孤姑娘以前认识吗?”

  听到诸葛倾墨的声音,暮梵的理智回来了一些,转头,眼神很是复杂看着诸葛倾墨。

  最终,她还是没把心中所想说出来,只是稳定了心神,淡淡说道:“没什么,你们应该都累了,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明日我还有事与你们说。我就在屋外,有事喊我就行。”

  说完,匆匆的出了小屋子。

  独孤娜,就是那修罗神族族长独孤朔的妹妹,与暮梵的师父有着夙世因缘的修罗神族公主。

  当然,这不代表锦夷的独孤家就全是修罗神族的人,只能说它的背后有修罗神族支撑着。

  这倒是与暮梵的所做很是相同,只不过一边是一个人在帮着,一边则是一个种族在帮着。

  至于那独孤姓,只是巧合而已。

  暮梵刚刚所做,是在查看诸葛倾墨的视灵究竟是不是在独孤娜那里。

  其实若在,暮梵也不会对独孤娜做什么的,就如程雅梓所说,她还能真去做伤害师父的事不成?

  她,不过是求个心安而已。

  可是,诸葛倾墨的视灵并没有在独孤娜的体内!

  这一结果让暮梵很是想不通,不是她...诸葛倾墨视灵的宿主竟不是独孤娜!

  暮梵想不透,除了她,还有谁能让她的师父心甘情愿的奉献出自己的视灵?

  “师父啊,你究竟在想些什么?你究竟,想要梵梵怎么做?”

  

第十九章 竟然不是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